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庄墨韩

      海市大剧院前的试拍,直到太阳西落时才算真正结束。 ≈

      쉆 黄胖子声色厉苒的教育了他一顿后,珬甘韬没在顶牛,陪着女伴跑的悠哉悠哉。

      倒不是惧怕歃黄胖子的权威,而是枪声过后,他发现远处三脚架上的机器,压根没粈对着他们这帮群演。㯸

      他们这帮群演连充场面都没人要!胏

      试拍花的时间太长,导致真正的拍摄赶在天黑前才结束。

      约定的时间已经超时,可精疲力竭的众游客也没心思在提那点超时费,领完钱换掉戏服后,从匆匆结束噩梦般的“演员ҵ”生涯。

      回去的路上,弯着腰有气无力蹬着自行车的甘军,对车后光着上半身的甘韬道:“这活不是人干的,还是老实点进厂干活吧。” 账

      他实打实ඓ的站三十七八度的高温下,拉了半天黄包车,这会还感觉浑身乏力。

      要不是堂弟甘韬一副兴致勃勃的模样,他早甩膀子离开了,哪用受这份罪。

      甘韬笑道:“大哥,给我骑吧。”

      个头高,车子矮,跨坐车后的他,不等甘军在谦让,两腿一伸下了地。

      两人调了个位置,自行车再次走动后,甘韬才回道:“我感觉倒是还行,比较自由,比学校里的约束少多了。”

      甘军不置可否的笑出声:“你要求可ᰦ真低,就这样的还自由?那我上班的地硏方不成了天堂?”

      卖力蹬车的甘韬也没犟,可能是因为他从学校里出来时间不长,因此才觉得群演自由。

      两人累了一天,没力气再出去买菜,下了口面将晚餐对付过糦去后,一人拧桶,一人拿盆,到院子里打水冲了冲ᔱ身。

      背身换好内裤后,甘韬指着天黑后又出现在墙上的蠕虫恶閐心道:“哥,就这房子你也住的下去?”

      甘军摘掉眼镜,往床上一躺,憨厚的对不谙世事的甘韬笑道:“民房都这样,你住久了就习惯了,而且这里便宜离厂子也近。”

      ╬ 甘韬叉过他身子,走进床里坐下道:“这房一㹛个月多少ᄅ房租?”

      甘军道:“150。” 垑

      甘韬怎么想也没感觉便宜,150块钱是他爸甘国华月工资的四分之一,就这还便宜?

      而且还有水电费什么的。

      他以后的月工资应该耙比甘国ើ华高不到哪去,也就是说他一个月辛᪪苦到头也赚不了多少钱!

      好在他对赚钱多少也没个清晰定位,来海市打工一是为了摆脱村里人的异样眼光。

      二是出来走走看看,在待家里他就快톈发霉了。

      甘璻军问:“要灯吗?”

      他道:“关掉吧。”

      可能是快到中秋的缘故,外面的月亮很圆、ᇼ很大、很亮卪,将脑袋搁在床头,直着内裤的甘军、甘韬一胖一瘦的体型映的异常清晰。

      ሚ甘军问:“韬子,你以后想干什么?”

      甘韬借着射进屋里的茭白月光꿘,专心致志的瞅着周围的墙壁,看是否有蠕虫已经爬到附近。 ⸸

      面对堂哥的闲᭏聊,没心没肺的应道:“没想过,过一天算一✊天欇。”

      甘军好奇:“你现在也不读书了,就没点梦想?”

      窗台下发现有个蠕虫,他伸出右手弹掉后,回甘军道:“没梦想!”

      倒不是故意敷衍甘유军,他现在确实没什么梦想。

      他是重生人巈士这一点他确信,但上一辈的事他记得不清不楚,有没有遗憾也无从得知,不存在完成未完的心愿。

      侟 这一辈,他㮶老爸老妈对他也㊎没什么大要求,书既然读不下去,那就早点结婚生子。

      而他自己也没想륞过要活出个惊天动地,做一个人上人。

      因此,甘军问他梦想那是真问错人了,没人能想到青春年华,处在叛逆期顶峰的年纪的賲甘韬,追求的却是平平淡淡的生活。

      他自己也搞不清楚,16岁的他怎么会是这种心态,一点也不年少轻囏狂,更没有甩小伙身上的神采飞扬!

      场面一度有点冷,主要嶮是甘军对这个堂弟有点无语。

      搁在床头的脑袋有点疼,甘韬躺平到床上问鳰甘军道:“哥你有什么梦想?”

      甘军道:“中500万。”

      他一翻白眼道:“得,睡觉吧,在梦里中。”

      쀣 一夜无话。

      깷天色麻花亮,两人早早起身椋,吃完饭在骑车到液压厂要花个把小时좜,不起ꚑ早不行。

      液压厂叫明晶,厂子不大,一栋两层办公楼,横竖两个生产车间,外加一个仓库+。

      领导还没到,甘韬一路跟픺着堂哥到车翺间。

      甘军干的是钻床,就是给铁块打眼,刚洗完的工作服只一小会就被甩的满是油污。

      “你弟多大啊,长这么高!”

      甘军的人缘不错,每个从他工作台岼路过的同事,总能停下来和曼他攀谈两句,提及甘韬长得俊,长得高的不少。

      “走,人来了。”甘军提醒旁边看图纸的甘韬道。

      两层小楼外露的铁楼梯一路上到二楼,面试的人甘军唤金工,是个瘦弱的中年人。

      甘韬不卑不亢的回答完几个可有可无的问题后,依次填表。

      金工点了根烟,瞅着甘韬递出的表格:“1982年12月03日,哎谳,小甘,你不满16周岁啊,今天是9月24号,还差两个多月才16周岁吧。”

      玊甘军傻眼,他知道甘韬是16岁,哪能晓得是什么时候生日:“是吗?”

      ꜵ 见甘韬点头,甘军忙掏出不知什么时候准备好的白盒烟,塞给金工道:“您通融通融,就两个月时间,他人都来了,总不能再跑回去。”

      金工推着手里的香烟道:“这不行,按道理是要满18周岁的,何况他16周岁都没满,这个是正宗的童工,肯定不行,让他在你䦓那住一段时间,等月份到了再来。┫”

      两人推攘之际,甘韬出腔道:“金工,您看我这个头,没人会相信我才16岁的。”

      金工摆头道:“这不管用,要是哪天查饾到就完事,跟个头没关系。”

      见金工意志坚决,甘军无奈道:曄“那行吧,我弟等两芘月再来,但烟您得收着。”

      出了厂门,甘韬有点感慨,没想到第一份工Ữ作就有波折。

      甘军ⶊ对金工的奉厱承讨好,也让他心里不是滋䨰味。

      听金工的意思,18周岁才能进厂,那甘军为了让16岁的他进厂,又花了什么代鳬价?

      拒绝了甘军请假送他回家,拒绝了骑车,只带着出租屋钥匙的幭甘韬顶着偌大的太阳,츝心情复杂的行走在海市这个国际大都市之中。

      出租屋的三岔口,犹豫再三的甘韬选择了直行,那是通往车墩影视基地的方向。

      他虽没想过要赚大钱,但还Ꝏ知道自力更生的重要性。

      接下来的两个月,他选择去做群众演员,怎么着也得混个三餐钱。

      䏡 浑身如水洗般的甘韬赶到影视城。挠

      昨天招他进《海市沧桑》的那人不在,影视城外也没有举着纸板招人的剧组,他只好找了ԭ个阳光辐射不到的地方蹲了下去。

      倚靠墙壁昏昏欲睡的甘韬被一句,“兄弟也是做群演的?”询问声惊醒。

      틠瞬间清醒后,他不动声色的捏了捏裤口袋,他全身的家当都在里面,不放在聘出租屋,是因为那破地方他不信任。

      感觉到裤兜里的厚度后,他上下打量着不知什么时候蹲到身旁,约莫三十上下的黑瘦汉子:“昂,有ᗟ事?”

      那人笑道:“我叫张强,是个群头,有没有兴趣加入。”

      说着从黑色衬衫口袋里掏出包烟,从꺂里面抽出根递给他。

      甘韬摆首道:“不会?䮿”

      他真不朊会抽烟。

      而且人生地不熟的,谁知道这烟有没有问题,别在是甘军口中的迷㷮魂烟,抽完真成了快活似神仙,然后乖乖溜溜的将钱数给别人。

      张强呵呵笑了声,在满是戒备的甘韬面前,将᳇烟递进嘴里点着吐了口道:“兄弟,做这行不报团襪容易受人欺负,不仅会受剧组欺负,还会受到同行欺负。”

      ㆡ 没给罴甘韬开口机会,张强继续劝道:“而且,只要加入我们,你能接到的活也多肉,甚至可能成为跟组演员,成为特约演员也说不定ꢕ,不用듚三天打鱼两棋天嗮网。”

      甘韬挥手驱散掉身旁弥漫的烟雾:“然后⥍呢,加入后,我得付出什么代价?”

      天上不可能掉馅饼,张强许诺这鴇么多好处,他总要有所웷付出才正常。

      张强颔首道:“兄弟明白人,要是我带你进剧팫组,一天20块钱就得分我三块,这价格不高吧。”

      甘韬想了会,钱倒是不多,如果真像张强说的活多,这条件他倒是能接受。

      他询问道:“我怎么知道你能不能接到活?”

      张强自信一笑:“刚好我要ీ进去,顺⬂道带你去看看,要是还不信,那就算了,不差你一个,而且你来的时间不对,这会没剧组招群众演员。”

      影视城内,张强指着不远处的剧组道:“看见没,这个剧组的几个群演都是我手底的,他们的工资有日结、有月结,童叟无欺。”

      甘韬点点头问他:“我就做两月行不?”

      张强発从裤兜퐌里掏出纸笔:“行,将餷呼机号给我。”

      ⶐ 他摆首:“没呼机,我每天早上过欞来,就蹲刚刚那地方。”

      ꒐张强道:“尽量买个,要是有活我可以提前通知你时间和地点。”

      ꢾ独自走出影视城的甘韬,接连又碰到两群头想收其入麾下,搞的他都戞纳闷了,难道帅气如他,就是个群众演员的命?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