鬓边有朵栀子肥

      轰!

      烟雾溅ꊣ起⩉,灼热地狱的高墙被撞出了一个大大的窟窿。

      櫫“船菐长!”糀凡·酎奥췳卡歪了下嘴,怎么都不像是在担心的样子。

      “我是不会让艾斯去死的噤,橡皮,橡皮——火箭炮!”

      空气爆响,草帽小子两拳打来,黑胡子쮞狞笑着伸出了右手。

      “虽然不喜䧯欢那个浑身是黑的家伙쓞,但他有一点说的郝没错,在这个因佩尔顿大㐝监狱里,能够杀死你的人多如牛毛。”

      “暗水!”

      刹那间,黑胡子的右手中爆发出了强大풶的ﻎ吸力,黑暗在他手中宛労若液体般奔腾流转。

      路飞的鿇能力失伓效了,在黑胡子手中,他就像一个溺水的人,浑身上下根本就使不上力来,这真是一种新奇吚的感觉。

      “哎……”

      他的表蓓情有些狰狞,黑胡혂子将他举在手上,臂间用力,一把将他丢了出去敲。

      “啊!”

      撞在地上,草帽小子口吐鲜血,发出了惨叫。

      “小草帽?”冯·克雷瞪大了眼睛。

      滚烫的鲜血溅在脸上,克洛克达尔警惕的眯起了双眼。

      “血ఽ?那小子不是똬橡皮人吗?怎么会?”

      西斯在一旁拍了拍手,得瑟完全写在他高翘着的嘴角上。

      屗 “打吧,都打死了才好,省的我亲自动手。”

      指尖黑丝缠绕,黑暗在他身后奔腾,聚集然后消散,眨眼之﯇间,黑雾已经笼罩住了整❡个第四层,除了面前这一小片角落,仿佛已经看不到了一丝光亮,如同野兽般的嘶吼隐隐在黑雾中酝酿,这里是他的主䪱场,从一开始就是。

      “橡皮,橡皮……”

      路飞再次从地上爬了起来,一次进攻失利可阻止不了一个愣头青。

      “等等ᶙ,路飞熌,算了,꥖现在不是时候,忍一忍吧,你要好好想想哪个优先。”

      甚平突然出现,뢱挡在了路飞面前,

      곷 “从在白胡子老爹船上的时候起,他就是个不可捉摸的男人,虽然无从得知他使用了什么手段,可是他现在的确获得了甚至足以战胜艾斯老弟的力量,不要在此地浪费时间和体力,就算感情用事,打上一仗ᬤ也救不出艾斯老弟。”

      “呼…呼……”ⵐ

      謿 路飞大喘着粗气,脚步停⡤了下来。

      看戏是西斯有些无语。

      真是可怜我巴基大神,前一秒还要死要活,打生打死뮉的,下一秒沉默在了风里樞,可怜,还真是可怜。

      海贼们的友谊,还真是脆弱的一匹。

      “比我想象的要厉害嘛,力气也比以前增长了不少。”

      黑胡子擦了把唇쓔间的血迹,他还在挑衅컓,对于ᇵ一个适应黑暗的人来顧说,恐怕没有什么比敌人那副看不惯你,却又干不掉你的表情更好的调味剂了。

      路飞没有答话,克洛克达尔居高临下,雪茄在他嘴边燃烧,两目紧盯着黑胡子。

      “你就是黑胡子,我听说白郩胡子海彔贼船上的一个无名小卒继承了我的位子,不过是有些奇怪,你应该땬是接瓔受了海军总部的召集,却又出现于此,可以说你已经放弃了自己求之不得的七武海称号。”

      黑胡子斜了克洛克达尔一眼,不过是一个失败者,又有什么资格来质问他鈓?

      “一切都在我的计划之中忮,虽然出现了很多波折,但我有义务向你一一汇报吗?Mr.鳄鱼爬!”

      續 “没有,实际上我也不敢兴趣。”克洛戁克达尔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还真늶是个冷漠的家伙。”黑胡子不屑的别过了头。

      “啊!”

      突然,他们的身后传来了一声惨叫,那是第四层普通海贼们传来的,不知不觉中,黑雾已经逐渐侵蚀到了他们的四ᗵ周,两个海贼被笼罩进去,眨眼间便没了筇声息。

      海贼们开始惊恐的四处张望,除了黑雾,他们什么也看不到。

      Ⓞ “不对,这里有问题୻。”

      

      “快逃。”䉹

      “……”

      海贼们开始四下奔逃,开什么玩笑,他们怎么能死在这里,明明好不容易才逃出来的。

      “哼,逃得掉꼻吗?꨸”

      ❺西斯摇了摇脑袋,冷笑一声,黑雾在他背后聚集,像是伸出了无数条丝线,上下翻飞,这ᗅ是一片完全由黑暗与丝线构成的世界。ꂉ

      觼 咔嚓!

      黑暗中有某种存在扭断了海贼们的脖子。

      未知永远代表着恐惧,如果不是因为弥漫在四周䛊的黑雾,恐怕他们也不会如此被动,傀儡尸体虽然是种很新奇的玩意씦儿,但他们曾经可也是在四海称王称霸的存在啊!

      ⪋“不…不要,你想要짭干什么,不要…不要拉我的裤子,救命,黑雾里有怪物,啊!” 㕛

      啪!

      众人打了个哆嗦,下体一凉,不知道那是不是⣁蛋碎的声Ⲷ音。

      西斯眼皮一抖,볅别想歪,他敢保证,他的傀儡人偶绝对不会干出这种纰不体桫面的事情,嗯,绝对,他保证。

      녆 海侠甚平和伊万科夫等人的表情凝重了起来,见㮪闻色霸气这种东西,对他们而言并不陌生,虽然因为黑雾的缘故看不太远,但初步估计,存在他们感知中的东西就已经达到了三蕇位数,这究竟是些什么룪玩意儿?是什么时候摸到他们身边的?

      “啧哈哈哈。”黑胡子大笑一声,眼睛向着西斯訴看了过来,“西斯,真没想到你还藏着这一手,书记官,你还真是虎无时无刻不给人惊喜呢!那是什么?类似燼于月光莫利亚的僵尸。”

      视线在西斯背后一扫,落꾈在了那漫天的黑线上,瞳孔一缩,

      뱛 “瓏不对,应该是类似于火烈鸟的丝线,哼,真的是,明明我才是暗暗果实能力者,稩可是这种事情,我都做不Ⓑ到啊,郧你究竟是怎么做到的,书记↪官先生?”

      黑胡子䊊的眼神很危险,那种赤裸裸的贪婪毫不掩饰。

      “哼。”

      西斯抱住长過刀,脑袋一歪,五六个面无表情,口中流涎的人偶傀儡将他护在了里面,

      “就像你刚才对克洛克达尔说的那样,虽然出现了一些波折,但一切都还在我的掌控之中,鰤不过我有义务向你一一解释吗?大海上的垃圾,叛徒ʬ,黑豴胡子,马歇尔·D·蒂⺄奇。”

       “啧哈哈哈。”黑胡子的两拳上布满了黑水,“既然你不想说,那就由我将它夺过来再自己看吧。”

      “暗穴道!”

      西斯的孪脚下出现了一个小型黑洞,那ꅑ几具㡵尸体一个浪花都没打起来就被吞噬了进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