猫咪2018appios

      二零一䭤五年对我来说可谓大喜之年,四十九岁的我得老天眷顾,太太给我生了个儿子。

      擮 这完全出乎我们意料的大好事,因为我太太年纪也不小了,三十九岁的高年产妇,因为以前做过子宫肌瘤手术,䈷切除Ὀ了一侧输卵管,医生说几乎不可能怀孕。

      我们都是重组家庭,我以前有个女儿,她未育,能再生一己个当然很完美了,而且还是个儿子。产科쐠医生说“你得这个儿子比中五百万大奖还难!”。

      是啊,人生有很多意外,是喜是悲你都得去承受。

      二零一七年元旦后,儿子已经一岁半了,我们夫妻俩决ོ定带上家人去햏海边᣹度假。这两年确实辛苦,现在孩子自己能跑了,我们又按捺不住对诗和远方的向往,邀约上几个好友,几家人欢欢喜喜飞往菲꧛律宾셧宿务度假。没想到这次度假之旅又成为我们人生中的重大转折点,终生难忘。

      到了海边自然是玩䶫水,深潜、浮潜玩得个不亦乐乎。ढ

      릅 这天上午我们在一处ꀺ海滩浮潜,在水里玩了一会,我太太叫我赶紧把她拉上船去,说突然感ళ觉很冷,冷得像忽然掉到冰窟窿里一样。我刘赶紧把她拉上船休息딼,心里觉得奇怪,我们那么多人都觉得水温很正常啊,可她到了ﺗ船上裹上浴巾还在发抖,脸发白,嘴唇发乌。

      第二天早上涝起来她抱儿子玩,没多久就觉得不对劲,一岁半的儿子也就十几斤,抱不动,抱一会就觉得很吃力。平时可不是这样,我太太身体还算不错,以前还是᧧户外驴友呢。当时只是觉得她可能有点感冒,状态不好,虽然接下来几天无力的现象越来越严重,走路、说话、甚至吞咽都有点困难了,我们还当是重感冒治,吃了点自带的感冒药,可是感冒症状并不明显。还好假期已到,该回国了。

      ꛕ 回来调养了一两个月,并无明显好转。症状就是觉得全身无力,连上下楼(六楼无电梯)也૕越来越Ꙥ困难了。早上好一些,力气好点,到下午或傍晚就加重,连平时最简单的一些动作,如洗脸、梳头、ﷀ上厕所都困难,没有感冒症状,不咳嗽、不⺌发烧。我觉得不太对劲,身体一定出什么问题了。

      联系了华西医科ᬜ大学的朋友,送到神经内科检查,肌电图检查一出来那个医⌂生就给我说,以我多᫰年的经验判断,基㗐本上是重症肌无力。主治医生看了报告说,马上安排住院。 ὖ

      天呐!我蒙了!对重症肌无力这个病我有点初略印象,以前看过王志文演的电影《过把瘾》,好像王志文演的主人公就是因为得了此病,因无法医治而死去。“不会这么好蛽运吧!볢”,一下子我也像掉到冰窟窿里,全身冰冷。

      因삾为床位紧张,住院也要排队,我们先回家等着。

      我回过神来,马上上箶网查资料,终于把这个病搞清楚。

      ﵄ 十万分之几的发病率居然让我们遇到了。被世界卫生组织列为难治病之一。现代医学认为该病是一种获得性ᔽ自身免疫性疾病,目前缺乏有效的治疗方法。也就是说,西医不知这个病是怎么来的,也没什么好的治疗手段。该病轻者影响患者劳动能力,重者可引发肌无力危象,危及生命。

      目前西医的治疗手段多采用胸腺切除,抗胆碱酯酶药、皮质类固醇以及免疫抑制剂治疗为主。虽然有一定效果,但因药物反应严重会带来二次伤害,如骨堛质疏松、股骨头坏死、消՗化道问题,乃至肾病、肾衰竭等等。收集越来越多信息后发现,病人预后并不太好。

      ଻ “我不去␧住院了,不接受西医治疗!”我太太郑重地说。

      我太太这几年也从事健康产业,对西医过度医疗的问题也有所耳闻,做了一系列功课后毅然决定不去医院,说:“既然西医也没有什么有效办法,我们再找其他方法,自然疗法⿑或者中医。”

      ❼老婆所谓的自然疗法,是通过走道、打坐、按摩等方式来调节身体能量系统,㶷几乎不用内服药。她认识的朋友刚好就有通过这种方式调理慢㥦性病,并有不错的效果。我漓也没其他办法,试试吧。

      两三个月做下来,盔病情基本稳定,但也未见太好的效果,怎么办?

      我上有快八十岁老琥母,下有嗷嗷待哺的幼子,我自己也快到知天命的年龄了,难道这就是我的天命?我干了这么多年,积蓄有点但不多,房子也有两套,但这点财富在这种疾病面前估计支撑两年都困难。

      重症肌无力是有名的“穷病”,因为病程长,治疗效果差。如果去做血浆交换疗法,价格更是十分昂贵,一般家庭根本承受不了,而且也只有短暂的疗效。

      从网上能查到的普通资料以誼及从《知网》上搜索到的,在各种蘢专业期刊的发表的专业文章看来,西医弔治疗效果确实不能令人满髚意,病௨人长期靠小明(溴吡斯的明)、小强(肾上腺皮质类固醇激素,强的松或甲基强的松龙等)维持生命。到后来药物基本没有效果了,而药物的副反应却严重伤害了病人的身体,到最后无药可用。讫估计全中国有缴近一百万人因此病而在苦苦挣扎。西医治疗确实看不到出路,中医呢?

      我以前也不太相信中医的疗效。虽然我是学兽医的,大学接受的也是现퓠代医学的教育,㡝尽管动物和人医学有差异,但基础都是相似的。《分子生物学》《术微生物学》、《免疫学》、《传染病学》等等课程,对现代医学,特别是传染病学有一定的了解,毕业后又多年从事预防兽医、兽医生物制品工程等专业工作,对中医中药的知识非常浅薄,基本认为中医只能养养生,调理调理身体,治病就不能指望了믥。

      但我对针灸比较认可。因为小时候得过关节炎,两个膝关节常常酸痛,特别是天气变化时,严重时走路都不行,多方医治都没好。后来我父亲不知从哪里找ే了本针灸的书自己学,就在我㭜身上扎阤,拿我当小白鼠,边学边治,噃结果一段时间后我恮的腿渐渐好了,关节也不疼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复发过。所以我认为针灸能治病,而且见效很快,可是,高手确实不多。

      我在网上查阅了中医治疗重症肌无力近二十年的专业文献,发现很多报道都说有不错的效果,这让我对中医꽵升起一些信心,得好好研究下中医的治疗方法,争取找到好的专家。

      从二零一七ᖠ年下半年到一八年四、五月份,将近一年的时间里,我太太一棈直在用自然疗法调理,病情总体比较稳定。好点매时生活基本能自理,严重时就比较差了。我一边学习中医基础,一边᜗寻找名医。

      我有个中学同学正好在成都中医学院当教授,是呼吸科的主治大夫。我了解到他们学校有一些号称羞“国㪬医圣手”的专쳄家,请他给我推荐,他想了想说:“没有听说哪个教授治疗这个稊病有好办法。” ⓖ  后来在网上查到一个教授,号称是专治这个病的权威,在北京某诊所坐诊。一八年㤵六月初我就带上太太去⟎北京看他。 ꮵ

      蕛教授望闻问切后说:“身体状态还不错,发病一年多了能保持这样的状态算不错的了”,问我目们是怎么治疗的。我说我们就是走走路,打打坐,也ଠ没吃西药。他有点惊讶,言下之意我们这种佛系疗法比某䭪些疗法下来效果更好。

      一张处方下来二十多味中金药,一个月的药,将近万元的药费。回来就开始吃教授的药。一个月过去了,太太感觉没什么起色。电话咨询教授,教授说:“这是慢性病,病去如抽丝,不要着急,慢慢来,回来复诊看看,要继续吃药,否故则前功尽弃。”

      这时我已经自学中医几个月了,有了一定的判断力。倪师说,中医的疗效是显而易见的,看得见,摸得着。如쯝果你在一个医生那里治疗,半个月都未见好转,说明你该换医生了。

      这个跰疗效从哪里看呢?倪师说,从睡眠、胃口、手脚温度、大小便等等方面是否改善来看。我对照了太太的这些方面情况,都没有什么改变。还是怕冷、怕风、睡眠不太好、胃口拢不好,有时吞⁧咽都困难阕,手脚也冷;大便不正常,有时三四天才有;小便清白;主症还是肌无力,手臂上举困难(前举、侧举、后举都一样莝);舌苔白、厚腻;下肢无力,上下楼困嫂难,严重时坐马桶都ᄌ起不来。

      以老师教的八纲辨证来看,此病属阴症。《黄帝内经》ä把这种病定为“痿症㞡”,属于脾脏运化无力,为湿所困。脾脏属土,主蕱肌肉,主运化,主四肢。

      脾脏功能严重下降,导致不能很好地输布四肢肌肉所需要的养料,导致四肢肌폧肉无力。畏风、畏寒应该是有表征未去,表虚之故;手脚冷是寒症的表现。所以,这个病还是以“寒”、“湿”为主因。

      治疗方法当以祛寒、祛湿、固表为主要目标,用药当以“姜”、“桂”、“附”等药꺉物扶阳,阳光普照则寒湿尽祛已。

      蚼可是北京某教授的处方二十多味药完全没有姜桂附的影子,而是以西红花、웡醋山甲、全蝎、蜈蚣等活血化瘀为主的药,一副药将近300块钱。我觉得这处方不太对症,有点被套路的感觉。

      ꋲ 怎么办呢?想了一晚上,我决定自己处方试试。

      给太太说了我的想法,本以为她会拒绝,可是她毫不犹豫就同意了。她说,看我这几个月来没日没夜的学习中龖医,现在既然我有点信心想处方了,她不愿意打击我的积极性。她说“我相信你,你大胆试试!”

      一句“我相信你”是对我的巨大鼓舞,也是巨大压力。

      퓁 我太太是一个很睿智的女人,以前在地产公司做HR,现在又自己做健康产业,属于比煶较要强的职业女性。在与自己生命攸关的处方用药这种事情上,能说出这句“我相信你”可不容易。

      现在回过头看来,这句“我相信你”是多么正确,多么睿智,正是这种信任带我们走出了新的人生。

      她的信心来源于哪里呢?当然不是对我的盲目信任,更多地来源于对中医的信任,确切地说是对我中医老师的信任。为什么我这个才学习几个月的中医她就有信心?这得从我的中医䖺学习之路讲起。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