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蝌蚪下

      -

      陈锋␇听到三婶쏫如此说满眼惊慌着缩到床角,后背靠着墙双臂抱着膝盖,腹部被我反抽的一鞭导致衣服一道道裂开,鞭子上ᴲ极细Ꙧ的针尖不会形成太深的伤口,但密密麻麻细小的划痕也够他喝一壶!

      펀剧烈的动作致使伤口剧痛,陈锋咬着牙满头大汗,估计这会才反应过来三婶现在并不是她本人。

      而三婶刚刚所说话的方向也没有人,‘他’在和大家都看不见的띬黄毛毛怒斥陈锋所犯的恶行!

      屋内可以清晰的听到牙齿上下磕动的声音,陈锋抖如筛糠眼看着床上蓝白格子的床单被晕湿一片,一股浓重的尿s味在空气中蔓쭣延。

      墨花冷笑着在我耳边道:“没什么出息,这就给吓尿了?”

      黄毛毛见此扑焋上我的肩头,借着我的嘴半眯着䚋眼道:“陈家小小儿郎,他说的可是你做的?”혲

      声音细细的,却带着长者的语气。

      墨花凭着常年Β以往陪在香婆身旁的经验和敏锐的嗅觉瞬间分辨出来我的情况,笑眯鲸眯的问道:“哪位师傅过来了?要点草卷还是哈啦◿气儿?”

      在仙家的话中草卷就是香烟,哈啦气儿就是白酒的意思,一般仙家过来旁人会按照需求给拿些过来᯵。

      我晃了下头,“无需。”

      陈锋见此喉结上下滚动一番,腮部被三婶抽的肿胀,说起话来含糊不清。

      “我、我没ឋ有!”

      岀 我勾起一侧嘴角,半笑不笑挑眉再次问道:“没有?”

      我的右手垂在身侧,拇指快速的在中指和无名指上来回拨动像是在掐算什么一样。

      脑海里闪过如电影一般的画面철,有天夜里月黑风高,陈锋满身酒气뚔晃晃荡荡的走在乡间的小路上悴,嘴里还哼Ũ着曲儿惬意쁎的不得了!

      䑽 ለ走得累了他靠着姶路边的石头坐돇了下来,旁边正巧有一座孤坟,土包前面摆放着贡品,应该是白日刚有人来祭拜过。

      他想也没想直接拿起一颗苹果吃겅了起来,咬了一口五官酸的皱在一起,随手一挥丢了出去,嘴中还啐道:“这他妈什么东西!一点也不好吃!”줤 㐵

      他无意间域的一回头看到远处墓地有两个人鬼鬼祟祟,他用力揉了揉眼睛还以为是쉠看到턲鬼了,仔细一瞧是人便壮着胆子朝那边走了过去뻰。

      椏陈锋走过去与人搭话,没想到这两位是村里有名的街溜子大桥和满胜子,平时有钱就打牌喝酒没钱就在家里睡觉,一点正事不干就是典型的蛀虫。

      陈锋自໥然认得!

      在搭了几句话后,听俩₅个人说这家在村里极为富贵,下葬时陪葬了许多金좆子,俩人实在没钱喝酒玩乐,所以半夜过来想着能不能找到点宝贝。

      陈锋一听眼睛亮了,打了个酒嗝道:“见面分一半,我碰到此事缯你们就不能独吞,不然我就告诉我姐夫!”

      三叔祝臣青在十里八村都有名,街溜子的鼻祖!只不过祝家有名声在外,他算是那个年代的富二代濕,与其他混混相比他貊多了一个好爹罢了!

      他被奶奶惯的一身驴脾气,身䢢旁混吃混喝的人又都捧着倨他,真要耍起横来쀒什么事情都做得出!

      㼰俩人对视了一眼,极不情愿的说道:“蒂行吧!行吧!”

      遅 没想到三个人合力ꬥ将坟抛开,最后棺材里的尸体上只有一块金色的长命锁,那锁丝毫没有氧化,在夜晚散发着闪亮的光跟新的一样! Դ

      陈锋想也没想直接将锁从人家脖子上拽了下来,他没注意到的是这坟并不是新坟,可里面的人却一点没有腐烂...

      他在手中㣢颠了⾓颠眼中盛满贪婪,“挺沉,你们继续找吧!老子要回去睡觉了!”

      他离开时路过一思个石碑,上面刻着‘石人村’,之后的一整夜陈锋如迷㖥路了一般쯉,一直绕不开这个络石碑,走了没一会儿他的身影又出现在石碑旁。

      휑“真他吗捍见鬼了!”他吐了口吐沫在地喪面,身上酒意渐消没有了那股酒壮怂人胆的气䵬势,才知道惧怕。

      之后的画面便ໄ断了。

       我对着三婶的方向道:“下去吧!我定给你个交代!”

      䉪三婶冷着面声音粗犷的回道:“我只给你三日!不然我就要他性命!”说完,双眼一番腿软着向地面倒了过去。

      찄 奶奶双手禁锢着祝晚澄,她嗷的一嗓子哭喊道:“阿娘!”

      无论她如폿何挣扎奶奶也不肯放她过来,二婶和我貱阿娘合力将三⚂婶抬到床上,两个人看着我也不敢说话。

      詃 黄毛毛从我这闪身,临走前긞在我耳边嘱咐道:颼“找到锁还给人家,让这混球认个错,这事就算了了。”

      那次是黄毛毛第一次捆我的窍,之前听香婆和墨花说过老仙下来借弟马的嘴说话䛌就叫‘捆窍ꔉ’。

      䩣 㠍不同붝的是有的͛人是捆全窍,弟马ਸ自己说了什么发生了什么自己全닂然不知,有的人是捆半窍,即便仙家下去以后弟马对于发生的事情全然知选晓,而黄毛毛选择的是后者。

      陈锋的所作所为都巗在我心里,心툍无忌讳、挖人坟墓、盗逝者异物,㏛堪称大奸大恶之人஌!

      黄毛毛下去后我的状态一下子볟恢复如初,眼睛里没有半分神采看起来呆呆的。

      큜 墨花小声问道:“这么快就走了?”

      “嗯。”

      我对陈锋结道:“石人村푯你可去过?你与一高瘦一矮胖两人挖了赵熬的坟,其中一块巴掌大的金锁被你拿走,刚刚㓴你也听到了,你要是想活命䵁就把锁交出来。”렂

      他将头摇成了拨浪鼓,解释道:“真没在我这!是,我承认ﻶ我拿了那块锁!可是谁心思大桥和满䠘胜子当晚什么都没找到,对我拿到金子的事气不过告状告到了我姐夫那!

      我姐夫第二天就把锁抢走了,冤有头债有主,这事儿他要报仇也是找我姐夫啊!”

      “你䭑所说的姐夫是我三叔?䗤”

      쥿“废话,我能有几个姐夫!”他ꃳ过于激动说话声音颇大,扯着肚皮和腮部的伤口疼缷得龇牙咧嘴。

      掿 我转过头看向奶奶,道:“怕是得找三叔回来了。”

      奶奶眸色一愣,连忙问ꀖ道:“ᔵ老二琛,臣青几天没着家了?”

      二叔摇了摇头,一脸沉重道:“我㒃最近忙也没有注意。”

      我阿娘这时站出来小声道:“昨天听弟妹好像念叨了絩一嘴,说臣青已经三天没回来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