羞羞漫画免费版免费阅读

      “你说这话,可能代表蛮国?”妖梁看着涂山黑黑。

      小蛮见状开口:“涂山爱卿的话,就是朕的意思!”

      “既如此,”妖梁正说着话,

      突然被崔寨打断:“奈何我巫妖国大灾将至,实在不宜发动战争,还请蛮皇陛下体谅,既然贵国战事吃紧,微臣只求贵国,能如数归还,我国当初借出的粮草,十倍之事就此作罢。”

      涂山黑黑见状,严肃的说到:“崔大人此言,将我蛮国至于何地,陛下既已允诺十倍奉还,就当十倍奉还,只是我蛮国境内,此时确无余粮,既然贵国不愿出兵,依我看,不若以我蛮国境内火龙丝制品,在现价基础上折价十倍卖给贵国,以代还粮食,贵国可以将其转卖他国赚取差价,不知大使可否愿意。”

      “虽然麻烦了些,但此法确是眼下最好的解决办法了。”崔寨侧过头低声说到,见妖梁点了点头。

      “既如此,就按涂山大人所言!”二人异口同声。

      小蛮调侃道:“这回,二位可放心去休息了吧?”

      “蛮国人重信,众所周知,若非突遭大旱,些许粮草,我巫妖国定不会如此频繁讨要,还请陛下见谅。”崔寨再次解释到。

      小蛮正襟危坐:“特使一心为国,巫妖王陛下心系百姓,实乃我辈楷模,何来见谅一说,他日回国后,特使定要向贵王表达本皇的敬意。”

      见原兽国奉常,现蛮国祭礼梅温华带着特使离开了大殿。

      大司农郭子青向前迈了一步:“启奏陛下,臣要弹劾太仓令涂山黑黑!”

      “因何?”小蛮一脸疑惑的看着大司农。

      大司农缓缓开口:“刚刚,巫妖国特使分明已经提出,只需按数归还,当日开国公借来的粮食即可,太仓令竟然还要将火龙丝折价十倍抵粮草,如此吃里扒外,定是收了巫妖国的好处,还请陛下明查!”

      小蛮看着站在殿上的涂山黑黑:“涂山爱卿,还是你自己和大司农解释吧。”

      “是,大司农大人,在我看来,按照特使所说,以所借粮草按数直接还给巫妖国,看起来虽然划算也确实可行,但并非最佳之策,谋士出谋当选最佳,臣子献策自当如是。”涂山黑黑说到。

      “照你的意思,贱卖火龙丝,让我蛮国亏损反倒是最佳之策?”大司农看着涂山黑黑。

      “现如今,我蛮国境内,火龙丝积压过多,价格过低,短期看,百姓们可以买到价格低廉的衣被,乃是利民之事。

      然而,长久下去,必然影响丝织品整体价格,造成市场低迷,届时,整个丝织行业,皆会受到牵连,到那时,定然会有大批生产丝织品的厂商关闭,丝工和桑农们,扎堆转投到其他行业,如此一来,我们好不容易稳定下来的局势,很可能,再出现混乱。”涂山黑黑分析到。

      “的确有这个可能!”大司农陷入了沉思。

      见状涂山黑黑继续说道:“我们蛮国的火龙丝制品价格低廉,质量很好,性价比极高,可以想象,一但它们以超低的价格进入巫妖国,势必会对其本国的丝织行业造成冲击,出现我刚刚说的那种情况。如此一来,便将风险成功转嫁给了巫妖国。

      另外,这些火龙丝本就是长期滞销后积压下来的。

      在我看来,无法出售,比低价出售造成的亏损只大不小,这一点,不知道大司农大人是否同意。”

      “原来是这样!”小蛮恍然大悟。

      “难道陛下未曾想到?”涂山黑黑疑惑的看着小蛮。

      “不瞒你,没有想到。”小蛮坦然的回答。

      “那您刚刚为何不阻止我?”涂山黑黑更加疑惑了。

      “我知道你这么做,一定有我没想到的理由。”小蛮自信的说到。

      “难道,您不怕我的判断错了?”涂山黑黑抬起了头。

      “不会,在财务管理这方面,你比我强。”小蛮露出了充满信任的眼神。

      大殿外,前往翼人国使者休息处的厢车里。

      “你刚刚干嘛拦着我?”妖梁对崔寨刚刚的举动有些耿耿于怀。

      “我不拦你,你是不是就要答应他们出兵的事?”崔寨反过来问道。

      “是,有什么问题么?”妖梁追问。

      崔寨看了看他:“咱们一再强调巫妖国内遭了大旱粮食储备不足,而战争需要大量的粮食,如果刚刚你轻易答应了出兵的事,一定会引起他们的警觉,一但被他们发现,巫妖国没有旱灾,到时候,他们一定会以此为突破口,推脱还粮的事情。”

      妖梁露出一副不可思议的表情:“老崔啊,老崔,我一直以为,你是一个老实厚道的本分人,真没想到,你居然会有这么多鬼心思。”

      崔寨有些疲惫的看了看妖梁:“有什么值得惊讶的,你之前要是多陪我一起来要几次粮食,就不会这么想了。”

      夏,不只是果子成熟的季节,也鲜花盛开的季节。

      绚丽的夏花从林海花都一直开遍了海滩,木菲菲坐在岸边,双手抱着膝盖远远眺望着平静的坠星海面。

      温暖舒适的海风缓缓吹在女孩儿的脸颊,抚慰着她内心的悲痛。

      过了许久,终于做出了决定,木菲菲缓缓起身,向着大海的方向走去。

      “小姐!”孟三生站在了她的面前。

      “怎么了?”木菲菲停下了脚步。

      孟三生:“不可轻生。”

      “谢谢,我没那么脆弱。”木菲菲柔弱的目光中带着坚强。

      “那你?”孟三生知道,自己会错了意。

      “我要找船,离开天龙。”木菲菲的声音有些低沉。

      “少主他这么做是,”伸手打断了孟三生的话,木菲菲微微仰起头,看着孟三生,缓缓的说道:“我知道!你不必劝我,我理解他,也敬佩他,但无法原谅他,现在,我只想回兽国,去看看他。”

      孟三生是个重情的人,重爱情,也重亲情!

      若有人杀了他心爱的妻子,他确信自己一定会找其拼命,但,若那个人是自己的至亲手足,哪怕不是全族上下仅剩的唯一亲人,他知道,他也很难做出抉择。

      不知该如何相劝,最好的办法便是沉默。

      此刻,孟三生选择了沉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