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奈儿 电影

      술淡江现在有经营这种冷兵器的商行,里面武器的质量参差不댚齐,有来自于内地各卫所的,质饠量最差,还有来自于“宇宙强国”高丽的产擖品,质量要比卫所的好一些,但是最近从辽东淘汰了很多的二手货,这是质量最好的冷兵器了,价格也很有竞争力。

      王喜田便订了一批后金造䔮铁矛铁箭头,还有一部分皮甲和棉甲᡿,准备用最近的船先发一部分去马贵司,而自己뜄也要准备准备,因为辽海칦如今已化冻,受大当家罗汝才탳的指派,王喜田必须去辽西一趟了。

      大员到辽海的船只非常多,从海外进入的货物有很多会从大员中转,然輬后被发送到辽海沿岸几个地方,尤其是大沽港,除了明朝固定从江南运输的漕粮必须走运河外,大部分的货物都走海运送进폲了大沽港。

      㓘王喜田在⮙三月份进入辽海,海面和港口已经化冻,但是内河仍然是冰冻状态,ꍙ他先到张家堡,准备在这边安顿下来,因为要想在辽西打开局面,必须在张家堡找到门路。

      张家堡的港口如今也可以停靠大型海船了,以前因为港口条件ᔀ差,大型海船要不在锦州换沙船,要不就在白翎岛中转,五年前,随着张家堡经济᪩的繁荣,张家堡港口管委会花大价钱从大员雇佣킰了几台蒸汽动力清淤船,把张家堡港的航道挖湏深,所以现在的张家堡,大型海船已经能够无障碍停靠了。

      不过也是因为此地的港口条件太差,清淤船只能清出一条航䧿道,港口的泊位数量还是少,但是ᇂ货物吞吐量这几年不断增Ꮈ加,所以港口显得异常繁忙。

      主要原因还是辽海沿岸,除了金州和登州是深水港以外,包括大沽港、辽河口都对大型海船不友好,尤其是大沽港,货物进贗出量还多,但是航道淤塞严重,大型海船根本进不去。

      海外来的大瞂型海船,原来都是在白翎岛停靠,然后由沙船或者平底车帆船转运进入大沽港⪦,不过这几年张家堡也能转运之后,很多船只往张家堡停靠,因为这里离大沽港沟比较近,运输时效性涸比较好,能省出不少的费用。

       至于说为啥不去金州和登州ࠆ转运,商人们谁也不傻䎾,明朝的官吏㹉可不是吃素的,各个环节亂吃拿卡要,折腾点钱싩还不够给他们的。

      更何况还有后金的货物转运,估ᣚ计八旗贵族们肯定不放心放在登州或金州吧。

      于是张家堡的港口越来越忙乱,这里也越来越繁盛了。

      ᠖现在这里的情况非常微妙,在张家堡以北十五里,就驻守Ệ着一支后金军,对南面┼的金州虎视眈眈,南面的金州城也驻有重兵,监视着北面的艳动静,不过无论是后金的官员还是明军的将领,唯独对中间ீ的张家堡视而不见,把这个方圆五里的小地区变成了化外之地。

      其实明金双方现在都害怕对方实际控制张家堡,盖因双方的贵人们在此地的利益太大了。

      张家堡现在除了那座军堡是由社团实际控制之外θ,四条街道边的仓库、房舍和门面,几乎都是明朝、后金的各位贵人拥有,只有少量的是社团或者高丽人、日本人的。大家在场面上打生打死,恨不得食肉寝皮,背地里却是你来我往,生意做得风生水起的。

      所以➒,对所有的贵人来说,张家堡的地位十分重要,控制在谁萤手里都不好,还是交给社团比较放心哈。

      三月的辽海寒风依然凛冽,海面上还有不小的风浪,在近岸的ˡ地方,还能看见不少的浮冰,不过在通往张家堡的外海,大概几十艘大海船都锚泊在海面上,等待着进港。

       王喜田乘坐的是一艘跑运输的福船,船主裹㒵着裘皮的衣物,外面还套了一件羽䰑绒服,和王喜田有一搭맨没一搭的说着话。

      “大沽港那一ࠜ群官吏不干人事啊,您说把大沽港疏通一下多好,从张家堡㣇中转,平白无故的要多花一份钱,而且最糟糕的是耽误时间啊,送点货要耽搁好几天呢,閪唉,看手里的排号,估计最早也要며到后天才能靠泊梤了。”

      “王大哥,为什么大沽港不让疏浚航道,额譚看船上的货物都是要送댖到大沽港去的啊,还得在张家堡周转?”王喜田问道。

      䅍“疏浚航道和港口不得有钱啊,其实也不是钱的事,只要朝廷认可,愿意出钱的人一大把,每条船收点都出来了,朝廷现在对团社比较忌惮,怕疏浚了大沽港,团社的大海船直接就能在大沽港卸载,京师被威胁的程度就提升了。”王船主跟王喜田解释道。

      “这不是扯嘛,团社也不光有大船,也有平底船啊,想进大沽港,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情啊。”王喜田嗤笑道,“朝廷有啥,人家团社非得打进去,破破烂烂的地方,谁愿意要啊?”

      “也是,不说ﮎ别处,就是这个张家堡,比起大沽港来也不差呃,团社可比朝廷富裕多了。”王船主也想不明白。

      “额看呐,肯Ù定튃是这个沙船帮在朝廷有人,为了独霸大沽港的生意而已。”王喜田看了一眼从张家堡出来基的一艘挂着沙船帮旗帜的平底沙船。

      “王大官人说得对,反正我的货物都是在张家堡卸载,从来没去过大沽港,都是沙船转运过去的。”索

      这时,远处一艘装饰得富丽堂皇的沙船依靠风力慢慢的沿着航道ꤪ往张家堡港口航行,一点也没有锚泊等待的觉悟,王喜田瞅了好一会儿,最终按捺不住问起来。

      “王大哥,那艘船不用排队的吗?”

      “噢,那艘船是辽西的官船,估计又是辽西那边的贵人过돍来了,这不辽海刚开海,这些贵人憋了一个冬天,可以过来放松一下了。”王船主跟王喜田解释道。

      “哦,是辽西的船啊,也不知是哪一位贵人过来了。。。”王喜田如有所思。

      接下来王喜田并没有等两天,杨氏船行驻张家堡的货塉栈主事得知汉臣瑾公司的客户来张家堡,便找쨼了一艘小船过ड来寻找,最后把王喜田和他的几个随从接走了。

      杨氏货栈的主事姓魏,是一个中年男子,长得一脸的福相,见人都笑容可掬的,王喜田对他的印象非常好。

      接下来一段日子,魏主事领着慺王喜田在张家堡四处拜访桒各商家,明里暗里混个脸熟,也是得益于这些年罗汝才在移民届的名声,各个势力都听过罗汝才威名,┖对他的兄弟自然高看一眼。 坋 䬀 所以,王喜田不但和明朝Ք的商家熟络,就是后金那边的商人也混熟了,甚至一些在张家堡蟫居住的后金贵人也和王喜田见过几面。

      明朝那边的贵人在张ꏐ家堡过冬的少,毕竟需要跨越一段海路不是,但是后金这边的贵人非常愿意在∜此居住过冬,这边的条件很好,各项服务业比较发达,也算是很不错的销金库,贵人们居住在这里,可比沈阳那个地方自由多了。

      后金的贵人和王喜田沟通,也䴟是出于商业踦目的,王喜田对辽海比较陌生,但是后金的贵人对海外的事务更为陌生銪呢,跟王喜田在一起,哪怕是听他聊聊天、吹吹牛,也能增长见识不是。

      就在䊺王喜田四处交通的时候,魏主事跟他通报了一个消息,“辽西祖大将军的二公子听闻王大官人前来张家堡,想邀请大官人前去天香楼一叙,不知大官人有什么安排狿?”

      “祖二公子?他找额作甚?”王喜田没想去攀辽西的贵人,这几天只是想沟通门路빯去辽西挖他们的墙角,靯难道这个祖二즦公子知道自己的斗来意,过来给个下马威?

      “也可能是大官人这几天在张家堡比较知名,要知道,凡是贵人都会多方下注的。”魏主事暗示着说道。

      王喜田琢磨一下,估计着魏主事的话,思考良久之后,便让魏굅主事安排一下和祖二唺公子会面的程式,让自己的随从去准备拜访用的各色礼物。

      天ᵸ香楼离着港口不远,就在张家堡要塞的城下,算是张家堡比较高级的会所了。

      天香楼是一个三层楼高的建筑,ᄲ不过因为占地较小的原因,显得比较紧凑,就连门口停靠马车的地方都很狭窄,王喜田下得车来,便让马车赶紧走了。

      셋也是,张家堡如今可是誏寸土寸金的存在,所有的建筑都挤쳰在一起,有点后世香港的感觉,不过这种景象让人很亲切,中国人嘛都好热闹敾。

      띢王喜田打探过了,祖二公子名叫祖泽騴溥,他其实应该是镇虏将军祖大寿亲生的第一个儿子,不过祖大乇寿之前收养了侄子祖泽润为长子,所以其亲生的大儿子祖泽溥只能行二了,人称祖二公子。

      “草民王喜田见过祖二公子,公子万福獋金安。”王喜田上来便施足礼数,祖泽溥倒也没有正常二世祖一般的傲气,也是以礼相待,“王先生不必客气,快快ꈰ入座,上茶。”

      “今天是第一次见到王先生,但是贵主上曹操大当家的名声,却是৅如雷贯耳,在下一直神往得久啊!”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