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二代就是这么嗨app下载鹱

      就在庭审陷入僵緖局的时候,台下的吃瓜群众又开始了……

      “你看看,这老将出马一个顶俩!正济老医师一出口,就知有没有啊!你看那一大群人都被老医师一人说得夹嘴不言,看来还是老医师厉害!”

      “那是!也不看看人家的⁲师傅是谁!”

      “今日又学到东西了,看来以后吃东西不能胡乱吃了,你ﻐ看那楚国的太子就是教训呐!”

      “兄台所言极是啊!”

      “极是个屁쬥!咋们这些平民百姓,能吃饱饭就行了,至于其他的花样东西你吃得上吗?”

      ೱ 䏐“还是这位兄台有见地!小弟佩服!”

      外院一帮人乱七八糟地议论,闹哄秫哄的样子与厅堂之上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过很快,一个声音出来,外院也没音了……

      “咦?方才他们说楚国太子出事前是在花月轩吃的饭,我怎么记得,前两天我在花月轩吃饭好像也拉肚子了呢??”

      此言一出,周遭顿时一静,所有人都扭头,看向那个发话的商贾人士,一时之间有些愣神。

      宋玉眼中的神光暴涨,扭头看向外院发声之人,身子一正准备出声。

      这时,那商贾旁边的人反应了过来,立马就有人提出了不同的说法:“怎么可能呢?我前天也去吃了,我怎么没有拉肚子?”쀑

      相反的说法一出,顿时打开了围观群众的话题,人们开始针对这两种不同的说法,延伸讨论。

      爭 “对啊对啊,我们也是啊,不照样好옥好地?᨜”

      “不对不对,我昨天去吃了,我也拉肚子了!”

      ⣎“你也是?!卧槽你这么一说,我好像也耫有感觉了!!”

      “有那么夸张吗?我昨晚还去了呢,吃了一大桌子菜,晚上还跟翠花聊了一夜的人生,不也没事吗?”

      “兄台,我记得方才正济老医师说过,这东西是看人的!”

      “什么玩意儿?难不成这花月轩的饭菜真有问题?”

      最后一个人的议论,将这个话题引到了极点,吃瓜群众充分展示了“脑补”的可怕,纷纷开始进行无数的猜测,一时间议论的声音越来越大,花月轩身上的“污点”也越来越明显……

      ᦪ赵偃看向外院,眉头微皱,心中有些疑惑:怎么又࠹扯到花月轩了??

      赵偃身后,易华满眼震恐,眼珠子都快瞪出眼眶,脑海之中思绪纷飞,纠缠到一起如乱麻一般,难以厘清。

      궱 早在最初的裄商贾之人开口扯出花月轩,易华就眼皮子一跳,心中隐隐升起不祥的预感。

      果不其然,越来越多的人都爆出自己在花月轩吃饭后身体出了问题,这让易华有一丝心惊肉跳的感觉!

      难道,花月轩的饭食真的有问题??

      易华现在的心里也没底了!这几天忙于给自己脱罪,基本上没有管花月轩的事情,而那个掌柜又是草包一个,如今猛然听到这个消息,易华心中也很是担忧。

      “还好,花月轩与自己的关系少有人知,只要此事没有露馅,就扯不到自己身上!”易华想了想,心神也逐渐放松下来。

      谁知,还不待易华思定,底下又发生了变故……

      “我记得那花月轩好像是易华易大人的店呀??”

      一道如幽魂般的声音,从人群之中传来,听得易华肝胆俱ꗡ裂,刚刚落定的心又一次悬于喉间,一口唾沫哽在嘴里,怎么咽也咽不下去。

      ⶷易华连忙向着人群看去,想要找出方才出声之人,可是骅此时的人群已经开횛始了又一轮的议论,哪里还能找得出方才那个说话的人。

      “花月轩怎么会是易大人的店呢?我们赵国有律法规定的呀,非宗室之人不可开设女闾之所!易大人可是司寇,司掌律法之人,又怎会触犯律法呢??”

      “你还别说,这应该还真是的!你知道花月轩里的红河姑娘,那可是前任长史的女儿!据说前任长史因犯贪污重罪而斩首,其妻女早就下入司寇府的牢狱了。要是花月轩跟司寇府没关蓊系,那红河姑娘怎欔么会到花月轩接客呢?”

      “真的假的?竟然有这种事情胬??私自将牢狱中人放出,那可是重罪呀!!”

      “不止呢,你有空去花月轩看看,这样的还有不少呢!!”

      “这位兄台说得不错,我记得有一次看到花月轩的掌柜悄悄进到了司寇府中,进出都是司寇府的王业掌司接送,看来这花月轩的掌柜在司寇府的地位不低呀!”

      “你这么一说,易大人难不成就是花月轩的幕后老板??这也犯法了呀!非宗室之人可是不允텂许私设女闾的!违者可是以叛国罪论处的呀!!”

      “谁说不是呢!”

      “哎~~易大人真是真人不露相啊!”

      “可不是嘛,前段时间刚因为楚太子一事显露头脸……不对!!如果易大人是花月轩的幕后掌柜,那这花月轩的饭菜要是有问题,易大人可是要负责任的呀!!那楚太子之事……”

      “这兜了一大圈怎么又回到原地了?合着不管是撞还是吃错东西,这熊悍公子的死都跟易大人脱不了干系了呗?!”

      “哎呀呀~~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

      底下的商议之声,逐渐传遍整个厅堂。

      宋玉听得是眼冒寒光,一双招子紧盯着对面赵偃一行,脸上挂有狠厉之色,阴冷着愑声问道:“偃太子殿下,可还有话说??”

      赵偃此时铁青着脸,底읮下的议论声听得赵偃心中冒火,扭头看了看脸色煞白的易华,赵偃盛힆怒之下,冷哼⭍了一声:“哼!”

      一想到自己等人为了保住易华,劳心劳力这么多天,没想到眼看都要成功了,却出了这档子事!

      这个易华竟然有牵扯到如此内幕,堂堂一国司寇,居然敢公然犯法私设女闾!这让赵偃心中极其恼怒。

      而让书赵偃更为恼怒的是,你说你开就开吧,怎么连个饭食都做不好??寻常时间倒也罢了,在今日这等场合闹出饭食不干净的传言,让宋玉当堂揪住了把柄,前面做的所有努力全部泡汤!

      这样下去,宋玉等人还不趁机咬死自己?!一想到父王叮嘱的事情出了这么大的岔子,还是自家人的过错,赵偃就忧思不已。

      对面,宋玉的脸色也不怎么好看,迎着愤怒的宋玉,赵偃一时也有些气弱。

      这下好了,撞人的是易华,饭菜不干净的还是跟易华有关,赵偃就算是有十张嘴,也扯不清了!

      见赵⺵偃不回话,宋쵻玉的气势更盛一筹,冷声道:“如今证据确凿,还请偃太子能像昨日所说的那样公正不阿,尽早给我楚国一个确切的答复!”

      说完ɋ,宋⦎玉冷笑一声,又补充道:“殿下,此事没有什么不好决断的。易华乃一国之司寇,居然敢冒犯律法,未经宗室允许私设女闾,这在我等任何一国,都是抄家的罪过!我等此番要求诛杀此人,也是为了贵国好啊!”

      听到宋玉的嘲讽之言,赵偃的眼角狠狠一抽,干笑着说道:“宋大夫,不过是一ؘ些市井之言,如何能当큃真呐?”显然,赵偃还是不愿意就此罢休。

      “哼!”宋玉听됱闻后冷哼一声,正蠊准备开口驳斥,被一声传报声打断࿚……

      “报!!”一个身着楚人峌服饰的侍卫,来到宋玉跟前,说道:“大夫,方才邯郸城中有传言称,当日太子殿下出事的Ⲟ酒楼饭食不干净,今天早上已经有好几个人腹泻了。”

      “呵呵呵!”听到这儿,宋玉脸上挂满了得意之色,心中那是无比高兴:连老天都帮着自己!!

      “太子殿Ծ下,还请挪步到花月轩,是不是市井之씩言,很快就会有结果了!”宋玉的目光紧紧盯在赵偃身上,静候其答复。

      此时的形势逆转,楚国一方占据了道德制高点,还有“证据”在手,若是赵偃还敢像方才一样推脱,那即便是宋玉等人以势相逼,赵人也没有借口说什么!

      如今的赵偃是被人顶到了墙上,不得不回应道:“既然如此,本太子凨自然一同前往!”说完脸上僵硬地一笑,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孩子心里很不舒服。

      “该是如此!”宋玉冷笑着回了一句。随后来到正济的面前,拱手一礼说道:“老先生,可否随本官一同前往花月轩,查验一番酒食?”

      “愿往!”正济淡然回道。

      “多谢老先生嗌!老先生请!”见此,宋玉笑着伸手一引,头都没回就领着正济前往,却是丝毫没有搭理身后的赵偃一行人。

      赵偃见此,阴冷着脸煞是骇人,狠狠地瞪了眼易华,哼了一声扭头就走。

      身㎦后,郭开嘴角的弧度,也逐渐平复,紧跟其后。

      一时无话,众人都紧随着那个侍卫,来到了花月轩门前。

      身后乌压压跟着一大片,一小部分是当时在司寇府中的吃瓜群众,另外的一大部分则是路上被吸引来的看热闹之人。

      刚到花月轩门口,众人就听到里面传来的吵闹之声,似乎有食客在跟掌柜的交涉。

      一行人走到屋内,就看到花月轩的胖掌柜正站在ũ桌前,跟桌上一位商人打扮的食客争论着什么。

      跦 见到新进来的一大波人,尤其是看到前面的赵偃还有人群中一脸煞气的易华,掌柜的肥脸一抖,冷汗“唰”一下子就落了下来。

      掌柜连忙小跑到赵偃面前,顾不上擦拭额头上油亮的汗水,躬身行礼道:“见过太子殿下!”㺻

      赵偃对此没有回应,一샻双眼睛紧紧盯着有所ℚ动作的宋玉。

      只见宋玉来到那个食客面前,出声问道:“这位兄弟,敢问这是出了什么事情??”

      那食客见宋玉衣着华丽,周身气度不凡,当即便拱手一礼,回答道:“大ﶦ人有所不知缙,小人乃是外地商人,这两天跟朋友来到邯郸,听闻这花⛸月轩当中女倌艳丽,ꨟ就想着来小住几日。”

      “可谁承想,这两天不知怎么的,我那朋友是腹泻不止啊!今日吃过饭后,病情反而还加重了,我就想跟这里的掌柜ꖎ说道说道,可谁知这掌柜的不认啊!!”

      此话一出,周边的议论声又响了起来。

      宋玉感受到周边人的“热情”,只觉得໸自己有如神助,当下扭身朝着正济,拱手说道:“还请老先生看一看这桌上的饭食。”듉

      횋 正济点了点头,来到了桌前,抄起一旁干净的筷子,开始逐个品尝。

      众人的目光都放在正济身上,等待这位老ᜍ医师发话。

      正济将菜品逐一品尝过后,眉头逐渐收紧,直到端起酒壶闻了闻,眼睛才一亮。

      긲原来是泡过药的!正济心中暗道。紧接着端起酒壶抿了一小口。

      酒ꐽ中有一些药性,但是却很淡,正济虽然年老,却因⋟为常年接触药材,身子骨较之常人梇要康健一些,所以并不担心会中毒。ꀗ

      ⒭ 众人就看到正济抿了抿酒之后,闭目拧眉,思索了半晌。这一幕勾起了旁边人的注意,所有人都屏息以待,暗自猜测。

      “这酒,馊了!!”良久,正济才睁开眼帘,老眼之中一抹精光闪现。

      卧倒!!

      众人在此屏息等候了半晌,还以为此番会有何等不同寻常쮡的回答,没想到最终就是这么个结果,顿时就感到有些微的蛋疼。

      “老医师,这……”宋玉这跅时也ꍱ有些疑惑,难不成这馊了的酒就是能致人腹泻的东西?

      正济此时将杯中酒倒밀在了碗中,肉眼可见的浑浊酒液之上师,有着些许的沉浮物。⍘

      ꒟就在众人看着的同时,正济的解释声来到:“这寻常的酒液,顶多只能保存月余,否则时间一长,酒液当中就会有一些杂质,而这便是引起诸位身体不适的症因所在!”

      什么?!!

      此话一出,底下뀪人就有些疑惑:“可是这酒不都是这样的吗??”

      很快,就有不同的声音:“谁说的?!人家合信酒楼的酒就不是这样皠的,不光甘冽醇香,还净如琉璃,让人欲罢不能呢!”

      “真的假的?改天我也去买一壶喝喝!”

      “骗你干嘛?等会我们就去旁边的百花楼去看看。”

      “好~~”“算我一个恞!”“加我加我~!”

      这时,正济也随之解释道:“合信酒楼的酒确实与之不同,老夫去年曾有购得一坛英雄酒,直到现在还清澈如됒水,喝起来香气更甚,真是怪哉!”

      郭开在一旁无语地看着这帮人,心想都这个时候了还不忘吹䀼一波合信酒楼,真不愧是赵诗昇雨安排的人!

      见此,宋玉出声问道:“老医师,这么说来眼前㻬这酒便是导致我国太子肠疾恶化的诱因??”

      “嗯~!”正济点了点头,继续说道:“ſt方才我就说过,每人的脏腑能力都不尽相同,寻常人饮之无妨,可若是患有肠疾之ꦮ人喝了这酒,必然会导致病情加剧,从而殃及生命!”

      说着,正济指向了方才与花月轩掌柜争辩的商人身上,说道:“而像这位,体格健壮中气十足,显然体质要比常人强上不少,少量饮之倒也无妨。”

      说完,苕正济老眼一抽,虽一脸正色,衣衫之下的手掌却微微颤抖,显然说这种话老人心里也是有压力的……

      发酵酒时间一长,确实会导致二次发酵,也会让喝了陈酒的㉛人感到䠻不适,可这是最起码放了一月以上的酒才是。

      而酒楼当中,一般也都会按照时间以及酒液的发酿程度而进行更换,虽然总会有那么一点儿发馊的酒,但长久以来都是如此,也没闹出什么事端。

      只是如今被正济讲出来,就显得没那么简单了屿。

      花月轩酒鮿食有问题的说法被证实,宋玉的脸酦上高兴得很。

      “偃太຺子,对놪此可还有异议??”宋玉冷眼盯着赵偃等人,眼中似有寒光渗出。

      “……”赵偃铁青着脸,瓮声说道:“此事涉及我赵国律法,需先呈报给我国王上,还请宋大夫再等几日!”

      “可以!我可以等!”宋玉很干脆地应声:“我等就在驿馆之内,等候偃太子的消息!但是还请太子转告赵王,这是最后一次쥪机会!还望赵王深思熟虑啊!”

      说完,宋玉冷笑着离开ᒈ了此地。

      赵偃阴着脸,扭身看着眼前的花月轩掌柜ꐫ和司寇易华,冷哼一声:“来人!!给我将这两人ⷪ押入王宫,查封깋花月轩,等候旨意!”

      䒼 “喏!!”身后一众太子府侍卫,连忙应声。

      花月轩要被封,自然是要清场的。而周遭的吃瓜群众们,自然也被侍卫轰了出来。

      就这样,赵偃领着一╛帮人,押着两名“嫌犯”,朝着王宫行去。 쉾

      而郭开,自然是留下来监管花月轩封场一事。

      看着赵偃等人的背影,郭开眼中光芒闪动,表情有些沉闷。

      易华与伯阳君合伙开设女闾,郭开是知道的。在伯阳君死后,易华没有将女闾之所䯇拱手让出,转而继续经营,虽然这已经违反了律法,但是郭䳊开并没有将此事捅揈出,因为这并不能将易华怎样。

      一个司掌五官之一的司寇,赵王身边的心腹,可不是一个小小的女闾就能击倒的!即便此事被赵王知晓,那也只不过是小惩一番,伤不到易华的筋骨。

      不过,现在的情形却与之前截然不同了!

      外有魏楚燕三国紧紧逼迫,内有邯郸民众议论成浪,易华这个花月轩,牵扯到的已经不仅仅是赵国的律法,还有楚国太子之死,以及赵人对于王室律法的议论!

      若是此次䗤赵王还要出手保易华,那面对的可就是楚国的雷霆之怒,以及魏燕两国的同步攻伐!最重要的是,还有赵人对宗室王族的离心!!!

       “相同的一件事,在不同的时间不同的节点,所起到的作用以及影响力就截然不同。”郭开这时才真正理解,赵诗雨这句话鹀的含义。

      最主要的是,这一连串的事件交织在一起,若没有决定性的证据,任谁来看都会觉得是易华自己人品不行,运势倒霉,而无法联想到是否有人从中⭶设局。

      因为赵诗雨的这个谋算,本就是不可复制的精心策划,任何一个环节都不可以有一丝一毫的偏差,才能有如今众人眼中的巧合事件。

      郭开一想起合信酒楼当中那个名为战忽局的机䐸构,心中警惕之声大响。连带着对赵诗쬑雨的忌惮,也重了几分。

      自古以来,从未有听闻过有人能够把⩇控人言,操持人心,更何况是不同的人群、相互对立的思想,都被这个机构加以利用,从而达成了自己的目的。

      战忽局的这两次亮相,成果斐然,让郭开感受到一丝不同寻常的气味。

      若是有朝一日,这个机构能与列国抗홻衡,那将会是怎样的情景?!

      郭开摇摇头,찠将那一抹震撼藏匿于心底,心中暗下决定,一定要将这个消息传回去!让秦国知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