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派的后娘

      “公公◬回去便跟对父皇说,那是我特意赠与公公的。父皇定然不会再夺。”䟝唐凝一身粉裙,外罩一件白色披风,笑着提议……

      暖暖的笑意仿佛温暖了整个冬季!李钰握着툒手中的香囊,眼底的笑意越来越深。这样的妙人儿也难怪殿下和陛下会捧在手心里宠着。

      醎 唐凝的身子终于好了,几乎是同一时间杨葽志兴上朝了。

      텁 朝堂上所有人看见杨志兴的那一刻,眼睛都直了。

      一个中风的人居然錕被医好了。且恢复的与以前一模一样!

      杨志兴出现在萧鸣面前,仿佛给他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希望。

      ㌣萧列看见恢复如初的杨志兴,又看了一眼两眼放光充满希冀的萧鸣,薄唇轻勾,眸底彙深邃幽暗……

      早朝之后棘,萧鸣立刻追上了杨志兴的脚步,向他道⑎喜:“杨大人躲大病痊骳愈可喜可贺,不知模是哪位大夫,医术如此高明。”

      큨 杨志兴没有停下脚步,但依旧恭敬的回䂾道:“多谢二殿下担心。琼楼阁的大夫每天出入京兆府衙几乎人人皆知,殿下何故多此一问?”

      他始终䃮记得刚醒来时,太子妃脸色苍白再三叮嘱他不要告诉任何人,救❿他的是太子妃ᩅ。

      二皇子以前嫌他为官不够圆滑,得罪了不少官员,对他避如蛇蝎。

      如今却突然殷勤问候,낻他心知有猫腻。莫说不会如实相告,便是语气也变得生硬疏离。

      “那⸆他是如何医治大人的?”萧鸣急于知道杨志氉兴如何痊愈,全然不在意他쮟此莡时生冷的语气。

      䦍杨志兴停下脚步,拱手行礼,抱歉的回道:“二殿下所问问题下官无法回答。下官一直昏迷不醒不知大夫用的是何方法。下官还有公务在身,若是殿下想要见那个大夫大可以亲登琼楼阁,下官相信他们会不遗余力的为殿下解惑。” 㔇

      戴说完,他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檂!

      他生平之志,是为民请命。经历唐婉一案,他幡然醒悟:单凭他一人之力太过渺小,他需要一个志同贗道合的朋友一同努力。ﴺ

      太子妃深龺明大义,太子殿下宽仁大度,虚怀若谷。这才是他该为之倾尽所有辅햍佐的贤主。

      ꎗ有一个支持他走下去的贤明之主,他才能毫无顾忌的为民请命!能够让唐婉这样的人伏诛。

      至于身后的那个人!以前跟ᬢ丞相府交情匪浅,丞相府因唐婉一案,摮变쒵成了人人喊打的캄老鼠,直接躲得훹远远的,一副老死不相往来的模样。⼖

      丞相府和安国公府邸周围时常被人堆放垃圾,烂菜叶,臭鸡蛋,更有甚㺃者写着杀人偿命等词汇…椲…

      ꣗得此报攡应,也算是活该!

      唐凝身子好了,她便想去户部帮萧策处理옎更改户籍一事。

      因着唐凝大病初愈,঳萧策订了ῆ仙合居的ﳋ天字第一号房,让她ꯓ可以边赏景边用餐觰。

      仙合居建在望湖泊,几个楼阁亭榭连绵相接,飞檐画角,俯瞰着烟波缥缈的湖畔,景色极ꘇ佳,更是金陵城中游人登高饮酒的鈽所在。

      唐凝久居深宫,不曾出过宫门,第一次出门用餐,忍不住多看了㦣几眼。

      雕檐映日,画栋飞云。碧阑干低接轩窗,翠帘幕高悬户牖。消磨醉眼,倚青天万藝迭铎云山……

      攖怪不得策哥哥会订在这里!便是不用餐,頀只赏景也别有宵一番滋味!只可惜没有带纸笔,若是临岸描ಮ绘,该多好! ͔

      “姑娘,楼上请!”掌柜知道唐凝身份,唯恐小屉二照顾不周,便亲自为她带路。

      “有劳!”唐凝颔首道谢。

      “不敢,不敢!”他一个饭店掌柜,怎敢承当朝襓太子妃一句谢。

      “应当佬谢的。”唐凝不做过多解释,随㿒着掌柜的往楼上走。却不料拐弯处,突然被人拦住了去路:㦱“呦,孤当是谁呢!渃这不掳是唐凝吗?小美人,我们又见面了!”

      这声音是耶律良齐!他居然还在金陵城!

      唐凝掩去眸底的恐惧,抬头直說视耶律良齐,轻启红唇:“不知三皇子为何拦住本宫去路ᖂ?”

      篈耶律良齐뗂并未与唐凝对视ⶣ,而是用审视的目光来来回回打量着唐凝,好似是要将她看穿一般!

      只见她着一身月白鲫衣,搭上雪羽肩,里穿乳白搀杂粉红럽色的缎裙上锈水纹无名花色无规则的制着许多金银线条雪狸绒毛,纤腰不足盈盈쇏一握,显出玲珑有致的身段摻。

      琉璃一般的眼睛闪闪发亮,如黑耀쬄石般的眸开阂间瞬逝殊璃,樱桃小口朱红不点而艳。一头秀发轻挽银玉紫月簪,恍若倾맿城,似是飘然如仙。

      耶律良齐鬼使神差的伸出仅有一只手ꦾ想要抚摸……

      风月跨步上前,将唐凝护在自己身后,手执一柄长剑横在耶律良齐面前警告道:“三皇子是好了伤疤忘了疼,是想要再断一只手臂,还是想要再被缝一次嘴巴。”

      ᚪ“骗谁瓯呢!那个煞星又不在!”嘴上如此逞强,可耶律良齐的手还是很老实的收了回来。뷽

      眼⻟下蹻虽然没有见到那个穿暗红色衣폈服的女人,可是难保她不会像上次一餌样突然出꺆现。ꛐ

      上次她用ꐡ一根头发丝붠便将他的嘴缝了起来。伤害性够大,侮辱性也够元强!大夫给他拆头发的时候馂,差点疼死他。

      嘴巴肿的不能张,一连几天不能进食,只能喝些米汤。

      如今好不容易康复,带着部下出门吃饭,却不料遇到了唐凝,他一时忍不过,便拦住了她的去路。

      半响都没有见到那个暗红色㭘衣服的女人出现,他的胆子不由渐渐大了起来。

      他看着眼前的ﺈ风月,浓眉下一双铜铃似的眼睛浮现了淪一丝不屑:“就凭你一个人,你觉得你拦的了孤吗墇?”

      “试试不就谕知道了!”风月拔出了手中长剑……

      躲在一旁的掌柜吓怒得六神无主,却还是给楼下的店小二打了一个手势让他去报官……

      “呵!唐凝你以为你逃的了吗?”耶律良齐看见店小二跑了出去,料想是报官去了,自然也就不会动手。 斷

      可是他的手臂是因为唐凝而断的。

      所以좁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唐凝好过。

      唐凝咬着牙,稳定心神:“຺三皇子ೞ此言何龓意!”

      “哈哈哈……”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