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GAY视频网站

      早餐,丰臣信一一般都是在便利店解决-便利店的早餐味噌汤是免费的。

      偶尔也会有新品大米上市会搞免费品尝。

      所以这附近的居民只要不是饭量太大,一般早餐都会在便利店解决。

      顺便给店里带动一下下酱菜的销量。

      来到便利店,早起的森永小百合依旧像往常一样的在试吃品柜台旁忙碌着招呼客人。

      丰臣信一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膀:“嗨!小百合酱!我来吃早饭了!昨天我看到了,七星大米和北海道的牛肉新品上市,还有吗?给我来一碗。”

      肩膀突然被拍,森永小百合吓了一跳,身体明显的缩了一下。

      转身一看是丰臣信一,马上就柳眉倒竖,小手往他的耳朵伸来:“说过多少遍了!不准你这样叫我!我年龄比你大!你要喊我姐姐!

      或者小百合姐姐!”

      丰臣信一闪了一下,笑眯眯的对她眨眨眼睛:“别我知道了,小百合酱,快点,还有米饭吗?

      还有味噌汤,我饿死了,今天一大早在我家门口就发现了尸体,据说是因为遇见了妖怪裂口女。

      弄得我早饭都没吃,所以才到这里来蹭饭吃的,快点快点,给我一碗米饭。”

      森永小百合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手里却不停,盛了满满的一碗米饭递过去:“别找借口了!你哪次来蹭饭不都是找各种理由?

      我都说了,如果你真的缺钱的话我可以借给你一点,根本就没必要用这种方法来省钱。”

      丰臣信一拿起一次性筷子扒拉着米饭,时不时的夹起一片试吃装的火腿肠作为配菜:“可是,如果我在家做饭吃的话,就尝不到小百合酱你的手艺了啊!”

      一句话说的森永小百合脸上微红,又递过去一碗味噌汤:“吃慢点!又没人跟你抢。”

      丰臣信一看看便利店里举着碗嚷嚷着再来一碗的众人。

      加快了扒饭的速度:“小百合酱你人又漂亮又温柔,还有一手好厨艺,你男朋友真的是太幸运了!真是让人羡慕。”

      提到自己的男朋友,森永小百合的脸上没有了微笑。

      而是笼罩着一层阴翳:“闭嘴,不要提他!你还吃吗?不吃的话就换衣服帮我在门口结账去!”

      “嗨!嗨!我滴明白!”

      丰臣信一放下碗筷,围上了围裙和小帽子,站到收银台前,熟稔的拿起扫描枪开始给顾客结账。

      不得不说,便利店免费提供早餐的行为看起来是挺蠢的。

      但是其实只要来的人都不是那种存心来白吃白喝占便宜的。

      对于各种农产品的销量提升还是很有效果的。

      至少新上市的七星大米和白味噌今天销量就增加了不少。

      直到早上七点半左右,丰臣信一才算是和森永小百合一起把最后一个客人送出门。

      “好了,小百合酱,时间不早了,我该去上学了!”

      解掉围裙,摘掉帽子再背上书包,丰臣信一对森永小百合挥手道别。

      “说过了不准这么叫我!还有下午记得准时来换班!

      我约了男朋友一起去迪士尼乐园!”

      “好的!我明白了!小百合…酱!”

      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丰臣信一特意停顿了一下。

      然后大笑着夺门而去,只留了森永小百合在气得直跺脚。

      完成了调戏惹森永小百合生气的日常,丰臣信一跑着往学校而去。

      这个世界太危险了,丰臣信一想自己至少要有个好身体。

      这样碰到了危险才能更好的逃离。

      跑步来到了学校,北千住和学校的直线距离并不远,只不过是区区的一公里而已。

      一口气跑到学校,丰臣信一手扶膝盖不住的喘息着。

      好累!不过这具身体的身体素质看起来还不错。

      整整一公里的距离,丰臣信一只用了不到3分钟的时间而已。

      到了学校,还是像往常一样的平静,老师和学生们进进出出的互相打着招呼。

      也是,丽奈老师和那位“增一郎大人”在刻意掩饰下,根本就不会有人知道它们是妖怪。

      进了一年b班的教室,就发现班级里的人基本上都来了。

      只是大家都围在宇集院明河的座位旁边,而这位全年级家里最有钱的学生则是无力的趴在桌子上。

      手扶着自己的后腰,痛苦的呻吟着:“唉呦!唉呦!唉呦!”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

      丰臣信一仗着自己个子高,探头探脑的挤过去凑热闹。

      “不知道,宇集院君说他腰子疼,感觉身体被掏空。”

      “哦?”

      丰臣信一眉头一挑,想到了之前那段被抹除的记忆里,工藤老师曾经说过:“我看到了丽奈老师和藤原老师在干那种事情。”

      被榨取了精气吗?

      “喂!宇集院,既然你说你腰疼,那你是怎么来学校的?”

      对着趴在桌子上动弹不得的宇集院明河,丰臣信一提出了问题。

      而软软的趴在桌子上,感觉着两肾传来的一阵阵的空虚酸软。

      宇集院明河也是一脸的懵逼:“我也不知道,今天早上六点多的时候我就到学校的大门口了。

      我是强忍着腰痛来到教室里的,其他的什么事情我都记不得了。”

      丰臣信一点点头,很符合记忆被抹除后的反应:“那昨天下午四点我离开办公室以后你和长尾君又跟丽奈老师发生了什么吗?”

      “昨天下午四点以后…”

      宇集院明河冥思苦想:“你走了之后…我跟长尾英男那个野郎在办公室里一直待到了晚上五点以后…。

      然后丽奈老师就说天太晚了,为了安全,就让我们去她家里做客…然后我就什么都不记得了。”

      随着他的话,围着他的男生们都是一脸的向往之色,之前选择了拿钱离开的大石君则是一脸的后悔。

      “诶!既然这样,那长尾君呢?他今天没来上学吗?”

      学生们左顾右盼的找了一圈,都没有看到长尾英男的身影。

      “对呀!长尾君在哪里?”

      不仅仅是男生们,有几个女生也开始了找寻。

      尤其是一个戴着眼镜,看上去平平无奇的土气妹子。

      如果丰臣信一记得没错,她的名字应该是叫山田玲子,一个毫不起眼的小透明。

      “不知道呢!好像他还没来上学吧!”

      这回接话的是一个叫水树美子的长发女生她跟山田玲子似乎是闺蜜。

      “长尾君不会出事了吧?要不然我们问问血腥玛丽吧!

      血腥玛丽无所不知,祂肯定知道长尾君怎么样了的!”

      “血腥玛丽?无所不知?”

      丰臣信一感兴趣的回头:“山田同学,水树同学,能不能跟我说说这个血腥玛丽是怎么回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