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上古神话>

      渍啲御史台本就对王家人因太后青睐而行事张狂有所不满已久。

      借着此事便一纸奏折弹劾太医院院首王正教子不严,纵子口出狂言,辱쯫骂镇国公府,损毁御赐之物等数罪。

      是以王太医在宫里才刚得知此事,便被皇上叫到御书房训斥了一顿。

      他诚惶诚恐的和皇上保证,回去定不会轻易饶了那不孝子。

      皇上又是一番数落过后并罚了他半年俸禄,这才放퓎他出了宫。

      ꢸ 王太医心中暗火丛生自是不提,回到家便去看望次子王伦。

      一进屋就看咡到长子王仁在给昏迷的王伦处理伤势,而妻子肖氏则솴是在一旁不停地哭天骂地,听得他脑门直发胀。

      “哭什么哭!有这会儿哭的工夫,早不둝把儿子教养好!”王正忍不住对肖氏喝道。

      肖氏抹了솷抹泪,不忿道,“那镇国公世子分明是故意的!我前脚才派人去沈府提亲,他后脚就把伦儿给打了,定是沈府大姑娘指使的!”

      “什么提亲વ?又和镇国公世子有什么关系?”

      王正蹙着眉,对肖氏突然这么劑说根本摸不着头脑。

      肖氏抽泣着,看了床上半死不活的小儿子一犍眼,嗡着声将自己欲给儿子求娶昕玥,而昕玥救了镇国⣛公世子的狗以及人家留了侍卫在沈府这些事和王正一一说道。

      倸“真是妇人之见!镇国公世子是什么样的人物,能听从小小沈府姑娘的撺掇?”

      万 王正听罢气得青筋上脑,恨不得给肖氏一嘴巴子,又道,“我儿虽不成器,但也没必要上赶着求娶沈家的姑娘睯!”

      肖氏恨恨道,“自己儿子什么样你不知道啊!你糯当是皇亲贵胄多的是好女来任你选啊,如今也是沈大太太有求于我们王家才愿意拿继女来联姻,我只是没想到会害了伦똬儿……”

      说着,肖氏又凄凄哭了起来。

      王正眉头骤嶥紧,他平日把重心都放在太后和太医院那边,后院的事他不甚了鸩解也不屑了解,全都交给肖氏打理。

      没想到儿子被打还有这么一些缘由所在。

      想当年沈府盛名一时,自己不过沈思良跟前的一名小小七品医士,如今沈家竟也有求于王家了吗?

      想到十几年前的一些事情,王伦思绪有些飘远。

      不㋯过联뗆姻这样的事,不像是沈宗望那榆木脑袋的人能干出来的,只怕是他的继室另有心思才对。

      可不论这事和沈府姑娘有没有直接关系,这段日子都不能再重提联姻一事了。

      犌 王正让肖氏将联姻一事先放一放,肖氏虽不忿,却也只能答应。乔

      看着自己大儿子ቑ有条不紊地处理伤情,王正心옂里满是欣慰。

      终归老天还是厚待于他,不仅让他稳稳执掌太医院求得太后厚爱,还蔰让他有了这么一个优秀的儿子。

      至于次子,他就当是老天对他的惩罚吧!

      然而心高气傲的王正没想到的是,不久的将来,舔賋着脸上沈府求亲的,是他自己。

      同样,镇国公府也因此事被掀起一层波浪。

      楚珩平日虽招猫ᰌ逗狗爱玩闹,也确实时常和人动手没错。

      但因为一个姑娘而设ⷚ计出手,这是有史以来第一次。

      皇上为了安抚他,连夜让石驅公公送来一把更为精⩎贵的玉扇。

      可见皇箽上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쥛

      但镇国公楚年却并不这么想。

      尤其是付风向㱓他禀告楚珩近几天发生的事,以及沈府姑娘有办法缓解楚珩身上的毒性之后,他更是惊得从椅子ᅡ上站了起来。

      “你说的可是真的?!还能多活几年娶妻生子?”楚年不᡽可拟置焦信。

      十八年了,连沐삤老太医都没办法的事,沈府一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姑娘哪来的本事能办到? ⢢

      付风点点头,道,梿“是真的,属下亲眼所见,沈大姑娘一针就让世子爷吐出一口毒血,一下便缓解了些许。”

      楚年眉头紧锁,此事事关重大,他必须让楚珩꜕亲口来和他说明才行。

      遂问道,“珩儿人呢?”

      付风嘴角一抽,“世子爷뇂在和大少爷下텃棋。”

      “嗯?”楚年两眼一眯,明显的不信。䩢

      付风缩了缩脖子,“世子爷在和大少爷斗鸡……”

       楚年一脸黑线,气道,“叫他来见我!”

      付风一溜烟的赶紧去了。ꖷ

      “你让珩儿过来是不是又要训蜁斥于他?”

      獕楚年满脑子想的都是昕玥能缓解毒性一凜事,正心绪纷乱着呢,就见夫人苏氏急匆匆走了进来。

       他这爱妻什么都好,就是太过于宠溺珩儿了。䳈

      “他的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他……”苏氏说着,眼眶就红了起来。

      楚年见不得苏氏这个样子,只能缓声劝道,“那也不能任他胡闹啊,你看都十八了还뛛整日里￁招猫逗狗,斗鸡斗蛐蛐的,不成体统!”櫫

      ߲

      苏氏嘴角一撇,“我才不管什么体统不体鍇统눕的呢,我只想깾他能开开心心的过完一辈子눣!”

      “嗯,按原羊本的情况这样想也无可䪀厚非,但若是有了那么一线生机呢?”楚滐年淡淡笑道。

      苏氏一愣,半晌才回过味来,忽然激动道,“你、你是说能解……㢺?”

      楚年点点头,“待会儿亲自问问珩儿就知道了。”

      苏氏一下子潸然泪下,猛点头道,“好好,ᗲ这臭小子干笌嘛去了,怎么还不过来!”

      “娘亲今日怎么还骂起我来了。”

      譢 楚珩笑ꊚ嘻嘻ࡑ地进了书房,见苏惋氏泪眼迷蒙矿,緰又转脸对楚年严肃道,“爹⺏你又欺负娘亲。”

      箷 苏氏嗔了他一眼,笑骂,“臭小子!尽拿娘打趣!”

      楚年眼神锐利,单刀直入道,“沈府大姑娘真有本事缓解你的毒?”

      閿楚珩心底暗啐了付风一下,才吊儿郎当道,“或许푋,可能,应该,可以吧!”

      楚年扶额,庌“正经回答!”

      嶨苏氏亦是急得捶了一下楚珩,道,“可是쓉真的吗?”

      楚珩这才敛了神色,正经回道,“沈大姑娘确实有这本事。”

      楚年听罢激动᮪不已,捋着胡须不住地来回踱步,想着要怎样才聽能让人家姑娘帮㹻儿子解毒。

      足 苏氏更是一针见血,“你在哪给人家姑娘扎的针?”

      楚쐾年脚步骤停,盯着楚珩。

      楚珩嘴角猛抽,虽然ᦃ有点难以启齿,但还是老实答道,“她的闺房……”

      楚年,“……”

      这臭小子竟敢私闯人蛾家闺房!

      苏氏亦是无语,但又急问道,“那姑娘年芳几何啊,可有婚配啊,这么好的姑娘可不能让别家抢了先!”

      楚年一下子明白过来,眯着笑对楚珩眨巴眼。

      今日楚珩揍那王家二公子,想必打的正是这个主意吧!

      苏氏也回过神来,笑着拍了一下脑门,벲喜道,“哎呀,看我这脑子,接下来可有得忙了,得把当年你爹迎我的彩礼单子翻出来参考参考,还有皇上那边也得讹一笔,还有还有……”

      楚珩扶额돶。

      爹娘这样见风就是雨真的好吗?

      虽说正中他下怀没错啦。

      关键是人家姑娘还什么都不知道呢!

      只能安抚激动的爹娘,说先别着急,要循序渐进,蒛别吓着人家姑娘,更不能把她会医术之事泄露出去。

      苏氏ꦧ笑得合不拢嘴,忙不迭点头,说不急,改天去湼沈府看下狗狗칽。

      妛 楚珩,袾“……”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