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眠眼睛之明星篇关晓彤

      几棣人坐上吉普车,吉普车頱像宿舍行去。

      回到了那个熟悉的地方。

      在看那些士兵的脸,已经不是刚才那般和气。

      他们恶狠狠的盯着吴明几人,让吴明很不Ⴆ舒服。

      同学们接下来配合一下我们,接下来我们需要给你琻们带上眼罩然后扛着你们走。

      吴明几人没的选。

      䊊 几名士兵将吴明等人蒙上眼罩,柖然后将吴明几人扛在身上。 鶶 秢 颠泼了半小时之久又坐上车上形式了很久后,听到了lj飞机的声音。

      终于下了飞떟机那几名士兵停下来了将吴明几人压倒一个房间内,吴明几人啪的一下被扔到了地上。

      这ᴎ一下摔痛쐱吴明了,他也没想到那人的动作那么粗暴。

      一旁的白小小罱和王ꨬ羊,李耀强都有不小的伤,这一下让他们的舿伤口痛的不轻。

      一旁的王쬖羊刚想站起来就被一人按到双膝跪地。

      ⴮ 王羊愤雳怒的说道묇你们这㞡是干닂什么,连国王都不用双膝跪,你믗家主子这么大胆敢让人双膝跪地怕不是要谋反?

      几位士兵没理他们继续将吴明按跪在地䬍上,吴明也很愤怒但只是不敢说。

      白小小李耀强紧接着,心里都憋着一口气。

      在身后的士兵将眼罩从脸上粗暴的䱿扯下来,昏暗的灯光下原木色的太师椅映入吴明的眼中,在中间太师椅旁边,两边各有一个太师椅㪒。

      吴明双膝之下是一张虎皮。

      昏暗的灯光下珙,太师椅上一个阴沉的眼神盯着吴明几人。

      在他们的面前是一位二十三左右的阴冷青年。

      这人面大䙶眼细小,额窄鼻梁高耸,留着一头短发,在昏暗的뀭灯光下散发着一股显得凶神恶煞。

      鱳 眼前这人一言不发依次盯着吴明王羊李ꗊ耀强白小小。

      这৕人瞳孔中充满了漠然,他面无表情冰冷的声音传到吴明的耳朵中。

      找你们过来就是问你们点事,问完你们就可以走了。

      ꓟ李耀强对让自己跪着这件事怀恨在心뼝。

      ꫐ 你找我们问事不应该让我们站起来吗,你既不是我的父母也不是我的师傅,让繁我们这样双膝跪地你他妈什么意思?

      吴明也心有不满盧,因为在这凤城的习俗双膝只跪父母师傅,连国王总统也⣱不过是单膝跪地。

      那人听李耀强的话感受到了他言语中的不满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几人瞬间感觉四周的温度骤降,压抑感上升,头皮发紧,汗毛倒竖,一股麻痒从꒨尾脊椎缓缓随着脊椎逐渐延伸。

      那种压迫感是前所未有的感觉,这种气ꬄ息仿佛无数冤魂在那人的身上发出警告,瞬间让吴明呆⧆在了原地。

      鈊 一旁的王㬍羊顶住压力緛低声自语道这就是传说中的杀气吗。

      看到吴明几人被吓到的模样,那人冷笑着说道下贱的۔平民终归是下„贱的平民。

      我问你们几个问题我就放过你们,如果明白的话就点头。

      禪吴明勉强控制着自己的脑袋点了䞳点头。

      其他几人跟Ç着也点了下头。

      我问你蓯们第一个问题᝹,这里谁是吴明?

      吴明内心感觉有些不妙难道是自己的事暴露了,还是因为自쾈己的父亲랐,吴明喘着气回答道我是。

      很好你就是吴明啊,那人起身走到吴明的身前俯视着他。

      他打量着吴明囔囔道长的还挺像,不过我这么感受不到元素气息。

      吴明听他的口气难道这人认识我?

      你回答我为什么我没有元素气息?搛

      ႑我没有元素属性,哪来的元素气息,这是天生的改变不了。

      你不可能没有要不然你就是个野种。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根本不懂㺷。

      那人看着吴明摸着下缳巴,难道赵飞白那个混蛋在骗我,难道你是假的回答我。

      吴奔明有些懵,我搞不明白你在说什么。

      ᄸ吴文耀是你什么人?

      听到自己父亲的名字吴明觉得事情有些不妙,难道뗳这人是来灭口的,但看着人的态度绝对不是来帮他的。豂

      我根炛本不认识什么吴文耀,我只是被送来ⰱ进行试炼的一届平ㅙ民而已。

      Ǹ

      那人冷笑哼道:我不信来人把这几人人分开,教教他们怎么说ꏆ实话뽹。

      砰!

      身后的几名士兵一棍子闷到头上。 䈻

      吴明只觉得身后一阵剧痛,直接瘫倒在地上。

      被蒙上眼的吴明被拖到其玙他的房间。

      ……

      不知道过了多久吴明觉得自己的脑袋很痛,像是有针갷在脑袋里搅来搅去似的,他甚至不敢动一下鉹自己的脑袋。

      眼前一片漆黑,但퀯及时在这黑暗中,吴明也可以看到一丝强光。

      自己的身后好像有人在解自己的眼罩。

      那人的动作很粗倍暴,弄得吴明脑袋有些痛。

      晃动豁中眼罩被解开了,一道刺眼的强光直射到自己的眼睛,那刺眼왘的光緉芒让吴明忍不住遮䇏住自己的双眼。

      吴明拼命的挣扎现在才意识到自己的双手双脚被捆在了椅子上。

      即使自己闭ᇣ上双眼,那薄薄的眼皮也无法遮住那强光。

      光不断刺痛自己的双眼,他依稀看矋到自己眼前的是一个ඍ探照灯。

      你叫什么名字?

      軍我就是吴明刚才说了。

      那你父亲叫什么?

      在这种危机关头吴明想起了赵飞白。

      大吼道:我父亲叫赵廸飞白!

      啊?

      那士兵懵了,怎耊么可能是赵飞白你他妈撒谎,赵飞白婚都没结,줊他哪来的孩子?

      吴明不禁吐槽他年龄那大,咋连婚都没结。

      于是便뚡说道我是他收养的,我也是不久前知道的。

      꼝你撒谎!

      那人按住吴明被棍子打破的伤口用力摇뇰吴明的头。

      爬在耳边吼道给我说实话!

      吴明觉得自己的头有千万揕根针在自己的脑袋中晃动。

      赡自己的口水伴随着鼻涕和痛苦的叫声一同掉下来뼓。

      দ 我说的是真的。

      力 那人加大⅊了晃动的力度,说实话这不是我想要的。

      吴明带着哭腔。

      真的!真的!

      嘎吱~

      开门的声音

      那人停止了晃动。

      那个人的朋友白小小说了他的父亲就是吴文耀。

      吴明想不可能啊,白小小根本不知道᜻,吴明想起他的性格被刑讯逼供,白小小即使不知道也有可能被逼说成知道。

      这样一想吴明还有些愧疚珿。

      好了别把他弄死,把他带到大人哪里去吧。ﳏ

      两人ə将吴明的眼罩再厖次带上,一脚将椅子踹到拖着吴明到哪位大人的身旁。

      将他

      吴明带到之前遇到的那个浑身充Ȱ满杀气的人身边。

      眼罩再次被扯开,这回迎接吴明䰓的不是强光,而是那个浑身充满杀气的男子。 霽  这间房间四周都是石壁,石壁上挂着各种刑具。

      那人摆弄这刑具,吴明你们Я家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

      你在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

      不用装了,你的好伙伴都招了。

      乯吴明都想笑出来了,他从来没和王羊他们说过自初己任何的꩖事而且这才认识几天얽怎么可能知根知底,这完全是他们在诈自己。

      那根本就是因为你们᝭刑讯逼供,如果在这样逼下去我也会承认我是那个根本不认识的人的儿子。勬

      呵呵确实如此,不过这并不能证明这是你⒡的清白。

      你们在一起不过几天,怎么可能ᨲ知根知底。

      䔋不过为了你的朋友快点说实话吧,不然你的朋友可性命不保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