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嫩高中生穿着制服自慰

      天亮时分,小溪边的帐篷,一夜的休息四人已经起床,裴南书是第一个醒来的,醒来却没看见值夜的林少渊,赶忙把其他的三人都叫醒了。

      经验ꦓ老道的许文飞邹着眉头说道:“有问题啊,照理说应该没有什么东西能够无声无息的把一个大活人掳走,难不成真有什么我们所不知道的强大ꑪ妖魔出入?那也不对啊?只掳走林少渊一个人?”

      裴南书纳闷道:“或许他只是到周围去了,给泺我们弄早餐呢!첶”

      㝝裴知行同样严肃:“都什么时候了,还开玩笑呢。赶紧皽联系一下他,看看能不能联系到。”

      껬 裴南书灰溜溜笑濂道:“活跃一下气氛嘛!别那么认真啊!行哥。”说完打开电话给林少渊打去,无奈就是电话正在通话中。

      苏晓晓听见林少渊失踪的消息,一下媼乱了方寸,快哭出来了!洒颤颤巍巍:“你们朦说会不会真的是娥女把少渊哥哥拐走了。昨天他就发现了娥女,我们都没相信他。”

      许文飞摸着下巴下面的短须:“这样看来,林同学昨天说起来的娥女是一个线索。”

      裴知行有些不𣏕信:“一个虚无缥缈的传说,还是别当真把,许哥你在周围找一下把,我们原地等待!”  许文飞环顾了四周:“我先去周围探༲查一下,你们就原地等待,别再走散了。”

      苏晓晓紧张的不知所措,裴南书安慰道:“别担쎯心,㶙我这兄弟命属蟑螂的,不会有事的。”

      暗林最北边的大瀑布,林少渊幽幽的从铺满宝石的床上醒来。看着这个珠光宝气的岔洞穴眼睛都挪不开了,真是要什么来什么,知道自己缺钱就被小娥女带到了这个满是金银财宝뭤的地方。

      ౻ 林少渊正在想找什么样的理由拿走这些宝贝,以后肯定发大财了,奸商值爆棚,打量着四周这个洞穴的中间的大厅顶上一个硕佺大的蚕⾱茧倒挂在溶洞顶上。洞穴之中很是安静没有一丝其他人的气息,林少渊正纳闷自己是怎촦么到这里的,已经完全没有映像了,就像是喝醉酒的人断片了一般。

      在周围逛了一圈,发现这里是一个很大的洞穴,山石壁垒很是坚固,林少渊看了看了手表,已经十一点多了,◛怪不得自己感觉㞛到肚子已经在抗议了,发现背包什么的都没有带过来,只能出去猎几只小妖吃了。

      来到洞口,正要走出去,迎面撞上了透明的结界。“我去,这里怎么还有结界,妈的到底怎욞么回事,我怎么回来到这个奇怪的地方。ຖ鸡䞄哥,你在那,快出来。”林少渊直接叫出声。

      鸡哥依旧出♇现在肩膀上:“你好像被这个娥女精神控制了,昨晚我就觉得不对劲,你就像完全着魔一样,我怎么啦你都拉不回来。”

      “我完全没感觉啊,怎么会这样。现在出是不是出不去了,这个防御结界相当㓨的高级啊!我就算拼了老命怕也是出不去啊。”林少渊仔细审䆔视着眼前的结界。

      鸡哥不慌不忙道:“这里应该是娥女的家,榲她带你过来不知道要干什么,看来娥女的传说是真的。”

      “卧槽,这样奇葩的事怎么叫我遇上了,传说中娥女会带走喜欢的他的人,永远不会回来。我是不是交代到这里。”坐在地上的林少渊有些无奈。

      回到醒来的宝石床上,肚子咕咕直叫,对着中间的娥茧大声叫:“有没有人啊,有活人吗?”

      大厅中间顶上的䞤娥茧缓缓退去蚕丝,娥女丁丁睡眼蓬松的飞到林少渊面前看着林少ꭡ渊的眼睛轻轻的说뒿道:“大哥哥,快睡吧!还没天黑呢不能起来哟!”

      餙 林少渊眼神立刻变得迷离,机械的回ﳤ到道:“好啊!睡觉了。ề”说完到头就睡过去了,娥女从新回到娥茧之中也睡了过去。㏓

      暗林小溪边的巨石上,已经过了两个多小时,许文飞回来了,带着满脸的疲惫对三人说道:“周围所有能找的地方Ყ我都认真查看过了,没有任何打斗过的痕迹,也没林同学的记号。情况太诡异了,我们赶紧离开这里,呆久了我怕要出事。”

      裴知行认同的点了点头:“确实超过了我们的理解范围之类,太不寻常了,收拾东西返回吧!留屦下记号,林少㭙渊回来看到标记!就知道了我们回去了。”

      苏晓晓一脸的梨花带雨:“我们再找一找,好不好,我们肯定能找到少渊哥茅哥的。”

      裴南书走过来安抚道:“妹子,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回去以后召集高级一点ⷾ的猎人在来,以我们四箐个人库的实力蟅还是没有办法太过深ᑼ入这片暗林的,万一老林已经回去了呢!”

      苏晓晓听完裴南书的话,眼里一下有了亮光,对呀:“自己赶紧回城找到爸爸,让爸爸来找林少渊,爸爸可是猎人大䈧师,更是高阶的超能强者,无论是经验还是实力都比自己这一队人强太多了。”

      收拾好行囊,留下了记号和说明文字,一行人快速的离开了暗林回城去了。

      품月朗星稀,还是满月之夜,明亮的月光鬉照耀着这一片大瀑布之地,如同风景画一般美丽的山谷。

      林少渊再一次被饿醒,刚睁眼,眼前是一张精致的童颜囮,天真可爱带着满脸ꐁ的笑意。娥女看见林少渊醒来满心欢喜说着:“大哥哥,你终于醒了,丁丁都ぴ饿了,一直在等你起来去吃饭呢뗡!”

      觉得自己已经快要没有力气了,仔细ṍ算下来毕竟已经快24个小时没吃过任何东西了,ꛏ人是铁饭是钢一顿不吃饿得慌,更别说三顿不吃了。

      又被娥女拉着不由自主的飞了起来,飞了大约十⏮分钟,来到了一片悬崖之下。接着娥女欢快的对林少渊说:“大哥哥,这个上面有很多蜂蜜,可甜可好吃了,丁丁最喜欢吃的就是蜂蜜。”

      林࢜少渊借着皎洁的月光,看向头顶山崖之上Ⳋ,发现确实有很ᠮ多蜂巢,不仅多楻而且每一个蜂巢都十分巨大꼕。又在쎆不知不觉的情况䕄下飘到了崖颠的位置,只见娥女蠡轻轻的一伸手嘴里念念叨叨对着蜂巢说道:“小蜜蜂,駖你们最好了,把你们的蜂蜜给我吃一点吧!”

      娥女说完这话,一大群蜜蜂直接从蜂巢䊀里面倾泻而出,偌大的蜂巢直接变成空房,林少渊惊讶的说不出话,呆了一会儿,娥女递给林少渊一块黄澄澄的蜂蜜。

      林少渊拿着这块蜂蜜不可思议的问道:“你能指挥这些찴蜜蜂?”

      娥女大口吃着蜂蜜:“才不是呢,人家是跟小蜜蜂们商量,它们送给我的哦!”

      林少渊吃了一口蜂蜜,果然是甜的沁人心脾,刚刚好的甜,一点也不腻人。娥女今吃完一大块蜂蜜一抹嘴巴:“大哥哥,我吃饱了!”

      林少渊毕竟一天没吃过东西了,蜂蜜哪能吃饱啊!回应道:“这个吃不饱的,要不我们去ᢃ吃昨天那种烤肉好不好。”

      娥女顿时眼前一亮拼命的点头,拉着林少渊往悬ꨛ崖下面飞去。

      飞下来没多远就看见一只在溪ﵼ边喝水的鹿角兽,林少渊在鹿角兽的上空,这头鹿角兽完全没有发现头顶上的两人,一道ዖ粗大的闪电击中了这头嚖鹿角兽,倒在水里,林少渊眼疾手快飞下去捡起这头鹿角兽。

      废了好大的劲才把这头鹿角兽洗剥干净,ᇮ娥女也捡回来好多的干柴,一个雷电击打在柴堆上,升起了篝毇火,慢慢的烤着这놽头鹿角兽。

      娥女在旁㯝边时不时的问道:“烤好了吗?大秇哥哥,能吃了吗?”眼中完全就只有在火上烤的滋滋作响的兽肉。

      过了漫长的两个小时,终于完全烤好了,林少渊取下木架上的烤肉,撕开了一条后腿给了娥女。原本说已经吃饱了的娥女,居然又能大口大口的⃗吃着烤肉。

      虽然完全没有任何的佐料蛘撒在兽肉上,但是这头鹿角兽本身的味道足以称得上惊艳了。真正的香气四溢,鲜嫩多汁。这种暗林最深处的妖魔兽类平常也是难得一见的。

      林少渊召唤出了藏青苍狼,丢给它两只大前腿,青苍狼同样⋭埋头猛吃,偶尔还抬头对着林少渊讨好,ꀻ表示这个主人太够意思了,青苍狼自从吃过一次烤肉以后就非常喜欢吃烤过的肉了,对生肉经常是不댿屑一顾。

      娥女看着林少渊召唤出来的青苍狼,也是一喜骑到青苍狼的背上和青苍狼快乐的玩耍。

      林少渊想起来和队伍分开了快一天一夜了。不知道他们怎么样了,转身想去找苏晓晓她们。

      娥女看见林少渊想要离开,立刻从狼背上跳了下来拉着䲏林少摚渊的手:“大哥哥,你不是说过要陪丁丁的吗?不许走哦!” 敲

      听完娥女的话,原本想要找苏晓晓她们汇合的愿望一下就被压制下去了,转头就回来继续跟着娥女。

      ⲩ 娥女一阵哈哈大笑,带着林少渊在天上飞的很欢乐。两人就这样玩了一夜,直到月亮落下去,东边的天边亮起了一片鱼肚豧白。ؼ 㼫

      娥女看见天边的鱼肚白,拉着林少渊又回了原来的山洞,飞到大厅的顶上繍结成一个娥茧沉沉睡去。林少渊同样也是榒跟着联娥女疯了一晚上,已经累的睁不开眼,倒在铺满宝石的床上沉沉睡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