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后的故事张杰谢娜

      “50万?!”植野洋介都惊了,“岂可修!为什么我只有20万?50万,这可是传说当中最高的档次。”

      挥别了大宫浩史安排的司机,植野洋介第一时间问了这个,然后就一脸震惊。

      ᠲ “有什么好奇怪ϝ的,我是谁?”陶知命不由得㷶鄙视了一声,“真是吝啬啊,这个友和。”

      “说什么吝啬……喂!到底怎样做到的?你们聊了什么?”植野洋介跟着他的脚步往楼梯上走。

      陶知︂命懒懒散散볌地说道:“这就是准备好好对待生活的我,所拥有的真正实力!”

      㢅 “以前完全看不出来!”植野洋介鶀内心难平,许久之后才问,“那么准备斖去友和吗?你和社长一直聊得멜很开心。”

      “这么吝啬,怎么澳会考虑?”陶知命直接就说道,“开心什么啊?那家伙踧对我夏国后裔的身份有偏见。我为了不让一天的时间白白浪费,才费力地表演了那么久。这是我应得的报⒦酬!”

      “……你小子,活过来之后意外地令人开始讨厌了!”

      “收回承诺,还是交房租吧!”

      “喂!怎么能这样?”植野洋햂介刚要发褯飙,突然又温和起来,“啊……留奈酱,你怎么……”

      小野寺留奈站在陶知命家门口就是一个鞠躬:“邻居ᅒ说有看到⺋陶君和植野君非常帅气地出门了,因此一直等着你们回来。陶君今天看上去很乱有精神呢!”

      陶知命非常ሤ地佩服,本ﵓ来只是戏言,没想到她真的等在这里:“留奈小姐,太拼命了吧?”

      “和社长好好地说了陶君的决定,带着新的条件,想要第一时间和陶君谈一谈,这是我的工作,实在是打扰了。”

      鞠躬+2。

      陶知ꇚ命感慨地打开了门,ꁞ看着她忽然调侃了一句:“留奈小姐,我们两个䶤都喝了些酒。现在已经快十点了,两个年轻男人的居所,也要进来吗?”

      “诶?”小野寺留奈微微尴尬了一下就说道,“看꿔样子陶君今天的心情很好,我的等待非常值得。”

      “请进吧。”陶知命木屐也不踩,穿着袜子就走进房间,“洋介,为留奈小姐倒杯水吧。”

      植野洋介根本不쭍用交代㟕,已经屁颠屁颠地去了。

      小野寺留奈筷这边鞠一个躬,那边鞠一个躬,才安安静静地跪坐了下来。

      聡陶知命却只是随意地坐在坐垫上,看着小野寺留奈生出⍤一丝好奇:“留奈小姐这么晚了还在工作,你的丈夫不会有意见吗?”

      “诶?”小野寺留奈没想到他会问这ﰿ个,立刻摇了摇头,“老公他……去世已经五年了。”

      植野洋介刚好回来,听到这话坐在一旁之后说道:“诶?五年了吗?留奈酱一个人生活吗?真是辛苦呢。”

      “谢谢植野君。”小野寺留奈倒是立刻把话题转了回来,“所ꍂ以非常希望能够和陶君谈到合适的条件,这样的话,这个月的奖金会多一点。”

      셤她又低下了头,楚楚可怜껢的模样:“实际上,还有个Ŀ女儿,希望能够让她进入私立的中学,这样有更大的机会像䴥陶君和植野君一뙦样,未来可以成为同样出色的人才。” ꮵ

      “这么晚了,女儿一个人呆在家没关系吗?”植野洋介更加温柔起来,问完就朝陶知命狂꤉使眼色,一副赶紧卖了吧让留奈酱多拿点奖金的意思。

      陶知命无语地看着他,꒹你特么还租住在我这里呢,喜欢搬家? 赢

      不过,陶知命倒是相信小野寺留奈说的话。

      因为她工作的这种公司,就是希⓫望聘请有生活压力,榫有亲和力又有韧性的中年妇女来做相谈师꼊。

      劝人家卖房子又不肯出高价的事,哪里好做?

      为了女儿吗?想起她留在名片上的唇印,陶知곬命喝了口水问道:“留奈小姐,一个月大概可以赚到多少钱?”

      “诶?”小野寺留奈总觉得自从昨天晚上开始,这位陶君说话的思路就和以섿前完全不同了,为什么突廌然问这个?

      “那个,差的时候,每个月只有基本薪水的,10万多一点쾆点而已,主要就是靠奖金了。”小野寺留奈又是一鞠躬,“所以带着十足的诚意而来。”

      “奖金的比例有多少?我Ⳑ这竓套房子的话。”

      “这个……”小野寺有点为难的样子,“最后还是看陶君同意什么样的价格……”

      陶知命笑了笑:“留奈小姐,如果我是在那杹些混蛋轷的压力下屈服的,奖金就与你无关了吧?”

      “是啊。陶君,非常不愿意你ࠋ们过上那样的生活。那些家伙,是一定会用尽办法达到目的的!”小野寺留奈再次鞠躬,“还请认真考虑一下吧。我为陶君多争取了300万ⴢ,这是我能达到的极髴限了!后天就ွ是3月ﱥ了,这个月还没有确切的收获,所以才一直等到现在,拜托了!”

      陶知勶命却不置可否。

       大概也是看人下菜吧,觉得作为学生的他可能会吃这一套生出恻隐之心,쨢就会这么说。

      植野洋介就被打动了:“那个,已经很困难了챪吗?”

      “是啊。”小野寺留奈泫然欲泣的模样,ﷲ“开学的学费要很大一笔钱,还有房租和生活的费用。希望弥子在学校里有体面的生活,实在是很抱歉向陶君说起这些。在陶君问起这些事以前,从来没有说过。失礼了!”

      她还擦了擦眼睛。

      “但是……”陶知命叹了一口气,“再怎么样냨,我也不可能现在就决定卖掉房子的。”

      “陶君不用担心的。现在签署协议就可以了,会有很长的时间可以继续住在这里的。”小野寺챊留奈仍旧不放弃,毕竟他已经松口了的样子,“搬家的事,苢我也会负责帮忙的!”

      “陶君……”植野洋介还欲言Ǿ又止,想帮腔的样子。

      陶知命横了他一眼,这屌人,太特么单纯了吧?

      工作有着落了,口袋里也不是很缺钱就这么爱ꭆ心泛滥吗?

      他还是摇了摇头:“留奈小姐也知道,现在正是我们为工作做准备的时候,接下来的一个嬲月都会很忙。就算要考虑这件事,也只能在四月之后才决定。非常抱歉,这个价格閈还不能让我决定可以出售,我听说,其鐏他地方都是按1.5倍甚至2倍来计算的,毕竟现在的房价相比去年这个时候,就已经上涨了这么多。留奈小姐还是说服一下会社,拿出更高的价格㧯吧。”

      植野洋介又露出了看魔鬼的眼神。

      ㌩ 小野寺留奈欲言又止,如果他的䜚胃口有六七千万那么大,那就真的不是她能拿下粻的了。秧

      她很想说一句那样的话,恐⮒怕会社又会派ⷊ人홴来骚扰了,可又怕被视为是威胁。

      “已经很晚了,留奈小姐还是快点回家吧,路上还请注意安全。”陶知命想了想,从口袋的信封里拿出了2张1万円的纸币,“还是坐出租车回家吧,我麆只鹸能对留奈小姐做脁到这样了。”

      “诶?”小野寺留奈有点没想到这个,赶紧摇头,“不可以,这样不可以。陶君,你是个温柔的人,真的不能再考虑考虑吗?”

      “是啊,你这混蛋,考虑一下啊쫖!”植野洋介忍不住出声見了。

      陶知ґ命是真服了:“你小子,要不你按㳐照我出的价,先买下来,再按留奈小姐说的价格卖出去?”

      植野洋介语塞:我脑子坏掉了?嬢

      ╪ “拿着吧。”陶知命瞪了他一眼,才对小野寺留奈说道,“这也是我的诚意。并不是不愿意出售,只是价格太低了。所以,明天再好好和你们社长商量一下吧吕。”

      紛小野寺留奈没有办法,只能站了뫮起来告辞走了醵,终究还¥是没有收下那2万円。

      看植野洋介一脸担心ာ的模样,陶知命忍不住嘲讽:“要不,你把你的留奈酱送回去?”

      蔈“……你真的是魔鬼!”

      “白痴!”陶知命伸了个懒腰,“幸好房子不是你的,我不是你父亲大人!憟” ꌵ

      “要打架吗?!”植野洋介表情古怪,“今天你的变化太大了!对山根横久那么强硬,直接问第一次见面的女孩子有没有男朋友,还有这么干脆攋地拒绝留奈酱给出的价格,太有进攻性了!”

      陶知命有点迷惑:“不然该怎么样?”

      植野洋介就滔滔不绝地,说什么至少应该客气一点,给彼此舒适的空间之类的话。

      陶知命挺的困,打了个哈欠:“累了一휂天,睡觉了!”

      可能霓虹是这种氛耬围吧,表面圌上都客客气气有礼貌,实际上是一种距离볍感,效率也低。

      当然,一旦真正认可彼此了,也会很珍视뚸,就像植野洋介对陶大郎有着一份真正的关心。

      就有Ĵ一点麻烦。

      这种见了妹子就智商下线的家伙,得好好治治病。

      他裦刚才可是当着小野寺留奈的面,对陶知命说“你这混蛋”。

      洗完綇换好睡衣,植野洋介㤂进去卫生间没一会,陶知命听到电话响了起来。

      都这么晚了,他过去接起来就问:“喂?”

      电话那头一阵沉默,然后传出小野寺留奈的声音:“陶君,真的不能考虑一下吗?”㐞

      陶知命这下有点佩服了:“留奈小姐,不是说了吗,这个价格不行的。你这是在电话亭吗?”

      “陶君是个温柔的孩子……”小野寺留奈语调渐渐变了,声᨝音变小,“如果是5000万,接下来的一年里,陶君需要的옛话,可以和我住在一起。这样的话,能再考虑一下吗?”

      陶知命听得愣了。

      他这种饱经世事的人,哪会听不出小野寺留奈的意思。

      真就来了,她的经济状况已经这꛺么窘迫?

      Ⱖ 솬听到电话里没声音,小野寺留奈还问了一句:“陶君,姐姐我的意思,你这么聪明,能懂的吧?不会打扰到你 的将来的。”

      陶知命鬼使神差地看了看卫生间。

      如果植野洋介那家伙听到这些话,不知道会꦳怎么錡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