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王影院高清版!

      朱龙文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因䒙为一条信息就暴露了身份。

      他与徐家的关系,一直保意持得很隐秘。ᐗ就连姚勋,都不知道他䅉的身份。他与徐遂章,也只是见过一面,那还是十年之前了。

      朱龙文在二楼装模作ޟ样的审讯着姚勋,쎭两人都心怀鬼ឝ胎,姚勋胡诌稕乱扯,要么装傻充愣,要么把责任推到黄志益身上。

      剜“朱队长,姚勋的话不合逻辑,娄南ཪ别院是他选的地方,黄志益的횱钱是他安排人送的,陈伸挥在正都街偷袭黄志益,随后出现在谪娄南别院,要不是他指使的,鬼才泂信呢?”

      身材苗条,容貌清纯的方婧雅,与朱龙文走出来后,忍不住轻声发表着自己的观点⤧。

      “姚勋有个外号,叫‘独眼军师’,没有十足的证据,他是不会秢开口的。”

      朱龙文ື既是给姚勋找借口,也是给自己找理由。目前最大的危机已经过去,黄志益可杀可不杀,至于朱达贵,找机会除掉便是。꘾

      朱达贵在知道朱龙文有鬼后,就一鍶直用灵力锁定他。一旦朱龙文៸有异动,他就要先下手为强。他敢断定,父亲被徐家囚禁,母亲出车祸,都与朱龙文脱不了干系。

      “小雅,什么时候请我吃饭?”

      朱达贵打开房门想透透气,“正巧”遇到方婧雅和朱뻥龙文走到门口。

      “你那是耍赖,不算!”

      方婧雅撅起可爱的小嘴唇,狠狠地瞪了朱达贵一眼。

      明明是自己的身份证掉了,朱达贵却故弄玄虚,又是猜自ꧺ己的年龄,又是说自己的籍贯,߫差点上了他的恶当。

      “我是光明正大赢的,你要밞不请我吃饭,以后我就到좦处宣扬,调查局的美女说话不算数。”

      “你敢!”

      “不要以为你长得漂亮又可爱,就能为所欲为,我不会屈服的。”

      ࠈ朱龙文转过身:“你暂时还不能离开这里,更不能出눪去吃饭。”

      朱达贵笑嘻嘻地说:“没关系,可以ᗒ叫外卖。”

      “小雅,既然输了就要䷱承认。”

      ꎣ “其实外不外卖的无所谓,主要是陪我一꣑起吃。”

      方婧雅没好气地问:“你想吃什么?”

      “秀色可餐,吃什么都行,随ﮢ便。”

      “没有随便这个菜!”

      “我牙不太好,㬿胃也不行,饭也要软一点,就点个豆腐、鸡蛋、鱼,再来个猪篚脚、排骨和牛肉吧,天热,来点烧烤和凉菜,再加一箱啤酒吧ഡ。”

      方婧雅刚읅开始听着㢭,还想讥笑朱达贵,想听到他后面点的,才明ᮒ白刚开始那些话的意思,这是要吃“软饭”啊。

      “点这么多吃得完吗?不怕撑死?”

      “慢慢吃,总能吃完,再来个虾吧。”

      点完订单,看到付款金额,쇾方婧雅气得又瞪了朱佧达贵毈一眼。她刚上任,这个月的工资ᏸ还没领的,只根有家里给的一点生活费,被朱达贵﵌这一顿吃了一小半。

      គ 﨑朱达贵突然神秘地说道:“放心,我不白吃你的,给你爆点猛料。”

      方婧雅刚加入调查局,不太可能与朱龙文是同路人。刚才在二楼,她与朱龙文的谈话,朱达贵也感应到了。

      方婧雅暂时忘记了钱的事,好奇地问:“什❧么猛料?”

      粰“边吃边谈。”

      接到外卖员的电话,方婧雅很快跑ꕮ下去拿。不是朱达贵不帮忙,他现在不得离开三楼。

      ᙫ “记得给人家五星好评,췱送个餐不容易。”

      朱达贵在三楼门口迎接方婧雅,他点的东西足足三个袋子,还有一箱啤酒。

      “你倒是随时维护外卖员的利益。”

      ꡩ “你动薿动手指,人㗪家就把东西送来了赭,不说感谢,总得体谅他们的辛苦띯吧?”

      方婧雅像个小媳妇一样,一边摆着餐,一边说道:“好了,你有什么猛料,可ኸ以说了吧?”

      “先把门关上。”

      “不行!”

      ڝ “那我不说了。”

      “我们的谈话,无啥不可对人言的。”

      朱达贵压低声音说道:“好吧,那你可别大叫。我怀疑你们调查局有内鬼,很有可能就是朱队长。”尰

      方婧雅手里的筷子掉到了地上,高声惊呼道:“什肛么?!”

      朱达贵叹息着说:“看看,我说要뼖关门吧,你又鶖不让。”

      彸对面的朱龙文和黄志益打开␹门,朝这边望了望。

      ᘮ 朱达贵连忙解释:“✬不就是陪我喝杯酒吗砈?黄叔,小雅喝酒没뵼事吧?要不你和朱队长也过来喝点?”Ῠ

       黄志益笑了笑㓃:“你们年轻人的事,我就不掺和了。”

      폝 朱龙文听了,也转身回了房间。

      这次,方婧雅主动关上了门。

      “这次鞶是你自己关的,我没强迫你。”

      탷 方婧雅殒冷声说道:熥“你可⸇不要胡峲说䰐八道,朱队长怎么可能有问题쏴?”

      磢 朱达贵给倒了杯酒,好整以暇地说道:“我和黄叔接连两咹次被暗杀,每次相隔不到十二个小时。要不是有人먐通ᶎ风报信,杀手能这么快找到我们吗?什么时뉴候,调查员的行踪这么容易让人查到?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黄叔的行踪只告诉过朱队长。”

      方婧雅见朱达贵把뫡酒端到自己面前,连忙说道:“我不喝酒。”

      朱ﰉ达贵端起自己的酒杯,平静地说:“你喝了这杯酒꥗,我再告诉你一件事。”

      飪方婧雅端起酒杯,一脸狐疑地说:“真的?”

      朱达掵贵微笑着说:“我先分析一下你在调查局的分工吧,如쓘果说对了,你就喝酒。”

      方婧雅抱着手臂,靠在椅子上望着朱达贵:“好啊,你要是能猜到,这杯酒我肯定喝。”

      朱㱛达贵先抿了口嘴,又夹了粒花生米핫在嘴里:“我这可不ࡓ是夁猜,而是专业分析。你能进调查局,肯定有专长。你的体型也不像能打,把你的手给我看看,你的手掌和手指也没有老茧,你能出外勤,一定是技术型人才。”

      方婧雅忘记自己的手被朱达贵握着,惊诧地问:“这你也能看出来送?”

      ㅋ 朱达贵抚摸着方婧雅的小手,一本正经地说:“你的手指又细又长,钢琴应该也⇂弹得不错。”

      方婧雅这才意识到自己被占了便宜,迅ࡍ速抽回手웊,满脸通红,嗔恼地瞪了朱达贵一眼。

      朱达贵笑吟吟地说:“鲎喝酒吧。”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