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厘米弄到女友走不动路

      蠭“宁羽,上午和你一起的那个漂亮姐姐是你……朋友吗?”

      坐下来闲聊后,䰩夏荷也不知自己是怎么了,忽然出口问道,她心里其实是在意,她怕从宁羽口中得知那是他交的俌女朋友,但是问完就后悔了,自己和他算什么,问这种ᷟ事。

      可那ȳ个女人,性感、美艳、富璫气,夏荷有点力不从心㽥。

      “哦,你说的是关小语老师啊。”宁羽知道夏荷说的是谁。

      “老᫬师?”夏荷有些发蒙,这么年轻漂亮的老师。

      “她是医务室的保健老师,今天我쎁弄了点皮外伤,是她帮我看的。”宁羽也不知怎么说,只好模糊的回应。

      “关小语和杨芸老师还是老同学呢௓,今天是杨老师␫带我认﷪识的。”

      宁羽这么说打消了夏荷内心的一点小担心,她有点害怕过于强大的对手,她大胆的给宁羽夹了夹譍菜,惹来ɶ另外两位男生撇嘴。 远

      “真好啊,羡慕……”陈胜武呜呜զ的好像可怜的万年老光棍。

      钱云峰踢了瘏陈胜武一脚,夹了菜给后者:“好,你也一样了,就闭嘴吧。”

      陈胜武个大块头装作委屈的说道:“呜呜,大老汉给夹菜难吃,妹仔子给夹菜才好吃!”

      本来有些尴尬害羞的夏荷也被陈胜武逗笑了,一桌的⢌气⼧氛也好了许多폏。

      “死驼子,生意很好啊,该交保护费了。”

      뻘话音一落,夏父烧烤推车前站着ネ十ﱏ来个来势汹汹的社会人。

      拿刀拿棒纹龙画虎的,很是咋呼人。

       为首᷑的头子,长相凶휝狠的不行,ኒ他拿起推车姩上正弄着的烧烤放到嘴巴上咬着吃起来,没咬两口,呸出一团口水,口中还骂銞咧道,“什么狗屁玩意,绵不拉几的。”

      騕 怉“凯哥,我上周不是交过这月的保护费吗?还没到交的日期吧凯哥。”夏父恭敬的勾着头,把本就弯曲的腰压得更阓低,他颤颤巍巍的,丝毫不敢得罪眼前的썅这尊大神。

      닔“你妈的!”

      头子用力踹了推车一脚,不少烧烤的倒在了地上,车后面的夏父也被震得踉跄几步,前者上前一把抓起夏父的衣领,把他原地拎起来,嚣张的说道:“死驼子,看来你是不长记性呐,还敢顶嘴啊,你是以后不打算继续摆摊了。”

      “不是的、不是的凯哥,我不敢和您顶嘴,只是最近没有生意,没赚几个钱,实在拿䄍不出来孝敬您的。”被勒住的夏父困难的解释道,这些混子地痞简直䢑没有人性,每次都要给他们大笔的保护费,美其名曰孝敬钱,现在他还得팏给女儿在学校里缴这样那样的费用,앾家里老婆子还要用钱,哪里还拿得出来。

      混混头子怒极反笑:“老子罩着这一片,柿像ꡌ你这样不知好歹的贱흅骨头不是没有,可下场都⨨是没랩有好果子吃,就是不知道你这个驼着背的老不死ㄟ能有几根骨头来拆。”

      司 领头的话语末了,身后就走出几个小弟拿着棍棒敲打推车,最后一个家伙甚至直接踢翻了推车垈,大量食材全部一股脑的倒了뿔出来,滚到了地上,裹满了垞尘土。

      죢附近别的摊位上的食客吓得连忙避开,朗唯恐惹了这群土撴匪,这让混混头子很满意,他很享受这种欺男ⶂ霸䣹女、鱼肉乡里的味道。

      但鶹是,只有一张짓木桌的人没有躲开,依旧待在原地낙。 䮃

      这是吓傻了吧,头子心想道。

      “爸!”看到显得矮小的父亲被人随意扔到地上,夏荷难过的跑了过쬅去扶着夏父,本性温柔的她升腾愤怒和难受的神情对峙着对냃方。

      夏父摔的不轻,这腰背本㒄来就不好,现在怕是得摔出一点问题,说话都没什么声。

      她悲苦的俱声的说道:“你们这群混蛋!我爸缐上个礼拜不是给你们交过保护费吗?为什么还要来收,还打人,你们到底是不是人!”

      内向腼腆的她,从来很少大声说话,一向柔柔的她如劊蚊私语,养딅育她的父亲被被人折腾成这样,她做女儿的亲眼看到又于心何忍。

      本来被人训斥的头子感到很不爽,打算好好教训这个不长眼的家伙,一看夏荷这么靓的妞,眼睛都直絓了,这妞不说什么绝美,但是也是清纯秀丽,很对自己胃口,只不过他好像在哪里见过。 贺

      “原来死驼子览有个这么靓的女儿啊,本来䦁打算彻底拆了这驼子的家伙事,让他长长记性……不过嘛,美人当面,这么粗鲁怎읢么能ḷ行呢。”

      头븜子得意的戏弄道:“ﻲ这样,你呢给我睡一个礼拜,我也就算了,不拆你摊子,也不收孝敬钱,我还会借一笔钱给你那驼子老爸去看看病,你看怎么样?”

      껛丹 小弟们乐呵呵的奸笑着,这出盘㏲算也不是弟兄们第一次使了,反正夏老鬼又拿不出钱来,你逼死他也没用⏯,ᵱ何不留着他慢慢养✾钱呢。

      这妞ꊾ要是服软陪大哥㬷睡觉,还借钱给她,这츿可是个圈套,那个利息可是要他们姓夏的一家子一辈子都给锁镃住手心还债,他们的钱岂能是好裠拿的?

      美妞先给大Ϲ哥开心开心,等大哥ⵓ玩腻歪䦾了,他们这똫些做小弟的車未必没有机会吃个鲜、喝个汤……到时还不了钱,还得给㟨她卖窑子里去。

      这些渣滓还会有什么不敢做的?

      “你꜅们……”

      他们要自己,还要诱导或者说是逼迫自己去借他们钱,꼪这냅十几个人凶神恶煞,旁人躲都来不及쑧,怎么就偏偏她家摊到这事,夏荷绝望的迸溅出泪水,她不知如㝳何是好,甚至根本无法反抗,无法拒绝。

      “你要是不表决老子就当你同意了?”头子詿满脸笑意,摇叽晃了一下手臂,比了比下流的提臀动作,一步一步靠近夏荷。

      这一片谁敢和自己刘俊作对?

      还特么뿤在娘胎里呢。ᑹ

      “땯你现在滚鬒的话,也许还来得及。”

      宁羽站첃起身,不过因为他的位置是背对着推车那边,故他也是背着这些人冷冷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