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惊魂吻戏

      三块血精石化作液体,丝丝缕缕的红色奇异液体,慢慢包裹许逍遥全身,那液体如픵同炽火,哪怕是一点都让浑身的每一个细胞不断的扭曲,无比鐙痛苦。

      过潫了数十分钟,只有部分慢慢渗透进入了他的身体,他的깓器官之中迅速变得灼热,就像即将喷发的火㰶山,越发强烈。

      那液体慢慢盘绕在筋骨之上車,就像盘在棍子上面的볇蛇,缓缓的慢慢的移动向丹田。

      茢许逍遥浑身灼热的散发出热腾腾的蒸汽,此时他已经脱去上半身,湿淋淋的汗水不断流出。

      血精石里面的这种红色液体很慢吸收,明明那么小一块,但是光这三块都让许逍遥吸收ચ了七天,而且还远远没有完整吸收好。

      最终却只有一个拳仨头大小的红色奇异液体进入经脉中。

      ……

      这段时间,为了不打扰许逍遥修炼,白琪细心的用人王剑凿出了一럏个Ͼ密室,以便许逍遥更加集⭝中精神修炼。 븳

      当然,也不是콶没有闹剧。

      密室凿好之后,赤端的稀里哗啦,一直鲱嚷嚷,“呜啊啊!!我养了几百年的小琪儿怎么会对别的男人那么好?!䊜!我쵄都没这待遇,呜啊啊……呜呜……”

      白琪听了则是脸红红的,一直小声道歉。

      嗯……

      当然了锦语是一个很温柔的人,被嚷嚷的受不了끰。于是温柔的对待了他掞……

      直接把他绑了,倒挂莖树上面,一直对着太阳。

      Ꮡ ……蓦

      晒得受不了的赤端,轻松解开了绳子,刚刚蹦下来,就会受到锦语的Ɛ细心折磨,然后又挂上去。

      几天之后……

      譩“呜啊啊,小琪儿救我啊!!我再也不哭了,我再也不哭了……”赤端只好求白琪。

      “붽放……胳放下来吧……”白琪还是挺害怕锦跽语的,毕竟⵩一肚控子坏水,偶尔腹黑,Ꮪ喜欢捉弄⍦别人。

      白쭬琪之后一顿苦苦哀求。

      렚最后在白琪的一番可怜兮❖兮的攻势之下,锦语把赤端放下来了。

      以至于赤端现在老实了很多。

      就差头上贴着一个“我是乖宝宝”的标签了。

      ……

      七天홌转瞬即逝,许逍遥还没有完全鸤把这红色液体融入经脉,只是把吸收进入到体内的红軝色奇异液体提炼了好几番。

      툗毕竟时间不太够。准备去的路程上,慢慢让它融入筋脉,丹田,血液。

      ……

      两个身穿铁甲㕣的士兵,跟着楚王来到了山洞前。

      “前姀辈们,该启程了!”楚王传音喊到。

      很快他们人就出来了,只有许逍遥还在“洗澡”。

      鍵ᕦ 他用小水球法术,迅速軬清理自己身上汗水。然后又灵活的在身周施展了几个小火㋘球,小火球围绕着许逍遥快速旋转,把他身上每一处烘干。

      现在他的灵力控制基本没问题了,只要不大规模使用,就不会灵力失控。毕竟血精石哪怕稀有,想要修复一个盔合魴体期修士经脉,也是异常困难。

      若不是许逍遥和天界有很严重的仇恨,估计他现在被人恭敬的请到天宫,칕然后要촉什么东西,手底下贫一堆炼虚化神的修士就会竭尽全力的去找鿎。

      现在真的好难……

      许逍遥很快就出了密室。

      看到赤端狠狠瞪了自己一眼,许逍遥并没有在意。

      赤端把自己这段时间的所有不幸,愤怒和仇恨值全部扣在了许逍遥身上。

      谁叫他间接性害自己受尽折磨?!!

      譜 “抱歉,我去清洗了一下身体,所以浪费了大家时间。ⴖ”许逍遥有点歉意说道。텽

      “不碍事,不碍事。这是晚辈应该等的纄。”楚王笑呵呵说道。

      赤端嚷嚷道,“某些人不快点,害我们等了半天。我啊……可是很忙的……”

      锦语看了这家伙一眼,赤端一个哆嗦,乖乖闭嘴连忙躲在白琪身后。

      ……

      好像相处的很融洽?赤端ㅨ被熰治理的服服帖帖的。

      “前辈们这边请。”楚王做了一个请的手势,然后把许逍遥们带到了一处空旷的地方。

      ……

      錧 “交通ﶿ工具在那里呀?”白琪小声问道,始终还是有点愯怕生。

      “天上。”楚王一指天上,一个巨大的골如同一座小山大小的巨大飞鸟就缓缓落下。

      白琪看着大鸟身上的一座豪华땆庄园,远远看去텴就尽显富贵。

      뛭白琪小眼直接闪起来了,毕竟白琪一直被白志心头肉一般护着,哪里都不允许她走。捧起来给她摘月亮,放心头怕捂着,抱着怕撞着,带出去怕被别㹢人看到……

      白琪哪里看到过这种东西,害羞怕生什么的一股脑全没了。

      揙“呐呐,我硼要听飜这个,我要听这个!!”白琪⏼小跑过去,一把拽住了楚王的手兴奋问道。

      楚王邌在惊叹她柔若无骨的柔软小手时候,注意到了她的脸。

      㑠 因为一直很害羞,白琪一直⅕把头低的很低。

      现在终于看到了她的脸牥……

      那桃花眼如同空中明星闪闪发光,白泽的脸庞上⿁满是疑惑好奇。鶳

      蓵楚王觉得哪怕是ĵ再美的花朵和她相比,也是黯然失色吧!!!

      鰸 楚王楚允顿了裱顿,然后很快回过神介绍到,“这是神鸟天启,᧕在人界最北方的森林中有出没。曾经人们知识尚浅,于是也把他叫做大鹏鸟。

      䣪 但是这种鸟十闞分奇怪,若是下的幼崽是在黑夜中诞生,那么这只后裔ⵋ一定会死亡。䌪只有生在天明之际的簽后裔,才可以活办下来。因为这ྍ个特性,更多的人叫它ꌟ们天鏭启鸟。

      峾宁愿在黑暗中死去,也不愿在黑暗中苟活。

      这种鸟十分聪明,听得懂人类修士的话。但是它只会听从它认同的人的命令。

      它们攻击极强,暴怒之际甚至可以堪踵比七䙀阶神兽(炼裔虚强度)。不过它们很少生气,性格温和。

      엎 它们飞行ୃ奇快,一瞬腾跃而上九万里高空,哪怕从人界最北端,飞到人界最南䢣端的南海,最多也要恎不了三个月。”

      鿆 楚允把许逍遥们引了进去,一边带路,一边说道,满足白琪的好奇。而之前那两个士兵也紧紧跟在楚王后面。

      赤端看着白琪和楚王背影,不争气呜哇哇哭了。

      论自己被喜欢的ආ人秀是什么感觉,估计赤端会有很多感言……

      是神是鬼都在秀鷺,只有赤端在被秀。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