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二不卡日本区

      那大首领身边的龟甲自发旋转起来,材料极其原始,体系极鬲其써不成熟的的阵法此刻竟也回荡起令人心神不宁的回响,趴的比较駲近的两人几乎感觉心娭脏不再受自己的控制,开鏹始不自觉地微微躁动。

      大首领可从来没有在族内搞过这种负面的东西,他在族内施的法基本都是一些让人想坐下来休息一下的那种波动。现如今这种战时边说边放的法术,怎么会这么开始用?

      閭 难不成敌人已经要来了?

      这种完㊤全不ꅬ作任何集合准备的操作大首领可从来ᣤ没做过。但现在大首领貌似一点都没有停下来的打算,整个身体上都充斥着扰动的他将手一甩,这ⅰ种剧烈扰动的波动ဪ瞬间炸出去,周边那些叶鐽片闪쫺烁着白光的仙树收到这种波动봠,都开始中毒了一般颤抖起来,整⯓个部틼落此刻都被一种躁动的波动笼罩着。

      不过他们却没有看清到底发生了什么的机会。天几乎是瞬间就被这种波动破防,整个人眼前都仿佛突⹿然聚焦失败,景物开始胡乱重叠,眼前开始有一些什么黑暗阻挡他的视线。

      好在君率先脱髀离了这种波动,一把扶住了边上的师弟。天眼前一片片的黑幕逐渐గ消失,景象逐渐清晰起来。

      翦 君以前看到天把野兽养띜成妖兽的事迹,自己也去搞过类似的东西,给各种随身带的东西附魔。今天终于算是派上了用场。不过因为天接触能够抗波动멦的大师兄晚了点,现在他还是完全没有平衡感,整个人好像站在纯洢棉的地面ᓫ上,找不到着力点。

      这种强度,哪里是什么战前鼓舞的波动?

      天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可怕的猜鉩想浮现在他的脑海中。 豉

      那大首领在那里렵毫不掩饰地长叹,转头向他们的师傅。

      “儿啊,我果然还是没有你那么适合做领导鎦者……即使能够提前掌握对픐手的动向,但我还是会因为各种各样蓩的原因犯错,酿成灾嗫祸啊ଔ……”

      四 ኃ“这种事情与您没有关系。这种不왏可避免的事情,换谁都一样。”

      ᢭“怎么,你已经能看懂我뇨的预言了吗?”大首领挑挑眉毛,看向这个自己收养了数十年的ཹ义ꭵ子。

      “没有人能看懂别㐄人ت的预言。”他们的师傅面色与大首领此刻如出一辙:“父亲,在您的带领下,我们已经完成了太ꂟ多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事情。这些年你已经尽力뛉了。在战场上厮杀怍这么多年,我都依쬥旧没能找到任何面对这必然会发生的事情的办⩉法。这是我的失职。”

      他们的师傅表面看起来非常镇定,但实磻际上就连一边被扰乱得无法正常思考的那位,也看得出他的真实感受。

      ‘没有什么是不可战胜的,任何东西都总有它的基础在支撑ᓔ’,这是他们师⾜傅常ᒪ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即使谁都知道沎妖神的恐怖,但这个这个部落联盟里最强的勇士也从来没有过丝毫的畏惧。

      他的勇气胁曾感染过太多人,赢得过太多不可思议的战争。在人们心中,他几乎真的是不可战胜的。

      但现在,鉣危机真的要到来的时候,他却始终没有找到能杀死妖神的办法攺。

      “这哪里是失职……这些妖神修为不可预料,就之前的预言而言,即使ꉈ是放干了它们的血,也无法对他们튎的生命造成任何威胁。ﲧ这完全不是什么战斗,孩子……这是站在不可撼动的有利地位,对于后来者的扼杀……即使再先̀进的战ᗱ术,也需猨要力量来实䓰施……这种从一开始㇩就没有办法的斗争,냐我就不该开启的。如果我们一直如一开始那样松散弱小,妖神也不至于把我헥们笜放在……俿”

      “哪有这ꆥ种道理?”大首领还ぐ想安慰一下他这个争强好胜的儿子,他儿䉥子却早已按耐不住自己的愤怒。

      “自我们这个联盟建立,就是为了中止内耗。无意义内耗根本︰就是在自掘坟墓。这些所谓妖神,都不过时这个㞌世界淫໠威下没用的幸存者,跟我们真正要面对的㽇威胁根本不值一提!什么放干了血都不会死,什么完全不需要任何进食,吃土也能变成쿈巨兽,这难道不是他们身为失败者的证据吗?”

      妤这个不可一世的常胜将军一连串报出大首领刚刚的占卜结果,把大首领才刚刚知道的妖神特质直接报氳了出来。

      这个将军的能力和潜力完全在这个大首领之上。他的增长性高的几乎难以뼐置信。但在妖神已鰧有的巨大强度数值面前,增长性已经没有᫙了发挥时间。

      也许再给他点濧时间,他真的可以战胜妖神。但现在,已经没有那个时间了。

      㪳 他完全理解他这个义子的心情。砊此刻他这个义子心里必然充满不甘。

      但他们还是不得不接受现实。

      ㍐“儿啊,我ẻ们确实主张没有出错。但是我们确实错了。我们完全没有做好准备。我们只是输在太急了,我们还……”

      “微弱的␞生物在最危险的时代苟延,最终从末日之中幸存,因为末㞍日的巨手܉无法扼住它们细小的咽喉。但我们早就没有了这个机会。”

      삙 没等这大首领说完,ᴏ这年轻的将军突然继续开口,打断了他这个一直非常尊敬的义父。今天的他好像换了쪢个人,整个人看起来都垪不太一样,让这个ㅾ大首领甚型至一瞬间感觉到了一点陌生。

      “那些卑微的老鼠一般的生物,和这些失败的妖神一起苟延了相同的时间。但是现在,妖神如此强大,这些老鼠却依旧弱小。父亲,我们从来都没有选择。我们从来都只有一条路可以走。鵃”

      繆 他们轲师傅的眼神,此刻充斥着的几乎是嗜血。他们从来没有见过这位大将军露出这样的表情,即使殊⫂死决斗,这个将军也未曾展露出如此杀意,见多了大场面的大首领在此刻感觉潚他的这个儿子像着了魔一由样。

      “这次我来没有别的目的,父亲。我是来请战的。这场蹐战斗赢不了,字但也许我可以全身谓而退。我们只是需要时间。”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