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石小百合jul

      金〫乌东升迎清晨,群星隐退于苍穹。

      阳光透过地平线,众生万物又苏醒。

      武当瓯山之巅云雾弥漫앦,一声声,悠长㇆的钟声在云间穿梭,回荡。

      云间,一束金乌光洒下,落在山前道门的牌匾上,“騏天星虶宗“烿三个字金光闪闪,璀璨生辉。

      瓜 门后数十座翠峰齐落,交相照应,众山环绕中间的主峰,一股股肉眼可见的灵气在其周围来回流动。

      山峦间,仙鹤珍兽相互嬉戏,戏水,时不时,能看见仙师御剑飞行的身影。

      뼼所有的一切,被一座轻薄丝滑的护ⱘ山大阵宛如倒扣的琉璃碗笼罩着。

      䀨 Ⱋ 龙子一在这生活了二十个春秋,

      他刚闭关了三个月,御剑飞行才在主峰落地。

      顷刻,搦平地惊雷一响,主峰震动三下。

      眼前师姐白玲玲袭来,少女身着淡蓝色的衣裙,外套一件洁白的轻薬纱,优美的身段被体现的淋漓尽致,乌黑的长发随风飞舞,胸前玉兔跳动,此女名应该为有容。

      师姐为何如此惊慌,莫非魔教攻入山门?

      发现眼前的师弟,白玲玲忧愁的小脸转喜,“师弟,我送你一件礼物。”

      还没有等Ⱋ师弟有所反应,她扬长而去,飞速逃离现场。

      看着手中的千纸鹤,龙子一鷗一时摸不着头脑,但之前的响声,他想起五师伯最近在练丹,莫非是炸炉了?

      三者似乎没有什么联系,但想到师姐从小的那些操作,他隐隐感觉不安。

      思索之时,一잷黑脸大汉窜出,脸黑如锅底灰,衣服和ᔖ他的脸一样黑,身形样貌如演义中的张飞,水浒里的李逵㿟之流。

      “五师伯?”龙子一艰难的从身形上辨认出来者。

      五ۃ师伯脸色狰狞着,双目中布满了红血丝,옠手抓住龙子一耳朵一百八十度拧。

      ꚨ“啊。”龙子一嘴里发出杀猪般的惨叫,“五师伯快住手,痛,痛…………”

      “猴崽子,我练了半年的金丹,眼看就要练成,全因为你匹付之东流,看我不在掌教师兄面前뮎打断你的腿。”

      “五师伯,不是我。”ᴲ

      五师伯看了眼千纸鹤,怒道:“证物就在你手上,还敢狡辩。”

      他拽着龙子一的耳撴朵,向大殿走去。

      龙子一百口莫辩,它心里的苦涩只有自己知道。

      师姐误我啊!

      ﴉ 墙角边伸出脑袋,乌黑明亮的眼睛收揽了一切,白玲玲拍了拍大胸脯,心中松了一口气。

      好师弟,讲义气!

      没让师姐平日白心疼你。

      …………

      主峰大殿内,正中央摆着三清的玉雕,玉雕之下,一道人端坐,双眼闭洕目凝神,桌上凝聚着用灵气汇聚而成的奇门占卜阵图。

      阵图散发着青蓝色光芒,꫅飞速转动,阵中漂浮着生僻的古文,同时道䍔人拿捏手势,不断砤变化,两者相互配合,预测着大事。

      道人身着一身青色长袍,头戴道观,手拿浮尘,身背一口宝剑,留着三绺长髯。

      此人是天星宗第三十六代掌教真人吴尘子,擅长推演卜卦,修真界一奇才,在位期间励精图治,以短短一甲子岁月階,使天星宗跃升为正道八门之首。

      ꢣ “五师伯,其实真的不是我。”

      뼝 “除了你还会有谁,还能是谁。”

      ೼ “怎么不说话了,心虚了?”

      门外传来对话声,吴尘子手掌一᝚挥,奇门占卜阵图慢慢幻化为虚无,重成灵气,回归天地间㿼。

      “掌教师哥,你可要给我做主啊!”五师伯松开龙子一的耳朵,抱着吴尘子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诉苦着。

      “我今搳天好好的炼着金丹,还有一个小时就成功了,可这猴崽子操控的千纸鹤,撞在了丹炉上,炉内丹药失控,爆炸,丹炉和丹药全没了。

      “那可是我多年的측心血啊!可不能就这样白白的没了。”

      龙ꡧ子一看着ᙨ这么没有形象的五师伯,有股三观尽毁的感觉。

      吴尘子看着脚边的师弟,皱了皱眉,不知该说其是赤子之心,还是老顽童。

      㝤 “好了,多大的人了,还这么没有正形,也不知道丢人。”

      吴尘子说完念了一个口㲑诀,一团水球凭空出现,环绕在五师伯的周围,除去了衣服上的污渍,黑脸㪡也露出墊了原来白嫩的肌肤。

      “年轻的时候你就是这样,现在都成长老了,你怎么还这样没个正形,也不怕小辈笑话你珥。”

      “什么没正形,我只是真性情。”五ᜌ师伯狡辩道。

       입 “还有我看谁敢笑话我。”

      五师伯瞪着眼看了过来,龙子一知趣的低下头。

      这时一偬个淡蓝色的身影走了进来。

      白玲玲坐在吴尘子旁边的位置上,右手拿起糕点,明知故问道:“父亲,这是怎么了,小龙子犯了什么错。”

      小龙子是白玲玲对龙子一的称呼,龙子一本人是不喜欢的,总有股进宫的感觉,但䍪白㴝玲玲从小总是这么称呼,慢慢的他也就默认了。

      “这猴崽子,毁了我的丹药。”五师伯抢先说道。

      “父亲჌,小龙子从小就乖巧,我想这惆次肯定是无心之失。”白玲玲一边摇着吴尘子的手撒娇,一边给吴尘子嘴里喂着糕点,“你就原谅他吧,好不好嘛!”

      作为女儿텫奴的吴尘子十分的享用。

      白玲玲悄悄给龙子一打了个眼色,那表情仿佛在说没事一切有师姐呢。

      龙子一心领神会,心中莫名有一丝感激,显然,他已经把真正的罪魁祸首就是他的师姐,这件事抛之脑ద后。

      好像从뾼小就是这样,白玲玲테惹祸,他背锅,白玲玲出手解救,他事后大感师姐义薄云天,救师弟于水生火热。

      至淸于到底是谁导致的,从心底他根本不可能和一个从小陪自己长大,长相甜㦾美,娇滴滴的女孩计较什么。

      ﬗ也有可能是因为,他从小背锅背习惯了,老背锅的。

      五师伯大感不妙,急切的说道:“怎么能轻易的原谅这小子,那炉丹药可是览我的心血。” 뾺

      ꒣“五师὏伯ٔ你怎么这么小气,不就是一炉丹药吗?왁”

      “不就是一炉丹药?这炉材料至少值五千高级灵石呢。”五师伯吹胡子瞪眼:“不当家不知道柴米油盐贵。”

      五师伯和白玲玲对峙起来,两人都是从小被宠大的,一个有点目无尊长,一个没有正形。

      “胡闹,㯂三清雕像下成何体统。”吴尘子训斥。

      他和稀泥道:“这样吧!师弟你这次损失了材料和丹炉师兄踚出了,你拿着师兄的令牌到材料库再领一份也就涉是了。”

      筲 “这怎么好意思釦呢!”五师伯嘴上这样说䕱,但拿令牌的动作比谁都快,恐师兄反悔,拿完令牌飞速的走出去。

      一切都如同他想象的那样,虽然有一丝不相同,他本想告在绝掌门师兄那里,让龙子一的师傅,他师弟续쉦缘天师出面把这份赔偿赔了,没想到大师兄提前赔了,但也没什么大碍,结果对了就行。

      至㓈于面子形象,哪有灵石重要。

      吴尘子的嘴角沵抽了抽,师弟再次刷新了在他心目中的下线。

      他转过头看着龙子一说䙼:“至于你吗?就罚你去打扫⡊道门ὤ前的天小梯,你可曾有怨言?”

      龙子一摇了摇头,“弟子不敢。”

      궸白玲玲正想开口把扫天梯的惩罚也免䈄了,吴尘子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打断了她还没说出口的话。

      “续缘一脉自古人丁凋落,但背后隐藏的能量巨髯大,背后的人脉也盘根错节,对于天星宗剮来说也是立派根本之一。

      “你师繺傅续缘天师,闭关已有十年未曾入世。

      鷏 “续缘一脉已在山门蹽待的太久,作为续缘天师唯一的弟子,你是时候天下行走红尘炼心,否则天下道友也㵭该急了,这次你打扫完天梯,也就下山去吧!”

      狤 “弟子领命。”龙子一走出大殿。

      ̶“父亲,其实这事小龙子是无辜的,你就别罚他去扫天梯了吧!”白玲玲첞撒娇道。

      “我知道。”吴尘子不缓不慢的说道:“큟那千纸鹤是我送给你十二岁的生日礼物,看到那个的时候我就知道这件事是你做的,要不然我怎么会赔你五师伯那么大一笔材料。”

      싥“那你还让小龙子罚去扫天梯。”白잹玲玲抱怨道。

      Γ看着自己的女儿为了别的男人抱怨自己,吴쯨尘子内心一阵酸楚。

      “傻丫头,暗地里的事怎么能拿在明面上论,作为掌教真人,我一言一行都被全宗门的人看着,我自然是要赏罚分明。”

      白玲玲若有所思,感觉哪里有些不对,但具体哪里不对也说不出来。

      看这个回答唬住了自ꌦ己的女儿,吴尘子心虚的喝了喝茶。

      庻其实真正的原因是,他看龙助子一有点不爽。 ᯔ

      这就好比,自家白白嫩嫩水灵灵白菜在院子里面,好好的护在院子里这么多年。

      但自家白菜身边从小总有一个小猪仔的陪在周围。ᴲ

      作为父亲的,当然是怎么횾想都不是个滋味。

      自然视其为眼中钉,肉中刺。

      一有机会还不把小猪仔赶得越远越好,最好去祸害别人家的白菜。

      至于龙子一到底喜不喜欢自己的女儿,他从艤来都没想过。

      ⰻ 因为作为女儿奴的吴尘子只会有一个想法:我的女儿这么漂亮,怎么会有男人不喜欢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