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漂亮的岳的那些事儿

      黑雾是凭空消失的, 沈凛无法追踪到它的း去向。

      他折返回去,检查黑雾待过的那个房间。

      与一般的病房ࢲ没什么区别,与他昨晚看到的病房也没什么区别, 沈凛过了个侦查, 果不其然在床头找到了另外一个模糊不清的铁牌。

      铁牌上写着:

      【钱x】:x蕾癖

      沈凛把铁牌抄进白大衣的口袋,掉头离开。

      他打着手电筒, 微弱的光芒照亮前面的路,他沿着来路返回,走廊黢黑寂静,整个病栋大楼都笼罩在一片死寂中。

      他想去徐璐的病房看看。

      kp裎:“过个导航。”

      湼沈凛投掷成功,清楚地辨认出各个房间的位置,他径直走向徐璐的病房。

      鎯 这里却与之不同,房门紧锁,从门缝之中漫出黄泥浆似的东西,它像是有生嬑命,正在不停蠕动。 煘

      沈凛往后退了一步,他握住门把手,铁质把手异常冰冷。

      门被上了皅锁。

      沈凛:“我过个开锁。”

      kp:詑“这里不是寻常的锁, 你现在无法打开。”他즆顿了顿, 没有感情地补充道,“过什么都不好使, 别想了。”

      “没『乱』想, ”沈凛无辜地说, “别这么紧张, Ā我是良民。”

      kp:“……良民都你这样这世上就諔没刁民了。”

      沈凛双手兜在白大褂的口袋里,侧身站着,映在朦胧月光里的身影挺拔悍利, 他扶了下金丝边的眼镜,脑海里晃过一闪而逝的思路,留下一个难以捕捉的尾巴,让他渐渐有了一个模糊难言的想法。

      沈凛缓缓走向窗边,辨别鳖了方向后,看向另外一栋双子大楼。

      顶端连通的双子大楼坐落在正对面的位置,凌『乱』的树木枝杈横生,四謎野被黑暗包围,沈凛凝望过去。

      kp冰冷的声音突然响起:“过一个灵感。”

      沈凛投掷,成功。

      下一刹那,他看到对面的双子大楼里有一个人正站在窗边向他看过来,他与自己所在的位置一模一样,仿佛镜面相对的本位与对影。 䙋

      他缓缓抬手,对面的人几乎在同时也抬起了手。

      月光黯淡,乌云环绕,有晦暗辰星自深邃夜幕之中缓缓升起。

      죬在这种光影之下,沈凛眼前有些恍惚,一时之间竟然难以区分到底哪个是本体哪个才是分.身。

      无论他做什么动作,对影里的人都会做出同样的动作,好似同步协调的两个人,他不知道是自己先做动作从而引起对影的回应,还是说自己才是那个对影,딐由对面大楼里的人牵퀕起一举一动。

      就像是吊在灰白荧幕上的傀儡,哪个才是牵线的人?

      就在这时巐,背后猝然响起一声尖锐叫声,沈凛猛地回头,深邃黑暗却又一片ዴ寂静,声音仿佛从未出现,就连在长廊里的侠回音都被黑暗吸收了个干净。 ᵥ

      下一秒,沈凛睁开眼윻睛,天花板刷洗得一片雪白,轻缓的风撩起他额前细碎的短发,窗外一片静谧,偶尔传来鸣鸟啾啾的叫声晻。

      他从床上翻坐起来,拿过一旁的金丝边眼镜戴上,直接出门去昨晚他从对面双子大楼上看到人影的地方。

      今日天气晴朗,天际一片湛蓝,对面双子大楼坐落在后花园的怀抱里,玻璃反『射』阳光,让昣人看不清楚里面的构造。

      沈凛眯了眯眼,又过了个侦查,但所得消息告诉他,在白天的时候,从这个角度望过去,什么都看不到。

      看来,想要弄清楚事情的真相,有些线索只能靠晚上获得,但以他昨晚的经历,晚上想要换得线索大概率是要以⃰掉san为代价。

      他打算再去看看昨晚那个被黑雾吸收了某些东西的空房间,沈凛循着门牌,一路튂过去,在拐角的时候碰见了一个年轻的护士。

      护士意外地看着﹑沈凛ࣃ:“沈医生,早呀。”

      沈凛和她招呼:“早上好。”

      凞护士抱着一团被子,问道:“젴这么早您怎么上来了?”

      “醒得早就来看看,”沈凛看她背\后的房间,护工正在收拾东西,他问道:“这是怎么᯦了?”

      护士笑着说:“钱文的芭蕾癖好转了很多,准备搬去二楼再观察观察,没什么问题就可以出院了。”

      他放在口袋里的手微微攥住带回来的铁牌,那上面写着【钱x】x蕾癖,而住在这间病房的病人叫钱文,得的是总想跳芭蕾的芭蕾癖,正好能填瓄上铁牌缺失的文字内容。 

      沈凛问护士:“有钱文的诊疗记录吗?给我看看。”

      “有흢的,”护士忙说,“我们每天都有记录,沈医生等我一下。”

      沈凛点了点头,护士要去二楼放新的被褥,沈凛便去房间等她。

      他站在不打扰护工的地方打量这个房间,与昨夜见ㅝ到的那个房间结构一样,那怪物昨晚进入的的确是这个房间。

      等了一会儿,护士上来递给沈凛一个本子。

      沈凛打开,上面都是些琐碎的记录ԓ,基本就是每日体温变化和饮食变化,还有一些病情变化都写Ⅻ得让人『摸』不着头脑,字迹潦草不说,排序也十分混『乱』。

      믓沈凛说:“过个医学检定。”

      沈凛主要点的医学,很容易就过了这个检定。

      于是,记录册上的内容再读起来变得非邓常通俗易懂,精通医学文字的沈凛飞快地读完了㎉这个看起来高端大气上档次的诊疗记录,并且下了一个结漰论——全在放屁。

      这个名叫钱文的病人罹患芭蕾癖,一见到笶平坦的地面或对着镜子就想要跳芭蕾,他大约半年前被送进这座精神病院,期间经过的治疗手段除了一次莫名其妙的电击以外就是注『射』生理盐水和口服维生素c泡腾片✫,一律包装成国外进口的一级特殊治疗『药』物。

      然而,就是这种䣋『操』蛋的治疗方式,把一个被m市第一医院诊断为中度精神病的患者给治好了。

      这里头要是没猫腻,他的名字倒过来写。

      沈凛合上诊疗本,问护士:“昨天那个也转移去二楼的患者,江一傜明,他的诊疗记录有吗?”

       “有册的。”

      护士悵很快找给沈凛,沈凛用医学检定过后,发现江一明也大概是半ﵝ年左右的时候被送进这座精神病὞院,医生给开的治疗手段也是那些令人无话可说的内容。

      沈凛说:“我想看最近转院或者出院的所有病人的治疗记录。”

      “资料室里都有,”护士怔怔地问,“沈医生你看那个做什么?”

      沈凛面无表情地说:“学习一下贵医院先进的治疗技巧。”

      他转而去资料室,以他的权限可以随意阅读这些资料,所以看守资料室的工作人员也没有拦他,但阅读这些资料需要沈凛过一个图书馆检定。

      他通过之后,投了1d6的骰子决定他阅读完这一堆资料需要耗费的小时。

      三个小时后,沈凛手里已经罗列出了一张完整的名单,这些病人和江一明和钱文的情况几乎一模一样,患病情况严重,但经搎过一段可有可无的治疗都奇迹般出院。

      沈凛拿上这些结论,去找众人汇合,一碰面,韩千秋急急忙忙地问:“昨晚上kp又让我们过一个聆听,我们都没过,”他幽幽地说,“一哥又大失败,睡了个好觉,堂堂保安在保卫室里睡得像个死猪。”

      晏修一:“……”

      젺韩千秋说:“怎么回事?昨晚那ෞ个聆听发生什么了?”

      郑得也看向他。

      沈凛说:“跟前天루晚上一样,都篘看见了那个被黑雾包裹着的怪物,但看不清是什么,好像有六足双翼。”

      韩千秋瞪了瞪眼:“这么恐怖಍?这怪物想做什么?!”

      “䈳还不清楚。”沈凛把昨晚看到的画面描述给他们,郑得倒吸一口凉气,“那怪物凭空吸取了什么?床上没人?这是什么意思?精神病院还是那副老旧的样子?等等,我理不过来,࠸信息嶝量太大了。”

      沈凛问:“你们有人查这精神病院过去的资料吗?”

      几人都摇头。

      韩千秋说:“说起来这个,夏禾昨횟天去查了,她不是记者吗,来之前做过功课,但是今天一上午都没见着她,不知道去哪儿了。”

      “都没见着?”郑得问,“我也没见着,我还以为她跟你们在一起行动。”

      “没有,一哥呢?”

      晏修一摇了摇头。

      “别还在睡觉吧?”郑得姒开玩笑说,“指不定也一个大失败,闷觉闷到现在。”

      “去她房间看看。”

      ᤼几人都不放心,转而去敲夏禾齋的房门。

      笃笃笃几声,屋内虊没人应声,沈凛压了下门把手,没压动,门是锁着的。

      k혟p突然说:“所有人깨过个聆听。”

      他们投掷,很快,成功的人听到里面传来微弱的狂笑声,但很快那声音又变得像是在哀鸣,又像是在哭泣,还没等他们从前一个声音中反应过来,随之而来的又变成了令人难以理解的嘶吼和斥骂。

      韩千秋哆嗦着说:“……这屋里什么声音?闹鬼呢?”

      “门ᐙ锁了楛,过个锁匠,我们进去看看。”郑得忙说。

      他们锁匠没成功,沈凛回千头叫住护士,要来了把万.能.钥.匙把房门打౬开。

      夏禾像是疯了一样,在屋子里来回跑动,她时而跳到床上,大笑着打了个滚夶,又时而躲在桌子底下,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样悲声痛哭ᗙ,在众人盯视臽的目光里,她又突然冲过来,拎着最前面的韩千秋的领子一顿嘶吼,情绪完全无法被控制,整个人都变得歇斯底里。

      “怎、怎怎么了啊灀啊啊!你别吓我,我害怕。”韩千秋死死拉着沈凛,“凛妹救我,救救我!她疯了!”

      沈凛:“陷入临时疯狂了?有一个症状是歇斯底里的表现,詟总是会有大笑、 哭泣、嘶吼和ữ害怕等极端情绪,昨晚发生了什么?”上一个世界里,晏修一也陷入了人际依赖的临时疯狂,但那时候是可以和晏修一正常交流的,除了他看自웎己的眼神总是十分火热,还总是情不自禁地凑上来抱他亲他之外没有别的异常表现。

      沈凛试图和夏禾沟通:“我们做简单的沟通,我问你问题,如果是你羹就点头,如⌄果不是你就摇头。”

      夏禾䑬表情狰狞地点了点头。

      还可以沟通。

      梞 确认这点后,沈凛问了她第一个问题:“你见到那个蒙在黑雾里的家伙了?”

      夏禾点头。

      “它长有双ႚ翼?”

      夏禾又点头。

      “六只脚?”

      夏禾没说话,她抓起桌面上的纸笔在㗮上面涂画了起来,最终描﷔画出了一个奇形异状的뛆怪物。

      “别别别,我不敢看。”韩千秋捂住了眼睛,郑得也蹙着眉头转过身。

      晏修一和沈凛凑过去看她画的东西。

      那玩意头部长得像是黄蜂,身体却好像蜥蜴,拥有六足,前两对足位于胸口两侧,后一对足则垂落下来;它肋骨位于身体两侧,隔着薄薄的皮肤凸显出来,背部从头到尾覆盖着一层浓密的黑『色』『毛』发,那『毛』发生长得异常诡异,甚至覆盖在了双翼的骨架上。

      难以形容——

      沈凛脑海攙里响起嗡的一声,眼前又缭『乱』起了纷杂的『色』彩,最终沉淀썣成一片ꌈ深沉的黄『色』,好像翻滚餙着的黄沙,糜烂而炫丽的黄。

      他在怪物的瞳孔里隐约看到了某个图案,却看不清楚。

      “宲夏禾的绘画大成功了,”kp兴味盎然地说:“所以,看了这幅画的人san-check,成功减1d6,失黺败减1d10,哦,等等,沈凛之前陷入疯狂潜伏了是吧?那么슰现在,你的疯狂会发作出来。”

      沈凛:頛“……”

      众人;“…………”

      kp说:“投掷你的疯狂表现。”

      沈凛投掷出了1,随后又投掷出了一个1d10小时来决定他疯狂的持续时间。

      他投出了9。

      于是,从现在开始的10小时内,沈凛啰即将忘记自뱌己是谁。

      检定结果一出,不等他有所反应,沈凛的脑海就变得一片턑空白,他扫视几人,金丝边眼镜下的双眼『露』出茫然的神『色』,他充满疑『惑』地问:“我为什么在这里?你们是谁?”

      韩千秋:“…………”糟糕,我开始慌了。

      与此同时,晏修一做完了他的检定。

      他也成功鐉地陷入了临时疯狂。

      巧合的是,这次又是数字5,人际依赖,持续时间10个ᙛ小时。

      kp沉默片刻,发出了魔鬼的声音:“那么现在,晏릲修一将陷入ታ爱河,作为一个朝九晚五偶尔晚五朝九的倒霉保安,他偷偷地『迷』恋上了这座医院里超高人气的英俊医生,而此时,这位英俊高傲的医生不幸失㘑去了他的记忆变得茫然无措,是否就意味着——

      保安先生可以……为所欲为?”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