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RNO偷拍自慰

      愚昧落后的时代也不是完全没有好处,至少像神棍这一类的职业,在愚昧的时代就会更好混。

      医学上更不用说了,虽然安全期、危险期这东西并不是很准确,但也是针对避孕来说的。想要计算着怀孕的话,效果反而会更好一些。

      科学手段,配合其他的体位等等技巧性辅助,的确可以提高机能正常女性的受孕率。如果再加上一些长期饮食调整,和部分物理手段,生男生女的几率也不是不能增加的。

      詹闶笑了笑,一手抓起奥多西娅的小手,另一只手在她脸蛋上来回摩挲着:“老爷说有办法,那就一定是有办法。回头老爷就跟绣月去商量,把你的日子做些调整,适当的时候你也可以在白天去外院转转。只要老爷有时间,肯定优先照顾你。”

      有了老爷的承诺,奥多西娅心里那股子伤感也过去了,用很别扭的姿势点了点头,又把手抽出来抹了把带着泪的脸蛋:“嗯,就知道老爷是疼爱奥丽娅的,奥丽娅要给老爷生一大堆孩子。”

      生孩子没问题,一大堆就算了吧。詹家内院现在已经有二十多个姬妾了,后面肯定还会增加,要是都生一大堆孩子,到时候家产都特么没办法分啊。

      詹闶微微摇了摇头,在奥多西娅后腰下轻轻拍了两把:“你首先是一个人,然后才是詹家的女人,所以最先要考虑的是自己怎么生活才会快乐。现在时局还不算太好,等过几年彻底稳定下来,你们就不用整天在家里憋着,想出门去听听书,看看景,都是可以的。至于说孩子,有一个两个的就够了,生太多也没什么意思。”

      为什么要说现在时局不太好,奥多西娅还真不大懂,在她理解就是有战争的意思。不过战争和詹家也没太多关系,自家老爷可是神的弟子,詹家肯定不会被战争波及的。

      出门去转一转,她倒是也愿意,可那都是不重要的。现在最关键的,是怎么让自己的肚皮鼓起来,起码能在詹家内院里挺直腰杆。

      不管别人怎么看,怎么说,她自己就觉得自己比伊洛娜早那么多解禁,却没能最先怀上孩子,就是有点抬不起头。

      想要怀孕的女人总是会多想一些,更何况在女人基本就是生育工具的年代里,抢杆夺旗就是人生头等大事。至少在十九世纪前,不论东方西方,这是最普遍的价值观。

      奥多西娅是这个时代的土著,当然不能幸免。得到了詹闶亲口承诺,心思马上就活泛起来了。

      双手抱住詹闶的腰,一边试图用牙齿开启某个地方,一边嘟嘟囔囔道:“老爷,奥丽娅突然觉得,现在好像很适合受孕……”

      唉,造孽啊。燕山学馆每旬一休,詹闶可算腾出点时间,把内院的姬妾们安慰一番,这才多大会儿功夫啊,就遇上妖精了。

      眼见着腰间的搭扣被叼开,能怎么办呢,都这个程度了,退退缩缩可不是正派人的风格。再说奥多西娅最近的确挺不好过,又是汉人姬妾外最受宠爱的之一,就从了她吧。

      虽说家里已经烧起了一部分烟墙,室内温度并不会觉得冷,可外面还有丫鬟们呢。这些丫鬟基本都是雇佣的,詹闶可不想随便招惹,干脆抱起奥多西娅快步走过去把里屋的门关上,先快活了再说。

      有了詹闶的大手笔赏赐,再加上伊洛娜的积极表现,詹家内院总算是安静下来了。一场姬妾之间的暗战,被及时消灭于无形。

      往后面的时间里,也就是和奥多西娅同院的露易丝有点小委屈。明明自己也解禁了,可以为老爷生孩子,可每次侍寝的时候老爷都更照顾奥多西娅。

      心里不服气,可又能怎样呢。奥多西娅比自己更受宠,也比自己更会玩花样,又是最早解禁的,老爷当然会对她更好一点。

      这个问题詹闶当然知道,偏宠爱谁一些是没办法的事,人与人就是有差距。不过他也不会让这种差距太明显,抽空带着露易丝单独玩了两回刺激的,成功化解这法兰西妞儿的怨气。

      姬妾们都能和平相处,家里一片和气,十月初一的祭奠活动也没有再闹出什么笑话,詹闶心里已经很满意了。

      家宅平静下来,詹闶的时间却没有因此变慢。家里家外一大堆的事,忙起来纵然不至于陀螺似的脚打脑后勺,却也恨不得能让地球转慢一点。

      时间来到洪武二十九年的十月廿二,詹闶早早就从燕山工业园返回家中,同行的还有老和尚道衍大师。

      今天道衍大师会在詹家的客院住下,明天一早要共同观看错过今年后,百年之内都不会再有的天文奇观金星凌日。

      什么叫金星凌日呢,就是金星恰好从太阳面前路过,就像太阳脸蛋上长了个会自己动的痦子。

      简单讲,凌日就是内行星从日面经过的一种天文现象。针对于地球而言,内行星只有水星和金星;一个恒星系内越往外圈,就拥有越多的内行星。

      也就是说,在地球上可以有规律观测的凌日现象,只有水星和金星这两种。其他小行星也会带来凌日现象,但一来是不可测,二来就基本上都不会有太大的意义。

      同理,如果在火星上观测,就会多一个地球凌日的现象。继续往外,木星、土星、天王星、海王星顺序排列,可观测的就逐次增加。

      因为与太阳距离和环日公转速度,以及地球观测的角度和位置等因素的不同,水星凌日要比金星凌日更容易看到,大约是七比一的概率。

      而金星虽然每隔五百八十多天就有机会和地球、太阳出现在差不多一条直线上,但是因为有各种原因的影响,每二百四十三年只能看到四次。

      二百四十三年是一个周期,在这个周期里,每隔一百多年才会有一个八年之内连续两次的机会。

      詹闶在现代社会的时候,有幸亲眼目睹了三次水星凌日,和两次金星凌日现象。所以对于他来说,这次的观测并不是十分稀罕,主要目的还是忽悠老和尚。

      以道衍大师的智慧和学识,如果能把他忽悠过来,成为自己的臂助。哪怕已经垂垂老矣,仅剩二十多年好活,对行道教也是一股极强的推动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