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视频精品视频在线观看视频

      “恭送红爷T﹏T”

      “红爷死得壮烈,英雄,汉子,黄某佩服。”

      “六爷威武!”

      “哭,都给我哭。”

      “我还以为狮子能打赢的,脖子都快咬穿,太可惜了,就差一点点。”

      “六爷是不是不高兴啊,怎么感觉是要挫骨扬灰呢?”

      …………

      直播间发出一大堆默哀的弹幕,叹惋之余不乏有为六岔角岩鹿助威喝茶的水友。

      “如水友们所见,我们的小红最后还是壮烈牺牲了,它没能撑到最后,但一样也是英雄狮子,这是它们祖祖辈辈都要面对的凶险,小红只是倒在进化道路上的一个尸体而已。”

      欧阳茗明明说着悼念的话,脸上却没有一点悲哀之情。

      “等等,更大的要来了,小六这是要做什么!”欧阳茗忽然又把镜头对准六岔角岩鹿。

      余玉成和慕辰两人也将目光放在六岔角岩鹿身上。

      这头伤痕累累的五级魔兽,此刻没有去治愈自己伤口,反而走向红鬃狮。

      “小六一脚踩下去,喔,我们的小红,它要变成肉酱了吗?”

      六岔角岩鹿一脚踩向死去的红鬃狮的头颅,几下以后,狮头就已经变成一堆糜烂的肉渣。

      它从中翻检,终于找到自己想要的东西。

      “小六衔住了小红的魔核,它为什么要这么做?草食性魔兽进化不需要以魔核为媒介,为什么它要这样做?难道是饿了?”欧阳茗发出疑问,这里的魔兽都表现出一种不寻常的行动,完全看不透它们的想法。

      银背狼同族相残夺取魔核就算了,它一个六岔角岩鹿,要红鬃狮的魔核有什么作用?又不是人类,可以用魔核作为各种材料。

      “它吞下去了?这不就是在吃石头吗?要吸收魔核的能量应该含在嘴中才对。”奇怪的事情越来越多。

      余玉成还想仔细观察六岔角岩鹿的变化,好从中看出端倪,调查枫林魔兽狂乱的原因,怀中的少女忽然发出一声亲昵。

      “成哥……”

      流枫把脑袋埋在余玉成的胸膛之中,似乎不敢去看他。

      原本他以为流枫是不会做出这种小女孩的动作的,可现在她竟然表现出娇羞的一面。

      “你醒了?没问题吧?要是不舒服的话就再休息一会,我们可以先回去的。”余玉成关切地说道。

      “没有事的,就是睡了一觉,再靠一下就可以了。”少女在他怀中放出嗡嗡的声音。

      “不用强撑的,只是一个任务而已,要是你到时候受了伤就是大问题了。”余玉成见她和平常表现得不一样,提醒她要注意轻重,不要把任务看得太重了,强撑着陪他。

      “没有,我只是做了个梦而已,精神已经好多了。”流枫抬起头,证明自己并没有问题。

      余玉成看她这么认真,脸上也只是有些虚弱,不像一开始那样痛苦,也不再说什么了。

      他不会去问流枫梦到了什么,就像叶灵和他说不会再问他怎么突然能够使用魔法了。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没有必要去深究对方的隐私。

      而且他也感觉得到流枫梦到的是什么,连续喊了他名字那么多次,就算真的是傻子也该明白是什么含义了。

      要是真的提起这个话题,他还得想法规避掉。

      流枫又埋进他的胸膛,双手环住他的腰,似乎沉浸在其中。

      因为余玉成不是用公主抱的姿势抱着她,现在流枫又醒来了,现在两人的姿势就像是抱在一起,而不是余玉成单方面拥抱。

      “成哥,我刚才是不是有说什么梦话?我好像感觉到自己明明在梦里,但又在另一个地方和成哥在说话。”余玉成没有问,流枫却主动提起。

      “进退两难了吧。”莉莉娅在他脑海里幸灾乐祸道。

      余玉成现在两边都不想说话,他错了,原本以为莉莉娅和慕辰组合到一起会是他最大的麻烦,现在他宁愿合她们两个斗嘴,也不想面对流枫,这种情况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应对啊,他又不是情圣,而且万一想错了是他自作多情不就尴尬了。

      但是以流枫的性格来说,露出这副模样多半不是他想多了,除非流枫是在开玩笑。

      “今天下午的时候,你和心儿又回来过吗?我听灵儿提起过。”虽然不想面对,但总归是躲不过的。

      “嗯,所以成哥是知道的,对吧?明明知道我梦到了什么又不问我,喊我过来帮忙其实是想解释下午的事情,对吧?果然灵儿说的没错,成哥有的时候真的很讨厌。”

      流枫的手圈得跟紧,明明是责备,但听上去更像是微嗔。

      或者说是打情骂俏。

      “我下午那个时候……不是你们听到的那样,我也没有精神出问题,以后会和你们解释的,之后说的话也不是那个意思。”

      余玉成想起来还有和莉莉娅的对话需要解释,在她们看来就是自己精神出了问题和一个不存在的人在说话。

      “成哥已经和我解释过了,成哥不是说了吗,让我愧疚,愧疚就好了。”流枫抬起头,把脚放下,试一下站起。

      “我也不是那个意思……”他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只想赶快结束这种状态,今夜才刚刚开始,之后还有一大堆事情,他却被眼前的情感问题给拦住。

      偏偏他还不知道怎么解决,不管怎么回答和解释都像是在狡辩。

      “可是,我总觉得对灵儿和心儿有愧疚,怎么办啊?”流枫悄悄松开手,握住他的手腕。

      “我和她们俩又没有什么,你怎么也乱说?”余玉成更加心虚了。

      “是啊,我们的成哥明明说是喜欢瞳胧,是个幼女控,却还和那么多女孩不干不净。”莉莉娅总会在这时候补刀。

      “我都说了我不是幼女控。”余玉成在心中强调到,但他也只敢强调这一点。

      “对我愧疚……就好了。”余玉成不好意思地撇过头,对自己说出这种话感觉无地自容。

      怎么想都是一个伪君子啊。

      “嗯,”这一声回应让余玉成察觉到平常那个帅气俊郎的少女又回来了,他不需要再苦恼两人现在暧昧的情形了。

      “等这一次,这一整次的任务结束以后,成哥可以陪我一下吗?这不是flag,也不是约会,就是想和成哥说一件事情,成哥不用太紧张的。”流枫果然变回了原来的模样,与之前小女儿情态判若两人。

      “没问题,还有,我可没紧张什么,这也不算flag,真要说flag,我刚才和慕辰说的才算flag。”余玉成高兴地答应道。

      能够就这样结束这种尴尬的氛围对他来说是再好不过的了。

      “还有,慕辰就在后面哦,我们俩这样被她盯着有一段时间了。”余玉成终于可以借此岔开话题。

      “啊!”流枫这才反应过来并不是只有他们两个人,而且自己之前的梦话还有余玉成对他说的话肯定被慕辰听到了,不用想也知道慕辰会怎么看他们两人的关系。

      明明自己之前和她一起洗澡的时候向她表达了自己对叶灵和明如心对余玉成的情感不解,现在变成这样……

      “前面是修罗场,后面也是修罗场。”

      “谁说的,前面是屠宰场,后面才是修罗场。”

      “又被喂狗粮了,好难受。”

      “可恶,为什么不是我喂别人狗粮,我也想双飞。”

      “菜逼才是最烦的。被连续秀恩爱。”

      “除非后面现场打一炮,否则都看前面,鹿吃肉这事情可比这好看多了。”

      …………

      欧阳茗头上冒出几条黑线,她直播间的弹幕再次被带了节奏,又是因为恋爱……

      可恶啊!

      她心中虽然愤怒,但面上没有一点表现,否则弹幕嘲笑的声音就会更多了。

      “小六在吃了小红的几块肉以后,和其他结束战斗的魔兽一样原地不动,休息下来了。”

      从战斗还没开始的时候她就没有隐藏自己的声音,但这红鬃狮和六岔角岩鹿都像是没有看到她一样只管对方,而现在这只六岔角岩鹿更是重伤之躯原地休息,丝毫不担心会在这个时候被偷袭。

      “这种情况看上去就像是某种规则存在它们之间,枫林所有的魔兽都遵守这个规则。但是它们为什么要战斗呢?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没有必要反而是百害而无一利的战斗。”

      欧阳茗端详睡着的六岔角岩鹿,没有看出有什么线索。

      “看来要想调查出这个现象的原因,我们还得继续深入啊,如果连六级魔兽都是这种情况,那就真的需要报备当地的魔法协会了,虽然说不知道会不会遇见六级魔兽。”

      欧阳茗走回来。

      “你好,我就欧阳茗,是一个户外主播,你也看见了。喔,我还没有吧声音关了。”

      欧阳茗意识到自己还在直播,可能会给她造成困扰,便把魔眼精灵随意往别的地方弄去,顺便禁音。

      借着这个时间,余玉成给流枫解释了一下他们现在都处境。

      “我要继续进去了,你们应该也知道后面可能会有六级魔兽,如果出现意外,连我也只能逃跑,虽然说猎人都是有豁出命挣钱的觉悟,但也没有必要浪费生命。”欧阳茗和他们说道,询问他们的意见。

      “欧阳小姐放心,我们懂的,看到情况不对会立刻逃跑的,到时候尴尬的或许是欧阳小姐了。”

      余玉成自然明白这一点。但是慕辰可是正牌的枫林风神守护者,手握信物,还没有尝试就离开岂不是太窝囊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