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原杰特曼2020恢复了没有

      宫中赏宴,江琉头名定是要应邀깻的。

      永康城富,觥筹人影,言笑晏뀄晏。今日正好诸位大人休沐,直到晚间还没有尽兴的意思。江琉被灌了不少酒,呛得鼻尖辛辣,实际上别局人比她喝的多得多,她也灌醉了不少人。偶尔看见一两个梳着丫鬟髻阗着绿缎红摆宫裙的小宫女说说娼笑笑,还有一个趁旁人不注意塞了块小点心在嘴里,囫囵嚼完后,有一㢪种满足的神色。

      쬾 江琉不自觉地笑了掅。

      냨 欢乐华章连绵起奏敧,笙歌如锦,舞女换了一批又一批,看歌舞的澝醉眼迷离,拍声交好,杯盏里琼浆从指缝溢出,顺着肌骨缓缓流下,美人斟酒,抚唇微微一笑。

      文明的秩序与规ᬼ则中隐隐透出上古世纪遗留的自由与无序,在这人类王朝建立后的战火纷争中,野蛮误打误撞开化了思想的封建。

      虽魏国国君称“帝”,兴封番邦亲王,实则有名无实,天下一日未统一,就一日没有真正的中原皇帝。魏君,充其⩓量也就是个王罢了。只是该叫的还是要䞗叫,已在局中,就得按规矩来。

      姬书元先向她举杯贺喜,二鴜皇子姬书茂不远不近,窺没有表现得太热切,仿佛丝毫没有过拉拢之意。퇄

      大皇子实打实地给了她一些好处,但姬书茂丝毫不急,只是先投递㫞消息给江琉,还未许诺她什么,仿佛不担心她被拉拢走,论ὸ诚捇意,此时以뒉姬书鲐元为先嫰。

      ⽢ 只是昨夜帛书上一排小字列在末尾:姬书元自ܼ身难保,江大人且作壁上观,既归于吾,自当为新朝功臣,且去且留,还望三思。

      管中窥豹,魏国皇子内斗及其尖锐。

      “琉弟,你眉间……”ᒯ文岚喝了不少酒킹,恍惚看到家里额头上的一点,以为是自ꠏ己眼花,然而定睛一看,确实有一个小小的赤点。

      江琉抚了抚眉心,今早走得急,兴许是药水没涂匀,她也不甚在意:“……脸上长了뀡颗痣。”

      繟文岚奇了:“琉弟的痣真会挑地方长,还是赤红色瞇的,曾听闻美人朱砂,却在琉弟身上见到了。” ꊇ

      “……놾”

      宫人托着贡果美酒,小步为各朝臣换碟,送至江琉的酒杯底下粘了一张小小的字条。

      她Ḑ趁饮酒时把字条搓成一团,⫔又投入地下水渍晕开墨水,糊成一片,还用脚把它在泥里蹭了几番。

      밚 怎么会……?

      她放眼望去,魏君身后的大公公俯首在他耳边说着什么,魏君手럣盘两块玉,神色渐渐凝重,应该和她的是同一个錁消息——

      儓 秦国公主在魏被杀。

      ⴼ一时震惊朝野,打了魏君的脸。

      为时将近一年的筹倜备,都付Ρ诸东流。秦国名将路昭正奉秦长㛚公主陁的旨意准备召集兵马于秦魏边界的梁都。

      秦都会颐。

      大秦长公主三十有余,是先秦Ⴥ王妃子所生,先秦王后随先秦王去世,留下一子一女,即如今ޮ的秦王与入魏和亲的公主。长公主在秦王年幼的时候便摄政,一举掌握大权,如今秦王年满十九觩,长公主却迟迟没有放权刂的意ñ思,而是将权力更集中賐在她的手中,手段狠辣,以女子之身在秦专政㟿,不断扩张,令列国际忌惮。但秦国毕竟没有魏国的底气自封皇帝,与祁픢国皆只有王号,名义上的最高统治者是秦王。

      秦国尚武崇强,军纪严明,仍有青铜旧制。运用失蜡法铸造青铜器,使青铜ॷ器纹饰更为多样而精致,它的运用和推广极大地提高悬了青铜器的铸造水平。错金银技术运用于青铜图案装饰,使秦宫青铜器的造型㴃多变、纹饰繁缛、绚烂多彩。会颐秦灣宫主殿青鼎高耸祭坛,饰以琀、串饰、勒、瑗、环、玦等玉器,玄色主调,雍容华贵。

      长公主说一不二,横陈帐榻,斜躺ꇙ假寐。两名宫人左右执扇,扇尖染了桃香,㭏静默恭敬,不敢发出丁点响声。一双白净的手为她捏肩,是长Ꞡ公主喜欢的力順道,除却手上一些指甲的划痕开露红色的皮肉、结痂的细痕,那双手堪称完美。

      她轻轻地哼嘤一声,似从不安稳的睡梦中惊醒——

      “玉泷퇕。”

      捏肩的手一顿,声音微微喑哑:“臣在。”

      她又昏沉地睡去,湿热的空气让她톍添了几分暴躁➶。一把抓住脖颈间的手,顺势扯开衣袖,腰带从腿间滑到铺了细绒的地板。她起伏着探起身子:“路昭到了哪里?”

      㖓玉泷难受得开始喘息,竭力回答她的话:“还有十天就可到梁都。”

      氡她不̰满意,手上的力量重了几分:“太慢了。”

      脚边的绒毯渐渐淌了血,帘子外的宫人不声不响地换了一块新垫。

      뱊高低连绵的声音丝丝缠绕,耳后传来一声狠狠的撞击声,银制器皿跌落红毯,葡갫萄酒撒了一地。

      宴会上的江歠琉自然不知道这些,宴饮本来好好的气氛凝固了,一时没有人造次。喝匠醉的大臣强制清醒,铜鼎里已经熬制上了满满的醒酒汤。

      垖䃖一老臣胆战心惊地迎着魏君的目光:“陛下,臣斗胆问是谁杀軼了公主。”

      琵琶弦断,乐绝,死寂无声,魏君眼皮跳个不停,竟觉疲惫:“公主暴毙,死因正在彻查。”

      多事之春,自今年伊始,魏国便没有一日安稳。

      ῃ “崔天祺,孤派你调令前往。”

      串 “臣领旨。”脏活累活䤹,给了这把魏国最锋利的刀,他似乎从无怨言。

      脚魏君累了,自少年登基意쾞气风发,也已过了几十个年ꖏ头:“我大魏兵强马壮,不畏秦国再战……”

      “陛下,秦魏交战不满三年,且秦国公主死于魏国境内,此时交战不能由我国先撕毁盟约。”文与非跪下,劝谏穒掷地有声,“只怕是路昭有备而来ä。”

      ᩴ二皇子党有人站出来:“不如按原计划让月希公꥚主햦前去和亲,先封上秦国的嘴끶。”

      姬书元握紧袖中绿松石镶⮧嵌的ᬾ藏银杯,没有贸然吭声。

      魏君沉吟片刻,摆手,憔悴了数岁:“此事明日上朝再议。”

      ퟕ姬书元显然已经把江琉划分到自己党派,ⲱ主动找她议事。

      江琉知道他与姬月希的龃龉,又不好明说,只状ꋃ似感慨:“两国交战,只可惜了三公主远嫁他国,若是出了意外,就没有适龄公主外嫁,朝廷不免要新封公主,大臣中不知还有人家中有受封女眷。”

      姬书元有恻隐之心。

      二皇子收到江琉暗中来信,眼中兴趣浓厚,㰞认为自己可以把江琉收入麾下。

      ㉴ 两兄弟都认为江琉是自己的人。

      姬书茂认为江琉离间了林家与姬书元的关系,姬书元却娝认为她解决了姬月希远去和亲的命运。再暗箱操作籪一番,让姬月希핝出点“意外”,又让江琉自身没了烦恼。

      只是对不起一人。

      傹眼前她的音容笑貌浮现,然而江琉给不了她想要的结局,远去和亲,暂时平息魏国뻰之难,一举四得。秦国为后,至少丰衣足食,尊贵非凡——

      玅让林君湘去和亲。

      林家势大,免不了让魏君忌惮,鱵割舍一个女儿,既成全姬书元,又解决魏君燃眉之急,打上“忠义”的名号。 ﷃ

      纚自嘲一声怈:也不过是为自己罢了。江琉志不在魏,魏国内乱,或坏许在秦长公主的政压下,喑秦国才是林君湘最好的归宿。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