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深夜释放自己app安卓

      “简直胡闹!你一个成年人,能别和小孩子斗嘴吗?”穆宁雪远远就听到偏院的吵闹声,赶紧跑了过来,似乎生怕萧霖霏被莫凡给气走。

      “雪雪,我这不是为了让她早点认清现实嘛,总不可能时时刻刻派人盯着她。”莫凡见到穆宁雪出现,立马就蔫了一半。

      白了一眼莫凡,穆宁雪低头对萧霖霏说道:“罹灾者不是灾难,而是上天赐予的天赋,不应该被当做灾难抹除。留在凡雪山,我们会给你们最好的魔法教育,帮助你们掌控自己的天赋之力。”

      “我知道你们可能对罹灾者不太了解,也对凡雪山不太了解,一会儿给你们上理论课的老师会详细和你们说清楚。接下来就安心留在这里学习魔法,凡雪山你们可以随意走动,要出去的话我也可以安排人员陪同。”

      “雪雪,你不用这么客气,遇到这种不听话的熊孩子,打一顿就什么都好说了。”莫凡在一旁看到穆宁雪这么客气都有点心理不平衡,好歹是城主,用得着这样苦口婆心吗?

      “两位城主,这几个孩子还是交给我吧。”负责教授魔法理论课的语嫣老师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课室门口。

      “也好,后面就麻烦你给这几个孩子详细解释一下。”穆宁雪很客气的说道。

      “雪雪,那我们是不是该去办正事了?”莫凡也不管旁边有什么人,手直接往穆宁雪的腰上缠去,一脸猥琐的笑容。

      “确实是有正事要办。刚刚猎者联盟传来消息,有大量的白贝妖出现,可能有帝王级,需要我们两个去处理一下。”说着,穆宁雪背生风翼,一阵风似的直接消失在天空中。

      “雪雪,等等我啊!”莫凡双手搂了个寂寞,一阵银色魔法光辉闪耀,也跟着消失在几人眼前。

      “好强!这都是什么魔法?”天明在一旁都没看清人是怎么消失的

      “强什么强,我就说我没看错,这莫凡就是一个大色狼,当着这么多人面都动手动脚的。”萧霖霏一脸正色道。

      “这说明两位城主夫妻关系好,是好事啊。”一旁的语嫣解释道。

      “就他!这么猥琐的男人居然能娶到这么漂亮的老婆!”萧霖霏一脸的不可置信。

      ……

      “好了,进去上课吧。”

      进入课室,语嫣老师给每个孩子发了一份资料。

      “你们手上拿到的就是关于罹灾者和凡雪山的介绍。你们可以一边看,一边听我讲。”语嫣老师说道。

      根据魔法的威力和可控性,魔法协会对现今出现的魔法类型进行了严格的划分,那些出现在魔法书上的魔法类别是属于常规魔法,也就是我们常说的魔法纲目之内的魔法。

      在魔法纲目之外,又有很多魔法类型的演变,所有这些魔法纲目之外的演变类型都可以统称为禁术。一般来说,禁术的威力过于强大,非常难以掌控,所以不允许普通人进行修习。

      禁术之上,还有一个界定,那就是邪术。邪术的威力强大,甚至挑战着正统的魔法规则,但是修习过程极其不仁道,需要以残害他人的生命做为代价,所以在各大魔法机构中都是严令禁止修习。

      而邪术之上还有一个划分,那就是罹术!

      所谓罹灾者,就是拥有罹术天赋的人。这一类人因为天赋太过强大,自身又无法控制,往往会因为突然爆发而对周围的人产生毁灭性灾难。

      历史上最有名的几次罹术爆发,每一次都导致了数十万人的丧生。

      也因此,催生出了圣裁院和异裁院这两个组织。

      强大的魔法力量需要管束,无法控制的强大魔法力量更不应该存在,这便是圣裁院和异裁院存在的宗旨。

      圣裁院主要控制国际上流窜的犯罪魔法师,针对违反魔法公约的强大魔法师。

      异裁院则是对那些禁术、邪术以及罹术修炼者进行监管的机构。

      禁术、邪术修习者还可以根据情节的严重与否来判决刑罚的轻重,但是罹术者只要发现一例,就一定会清除!

      圣裁院和异裁院的权利是全世界的魔法师赋予的,所以违反圣裁院和异裁院的规定无异于与全世界最强的魔法师为敌。也因此,哪怕是出生最高贵的世族,只要罹灾者的身份得到确认,没有人敢包庇。

      “那凡雪山就不怕异裁院的惩罚吗?”萧霖霏插嘴问道。

      “放在以前,确实会害怕。但是现在,魔法力量最强大的圣城,都败给了凡雪山的两位城主,所以那些想找凡雪山不痛快的人,怎么也得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况且罹灾者的认定也没那么简单,只要你们几个小家伙藏好点,不让罹术爆发,就没有人敢因为一些猜测就跑来凡雪山拿人。”

      “说的那么好听,非亲非故的,凡雪山干嘛帮我们?”萧霖霏依然不太相信。

      “就算暂时没人敢怀疑凡雪山,可这毕竟是与整个魔法世界的规则相悖,这种事风险应该很大吧?”不怎么说话的丁思怡也突然开口问道。

      “你们可以看看最后一页的两个人,他们两个也是罹灾者,而且都是城主的朋友。”

      四人直接翻到最后一页,上面写着两个人的名字,秦羽儿和丁雨眠。

      冰系罹灾者——秦羽儿,8岁觉醒冰系罹术天赋。家人因惧怕异裁院的制裁,担心冰系天赋爆发带来的灾难,从她8岁开始,就把她丢到天山之中,任由其自生自灭。

      天山是冰雪圣地,也是妖魔帝国,在那样残酷的环境下,最高强的魔法师都难以存活,更别说是一个8岁的孩子!

      但是,秦羽儿顽强的活下来了,而且控制住了罹术天赋,没有伤害一个人,后来甚至凭借着她自己的冰系天赋,在国际大赛上为国添彩。

      可惜的是,仅仅是因为她掌握的魔法力量太过超出常理,仍旧在大放异彩后被异裁院盯上,最后被冠以异端邪术之名,被灭杀。

      心灵系罹灾者——丁雨眠,城主莫凡的校友,有着无法控制的强大心眸。只要她心生哀念,周围的所有人都会以不可思议的方式闭气自杀。

      她在明珠学府多年,魔法修为甚至超过很多老教授,也从未伤害过任何人,在早期海妖进攻魔都之时也曾立下赫赫战功,斩杀无数妖魔。

      但是,最后,丁雨眠身为罹灾者的身份暴露,被一帮目光短浅的人算计,被迫立于海岛之中自刎。以她自杀的海岛为中心,周围数百海里的妖魔都在她的罹术天赋影响下而自杀,魔都整片海域飘满妖魔尸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