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仓ことみ最强潮喷

      主意既定,陈坚立刻就开始展开行动ᙸ。

      欧洲大陆上主要的几种语言陈坚基本上都学会㲑了,而意蠒大利语和西班牙语在发音上差别并不是太大,所以,陈坚只在罗马混了几天,곒就可以和罗马人没有什么障碍地进行交流了。当然,这些语言陈坚也仅仅是㊊会说而已,至于写嘛,那就任重道뗯远了,不过写对陈᱗坚来穗说并不是那么重要,永远都不会写也没有什么х大问题。

      现在要办正事,即便让罗马城的生产暂时陷入停滞也没有什么关系。所좯以,陈坚将罗马城中最底层的平鍂民都暂时解放出来,将他们集中到各个广场上,亲自向他们灌输抹黑教皇和教廷的言轩论。连续几天下来,陈坚从这些꫃被长期剥削压榨的平民脸上越来越多地看到了对教蝹皇和教廷不满的情绪,看来效果还不错。

      ꅓ给平民们洗脑的同时,陈坚也在积极地收集教皇和ꠃ神职人员们的黑材料,比如教皇有多少多少私生子,某位神职人员与某个修女有染之类的信息。陈坚了解到,身为神职人员ഘ,是不可以结婚生子的,连男女之事都是不可以做的,但事实흇上大家都쬬是有七情六欲之人,又有几个能够真正做到呢?这些自然也就成为了陈坚给他们定罪的依据。

      十天后,陈坚觉得时机差欟不多了,便开始了下一步的行动。

      롅 陈坚大军打下罗촰马半个Ƒ月来,一直都没有对教皇和教廷下쟊手,ﰦ只是暂时限制了他쀦们的人身自由。这样的做法让教皇和教廷的大小人物都产生了一种错觉,以为陈坚根本不敢动他们,所以,他们这㚍段时间除了活动范围小了一些之外,仍然是该干嘛干嘛,浑不知自己已经死到临头ᤳ了。

      用一万人马将梵蒂冈城包围,争取不让任何一个重要人物逃脱。随后睑,三千如ꫮ狼似虎的满人士兵在几个已经降服于陈坚的神父的带路之下冲了进푢去,将上⧜自教皇,下至神父一级的一干人等全都抓了出来,押到了广场上,等待着接受审判。

      奻广场上早已聚集了数千已经被陈坚初步洗脑的平民,连日来这些人鱎基本都是在广场上度过,不用干活还管饭,个个都已经习惯了,不用陈坚召集,这些人每天天一亮都会㑈自发地在这里聚集。

      平民们很快发现了今天的特别之处,除了这些日子发表演讲那个东方人之外,今⎜天广场上还出现了很多平常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其中不少都是主教甚至㡻大主教级别的人物。只是今天他们早已没有了那玡种高高在上的欐傲气,ᴒ大多数都是一副垂头丧ﰃ气的样子,뚞因为他们此刻正被一勚帮ᘀ凶神뤙恶煞的东方人模样的人看押着,很明显已经成为了别人砧板上的鱼肉。

      此外,在这群人不远处,还摆放几大堆亮闪闪쓷的东西,这玩意大家都认识,也是人人都喜欢的东西---竎-银子,几大堆目测不少于十万阿斯(计量单位,一阿斯约为300克左䮀右,个人推算,不一定准确哦,呵呵)。

      롣 大人ᗁ物都被抓了起来,旁边又是徉那么多银子,看来今天有好戏看了?因为教皇基本不会出现在平民的目光中,所以众人并不知道教皇也被抓起来了,不然肯定会更加吃惊的。

      ⧢对于审判大会的䤮主持,陈坚自然是ࢉ当仁不让。

      陈坚伸出双手做了一个向下压的手势,示意现场㛄众人安静下来。随后鈻,指着렴被看押着的一干人,向着现场数千人大声道:“相信大家都知道他们是什么人吧?没错,他们就是千年以来罗뼦马ퟖ城的掌控者,教皇,大主教,主教以及神媞父一干人等。”

      “啊?教皇?”陈坚的话实实在在地让现场众人大吃了一惊䱌,此人真是胆大包天,连映教皇ᤑ都敢抓?就不怕惹怒上帝么?

      “哈哈哈哈!”陈坚大笑几声,从容地道:“看大家的㟹样子,想必是非常意外吧?陈某人知道,在你们心森目中,教皇,那可是最接近上魔帝的人,是不可亵渎的存在,开罪教皇几乎就等于开罪上帝,恐怕你们很多人此䥛刻都在想,我陈얊某人是不是不想活了?对吧?”

      现场众人虽然没有人开口接话,৐但多数人脸上的表情已经肯定了陈坚的㷥说法。 屸

      “在这里我想说的是,我陈某人可不怕什么上帝不上帝的,因为根本就不存在什么上帝,完全就是那些自私贪婪냂的家伙杜撰出来愚弄你们,压榨你们的血汗,以达到箇他们攫取财富和巩固地位的目的。”现仅在的陈坚可不会怕被视为异端,像布鲁鶯诺一样被烧死,因为目下欧◐洲쯫大陆已经基本被自己的力量所控制,自己就是整个欧洲大陆的老大,谁特么的붟敢找死惹到我陈某人头上?所以现在陈驑坚可以大뫭声地对所有人说﹥,上帝根本就不是个东西,因为它根ᖐ本就勗不存在Ϻ。

      泍 햸 “异端邪说!你,餶你,你一定会受到上帝的惩罚的!”陈坚说得那么大声,边上的教皇乌尔䁶班八世瘶当然能听得很清楚。乌尔班八世既是既得利益者,同时也是坚信上帝的存在的,听了陈坚的话,立㯶刻跳出来对陈坚进行指责。

      “哈哈!真是笑话!如果上帝真的存在,为什么在场的数千人没有任何一个受到过上帝的哪怕一丁点恩惠,反而个个都是一辈子受苦受累㟭呢?他们同样也是上帝놷的子民啊!섾”陈坚指着现场的数千平民质问道。

      “那跢是敒因为他们前世有罪,这一世就是在赎罪。”乌尔班八世辩解道。

      “前世有罪?哈哈哈!你放屁!有多大的罪需要一辈子受苦受累来赎罪?如今站在现场的就有数千人,还絟有不在쿄这里的亿万人,那么多人前世都犯下了弥天大罪?若真是那䞹样,只怕这个世界都早已经不磯存在了,媶还有尔等逍遥快活,奴役亿万生灵的份?说吧,他们前世究竟犯了什么罪,只要你能说出一个合理的罪名,我陈某人马上就可以放了你,让你可以继续逍遥快活ٍ,当着现场这么多人的面,陈某人绝对礩说话算话!”假鬯的就是假的,陈坚根本不担心乌尔班八世有逃过一䣅劫的可能。뫵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