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家族

      ښ 难怪刚才一直就觉得她看起来非常的眼熟,一时间想不起ꒂ来,只是那天的她打扮的特别土气。

      于是思缎便开始讲起,陈丹妮如何乔装打扮去传媒公司应聘,然后又去为美整形,后来又如何脱身的陯。

      小段便把那天自己被黄毛追堵的事情讲给她们听,告诉她们一定要小心。

      䏼 陈丹妮倒是很认真的分析出㧍来,“她们怀疑我的可能我觉得不大。毕竟去应聘的是想要勤工俭学的学生,花销这么大,还要在脸上做手脚,打退堂鼓也是有可能的事情。”

      正在这个时玘候,小段的电话突然响闎起来,是潘晴川打来的,原来他殡们五个人终于翻山越岭又座了好久的멡长途车횭,终于到了筑市。

      就暂时潆住在潘晴川家租住的老房子里。

      Ș 嶮几个人在客厅打地ꁳ铺倒是也能住下,自从父篩母回了火云村,家里再也没这᫳么热闹过。

      小段是带着思缎和陈丹妮一起到潘晴川家的。

      这么쏫多人,让潘晴川家狭小的客厅显得格外拥挤。

      他们计划明天就去传媒公司讨要被骗去的钱。

      陈丹妮说,已经把这件事告诉了做民生栏톯目的妈妈。

      邴妈妈觉得这就是诈骗,他们也会被找记者一起去拍摄报道这次的事情。

      有媒体曝光,即使钱要不回来,也希望更多初入社会的年轻女性看到,不要再被骗了。

      뎜那天晚上,潘晴川一直在查哪里有奇异果树苗卖,在筑城郊区就有一家ꢜ比较大的果树苗批发市س场,他查了׎一下那里的뷇果树苗评价不错,并且有农大的专家指导栽种。

      螣他想到火云村附近的山上有许탼多野生猕猴桃,那些猕猴桃一般长得比较小,但풁是如果种植上个头均︀匀果香浓郁的维生素之王新西兰奇异果,那么就可以给大家增收。

      村里很多老人都没有鞋穿,孩子大多都穿着脏脏破破的衣服,这与大城市里的光鲜形成了强烈的对比。

      他在火云村住了这段时펵间,再回到省城,这썮种剧烈对比在他心中形成的反差更为巨大。

      他看到那些孩子明亮的眼睛,因为长期营养不良面黄肌瘦的脸色,灰蒙蒙已经看不出原来颜色的衣服。

      他就特别想为家乡做出点什么有意义的事情来。

      改变贫穷的现䘿状쥣。

      第二天一早,六个㾽人一行来到了传媒公司。

      遨像是有人通风报౅信一样,埴前台小姐麻利的要锁上了玻璃门,孟亭富眼疾手快ﴠ一把用胳膊肘顶住了玻璃门。

      前台小姐一看门关不上,声音有些紧张的说,“我们这没有预约是不能进来的!”

      領看起来一ߎ副很明显的心虚的样子。

      来跟的记者是陈丹妮的妈妈部门的年轻沈记者和王摄像,他们都是从传媒大学毕业,到电视台工作三年礆,心里充满着正义,本来这次报道作为主编的陈丹妮妈妈要亲自跟进。

      䅂 但是这两个年轻人主动请缨要来报道。

      沈记者上前出示了自己的记者证,“我们是合法来采访。”

      这个时候里面出来几个面容不善的男子,为首的又黑又瘦,一双眼睛圆瞪着,嚣张的喊着,“我们这里不接受采访!”

      孟亭富࣎不太善于与人交际,这个时候빗有些着急的说:“你们这些骗子,快把䋗骗我妹的钱还回来。” 늙

      狩两方僵持不下,眼看就要打✳起来了。

      潘晴川躲到一边去报了警,民警澣来的很快,孟娇娇说了自己的遭㛉遇之后,民警建议双方调解。

      于是一行人进入到了会议室,潘晴川也是第科一次顺利进入到这家传媒公氡司,他注意到,这家公司看起来规模很大,但똿里面没먣见先到什么工作ﷻ人员,虽然一面墙上鞞都挂着各种理事单位的铜牌,显然,这富丽堂皇只是他们跺骗取钱财的障眼法。 篣 祧

      〃 会议室有一张长桌,潘晴川注意到㒐并没有投影仪等常用的办公设备,而且桌子上已经落了厚厚的一层灰,显然已经很久没有人使用过了。

      又或者ự他们租下这里的时候,本来就带着会议室。

      潘晴川不动声色的默默观察着这一切。

      孟娇娇当着民警的面把一切㼪的来龙去脉뇡说了一遍,年轻的民警说:“你们这属于民事纠纷……”

      传꼠媒公司领头的那个高高態瘦瘦的男人气势넰嚣张ꀔ的说:“她是一个成年人,钱也是她自己贷款,我们是合槏法的公司!”

      ᰙ 孟亭富生狓气的说道:“我妹妹本来长得就很漂亮了,但是你们非让她去整容왝,而ꭙ且你们根本也没有给她工作!” 㹙

      对方依然无赖的说:“她一个成年人,是她自己用手机借的美容贷,跟我们公司没有任何关系。”

      孟亭富虽然没见过这种瀏的阵仗,但是㉷对方的抵赖在潘晴川的意料之中,所以在来这之前的几天,潘晴川已经对可能遇到的情况作了分析,죮并且告诉了孟亭富该筳怎么说。

      但是潘ꒀ晴川因为是学法律专业,所以基本上说这些专业术语滴水不漏,而孟亭富一着急却想놲不起了那些专业术语。

      潘晴川讎紧接着说:“成年人不代表不会被骗,首先,你们告诉她只有整容了才能得到你们这里主播的工作,这냽是对她͕诱导!”

      潘晴川的眼神坚定声音也掷地有声。

      囱一点也不畏惧对方的嚣张跋扈:⤡“然后,用高额工资做诱饵,让她贷款整容㕓,子虚乌有的工作根本庚就没有皬,让她背上了巨额债务!”

      面对记者的摄像头,对方依然很是狡诈的说:“你有证据吗?”矈

      潘晴川手中拿着一个胡萝卜造型的笔,他按了一下开关里面⟙传来了李丽的声音:“你看起来就像我妹妹一样,姐跟ὄ你说,现在主播是风头产业,错过了可就可惜了,你想想贷款这点钱,你一个月的工资就还上了,还收获了美丽!”

      潘晴川关掉了录音:“这是他们经理跟求职者在美容院的对话,我这里还有全部的录音,从传媒公司一直到整容医院,甚至可以큂提供录像资料!”

      陈丹࣪妮因为以前听说过妈妈去暗中采访卧底黑心企业的故事,所以她的脖子上常年带着一个红绳夑穿着的贝壳项链。

      看起来像是海滨城市景点上几块钱的纪念品,其实那是一个微型摄像机。

      对方有些慌神,而疸出警的老民警,似乎也嗅到了事擒情不对,本来只以为是民事纠纷,但是他暂时不想打草惊蛇。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