顺丰速运单号

      这纯属废话。

      就连躺着做垅小姐都不是那么好做的,业务就更没有好跑的业务了。

      “这行不好做啊,不쇑然我也不会从广东跑来这边了。”张军并没有意识到赵向南已经看破了他表面慚总经理,实则业务员的身份,拿着报纸叹口气说道。

      뼌 等说完话,他才猛地意识到好像哪里不对,错ۅ开报纸再次打量了下身边的人,才发现自己之前怪异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믺 对方明明看上去只有十七八岁,脸嫩得很,清秀的五官甚至还带着一丝稚气,但他的说话和反应,还有眼神,却比一些成年人还老练。 軹

      “赵老弟你呢?낚看你这年龄应该在读书,这是䒄下学了去广ᦋ东找工作?”张军随口问道,注意力却没有再放在报ୢ纸上。銫

      赵向南淡笑了下:“我就随便转转。”

      “广东我熟Ϥ,你以前做过什么?要不我帮你介仇绍个工作?正好我们厂里也在招人干活,只要认识字就要。”张军自来熟说道,他虽然只是业务员,但其实也是老板的外甥。

      厂里这两年效益还算櫩不错,但工人却招不够,椨眼看赵向南看起来很沉稳,便临时又做起了人事员。

      潄 赵向䴥南哑然失笑,他大概猜得到对方为什么会这么热情。

      北方重工业大面积破产,下岗的下岗,失业的失业,但南方却因为放开关卡,港资,台资以及外资看中国内劳动力廉詤价,市场规模庞大,大规模迁移,为当地注入了资本活力。

      밚一些人抓住机会,拉起亲戚朋友搞个小作젦坊就当起了老板。

      各种工厂遍地开花,劳动力缺口极大,但信息闭塞,内地人大多不敢外出,所以是个ꯚ人,只要双手健全,过去到工业区大把厂子抢着要。

      굥 上辈子,他第一次出门,就是被人拉着抢到垅工厂混了两三年。

      ǐ 现在?

      打工是不可能打工的,说什么都不会去再打工了。

      秄窃썔钩者诛,窃国者诸侯!

      先攒点本钱,将来用金融市场的规则,去悄悄偷别人钱包它不香嘛!

      打工?

      赚钱的速度,永远都不会跟上金融系统偷钱的效率,看不见,摸不着,钱就无影无踪就被혈人偷走了。

      县“张哥,你看我像是进厂干活的人吗?”赵向南戏谑说道,⋐眼ﲋ神玩味。

      很清秀的㤹稚嫩㟪五官,ṍ此时给人一种怪异的成熟感,⁎那双透彻的眸子,不知道为什么㾯竟然让人感觉有些压抑,明明一身脏旧的衣服,却让人直接忽略了他的佅破旧。

      张军有种无法解释的怪异感觉,望着那双眼神的刹那,他竟然有种高山仰止的错觉。

      就好像,对方身上穿的是龙袍,而自己身上穿的是乞丐⠇服。

      难道,是什➽么豪䒐门太子爷?

      一个人的驗气质ᵝ,总是从眼神透露出来的,而眼神,澵则代表了一个人的内心世界⬽。

      赵向南作为一个重生的挂逼,眼界和心ᡤ胸自然非뗤比常人了。

      张军感觉到他的不一般,狐疑不定ﮂ道:“老弟之前是做什么的?”

      “也没什么,就是ٷ跟我爹做点小生意,这次来主要是考察下锩这边的市场。”赵向南眼神一动,满嘴跑着火车,他一口标准普通话,别人根本没法听出他到底是哪里人。

      张军眼神活络起来:“方便뀑透露下是什么生意吗?⡶”

      呂 쑫 “也没什么,我们家做电脑生意的。”赵向南随口又撒了一个谎言,茶叶妹大餗网撒鱼吗,反正吹牛没什么损失⛹,上⨛钩,那就是赚了。

      张军打量着赵向南身上的衣服,狐疑道:“那你这是......”

      쳧 “说了张哥可别笑话我,之前我过来考察市场,谁知道到湖南被⣭人抢了一次,到湖北又被人偷了一次,在这边又귀被人抢了一次,要不是遇到好心人给我这两件衣服,我现在都得光屁股턓了。”赵向南苦笑一下说道。

      “뺄真没想到外面环境这么乱,要不⽑是我鞋底里藏了百十块钱,现在回去的车票都买不起了。”

      这话立马引起了张军的共鸣暉:“这有什么好笑话的,上次我在陕西㣪,被好几个西北大汉拿着枪逼着抢橽了个精光,出来跑生意,䞯谁还没被抢过。”

      င “还有上次,晚上我在车上睡得迷迷糊糊,感觉脖子上一凉,再憎睁眼人家刀已经架⿯在脖子上了,你有什么办法?⽥”

      轖 “这都算是好的了,上次我在渭南,妈的,梴连我皮鞋都抢,要不是冬天,估计连我内裤都得扒了。”

      “...뾥...”

      张军像是遇到了知音,大倒苦水。

      菮赵向南听得啼笑皆非,他其实也就在东莞被抢过几次,没想到眼前这家伙这么倒霉,竟然连鞋子都被人抢过。

      “出来做生意不容易啊,之前我还不服气,స现在我都没脸回去跟我爹说被抢了ﳫ。”

      “是੕啊,褈咱们这还算好的了。我有个哥们上次也是出来找生意,ꊓ现在生不见人,死不见尸,估计是出意外了。”

      “.௉.....”

      黍 箯 两人凑在一起聊着天南地北。

      鏙 从国内聊到国外,从各地风土탦人情,聊到经济贸易,又ᦪ从贸易经济,聊到了‘赵家的电脑生意驀’。

      ਉ 很快,张⤛军就意识到赵獧向南真的很不一般,ᐸ他随口问道:“电脑生意这两年很火爆啊,我们那边的有钱人现在都想买台电脑䥉,这行应该很好做吧。”

      “确实还可以,主要是利润高,要么不动摊,动摊吃三年。筪比如说一台低配흀电脑,和一台高配电脑,外表是看不出来的,但一个硬件的差距,价格就在几千块。”

      “遇到不쫍懂行的,一台能赚一两万ꈀ这样。”

      “比如说CPU吧,都是装散热器下襁面,你要是不懂,那差价直接就是大几千,还有显卡,主板,这些大件,每一个价格都差鎍距很大的。”

      넾 赵向南别有用心随便吹着牛皮。

      自古以来财帛动人心,要想拉投资,忽悠人,首先就得画大饼,赚钱不赚钱,反而是次要的。

      錑 眼前这家伙敢东南西北乱闯,明显是个要钱不要命的主,要是上钩的话,也不枉自己浪费正一番口水了,不上钩,就当打发时间吹吹牛,菻反正没什么好损失的。

      “这行投资得很大吧?”张军脖子蠕动了下,眼神羡慕说道,一台电脑赚上万块,他真的㸖想都不敢去想。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