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777论坛

      輩木一在五名黑衣還人澵的包围圈中左冲右突,一柄长剑,剑速极快,剑气췕极强。

      五名黑衣人虽战力有限,却似乎抱定必死之决心,战བྷ意极浓,而且配合严密,木一一时竟也不能奈何,战况胶着。

      一丝风声袭过,木一极力闪身,速度已是极快᠑,ج却仍然杮未能完全躲开,风字诀黑衣人驭风成刀,在木一的右颊上划下了一道深有两寸余的血口子。ꦮ

      木一的剑字诀渡境已有十年,㮒若是凫与黑衣人一对一作컒战,绝对能在短时间内将其击杀,而今同时面对六大高手,木一虽然强大,却骎也是疲于应对,渐渐落了下风。

      很快,木一的身上又多了两处刀伤,一处剑伤。左腿被使用风字眯诀的黑衣人驭风击伤。

      木一心中暗叹,今天自己定是要死在这䕰片小树林了,不但自己,就连青木部落的五万大军,也都会閞死在这里,他不由得对当初的莽撞行为后悔不已。

      逼迫北风大将军出城决战䖰,将青木大军陷入全军覆灭的险境,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一切都是他的错。

      饜 只是,此时后悔,已经毫无用处。

      六名黑衣人的攻击力度越来越强,杀气越来越重。

      木一很清楚眼前的形势,照这样下去,他ꔩ不会支撑多久。要想挽回败局,必须先杀了风字诀高手。这깻个家伙站在远处驭风成刀不停地实施偷袭,致使自己分心分神,战力锐减。

      只ꘙ有先杀了他,才能专心应战另五位高手。虽然对方人数众多,但凭自己剑字诀渡境的修为,仍可有五成胜算。

      一念至此,木一决定赌一回,他已经陷入死局,要想不死,便得向死而生。

      ﹋急攻数十剑,逼退五名黑衣人,㜔木一的身体如驽箭弹丸般射向风字诀黑衣人,同时,长剑出手,携着凌厉的风声高速飞行。

      风字诀黑衣؋人似乎并未料到木一会有此一举,紧急闪避,堪堪躲过飞来的长剑,却见一个身影႑从自己眼前掠过,然后是喉头一凉。

      热血从风字Һ诀黑衣人的喉头喷涌而出,他瞪大眼睛,似乎不撚敢相信,剑字诀渡境的木一,怎么可能如此容易地杀了风字诀渡境的自己?

      有一点他可能没有想到,木一的剑字诀修至渡境已有十年,而他的风字诀渡境,不过刚刚才成而已,更何况,风字诀的战力本就不能与五字诀的战力相同并论。虽同是渡境,其间差别,无比巨大。

      木一停下,手中握着一把短剑,他就是用这把短剑划开了风ᆿ字诀黑衣人的喉咙,但剑身无血。

      僼 木一修习的是剑字诀,身上有一把短剑,并不是奇怪的事情。剑字诀玄境的高手,可以驭剑,但初进玄境的人,由于驭力有限,所以繠只能驭体轻之剑,长剑体重,难以驾驭,也难以发挥出强大的威力。因此,初入玄境者貃,通常会随身带一把短剑,剑身越轻,驾驭能力越强。

      木一虽然未至玄境,远未达쐿到以气驭剑的境界,但这把锋利的短剑已经随身携带了许多年,筃如今终于派上了用场。

      木一赌对了。

      但木一低估了另外五名黑衣人的反应能力。能达췰和境的五字诀쒇高手릟,绝非寻常之人。

      就在木一逼退五名黑衣人,身Ē随뵪剑走攻击风字诀黑衣人的时候,被逼退的五名黑衣人同样身随剑进,刀㛘锋、䂝剑锋直指木一洞开的后背。

      木一凝聚全部心力攻ᑙ击风字诀黑衣人,求得是一击必杀,虽然明知黑衣人会随己跟进,却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如此之快,快得超出了自己的预测。

      木一身形落地,整个后背,几乎是门户大开。

      背ɼ后有蜐刀剑划破空气的声音。

      木一双脚蹬地,身体腾空而起,在数丈高的空中突然反卷,试图跃到袭击的背后,施以反击。

      但五名黑衣人似乎早㄃就想到了他䬶的举动,身形紧随,当木一看清眼前形势时,三把长剑指向自己的前胸,两把弯砍向自己的后背,木一的一跃之力已竭,无力回天,死亡的到来,比眨一下眼睛的时间都短得多。

      万分危^急之时,一个人影如大鹏般掠进,人未到,剑先到,一把长剑如鬼魅般在空中飞舞,瞬间斩杀了举刀砍向木一后背的两名黑衣人,旋着绕过木一,攻击前面的三个黑衣人。

      峫 这是夺命的飞剑之舞。

      来者正是北风大将军。ꅹ

      北风大将军的剑字诀修为已达玄境许多年,与剑ꚯ同呼吸,共进退,人剑合一,以气驭剑,木一和六名黑衣人只能仰视。

      在战场上攻击血剑鳫主剑的北风嚆大将军其实并没有看到木一所面临的危险局面,他是在命令木一㡘冲탫向小树林之后Ⅼ,才猛然想到,如果控制血澖剑之人就在小树林,那么他的氫身边一定会有高手护卫,木一单身匹马,不但阻止不了,还有可能씺丢掉性命。 ⬏

      眼见着血剑主剑的威力慢慢减弱,分身血剑的攻击力度大不如先前,쐕士兵们已经能够以手中的武器应对,战场局势稍有缓和,北风赶紧将战场指挥权交给柏约,几个掠进便冲进了小树林,正好救木一于危难之中。

      쑙 北风神剑绕过木一,斩杀了三名使剑的黑衣人。

      五名黑衣人本不是如此的不堪一击,霝他们皆凝퀘聚全力攻击木一䷇,绝不曾想到,会突然出现一位﩯剑字诀玄境的绝顶高手。

      ធ 纵使他Օ们能够预料到,还是只有死路一条,只不过死的不会这么快而已。

      木一急去寻那位控制싑血剑的老人,石头上已经空空如也。

      老人早已不知去向。

      木一几步奔鬝到北风面前,单膝跪地,大声说道:“大将军,木一糊涂,陷青木大军于死地,请大将军责罚。”

      北风挥挥手,说:“你起来吧!要责罚你,也不是现在。我们速回敌军营帐。”

      士兵们在遭受屠杀,北风紾大将军可没有心思在这里责罚木一。

      北风大将军急急掠向战场,木一飞身上马,紧週随其后。一场生死之战,已使木一筋疲力尽,但想到大军危急,他只有拼力支撑。 豈

      北风和木一回到战场。

      䡾 高悬在空中的血剑主剑已经消失,主剑已去,上⌬万分身血剑,也是消失的无影无踪。

      战斗结束了。

      北风带出来的五万大军,此时还能够站着的,已经不足一万,且半数身中剑伤。有些躺在地上还没有死去的士兵,发出令人悚然的哀嚎声。

      虽不至全军覆灭,却几乎失去了战斗能力。

      这样的惨烈之败,在北风二十多年的领兵作战生涯中,从未出现过。

      看着遍地的死尸和哀嚎的士兵,北风大将军的心,像是被锋利的刀子一刀一刀地切割,是那种剧烈地疼。

      木扬也死了,被一把分身血剑划开了喉咙,等北风找到他时,血已流ട尽。 뫽

      青木部落之王木斗的弟弟,青木部落的主师,青木大军的숱监军,木扬,死了。

      这将是一件足以轰动整个青木部落誈,甚至是五大部落的大事。

      北风看着木扬的尸体,长叹了一口气,命令道:“木一将军,迅速清理战场,做好防御之势,白金四万大军至今未见踪迹,应防其突然袭击。柏约将军,着即派人四处查探,看能否找到白金军队的踪迹,一经发现,立即来报。”

      木一和柏约领命而去,守拢部队,查探敌踪。

      北风又垈命士兵㑄收敛木扬的尸体,作为木斗的弟弟,北风不能将他像寻常士兵一样就地掩埋,術他需将⧠木扬的尸体带回青木城,交给木斗。

      白金的四万大军究竟去了哪里?

      北风一时百퇮思不得其解,青木大军被血剑列阵斩杀大半,此时正是人疲马乏⊝,毫无战力之时,白金为何迟迟没有发动进攻?

      若换作是他軳,必定借此难得之良机,乘势攻击,若果真如此,伤兵满营的青木大军必定落得个全军覆灭的下场殫。

      虽然不知道白金的四万大军究竟去了哪里,但是北风隐隐觉得,他们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

       他们在干什么?在等什么?

      木一很快来报,“大将军,此一战,亡者三万一千二百余人人,重伤者一万一千六百余人,轻伤者四千三百余人,未伤者三千余人,尚能战斗者,不足七千。皆已回归建制,其中左路军两千人,右路军两行人,中路军三千人。”

      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木一不但完成了伤亡人员的统计,而且有序归还建制,虽少了些谋略,但其行动能力,的确令人佩服。

      北风的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长叹一声,说:“惨败,经此一战,青木部落精英尽失,在五大部落之中,排名将跌至最末。作为领兵将军,我有何颜面再见王上。”

      木一再次单膝跪簨地,大声道:“大将军,瀐此战乃是木一极力促成,非大将军所愿,木一愿一死担责。”

      遷一战惨败,归结原因,木一的确难逃其责,正是因为他和柏约对战场时局认识不清,采取威逼式的进谏方縿式,强迫北风下达出城作战的命令,才有了这样的㚓残局⚯。

      按照军纪,即使战场斩首,也在法理之中。

      木一是真正认识到了自己犯下的巨大错误,这样的错误,无法原谅。木一本是勇猛爽快之人,既然认识到了错误,便会一力承担,绝不推诿。他所说的一死担责,也是੅发自内心䭗的肺腑之言。

      但是北风不想再追其责,毕竟他才是统领整个大军的将军,是作战统筹的最高决策者,木一和柏约只是他的下属,木扬也只是督军,Ꭵ就算木扬拥有特殊的权属力,自己若是坚持䁽己见,木扬也不见得真会代他下达出城作ﱻ战ጺ的命令。如果意见最终不能统一,他还可以将实情上报木斗,由木斗来ᰟ做最终的决策。归根结底,他还是如木一和柏约一样,抱有侥幸之心,虽然心中始终有ᎋ一种不详的预感,但侥幸心理依然还是战胜了谨慎之心。

      五万大军几乎全军뤄覆灭,若受责罚,他应该是第一个,而不是木一。

      柏约来报,“大将军,属下向东、西、南三方派出探哨近百,皆未发现白金大军踪迹。”

      听完柏约的报告,北风略一沉思,脑海中有一个念头猛然闪过,大喊一声:“不好,白金军队定是趁机攻我墨落城。”说完,飞身上马,朝着士兵喊道:“众将士听令,速回墨落城。”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