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邪恶漫画图片

      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人生无论你怎么精心策划,都抵不过一场命运的安排,万般皆是命,半Щ点不由䎺人。

      第十月与鹤ݝ栖本安心的躲在一处破败的楼台别院间补充食物,可没钖曾想,人在院中坐,祸从天上来。

      就在二人边吃压缩饼干边喝水的时候,一道野蛮的身影突然自天而降,瞬间砸破二人所在的﷯院落。

      它刚一䵃落地,便捶胸顿足,三两下将第十月与鹤栖二人掩蔽身薿形的墙体,砸的个七零八落,继而发出一阵嘶吼,声震四野,片刻间便将四周的虫鱼鸟兽惊的四散而逃。셰

      ন第十月此时早已非比寻常,所以悙在巨兽落地的第一时间,他便做出反应,单手拉着鹤栖,一龺个后跃,跳上了楼阁房顶,暂时拉开了距离。直至此时第十月才看清楚巨兽真容,这硕大的身影竟是一只四米来高的金色巨猿,它⭈獠牙外突,双眼赤红,口鼻之间不时撒发彀出阵阵白雾,明䫧眼人一看这就是凶兽之像。

      缂所以第十月二话不说,不待那金色巨猿反应,拉着鹤栖转身就跑。

      只퀤可惜,第十月一步跃出,跳下房顶,还不等ұ他与鹤栖落地,七八道红外线,就点到了第十月与鹤栖身上,鹤栖与第十月瞬间定在原地,再不敢动一分一毫。

      不过二人,身体不动,嘴却没停下来:“各位大哥大姐,先放我们过去꾒吧,我身后可有一头凶神恶煞的大猩猩,马上就要冲过来了,大家崃还是逃命㾍要紧。”

      其实第十月并不是怕枪,毕竟他已经有过躲子弹的经验,所以他根本不惧。只是因为他身边还有鹤栖,所以他只能硬着头皮站在此处,好生相谈。

      青色的拱桥上ヶ,李思思悠悠而立,看着前方突然闹出ꭘ的动乱,正猜测叶家到底有什么阴谋诡计。只可惜时间太多,是还没等弄明白,又突然冒出了两个生面孔,一个起落间,就要来到了桥ﰵ头。还好李思思手下人训练有素,反应迅捷,电光火石之间,已然秒准了那二人。

      那二人吓得不敢乱动,直得求救。 䮓

      只是话还没听清楚,李思思便看到一只硕大的黄金巨猿,歙冲破楼宇,直接朝着自己撞就了过来。

      “射击!”

      “哒哒哒……………”

      “哒哒哒……………ዞ”

      탯第十月拉着鹤栖一个侧身飞扑而去,转身便见到,一头莽过去的黄金巨猿,一身金毛之上火花四溅。

      “我䌥去,刀枪不入啊。”

      只听轰隆跱一声,那李家大小姐所立之桥已经应声而碎,四分五裂,随之跌落河底。

      好在能来锹此地的李家护빑卫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在金色巨猿毁桥之前梎,已然带着李思思逃走。

      那金色巨猿,쯟见着四处都有人对着他一阵射击,虽然没什么实质伤害,但却激起了他的暴戾凶性。

      ퟡ 再也不管不顾,只管瞄着人堆,四处冲撞,一时间这附近的城区便被这巨猿摧毁了大半,轰隆隆响彻不绝。

      而第十月和鹤栖见缝插针,立即溜之大吉。

      只是二人做事情向来只凭本心,很少思虑周全,所以一路逃窜都似无头苍垮蝇一般见路起意。

      只畝是跑着跑着,第十月便停了媠下来,对鹤栖道:“我这一路跑来,总是听到初升在叫我ᅢ,可是隐隐约约的听不真切。我是不是出现幻觉了?”

      鹤栖一脸惊奇道:“你也听到了?我还以为是因为我太思念初升,已经产生幻觉了呢。”

      第十月一听立刻断定到这一定不是幻听。若不是幻听那就一定是初升在叫自己。那是哪里呢?

      二人又仔细听了一阵,可是这次却没有任何声息。

      难道是他们二人都听错了?

      鎤 不,一定不是这样的。

      第十月回头看了看那边烟尘四起的战场,一咬牙,对着鹤栖道:“你就在这附近躲着,我原路返回,听听初升在哪!兴许一回头,我就找着了呢。”

      ⩖ 鹤栖一听立刻激动的拉着第十月手㪷臂不放道:“你想什么呢?没看到那大猩猩在那边胡作非为么?你觉得就你这两下子能行么?初升不是已经确定好好的了么,你急着一时又有什么用,万一你又没了,我可怎么办啊。”륯

      ⡞第十月很无奈,但还是斩钉ᙄ截铁的告诉鹤栖,他必须回去。因为褺他不能放弃初升,就像初升不曾放弃他一般。

      二人告别,第十月弡径直沿着刚刚跑过的路,原路返回。不过这次却并没有多快,因为他需要仔ꗵ细聆听初升的声音。

      只是一路回来ﬦ,直至那黄金巨猿大肆破坏샊的区域,依然毫无所获。

      第十月无奈,只能硬着头皮,继续向着金色巨猿的位置不断靠近。

      那金色巨猿是何等猛兽,他可是这轩辕王城中成了精炪的怪物,若不如侮此他又如귖何能突破一只普通猿猴的生长极限,成长到四米之巨。

      所以当第十月一靠近,那金色巨猿便已察觉。

      ᪱ 它正气愤这堆“蚂蚁”上窜下跳,东窜西跑,根本不给他正面战斗哿的机会,令他暴躁不已,这背鍷后就立马来一个送死的,巨猿顿时怒气鳩喷薄而出,向着第十月一人冲击而来。

      第十月站在此地,隐隐约约似ጶ有所得㍍,似乎真的再次听到了初升的呼救,可就是听不真切,正犯愁呢。

      就见那一直被他警惕着的巨猿,大步流星的野蛮冲撞而来,顿时轰隆隆声响彻不娓绝,百瓦高墙一阵纷飞。

      第十月对着大猩猩的速度早已了然于胸,对于自己的速度更是了如指掌,所以甽他在不疾不禸徐之下,与金色巨猿身差之毫厘之间,翩翩一跃而起。随后巨猿暴躁,狂轰乱砸,第十月悠悠起舞,翩若惊띗鸿,片刻᫦间暴躁与优雅,凌乱与飘逸,瞬间形成一幅冲击力十足的唯美画卷。

      此时叶青衣,早已赶到了此地主持大局,段鹏也立在獒叶青衣身旁,准备出战。㓨

      只是被第運十月一顿觉和,场面竟立刻成了第十月一个人的舞台。

      可事实上第十月的内心,却并不像身上动作那么优雅飘윤逸。他此刻都快气爆了,明明差一点就能捕捉到初升的言语。可就是这只狂躁的猩猩在这里砸砸砸,一直干扰这第十月的听觉,以至于第十月久久不能捕捉到声২源。第十月愤怒之下,竟是化被动为主动,飞起来就是对着这只野猩猩凌厉一脚,直踢黄金巨猿的眼珠。

      휼 Ⲇ 这招可谓狠辣至极,一旦得手,说不得这只巨猿就要直接丧失半覵数战力。

      ử 可是世事无常,任谁都不会想到,眼睛这㼙个生灵最脆弱的部位,在这只巨猿的身上,竟是坚若钢铁。那巨猿生吃第十月少说也有‼两三千斤力量的凌厉一击,却仅仅只是眨眼一下,就再无大碍。

      第十月哪能料到如此,即便他跃至半空,身上力道不能全尽,可那毕竟是眼珠啊,以至于他身体在尚未落地之下,就直接被金色巨猿抓住机会,一个铁拳正面突袭,击中全身,而后轰的一声撞入屋脊内,溅起一篇烟尘。亏的第十月在间不容发之间,举起双手做十字交叉状,护住面门。殠要不然就这一下,都不知道他自己能不能먡接得住。

      那金色巨猿却不依不饶,乘势而起,一脚踏碎㯂地板,踩的碎石纷飞,随即一跃而上,双手抱拳,就是对着第十月重锤而下,可谓力若謃千钧。

      第十月刚撞塌屋脊,就看见自己整个人都笼罩在那只金色巨猿的阴影之中,心里哪赣还敢小觑这只巨猿分毫。立刻忍着一身的痛楚和大脑的昏沉,举肩向着身旁再无他路的墙壁全力撞去。

      “轰、轰”两声炸响,不分先后的自那破屋之内响起。

      第十月竟是靠着野蛮的力气,直接破墙而出,逃过一劫。

      这一出人意料的举动,顿时激起了那淮海李家大小姐的兴塺趣,只听他大声呼矔喊道䳙:“高手,有没有兴趣加入我的麾下啊?”

      此音一出,슇叶青衣的嘴角微微勾起,随릹后露出一个诡异的幅度,对着身旁侠的人挥了挥手。

      “砰,砰,砰”

      三道火箭炮轰击声瞬间响起。

      第十月才野蛮的躲开金色巨猿的袭击,还没听졚清旁边人的言语,身后突然就一阵莫羽名发冷。随即不等第十月继续反应ꎁ,就听到了“砰砰砰”的炮击声。

      第十月大惊,一扭头,便看到三道火箭弹向着뿫自己和金色巨猿迅速飞来。第十月瞬间汗毛倒立,哪还有时间理会旁人的言语。一咬牙,又是硬着头皮꜎,一个闪身又撞进9了另一栋屋子。Ố得亏火箭弹弹道速度不是太快,不然第十月连这点撞墙的时间都没有。

      “咚咚咚”的一阵轰炸声,那只还不清楚情况的巨猿就被生生活埋在那破房之内。

      短暂的平静之后,第十月直接一脚踹开,这古老建筑的木板,走出院子,甩了甩头有些意味难明的盯着高台古楼之上的叶青衣道:“什么意思?不欢迎外人是吧。”

      叶青衣莞尔一笑无所谓的耸耸肩道:“误会而已。”这话说的即轻慢又随意,连敷衍都算不上。

      第黷十月却像没听出来一样回道:“鬮误会的话,那就算了。兄弟我还有事,别了各位。”

      其实这哪里是第十月没听뙫出来⳩这言语背后的轻蔑,只是他不愿㱶在找到初升之前多生是非而已。要不然依照第十月那种万千幽灵蜪,也敢孤身面对的胆魄。这几个他不知道的“普通人”,他还真没放在眼里。ꛡ

      蒨然而不等第十䔓月多停留一分钟,那被活埋的金色菒巨猿,却突然撞破了屋顶,而后一跃而癿下,站到了第十月身前。

      以一种超出第十月反应的速度一把握住第十月的身躯,而后奋力一扔,径直砸向近前那颗遮天蔽日的巨树。随后双拳砸胸,ꛛ发⓸出仰天咆哮。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