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般道在线高清视频

      嬴玄和扶苏两人的谈话没有继续下뱍去,不是两人不想交谈,而是随着嬴政的出现,除夕宴终于正式开始了。

      傹 秦人喜欢黑色,而嬴政更是将这种喜好发扬到了极致,不论什么时候,嬴政都穿着黑色的冕服。

       作为秦国的皇帝,不论什么时候嬴政都保持从容和淡定,仿佛有他在地方,天就不会他塌下来一样,或者说即便天塌下来,嬴政也能将它补回去。골

      “臣等拜见陛下,陛下万豞年,秦国万年。”

      嬴政的出现的一瞬间,所有人都停止ﳆ谈话,对着嬴政行礼。

      “平身吧!”

      “今日是除夕,诸位爱卿放轻松些,就当是家宴吧!”

      䲬嬴政为这次宴会定下了基调,但是谁又敢在嬴政面前真的放松下来,当然嬴玄是个例外咵。

      嬴玄不在䬝跪坐着,他换个舒服的坐姿,大大咧咧的坐在自睤己的坐塌上,或许靱是因为冬天的缘故,坐榻上铺着野兽的毛皮,倒是感觉不到地上传来的寒冷之气。

      “这第一杯酒,我敬诸位为大퀟秦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ㅽ“我等祝陛下万寿无疆!”

      一杯过后,又是一杯。

      “这第二ڇ杯酒,敬为我秦国死去的英灵,前事不忘后事之师!”

      “鰂与陛下同敬!”

      一杯一杯,敬酒Ⱇ三杯。

      “这第三杯豽酒,敬我大秦,西有大秦,不可一世!”

      “西有大秦,不可一世!”

      嬴玄听到嬴政的话,微微一愣,旋即眼神复杂的看向嬴政。

      除夕宴的三杯酒是嬴政从来不会缺少的过程,第一杯敬秦国文武,第二杯敬秦国英杰,第三杯✙敬大秦帝国。 묔 驦

      第一杯酒和第二杯酒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这第三杯酒的说辞变了。䢮

      以前的嬴政不会说出西有大秦,䐂不可一世这种话,他要说的也是一世二世至于万世。

      “您也察觉到乱世要来了吗?您也没有把握战胜这曾经的命运吗?”嬴玄心里暗暗说道。

      헶 უ如此不自信的嬴政他第一次见到,可是这样的嬴政却是前所未有的坚决。

      西有大秦,不可一世。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即便知道会失败,也要将所有的一切都堵在这个时代上吗?

      果然,这样的人才有资格成就人王之位,为这样׆的人挥剑ٶ,即便明知道会失败,也甘之如饴。

      三杯酒过后,嬴玄就发现嬴政兴鴲致怏怏,即便宴会⣬上的歌舞溈喜气洋洋,也消除不了嬴政内心的忧虑。

      这些舞乐是秦国乐府精心排练的,所有的乐师都是此中高手,所有的舞女都是千锤百炼以后才被选中的,能在嬴政面前跳舞,可不是所有人都有资格的㴯。

      嬴玄是个没心没肺的东西,这是㲾嬴政亲口맽说的。

      此༬时的嬴玄确实没心没肺,他和嬴政不一样,他不在乎明天会怎么样,他只考虑今天的事情。即便知道明天有可能回和嬴政以及他的䚝帝国一起灭亡,但是这丝毫不妨碍他现在欣赏歌舞的心情。

      嬴玄看到手指不听的敲打ɠ着桌案,正是测乐曲的壝节拍,双眼闭合,摇头晃脑,听햆的津津有味。

      “好乐,好舞!”

      ꇫ 到了精彩的地方પ,他会拍手叫好,在这庄严肃穆的大殿之上,嬴玄倒是有些放浪形骸,与其他大臣的安静显得格格㬗不入。 鿙

      秦国的大臣也羡慕的看着嬴玄,果然是陛下的心腹爱将,也就他敢在陛下面前这么᣷放肆了,虽说有恃宠而骄的意思,但是不得不说他们是肃学不来的繨。

      頏嬴魊政看到嬴玄这种表现,ᕷ也是微微摇头,他什么都好,就是不太喜欢被繁文缛节몽所拘束,若是扶苏有嬴玄一半的智慧,他又何至于飠担心扶苏被儒生蛊惑了。

      “少衍,嶗你很喜欢这歌舞吗?”

      ᝙嬴政称呼赢玄的时候,大多用嬴玄的字,这样显得更加㣞亲切一些。 鲝

      “啊!喜欢,君子六艺,还是不错的澶。尤其是乐道,有直入人心的妙处。”嬴玄说道。

      “哈哈哈”嬴政大笑起来,冷⽀不丁的问道:“少衍也敢称君子?”

      ᄚ ᩭ“虽然算不上真君子,但也勉强是个伪君子吧!”嬴玄说道:“做君子太麻烦,还不如㻝做自ⁿ己,遵循内心的正道,才能无往不利。”

      嬴政知道嬴玄这是在安慰自己,天下人都在指责他,说他残虐不仁,檦可是谁又知道他的志向呢?

      “朕果然没有看错人,此话深的朕心。”嬴玄看破不说破,他觉得没必要让所有憅人都知道他的志向。普通百姓的格局太小,看不到更加遥远的未来。

      “既然喜欢,这些乐师歌姬就送给了。”嬴玄大手一挥,嬴玄就多了数百人要养活。

      嬴玄面带难色,看鲓着嬴政,有些不情愿的开口了。穜

      “陛下,还ᾏ是算了吧!”

      “您也知道,我还欠着巴镽清夫人夫汜人一千万两白银,封地都抵押给她了。您送这么多人过来,这不是踶让我为难吗?”

      “总不能让他们跟着我一起挨饿吧!⦏他们饿不饿的无所谓,但是臣家里ᕣ真的揭不开锅了,他们多吃一口,我就得少吃一口。”

      嬴政听到嬴玄的话,加上嬴玄丰富的神情变化,心里的忧愁也消失不见了,变得高兴起来。

      “是揭不开锅了횑,除了巴清夫人的一千万两,我记得你还欠着国库三千万两白银䩱,莄也是难为헧你了。”

      “哎!?”嬴玄故作惊讶状,“陛下您不说,我都忘了还有这笔账。果然世事艰难,但是没人比我更艰难了,难受,想墦哭!”

      两人旁若无人的说着无关紧要的话题,让其他大臣眼热不不判已,一些大秦的老人也不露痕迹的打量着嬴玄,心里萌生了很多想法。

      “长戈候揉看来比我想象中还有受陛下喜爱,倒是可以ꡣ结交一下。”

      蒙武想道:“蒙恬和此人同朝为官,若是能互为支持,也是不错的选择。ధ”

      通武侯王贲转过头看着王离,他一身要强,怎么就生了个这么不成器的儿子。结义的时候你ႜ踏马都能当个老三,不如章邯那个憨货,是不是傻啊!

      쁋 “ൊ父亲,你这么看着我干嘛?我害㋁怕啊!”王离也被父亲王贲不善的眼神看的头皮发麻。前些日子,头脑一热,就青楼三结义,结果被王贲知道,差点没打断他的狗腿。

      “不过话说回来,大哥真的仗义,送来的宫女一个个漂亮的很,最近他都有点乐此不彼了。”

      “以后对你大哥尊重点,让你干什么就干什么,不要给我腕整出什么幺蛾子来。”

      먗 王贲脸上恨铁不成钢,心里已经乐开花了,结交譍嬴玄大概是王离唯一做对的几件事情之一。

      虽然这狗东西不争气,当了小弟,丢了他老王家的脸。不过老三就老三,真香啊!

      嬴玄最终还是没有收下嬴政送来的乐师歌姬,但是嬴政也开玩笑的说道:“那朕就替你留着,等你哪天能揭开锅了,朕就派人给你送过去。”

      随着歌舞声,众人筹光交错,不多时已经有了几分嘴意,嬴玄等到乐师歌姬退下섙之后茪,走到大殿中央。

      “陛下,这歌舞太柔弱了,渚男儿听得也听不得,我给陛下来一曲!”

      “你还会这个吗?来㺐来来,让朕看看我大秦麒麟儿有怎么的壮曲?”嬴政乐不可支的说道。

      嬴玄也不废话,走到李相旁边,抓起酒坛鲸吞虎饮,喝光一坛秦人的烈酒。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ⶓ

      嬴玄将手中的酒坛狠狠的扔在地上,ퟚ吓出很多ኊ人一身冷汗,他这算是殿前失仪,是大不敬之罪。

      “戈不止,战无休。少年梦,何日了?”。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壮쓄志饥餐胡虏肉,笑谈渴饮妖人血。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ꀉ 嬴玄一曲歌罢,嬴政如遇知己。这天下人还是有人懂他的,人生得一知己,足以!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