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言情小本>

      第二日正是西古县的还魂祭。这个节日里白天并没有什么有趣的事ᖃ情,但晚上会有集市,灯会ⷲ,ৢ倒是值得期待。

      凤齐在荒岛上ᮆ困了好几个月,⃙刚好借着这个机会ꐤ,好好感受一下这ꅴ一界的风土人情。早早就做好了准备,天还没黑쎕,长街上的灯就陆续开始点亮。虽然依旧下着淅沥沥的小雨,但乡民对节〄日的热情并没有受多大影响。

      西古县的各个街道上已ξ是灯火辉煌,整个县城今夜都特别光彩繁华。粗粗一看,人头攒动,杂乱无章;细细一瞧,这些人是不同行业的人,从事着各种活动。

      牉街道两旁的空地上还有不少撑着大伞的小商贩。货摊上摆有刀、剪、杂货、布匹、器皿。有卖튪茶水的,有看相算命的,还有一些小吃杂耍,说书唱戏之流。

      以高大的城楼为中心,两边的屋宇鳞次栉比,有茶坊、酒肆、肉铺、等等。商店中有绫罗绸缎、珠宝香料、香火纸马等的偝专门뭶经营,此外尚有医药门쓣诊,看相算命、修面整容,各行各业,应有尽有,大的商店门首还悬挂市招旗帜,招揽生意。

      街市行人,摩肩接踵,川流不息,䌬有做生意的商贾,有看街㛥景的士绅,有叫卖的小贩、有乘座轿子的大家眷属,有听说书的街巷小儿,有酒楼中狂饮的豪门ࠣ子弟,有城边行乞的残疾老人,男女老幼,士农工商,三教九流,ᗑ无所不备。

      光是看这읪幅热闹光景,真的很难想象这个西古⳦县由一个坑蒙拐骗的⏶假仙人掌ᘪ持。难怪合欢派在自己境内出现这等假仙人,也只是先派人调查。怎么看都像是当地过传统槂节日,任谁也想不到是什么招鬼引魂的还魂祭。

      凤齐与晓幽穿梭在熙熙攘뒡攘人群之中,感受着这个世界的繁华热闹。透过晓幽的围帽,橃那张粉嘟嘟ꭾ的小脸蛋也是一脸的兴奋。两眼充满了好奇,左顾右盼,兴致勃勃地望着旁边一个几岁的小姑娘,正骑在大人地肩头上,一边舔벧着手虄里的糖葫芦,一边“咯咯”地直笑。 펼

      凤齐看在眼里,轻轻笑道“姐姐也想尝尝?”

      晓幽被凤齐这么一问,小脸一仰反而有点傲娇“那都是小孩子吃的,我只是好奇而已。”

      凤齐笑而䆱不䖬语,从旁边的小贩手里买来两串糖葫芦。递给晓幽一串“我馋了,軓顺便也给姐姐买了一串。”

      晓幽鐆一把接过凤齐手里的糖葫芦放在嘴边添了一下,满眼的欢喜。凤齐看着围帽下的晓幽㑧,不由觉쮐得真要有个这么可爱的妹妹还真℆挺好。

      除了那些ꐄ商贩和铺子,夜深之后,灯火通明的灯市吸引了更多的游人。虽然下着淅沥沥的毛毛细雨,但是灯市街道两边的㦓商铺支起棚子,挂上宫灯。把这条灯市街道䝁装点得五彩斑斓,分外绚丽。

      濩 “哐哐。。⒵。。“一阵锣鼓声让嘈杂的街面更添喧嚣。凤齐,晓茼幽寻声望去䲹,䡱只见ᴴ一条灯龙在街口舞了起来,一群身着鲜艳衣裳的人一边敲锣打鼓,一边欢快地跳舞。引得人们纷纷驻足观看。

      即使是修仙世界,但普通民众的生活好像与古代无异。除了那些烟花柳巷,寻声问色,老百姓的娱眎乐活动还్都在各种节日庆典之上。

      穿梭在这熙熙攘攘的街道,繁华似锦,灯火阑珊。㨈凤齐有那湡么一瞬间,仿佛融入了这个世界。仿佛忘了自己来自另一个高楼林立,霓虹璀璨的世界,人还真是群居生物,当耦很多人在一起欢笑的时候,真₱的会创造出归属感。这大낇概是为什么人类需要那么多的节日、庆典的原始目的吧?而不只是为了放假休息。

      随着时间的推ჷ移,人们开始陆续向县城中心的广场聚集。凤齐他们二⬎人也随着人流,来到的中心的广场。

      广场中央早早就搭起一座高台。高台上方挂着各式的灯龙,但都以青,蓝两色为主。中央有一口大碗,ῇ准确的说因该是一个大盆。两侧两个铜铸的香炉,袅袅的点着香,香味有些Ố许奇特。整з个氛围有一丝阴冷。

      台下民众陆续聚集,整个广场与刚才的灯市截然不同,反差极㎣大。人群褪去了嘈杂与喧嚣,自发的聚集,各自闭上眼睛低头嘀嘀咕咕的念着凤齐听不懂的咒语。

      不一틳会儿,亥时已到。一名身穿白衣,头戴白色兜帽之人轻飘飘韡的从天而降。䇐众人见白衣之人降下,皆跪地参拜。凤齐为了不引人注意,也跟着民众跪地。但是悄悄的抬眼打量那ᓩ白衣人。

      那白衣人一米七폘左右的个头,뼻衣衫宽大,应该是名男子。兜帽之下还带着一个面具。面具也是纯白之皊色,正中一条黑色细线将面具唊平分。面具没有五䭡官,连眼睛韏的空洞都没有留。

      凤齐不敢放出神识查看,担心打草惊蛇。但晓ꑕ幽却在意识里给凤齐递来了话。률‘就是个筑基后期的修士,还在这装神弄鬼。䳫’

      夬 晓幽金丹的神识强度,自然不会被对方察觉。凤齐听了晓幽的话也安心了几分,接下来就是确定有没有其他帮手了。那天的李氏兄弟好像并没有出现。

      台上的“神仙”不一会儿也开始做法。各种凤齐听不懂的经文叽里呱啦的一顿念。不一会儿,台下走上⦤来两位身穿白衣的女子信徒,其中一个就是客栈的老板娘。

      两名信徒一⮬位举着一柄短刀,一位抱着一只公鸡。二人来到高台上的大盆前,盆中早就装了好了水。只见那“仙人”不紧不慢地走到跟前,笻一手拿起短刀,一手抓起公鸡仴。将鸡头别过去,亮出脖子。在鸡脖子上划了一刀,鸡血流进了大盆之中。

      接ꋔ着那“仙人”将二物交还给二人,伸出双鬽手结了一串法印。盆中之水冲天而起,肇但盆中之水不知㡹为何,竟然不是红色,而是淡蓝色。淡蓝色的水冲天而起,⅞混着淅ﭨ沥沥的雨水撒向了人畚群。υ

      这时台下跪拜的民众纷纷抬起头,双手高ᰌ举,张大嘴巴溜接受从天而ꙁ降的蓝色“圣水”。凤齐也有样学样的跟着民众做ꋳ同样的事。他到想看看,这“仙人”耍得什么手段。

      这“圣水”入口,并无血腥味,反而让凤齐觉得这水中含有灵气,虽然稀薄,但确实是富含灵气之水。

      正当凤齐햗纳䌌闷之时,憃只觉脚下蓝光大放,紧接着斗转心移。等凤齐ⰾ回过神来之时,发锞现自己已誯经独自身处空荡荡的广਱场,连肩头的晓䫭幽也不见踪影。天空下着淅沥沥的小雨,四周弥漫着浓浓的白雾。

      隐约间看见前方白雾行来两人,越走越近。等凤齐看清来人之时,泪水一下就充斥了双眼。他吃惊的捂着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但是眼泪止不住的往眼眶外奔。

      眼前二人不是别人,正是面带微笑,一脸慈祥向螑自己૘招㣫手的父亲和母亲。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