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葵视频黄瓜

      天空中一轮弯月把清辉撒向城市,瞬间楼房,树木,街道笼罩上一层惨白的光芒。

      老旧破败的“安凡小区“,古老ꏵ的铁栅栏围墙已经锈蚀,倒塌,藤蔓植物攀爬其上开着一朵朵殷红如血的小花,偶尔路过的车灯照耀其上,一股诡异渗人的气息弥漫开来。

      窸窸窣窣~

      各种小虫藏在藤蔓植物下尽情鸣叫,但随着一阵由远及近ꚟ的皮鞋声,小虫们连纷纷闭嘴。

      皮鞋声来到墙壁有着裂缝的保安值班室,用脏纸板充当玻璃的破门瞬间被推开。

      嘎吱~옄

      屋内或坐或倚,昏昏欲睡的四五个保安连惊醒过来,或揉眼或拍脸,齐齐看向保安值班室门口,稀稀落落喊着:

      讪 ⮹“队Ʒ长!“

      “队长好!“

      穿着厚实皮鞋的“队长“是个大胡子,近两米高的他壮ꓯ的如同一只棕熊,站在门口的队长并没有进入保安值班室,眸子缓缓扫过屋内几名保安,在每名保安的右手腕处都会犮停留两秒。

      原来每名保安右手腕处都有一枚黑色镯子,看上去颇为精致。

      “现在是晚上7点55分,还有5分钟,你们就值完24小时的班了,提前下班吧,回去好好休息。“胡子队长抬手看看腕表,眼角余光扫㱯到几名保安࿝面露喜色,嘴角一抹笑容一闪而逝:“员工手环没问题吧鑜?“

      “没!“

      “好的很!“

      ꓲ “这黑ᄎ色手环看上去就高端大气!“

      几名保安沉浸在陼可以提前下班的喜悦中,连扬扬右手,把手腕上的黑色镯子给队长看。

      保安周岩混在保安队伍中,也抬起自己右手腕给队长看,收拾好东西和几名同事往外走,路过队长身边时,穿着黑色保安服,颇为壮硕的周岩微微沉吟,停下脚步道:

      “队长,我这员工手环太紧了,手腕都磨红턹了。“

      胡子队长目光瞬间微敛,扯动嘴角:“紧?你手腕长细点儿就行了。“

      周岩:“…………“

      “噗嗤~“前后几名同事瞬间发出ꕞ轻笑声,但想到队长就뚣在身边,连闭嘴。

      看到周岩几人已经消失在小区门口,胡子队长站在冷风中足足数秒,然后走进保安值班室。 ⚩

      哔~

      抬起手腕,胡子队长轻轻按动手表右侧按钮,原本平平无奇的表盘突然散发出一束光芒,光芒升到半米高뜃,一个身着军装的女人头像浮现,这竟然是虚拟现实技术!

      破旧灰暗的小区,墙体开裂,连门窗玻璃都不得不用破纸板充当的保安值班室,这一切与虚拟现实技术是如∜此的格格不入,但却真实的出现在眼前。

      怪异至极。

      军装女人满脸严肃:“李ⴭ烈队长,汇报平原城西部卫星城“疑似精神觉醒者“今日情况。“

      胡子队长满脸严肃,周身浮现一股军人的铁血之气,道:“缜西部卫星城监测点有5名“疑似精神觉醒者“,今日状况一切正常。“

      “这是第29天,可以考虑适当加大刺激程度。“军装女人说道。

      “明白。“胡子队长答应着,手指轻按手表右侧按钮,哔~虚拟现实影像消失。

      胡子队长点燃一根烟,喷云吐雾间眼睛微眯,透过脏兮兮缺一角的一面玻璃,眼睛直勾勾看向笼䓕罩在阴暗中的坿破败小区,嘴角上扬,喃喃:“加大刺激程度吗?明天有的玩喽仈~小家伙儿们,著希望到时候你䰛们不要被吓箐得尿裤子哦,嘿嘿嘿~“

      镤눜 …………

      在灰蒙蒙的地铁站和同事分别,一身保安服的周岩随着人流进入地铁车厢,随便找了一把开裂的座椅就Ꮕ坐。

      吱呀吱呀~

      破败的座位似᨟乎不满周岩的重量,不过吱呀几声也就不再发声。

      把背后黑色背包放到胸前,拉开掉漆的拉链,摸出一根草莓味“嗦啦蜜“,剥开糖衣吃起来。

      甜滋滋的味道在味蕾上炸开,周岩脑袋靠在后面鴮玻璃上,满脸荡漾着幸福笑容:“能活着,真好!“

      自从50年前一股恐怖病毒席卷全球,大灾变时代正式来临,无数人类在灾变初期抗濎不过病毒要么死去,要么化为嗜血的怪物,那简直是世界末日!

      不过经过人族先辈们的奋斗,人类建起了一座座高墙围绕的巨城,幸存的人们从묦此可以相对幸匮福的生活在墙里。

      㨍 而周岩所在的“西部卫星城“则归平原城管辖,同是巨无霸势力“北方联盟“一员。

      轰呲轰呲~

      ﯙ老旧的地铁穿行在城市中,一会儿钻地底一会儿在地面上行驶,每当地铁在地面行驶时,周岩便能透过窗户,借助明亮月光,眯起眼睛看极远处高耸入云的城墙,即使他已经看过千百次,但每一次看,依然觉得震撼人心。

      城墙在亀,他们就是安黎全㠲的!

      城墙若不存在了,恐糩怕他们也就完了!

      至于城墙外有什么…………抱歉,周岩也不知道。

      抮政府讳莫如深,似乎城墙外有大恐怖,关于城墙外㾲的一切消息都゙被封锁。

      꼦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越是封锁消息便越是好奇,所以有很多关于핧墙外的只言片语混㨑杂在无数谣言中在城内流传,什롊么恐怖传什么,周岩真뜶是信了他们的鬼侉!

      “嗦啦蜜真好吃。“周岩吧唧嘴,视线从极远处城墙上收回,停留在地铁车厢内的人群上,麻木,颓废,如同行尸走肉一般,一股躊压抑到极致的气息仿佛让人⫧喘不过气来。

      周岩早已习惯这些压抑气氛,丝毫不在意,还有心掰着手指头数下次上班发工资之事,他心中想着:“上24小时獦班,休息24小时,明天晚上8点上班。

      要上满一个月的班了,足足2800块金元的工资,啧啧,要知道我之前几份工作,可从来没超过1800块金元的!

      忱嘶~发了工资ꅹ该怎么花呢?拿出1000块给乡下的爷爷…………算了,给900块吧,给多了爷爷也花不完。

      然后拿出100块买两百根嗦啦蜜,想想就开心,剩下钱存着。“

      直到走出地铁站,步行300米进入租住的“泰平小区“时,周岩还在想着自己的嗦啦蜜。

      䔇呼~

      月光如水,冷风卷起脏兮兮的塑ꁕ料袋四处飘荡,昏黄的路灯仿佛是年迈的老人,对影影绰绰的黑暗无能为力。

      转过拐角,周岩瞳孔一缩,差点与一名提着死猫尸体的老奶奶撞个满怀。

      “泰奶奶,您这是?“周岩问着。

      “哦,是周岩啊,不知谁家的黑猫死掉了,扔我家门口,真是ﴦ丧良⋶心啊,这不,我拎着它扔僨掉。“一个微微驼背,穿着花棉袄的和蔼老太太说道,她的声音很慈祥,让人瞬间心生好感。

      周岩和朋友住6号楼604,泰奶奶独自住704,周岩和她还是很熟悉的。

      刷~

      泰奶奶快走几步,手一甩,一只肠穿肚烂的黑猫就飞过弧线,进入苍蝇嗡嗡飞的垃圾箱。

      周岩没有多管,缓步上楼,经过昏暗,脏兮兮的楼梯来到604门前,楼道声控灯发出暗淡的黄光,仿佛给周围的一切蒙上一层黄灰。

      쐰 卡啦啦~

      掏出钥匙刚想开门,周岩的手陡然僵住,他喃喃:“刚刚泰奶奶嘴角似乎㜳有血迹䛪?而且她拎得死猫,伤口破碎,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咬死的?

       哎呀,肯定是我看错了,泰奶奶为人那么好。“

      咔~

      打开房门走入其中,周岩径直拉开椅子坐䚃在餐桌旁,不大的木ゕ制餐桌㟯上,红烧肉,酱肘子,排骨,红烧鱼…………一盘盘摆在上面,一股诱人的香气袷直往人鼻孔里钻。

      灯光柔和,气氛和谐,房子里的冰箱,书桌,椅子,甚至地板都一尘不染,这全赖周岩有个当厨师的室友営————赵胖胖。

      赵胖胖如同他的名字一样,又高又胖,手指如同萝卜粗,笏光着上身,肚子上的肥ᥬ肉叠成千层饼。

      刷~

      周岩拿着半根肘子大快朵颐,酥烂喷ᢁ香的美味让他欲罢不能,酣畅淋՜漓吃完不由打个饱嗝。

      “嗝~胖捚胖,你之前说这些菜都是饭店里客人点了,没动筷就结账离开,这是真的吗?“周岩用纸巾擦着手,他又看到自己右手腕的黑色镯子。

      “当然是真的,哥,你右手的镯子是做什么的?能摘下来让我看看吗?“赵ퟂ胖胖问。

      “摘下戴上的很麻烦,就这么看看吧,我可㪢告诉你,这镯子可是老牛逼了,能监测心跳,还能监测那个血液在血管里的流速,流速不正常他能自己发出警报。“周岩左手䇀食Γ指指着右手腕的镯子,大吹特吹。

      他不好意思说自己摘不下镯子,只能转移话题。

      赵胖胖直勾勾的看着周岩,仿佛在说:我读书少,你别骗我!緁

      宷 㴁吃完饭收拾完桌子,周岩和赵胖胖闲聊一会儿就想回自己房罘间,赵胖胖퍡坐在老旧的电视机前喊到:“哥,你买的干脆面被快递员送上门,我放你屋里了。“

      “好的,烟回头请你吃嗦啦蜜!“周岩摆摆手回䊳到自己房间,砰~屋门关闭,屋内安静下来。

      3踛米*3米的房间堆满杂物,在柔柔灯光的삷照耀下却᫮很是温馨눫,周岩的心都放松下来。

      书桌上放着一箱干脆面,透明胶带已经被撗扯桯开,伸手摸着一袋堨袋干脆面,周岩敛着眸子呼吸都放慢,用一种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缓缓道:“希望今天晚上不再梦游吧~“

      想起自己梦游的恐怖样子,周岩自己都感到害怕。

      夜深了。

      连着工作24小时䩭的周岩早已经疲惫不堪,身体一沾床就呼呼大睡Ⱄ,蒙蒙月光照进漆黑的屋子,如轻柔的纱。

      窗外冷风呼呼吹着,破旧的窗户发出一阵阵响声。

      突然羕。

      异变发生。

      不知谁家的窗户开一条缝,一条覆盖着红毛的长长触手如蛇一般,直直的朝周岩的窗户钻来,一抹邪异的气息荡漾开来,手臂粗的红色触手所过之处,坚硬墙壁如被腐蚀一般变黑。

      屋内。

      潽原本打着呼噜的周岩猛然睁开眼睛,双眼没有眼珠,只有眼白,以一种诡异的姿势直愣愣的坐起,下床来到床边,直接打开窗户。

      “吼!!“

      一声巨吼无形音波犹如实质,红色触手如见鬼一般惊惧万分快速后退,眨眼消失不见。

      ⣣与此同时,周岩右手腕上的黑镯子,缓缓亮起两圈淡淡红光,异常妖异,转瞬也ﶻ消失不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