裸条10g

      “小公子何出此言,现下柳家已是쉑自身难保,你若此时不走,莫非真要等到山穷水尽才会死心嘛?”

      柳彦听洛怀玉说的可怕,已然是一副栂面如死灰的表情。

      但洛怀玉的脸꬘上无半分焦躁,脸上反而带着一丝促狭的笑意。

      看到这抹意味难明的微笑,使柳若欢心下顿时敲定了主意。

      “如果真的ꕛ到了这种生死嬇存亡的时刻,⒛先不提我作为柳家子孙应该同柳家共进退,尽完轘孝道,洛姐姐也理应避嫌,不该让洛家来趟这趟浑깖水,招人非议。”

      柳ၼ若欢说到这里话锋一转,“但姐姐此时此刻,쐸还是来柳家谈了这门亲事。⩨能否看在亲赮家的份上,还望洛姐姐不要绕太多弯子,直接为我们指点迷津,毕竟我们柳家已经山穷水虙尽᧲,也就这点能㴞耐了。”

      柳彦听到儿子这番说话,才意识到洛怀玉是有应对之策,急忙也跟着呼求華。

      洛怀玉拿一双妙目打量了一番柳若欢,心下里更为满意。

      쾺 貶 本以为他只是长相俊俏郑的乖俊小哥,却没想内里心思转动的倒还怪快。

      刚才发言无非就텗是小试一下,测测他如遇难题的处事态度如何,没想到这等末微的手段根本没有唬住他,反而让他知道自己提到此事ꑖ,是쮁为了引出后面的谈话。

      “我此次南下金陵,⢯来柳府只是顺路,实ꈿ际上是领了女皇的圣喻来调查一处宝藏。”

      ⿢“宝藏?是什么宝륒藏霗需要四大家族的家主出动옡来寻?”

      阄柳彦听到这里大惊失色,洛家的身份位极人臣,世家之内隐世高手数읩不胜数。

      能让女皇派出这些根基,就说明背后븂的事情一定不简单。

      “是周代的前朝遗秘,以前就有江솊湖传言,前朝在末代动荡年间,把财富埋藏在最后一任亲妹妹幽王的陵墓之中,期望子孙后代有朝一日能复辟厺周朝。Ꝺ前些日子这幽王墓已经隐隐有出世的迹㢚象,流言就藏在金陵城郊,眼下四大世家的膡才俊都已经齐聚金陵,不日就会展开调查。”

      瀣“前朝?陵墓?宝藏?”柳若欢听的人뙚都有些发蒙,“宝藏怎么会藏在陵墓中?” 칇

      “当年汉唐的汉高祖起义,虽然用极短的时间占据了长江以北,但一直无力南进,这段历史僵持了得有六十贈年左右。”

      洛怀玉耐心的解释道:“后来攻破南周,发现皇宫已经被搬成了空壳。有不少提前逃到外面的太监宫女,散布消息说南周末෻代君主汃周辛王自知大势已去,把所有国财都埋于其妹周幽王的陵寝中。”

      这等如同鬼神传说的事情,使˦柳若欢听的入迷,柳彦却有些无奈的说道:“可这种飘忽த不定的传言,当不得真呀。更何况,和救我们ᑓ柳家脱困有何ꈫ关系?”

      “柳老爷有所不知,据传幽王的陵墓中,个世俗财宝都堆积成山,而其中鄴最珍贵的几样宝物,̃已经到了有鞾价无市,价值连城……不,连国的地步。甭说是窃银案的䣪窟窿,连近些耈年边关亏空컚的军饷种种,也能一丼并补齐遲,传承百年。” 䇇

      柳彦闻㏧言触动,传承ऄ百年?近几年主持金陵户部的夫人也跟他聊过这个话题。

      汉唐的ꢩ军饷亏空可是个无底洞,这次的窃银与之相比也只是九牛一毛,汉唐一直受北方诸国欺퓧压,除了修士,军饷就是帙一个大问题。

      但这洛家的大小姐兼代家主居然连眼睛都不眨一下,平淡的说出了如此係秘闻,还言之凿ޥ凿能填补亏空,看来这幽王墓里的宝藏的确非同小可。

      蔌“而我们洛家刚好是此腽次事件的主事人。”洛怀玉见二人露出震惊的神情,丝毫不᭑以为忤,笑吟吟勊的说道:“但将功补过也得有一个源头,这些日子就把小公子带到我们洛府,届时上奏会提两句小公子和我家素昕的关系,女皇尤为重视此事,而且有了宝藏中的钱银,你梨们也无需对库银负责了。”

      隔了一日,柳若欢在家中收拾了一5些衣物,蒙上面纱,上了门口洛家派来的马车。

      苟 在出发前的一刻,柳府门口出现了绛莺的身影,绛莺环抱着半身高的琴盒,送到∶了马车之中。

      刚一见到柳若欢,绛莺眼睛一红,鼻子一酸,差点ꬒ就哭出声来,委屈巴巴螇的说道:“少爷ꆞ,我求过洛家的人,但她们说什么都不愿意让我跟着过去服侍您。”

      뇂“我又不是去腟享福的,你留在柳府地方熟,做起事来得心应手,也会更好一点。”

      㮷 绛莺微微撇嘴,“就是因为这一路危机四伏,我빜才想让ᒃ少喸爷身边多些人手,可谁料到那些伴您长大的奴仆小厮们,听到是洛家的宅院,装病跳水,要死೓要活的,一个都不肯跟着去。”

      묆“你也别计较那么多,这Ὢ洛ᧆ家少主凶名在外,没人愿意跟着送死也是人之常情。”

      ꟯柳若欢说到这里,也面露苦笑,换做自己是那些家丁仆从,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那克퉦夫的前一趟

      “呸呸呸,少爷少说这不吉利的话。”绛莺有些愠怒的说道:“吉人自有天锒相,ह少爷人好,一定能逢凶化吉,不会出什么问题。”

      柳若欢顿时哑然,这小妮子恐럿怕不知道卤什么是flag。

      뛄不过他也没想到这小妮子忠心为主,明明先前只是被母亲派过来办事,就如此为自己着想。思㣽索到这里,他忍不住伸出手摸了摸绛莺的脑袋。

      不知为何,他看到绛莺的时候,总是能联想到自己以前的一位表妹,往常犯错的时候,他都是这样安抚她的。

       “乖一点,在巛柳家捾听话的话,我回来给你带糖葫芦。”

      扫绛莺一愣,浑ߞ身一颤,૓低声说道:“少爷……不知道为何,感觉自从你前些日봎子出了那场事后,整个人的气质,风蝌格,都不大一样了。”

      柳若欢这才察觉自己的行为和话语,都好像逾越鯦了这个世界的规矩。

      “不过我也更喜欢少爷这般,更自信了,有了一种说不上的感觉,不似以前那样愁容不展。”

      绛莺说到这儿,把身子又往车上靠了靠,从怀中掏出了一个ꗼ娇小的瓷瓶,压低声惼音道:“少爷,ᜍ这样东西得藏好了,里面放着六颗治疗你心疾的药丸,前些日子您的心痛加重的倾向,记得每月十五燾要按时吃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