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福尔摩斯第一季下载

      何镇南离开了阁楼别院,刚刚走出了大门,突然转身。

      “树欲静而风不止....族长说的是大夏局势?不对..不对,族长所说话语,必有深意,绝对没有这么简单,回想一遍,我一定是漏了什么....”

      何镇南低着头,神情十分的认真,把何安之前的动作,全部回想了一遍。

      最初,原本族长坐在太师椅上看情报,随后看了何西的家书之后,脸上淡淡一笑。

      然后就看了自己,眉头微微一皱。

      恩...这应该是重点。

      当时...族长看自己哪里?好像是头顶,肯定是族长在看自己有没有秃。

      而显然自己秃的速度,族长并不满意。

      是了...现在大夏乱局将起,自己的成长远远没有达到族长的要求,不满意是正常的。

      然后....树欲静而风不止。

      何镇南的目光看向了那一片随风摇摆的竹林,他突然目光一亮。

      “树欲静而风不止,所说的大夏乱局,只是一方面,族长看向了竹林,树只是一种称呼,肯定意思就是竹。”

      “竹,生而有节,外直中空,襟怀若谷....”

      何镇南越想越是激动,因为他仿佛抓到了一丝玄之又玄的意境。

      可一时之间,又想不透。

      那只可意会不可言传的意,这话,其实是族长为了点醒自己。

      差一点....差一点,他差一点就没有领会族长的深意,进而错过了领悟剑意的最佳机会。

      如果自己只是理解成大夏局势,那只是肤浅的理解。

      族长不是他这样的凡人,族长真正想表达的,根本不是局势,而是竹子。

      竹,生而有节,其枝弯而不折,是柔中有刚的做人原则。

      竹,四季常青,在那狂风之下,依然屹立,顽强的生命;

      竹,空心,谕意虚怀若谷的品格。

      这才是族长想表达的。

      我要领悟族长的深意....

      何镇南心中怒吼,他要把这感觉记住,他要把族长的良苦用心,完全的领悟,形成剑意。

      错过了今天,他感觉自己再想领悟剑意,难上加难。

      念及此,何镇南瞬间朝着阁楼别院一拜,然后身形如电,朝着自己的修炼场而去。

      他要修炼,他要思考,他要抓住那玄之又玄的意境。

      他要...变秃,变强...

      呆在何府之中的南末,正在房中,仿佛感应到了什么,消失在屋内。

      一出来就看到了何镇南站在阁楼小院门口,对着别院深深一拜,然后身形如电的离开。

      这让南末沉吟了一下,身形消失不见,默默的跟了上去。

      因为她感受到了自己有些蠢蠢欲动的剑意....

      何家老族长要领悟剑意?

      南末看着盘坐在修炼场中的何镇南,她的眼中流露出不可思议之色。

      又要出一真意....这才多久...

      南末脸上流露出不敢相信之色,眼神有些麻木,她来到了何家,就感觉领悟真意不要钱一样,在她看来天资并不好的何西,莫名其妙的领悟了双剑意。

      而眼前何家的老族长,居然又有领悟剑意的可能。

      不对...不是莫名其妙,是他...

      南末脑海中瞬间闪过了一道人影,无论是何西的领悟,还是何家老族长的领悟,都与那个阁楼别院的少年脱不了干系。

      自己因为当时仅仅只有五岁的他,领悟了剑意,现在大夏天骄,李战辰,好像也是因为何安领悟了剑意。

      他对于剑意的领悟到底有多深。

      南末突然对于何安对剑意领悟有多深,产生了强烈的好奇。

      如果不深,如何能指点出如此之多的人领悟剑意,仿佛不要钱一样。

      何镇南盘膝而坐,显然他察觉不到南末的存在。

      他现在最迫切的就是抓住那一股玄之又玄的感觉。

      因为他感觉自己要是错过了,估计再难领悟。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而隐身的南末亦是盘膝远远的坐着。

      明显何家的老族长,在领悟剑意的关键时期。

      现在任何一点声响,任何一点动静,都会从那玄奥的状态中剥离而出。

      断人领悟,修炼大忌。

      而她显然不会断何家老族长的领悟,而是守护着何家老族长领悟剑意。

      时间一点点的流逝,南末持剑平放在膝盖上,感受着神秀剑轻颤,她亦是轻轻的抚摸。

      神秀剑,有着她的剑意滋养,早就诞生了一丝灵性,面对着正在领悟中的剑意,显然让它也感知到了。

      亦引动着她体内的剑意,不过,却在她的轻抚之下,慢慢的平静了下来。

      静静的看着何家老族长的领悟。

      .......

      ....

      另外一边,李斯在陆竹的安顿之下,呆在自己的小院里,目光十分的阴沉。

      “既然你抢我功劳,那我就留在何府,你做任何事情,均是我李斯所做...”李斯是真的气到了,回到了一个小院里,越想越气。

      他留在何府,显然是他不甘心就这么被夺了功。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这就是他留在何府的目的。

      他坚信自己呆在何府中,何安想做任何事,都不可能绕过他。

      既然绕不过他,他相信以自己的能力,抢功劳,实在再简单不过了。

      对...就这么办....

      李斯沉默了一下,目光坚定。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