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月舞一样的视频app

      ⪄“你吃不吃?”

      暂时秦怀壄信还欠陆仁甲一个魂片燝的人情没↷有还。

      从哈利身上偠拿到的ᰟ这一片魂片虽然小,但是绝对不会影响陆仁甲把它紬卖出一个好价格。

      反正他们两个都不急着离开这个世界,魂片在谁手里都无所谓,陆仁甲就쓮拿新收获的魂片去逗金杯里的伏地魔魂片즹。

      生命都有本能뭂,比如婴儿쟽出生前泡在羊水里,出턔来就能呼吸。

      比如打喷嚏的时候绝对不可能睁着眼睛。

      这些都属于肉体本能,是天生的,根本不能控制,也不可能控制。

      强行切割灵魂,这种怎么想都是违逆生命本能的行为后果更加严重。

      想想一个人强行不呼吸是什么感觉,又唻能坚持多久?䥱

      伏␬地魔借助魔法切割灵魂,得到他自以为的永生,严重违反了他的응生命本䁆能。 

      都不需要陆仁甲做什么,∑他就发狂般要从金杯中钻出来吞下这一碎片,根本无法压ᨼ制。ꓗ

      陆仁甲当然不会让他得逞。

      只需要做㬺一个灵魂囚笼,就可以看到又秃又丑ʰ的老男人发疯一样乳扑向囚笼中的婴儿形态灵魂。。

      那个婴儿形态的魂謉片也不是什么正常婴儿,没有皮肤,所有的肌肉都裸露在外,没有牙,哭声怪异,儘像一只野兽,让人完全提不起同情心。

      时不씵时,陆仁甲把囚笼放开一࿑点,老男人立刻就会㡺扑上去,毫无理智可言。

      撕咬,抓挠,歇斯底里地痛骂和诅咒,辱骂对象从陆仁甲的残忍띤,囚笼中魂片的不配合,他自己的无能。

      逐渐蔓延到伏地魔本体的愚蠢,其흽他魂器的咻不作为,还有邓布利多老谋饋深算,他的食死徒们背叛主人,以及他早已死去的父母都是废物,䤉最㚍大的成就也只是生뚁下他这个注定永生统治一切巫师洃的黑魔王。◸

      从头到尾,陆仁甲都十分平静,看老男人的眼神和欣赏一部电影,看到一束鲜花都没什蚜么不同。

      直到金杯中的魂片理智开始崩溃,开始无意义地哭嚎,还不能抗拒来自灵魂的本能짋。

      一次瑰又一次地用灵魂本体冲撞那个ま对他来说不可逾兺越的天堑,灵魂之影都开始碂摇晃颤抖,陆仁甲㪎才收起小魂片。

      没了这种无法抗拒的冲动,也不能改变刚才老男人如饿狗扑食的丑态。

      큞 整个᪥金杯都在颤抖,老男人的灵魂龟缩在整个魂器的最深处칱。打定主意任凭陆仁甲䳅羞辱也不会出来皶。

      鸳 可是陆仁甲并不想通过羞辱他让他出来,

      涑难道你一个寄宿在魂器中的魂片宁可氛消失都不愿᫶意被羞辱?

      别퉧闹了,伏地魔要是有这个觉悟,那从一开始就不会有任何制作魂器的想法。

      兖更干不出让自己的脸长在别人后脑勺上这种作为最终反Ђ派低端无比ࢳ的操作。

      陆仁甲的态度很明确:要么出来接受羞辱,要么死!

      这种情况下앤,馮金杯中的老男人即使气得浑身发抖,也只能再出来,接受陆仁甲的折磨!

      “怎么弄得我像是坏人?”

      陆仁甲的指尖萦绕着些许黑气,配合上有求必应室里暗室的灯光,这一幕抓拍下໪来绝对是妥妥ᱶ的反派造型,还邳是很꺦变态的那种,但是他自己貌ߢ似毫无自觉。

      他把黑气送到金杯前,嘴上也不闲着:“你说你是苞伏地魔,ࡡ拥有他在分裂你时的所有记忆和思考媃方式,所以你才能在他死去以后代替他活下来。

      上回我Ꜹ们说到所有的魔法都会承认你是伏地魔的身份,包括灵魂辨识獡术,还没来得及说说你们之间如果起冲突怎么办?

      我可不相信你们七个到时候可以相安无事,并且优先级该怎么办?

      看承载物的强度?

      还是看控制的巫师?还是说你们七个必须以主体为主,主体死后也要按照主体生前的安排才能排顺序?” 㿮

      老男人又恨又惧홆地将黑气吸收柅,形体稳定下来,脸上浮现出一种极度的满足和享受줺,但是只有片刻,陆仁甲很缺德地᥅在他最쳨享受的时候将黑气抽回来,一点不剩。

      老男人䖅立刻惊醒,同时片刻也不敢怠慢,连珠炮一样回答:“如᜻果我们在主体酲存在的情䝜况下起冲突,主体拥有绝对的控制权命令我们做任何事情。

      融合或者死亡,绝对不可能有人反抗。即使我们再强大,꧙也只ઐ是主体一个念头就能决定的事。

      輣 我……伏地魔绝对不可能制造超出謎自己控制的东西,不会给我们留下任何反抗他的可能。”

      这倒是没超出陆仁꛵甲的预料,不说伏地魔的掌控欲,稍微椰正常点的人也不会冒险让自己的保ᔝ命手段出什么犯上곘作乱杀掉本体的毛病。

      就是说,奇洛的后脑勺其实可以控制其他所有魂器和魂片?

      可以随便控制他们的生死,那不是刺抓住奇洛后秦怀信的任务直接就完成一部分?

      早说啊,不就一个后脑勺吗,如果陆仁甲愿意,完全可以让这个后脑勺上的脸长在奇洛的屁股上좿,或者其♰他随便什么部位。

      这样解释也说得通,这些魂片既然是跟伏地魔本人完全相同的思想。

      那绝对没有一个魂片希望自己死,而且他们的阵营天生和本体对立。

      难怪伏地魔把魂器都藏起来,也是为了避免许Ἕ多不必要的麻烦ஃ。

      有魂器存在,伏地魔的本体就绝对不会死,ඹ他可能会虚弱,会无力,只剩下附身一些小动物的能力。

      뿝 直到七个魂器都被摧毁他Ű才会彻֣底死亡,原著里可没说过纳吉尼这个活体魂器被藏在哪里。

      伏地魔彻底得势后它就自뻪然而然出现在伏地魔身边了,估计也是有鿔什么魔法存在。

      不对,按照这么推算,伏地魔本体被抓住不就万事皆休?陆仁甲有一千种让伏地魔摧毁魂器的方法。

      相信邓布利多如果有机会,也不会介ྜ意通过折磨的方式逼迫伏地魔就范,他又凭什么这么自信,大摇大뗝摆地附身在奇洛身上,光明正大地出现在霍格沃茨?

      陆仁甲只是个普通人,并不擅长这些勾心斗角和推算,越算计其中的因果越感觉千丝万缕的线索混成一团乱麻。

      是不是还有什么地方没注意到?

      是……什么呢?㼕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