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娃的诱惑之娇妻

      岳䭋原舟恍惚了一下,明白摊主的意思,立昚刻打算掏出手机扫了两斤过一下嘴瘾,没想到却掏了个空。

      到嘴边的话马上改口:“得嘞您,我先过那边瞅瞅,待会饿了再来买。”

      于是马上就转头离开。

      브 “卧槽,竟然忘ﴯ了从元星号上拿点值钱的东西过来,搞得现在真是身无分文呐,手机都木有。”

      通讯设备他手里倒是有,只不过全息屏这种东西可不能光天化日之下亮出了呀,虽然他不吃东西也没事,但是嘴馋呀。

      难不成还要跑回月球上从元星号上拿点东西过来,这也太麻烦㍰了,岳原舟表示还是先看看吧,反正饿不死,要不就当体验生活吧。

      经过这一番遭遇,岳原舟也不急着做什么了,找点事퀁做的话툻明天再说吧,怀着这样的心理,他便随便在大街小巷闲逛。枠

      “保叔ﶉ博白白切、美死你发廊、正规按摩店、黑爷烤뀊山羊......”

      瞧瞧这都是啥名字炌啊,岳原舟扯了扯嘴角,继续向前看。

      “얡本命年、老京师面馆、哪都通快递...”

      “咦?!”岳原舟停下脚步皱着眉,脑子里搜寻这记忆,“哪都通快递?大罗天醮?...哦,罗天大醮,一人之下。”

      “卧槽!볥”停下来沉吟片刻的岳原舟忽然大叫一声卧槽,引得պ旁路人纷纷侧目。

      岳原舟尴尬的笑了几声表示抱歉,便转头走开。

      此时他心里却别有一番想法:“这可就糟糕了,貌似这个世界没有什么高科技,也不知道能不能把那个搞出来。”

      “只不过,也有一堆奇奇怪怪能力的人,珞没准能研究ꍛ出什么也不一定。”

      “三百多年了有些细节没想起来,但是大部分还是记得,现在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如何打入异人界内部,ꇞ否则没有消息来源的确不好办。”

      ꫶岳原舟摸着下巴,对自己的记忆力簳感到自豪,“接触之后,第二步就要看哪种能力的异人对我的研究有利了,嘿嘿...不过这帮人能力稀奇古怪的,㎢也得小心才行。”

      ȴ 恜 岳原舟虽然自信自己物理攻防MAX,但是架不住一些稀奇古怪的能力啊,前些日鄝子不就遇到一个黑客,没准就是有什么特殊能力逧的,不过岳原舟自信也不怕这家伙銗就是了。

      “要不抓几个异人问问?”岳原舟一边思索着一边在大街小巷晃悠。

      豹这个世界的修炼者,也称为异人。

      一般要经过经⚅过严格的训练足和系统化的指导才能运用自己体눾内的炁。

      这里的修行者认为,除了生命从上幌一代继承下来的血肉等基本㒿物质之外,最重要的就是继承上一代赐予的一种抽象能量,就是这种能量让继承者可以成长,蛅可以思考,可以从行尸走肉转变成有自主意识有灵魂的生物。

      而也正ᩄ是随着它的流逝,即઴使继承者不断补充着其他形式的能量,却依然无法阻止衰老,直到耗光它而死亡䭗,很鈙久以前的人就察觉了这个继承物的存在,它被那些先贤称为——先天之炁。

      也正是㒽如此,是否能察觉,并使用自己体内的先天一炁,就是异人的标准。

      异人又分为两类,先天异人和后天异人,先天异人一出生就能使用先天一炁从使其转化成一些功能各异的能力。

      而后天异人便是通过ᝩ某种修炼方法,引导出先天一炁,在经过特殊的运行方法使炁不断壮大,从而使得自身力量能力大幅度提升。

      峪 是ɫ以,异人相对于普通人来说,个体强大但是数量少,目前世界现存的异人当中,最大最成体系的两支是东方炼炁与西方炼金。

      所以古时候也把这类人称之为炼炁士、炼金师。

      当然,如今西方应该称为魔法师,魔法师更侧重于띠通过魔法棒或者魔法道具沟通自然施放魔法。

      而东方的体系则┆更侧重于自身全面升华,所以东方炼炁士通常比西方魔法师拥有更强健的体魄。

      东方炼炁界又分为很多派系,比如正一道、全真道、汉传僧、잿藏传僧等等,还有一些家传功法流派,比如吕家、王家、唐门(这里纍的唐门不是那个断腿堡)...等等。

      正一道又分为灵宝派砘、清微派、天师派㜌、净明派、茅山派、闾山派、梅山派等,而武当山则另成一派:三ㅿ丰派。

      还有一些其他小流派,比如信奉某某神...便得到力量等ꋅ等。

      而此间,由于战国诸子百家争馢鸣时代,百家之一杨朱学派的遗留,发展至⊯今成┿了当世第一搅屎棍:全性。

      全性秉承杨朱砨学派‘贵己’‘重딗生’等理念,从“损一毫而利天下,不为也;取一毫而损天下,亦不为也”,演化出“人人不损一毫,人人不⑎利天下,人人不以天下大利,人人不轻其胫一毛,则天下治矣”。쎳

      全性则取全性保真,不以物累形之意。

      啗可惜如今的全性只知道损一毫而利天下,不为也,已然忘却了取一毫而损天下,亦不为也。

      所以全性之人的行为准则쟩已经变成干什么就干什么,为所欲为,一群没有约束的疯子䙲。

      这很好想象嘈,简单的说,相信大家也都知道莉君子六艺:礼、乐、射、御、书、数,这才是最初君子的最低标准,最后大多数学子只学了礼乐书,然后便号称君子.┬....为什么,因为对于学了礼乐书的学子来说,射御数实在太难了,所以他们选择性的忘了。

      蜇避重就轻本就是人的本性之一。

      还有经常被提起죅的뻉:以德报怨。人家孔夫子曾经是这么曰过:“以德报怨,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츿 所以片面的理解往往就变成极端,而他们还认为自己正确无比,继承了先辈的智慧,㰤可笑的是,这个世界的全性,就是这么一軽帮人。

      觤一帮不讲规则的人,所以其他流派对待全性也不再讲规则。

      言归正传

      此时,金乌早已西坠,玉兔东升月笼莎,层层的云朵遮蔽了弯钩似的月牙,在路멬灯的盲区,小巷越显得漆黑풸。

      岳原舟踩着人字拖走在这种小巷里就显得뇸十分突兀,周围都是他走路的声音,此时他脸上露出一论抹沉思色:“只是茫茫人海上哪找异人去,简直就是大海捞针,要不?老本行上网去找找彫......”

      “小子,去哪儿。”昏暗的角落忽然出现一个人影,从岳原舟身后出现。

      与此同时,岳뱴原΂舟前方也迅速跑出一个人,这人一出现就开始加杪速,在靠近岳原舟有七八米后,忽然用力一蹬地面,整个往墙上人跃起,双脚快速在墙上踩踏两下,一펦落地马上摆出一副扎马步架势,ᚭ然誝后伸手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狰狞着脸色说道:

      쉉 “朋友,生活不易,江湖救急。”

      岳原舟:“ヽ(;憖′Д`)?”什么풵情况啊这是,这么狗血的劫道都给他遇上了뢧?难道说这家伙刚才用的就是传说中的飞檐走壁.....异人?

      因为岳原舟也分辨不出炼炁的人和正常人的区别,他没见过啊,况且他䀾也不清楚炁是个啥子玩意。

      甚至ꄷ刚才还用‘神Ɦ威’扫꟞描了一下这两个家伙的生命特征,貌似挺正常的,也没有什么巨大能量反应之类的,只是没有参考的,他一时也无法判断这到底是不是,没兕准▌异人就是这样的呢。

      而且这醉种事他以前还真遇僎到过,深夜在大街上一蟉个人逛,遇到吸粉的毛贼要挟勒索...... 綐

      于是他试探的问道:“好说好说,兄弟刚才用的是轻功飞檐走壁?”

      飞檐走壁的那位闻言,擴当下就认为岳原舟在뛈调侃他,他把匕首从左手抛到右手,语气有些狠劲:“呵呵,是不是,试试不就知道了。”

      瓆 “赶紧的别磨蹭,搞完这小子收工。”另一个声音则深知反派死于话多的道理。

      当下两人也不废话,先制服目标在郓自己摸,反正干这种事也不是一两回了。

      只是让他们没想到的是,平时两面夹击的完美策略,竟然就被如㹜同钢筋般的手臂轻易的掐住了脖子。 쀡

      憳 就连平时见势不妙想喊出点子鳖扎手风紧扯呼的时间都没有。

      岳原舟也不废话,直接给这俩货一人一拳爱的反击敲晕之后,摸了装备便走。

      看来不是异人了,否则那可能那么弱,不过平白收入七百块也不错,岳原舟샮暗道⟉。

      “这不正好,今晚住宿都有着落了。”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