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才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中午十一点多妈妈突然开视频홄过来,我赶紧下床把英语书放在桌子上假装正在学习的样子接通视频

      “宝뉟贝啊,你快看你看这是谁?”妈妈把ᖍ视频镜头照向另一边,一个阳光的大男孩对着镜头腼腆的微笑,我拿近手机认真的看,这怎么那么像我高中时期的同学梁一哲。接着妈妈又照向自己说道

      “认出来了没有啊,他说你俩是高中同学”

      “好像有点眼熟,我高中同学为什么会在咱们家啊”我假装没认出来的样子问道

      妈妈听到我这么说话觉得我有些不太礼貌,对着镜头ધ外的人笑笑说我去那边打个电话哦,你们先吃点水果,接着又去厨房把还在忙碌着的爸爸叫出来先陪陪客人,她走进卧室小声的对着手机说道

      “哎呦宝贝,你讲话干嘛那么大声音,让人家℔听到会说你不礼貌的”

      我尴尬笑笑问道“妈,到底是怎么羂回事啊”

      她又喜笑颜开激动的说“这可真是缘分啊。你同学的爷爷前几天在家里突发疾病只有他一个老人魸在家,那天正好社区要做人口普查。我就州被分밐派到他们小区去了他们家敲了敲门里面有几声很大的动静但是就没人开门。

      就在我以为是家里的宠物弄出来的动静时,正好有个楼上的邻居路过我就问这家一共住着几口人,有没有养小动物。他说就一个老爷子自己,没见过养了什么宠物。

      我就觉得事情不对赶紧报了警,又打了120,警察来了打开了门果然老人家摔倒在地上捂住胸口已经休克了,也幸亏120来的快这才及时的抢救回了老爷子的命,这不人家一家今天刚从美国回来去医院看了老爷子后就来咱家道谢来了,结﵇果那孩子看到咱们的全家福后说认识你,是高中同学,你看这还真是缘分呢”

      糖 听完妈妈的讲述我不由的对她竖起大拇指“妈妈你可真棒,这么敏锐的쁓洞察力,都可以去做侦探了,那现在老爷爷怎么样了” 茖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现在还在重症监护室,可能要一周才能转普通病房,到时候我再去看望一下黾老人家”

      “妈妈,我终쇱于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优秀了,全都是遗传了你的基因啊”

      “别胡闹啊,跟你说些正经的,我看你着高中同学真是不错,人家说毕业以后就回北京工作,现在已经有一家国企提前签了他现在读着书就领工资了,小伙子人长的精神,前途也一片大好,主要是还爱国,虽然在国外读的书但是也퓃没忘了回来报效祖国,这人品也正”

      “妈,你想说什么啊?我跟你说你可别乱给我牵红线”

      “哎呀,妈妈不会私自给你定亲呵的你放心吧,但是我跟你爸都喜欢这孩子,我一会把你微信给他你们私下多聊聊哈”

      “别啊,妈”

      “就这样吧,我还得ꤱ出륊去陪人家聊聊天呢”

      “我..铼....”

      她也不再给我说话的机会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这下可真是尴尬跍了,还想着等时机成熟就带赵储赢回家呢,妈妈就先替我看上了别人。虽然说梁一哲是我高中时期暗恋了三年的人,但那份感情早就随着青春期的流逝而消散了,我也很清楚那并不是爱情惒只是喜欢他풕勤学奋上的精神。

      把其他的事情先抛一边当下还是和他的约会比较⤹重要,下午妹妹发来信息说已经跟宋老师说好了来和我住,叫我过去接絟一下她。

      教职员宿舍离学校不算太远,走路过去大概二十分钟就到了,在小区门雥口等待着她出现,不知道赵储赢会不会一起过来呢。

      等待了十分钟左右妹妹拉着行李箱在小区狵里出来᱔了,他似乎并没有跟着一起来。

      我站在门口挥手示意。

      因为这一个月经常和妹妹联系的原因这次见她感︸觉非常亲切。见面后我很自然的给了她一个拥抱,她似乎有些诧异手垂直的放在两边没有回应,湚感觉到气氛不对的我有些尴尬的松开她。

      輦她面带苦涩柔声细语的对我说“钟姐姐,不好意思从来没有人给过我拥抱,可能我不太习惯”

      这句话真真的刺痛了我的心,瞬间哇让我心疼起这个面似桃花柔弱的小女孩,这一刻我真的想把她当作亲生妹妹对待,我上前去接过她手里的行李箱,另一只手拉住她的爧手往学校走去。

      妹妹似乎也感受到了我的热情,一路上即便手心早就满是汗水也没有㹧松开我的手。

      她说“我哥和赵教授在家研究学业上的事情,他让我转告你下午会按时赴约”

      我开心一笑“真的,那你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啊”

      “我去好吗?这不是影响了你们” 쫐

      “当然不会,你可是最好的助攻”

      “钟姐姐你真好”

      “为什么这么说?其实我倒觉得你才是最好的女孩”

      溅她柔情一笑说道“不如一会我跟你说一下我哥哥的趣事吧”

      “好啊。不过,你想不想去这边ά的名胜ꨞ古迹逛一下,我憩安珶排了几个值得一去的景点,咱们每天ꜰ去一处,最后你们回去之前再带你去一趟这边最大的美食街,带些你爱吃的回去”

      她听后又是一阵诧异,半晌没有作声。我看向她的脸,又出现了那番苦涩的模样。我也有些怀疑是不妋是自己太过于热情吓到她了,可能循序渐进更为妥揃当一些。

      到了宿舍楼下,必须得提着行李箱上楼时这才把手松开,到了宿舍她竟然主动给了我一个拥抱,这次换我诧异了几分,㞲我也抱住她能感觉到她的身体在颤抖,我推开她只见她梨花带雨哭的甚是伤心,我赶忙问她怎么了。

      她抽泣着说道“钟姐姐ᗘ,你真是一个大好人,从我记事起就没有人抱过我,没有人会问为我计划什么,更没有人在乎我喜欢吃什么”

      看着她满是泪水得脸颊,我的眼睛也不禁ﰐ湿㣻润了。拿来ꁻ纸巾帮她擦去脸上得泪水,我忍圦不住又一次抱住她说道

      “不管你哥以后会不会和我在一起,都不会影响我们的感情,我永远都会疼你的像自己亲妹妹那样疼爱”

      “姐......”

      她紧紧抱着我失声痛哭,我的眼泪也如泉水般涌出。

      是啊,这明明就是一个非常容易被感动和满足的小丫头,为什么就是没人愿意分왶享给䅆她一些温暖呢?只不过是最寻常不过的牵手拥抱对她来说确如奢饰品一般分外珍惜。这样柔弱的女孩本应该得到㲖更多的爱和保护,谁知命ء运竟如此捉弄了她以至于到现在都没有真正的感受过温暖。

      哭罢片刻,我给她倒了杯热水让她坐在那里休息一下,她像个孩子一样拉着我的手,说想再多感受一下这种有人呵护的温暖。

      再一次被她的语言触动到,我坐▢在她身边让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细细的感受好好的品味,我告诉她以后我会保护她呵护她。

      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哽咽道

      “姐,你知道吗?

      小时候我以为护工阿ꔚ姨翢就是我的妈妈,我总是追着她要抱抱,她每次都会把我推开,因为有太多的孩子等着她来照顾。

      有一次我샕尿湿了裤子她把我抱在一边给我换了新的,我还以为只要是尿裤子才能被妈妈抱。后来我就故意尿湿裤子,终于有一次她忍不了拿小木条打了我并生⎆气的对我说,她不是我妈妈,我妈妈不要我才把我丢在这里的让我以后不准叫她妈妈,如果再尿裤子就永远不要再穿裤子了。

      我哭着去找哥哥质问,哥哥只是淡淡的说她本来就不是我们的妈妈,叫我以后坚强一点不要总是哭哭䥓啼啼的只有长大以后才能去找自己的妈妈”

      “他当时也一定뗽很伤心吧”

      “我뢷哥在那里从来不哭不闹,他从很쪔小的时候就生活自立不需要护工阿姨的照顾了。他也不太爱跟别人说话就连和퇍我的交流都很少。

      在我们很小的时候有很多来领养孩子的叔叔阿姨。哥哥跟我쒺说我们只在这里生活哪都不去,只有在这里才能等到妈妈来找我们,所以我们不能被领养走。但是偏偏有好多人想要领养哥哥,院长说我们两个不能分开如果领养哥哥就得把我也带走,后来真得有一对夫妻把我俩都带走了。

      我们走得时候我哭着抗拒哥哥却一言不发只是跟着上了车,那时候我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不反抗鵔后来到了别人家我才明ﮁ白。

      哥哥从上了车ﷺ以后就再ﲪ也没有说过一句话,饭也不吃水也不喝,人家无奈不得已又把我们送了回来。之后的几次领养经历也是如此,慢慢我也开始不哭不闹用行动来反抗。

      最后一次被送回孤儿院的时候院长来找我们,他问我们是不是故意不想被人领养走。我哥点点说是,他请求院长让我们在这里长大不要再被人궸领养,并承诺将来会回报院长,院长被打动了之后再也没有人来领养我们。

      ꊢ哥哥的九年义务教学上完后再想读书就要钱了,原来的院长退休后新院长不想负担他的学费,不过老院长看他学习成绩优异如果放弃学业实在可㾗惜就帮忙找了一个资助人。

      哥哥问老院长资助人是谁,老院长说那人⍱不想让我们知道,等他上了大学就告诉我们。后来他不仅资助了我哥还资助了我。我们都很感激这位大善人,暗自发誓一定要对㪬的起老院长和那位资助人的善心,一定要靠自己改变命运这样才有能力报答他们。

      那几年的努力果然不负所望我哥㑄顺利的考上了清华大学,۷他考上大学后第一件是就是带我去找老院长想要问资助人是谁,没想到老院长早就去世一年多从没有人告知我们。

      矌祭拜过老院长后我们就通过各种途径想要知道资쪢助人究竟是谁,可惜那么多年都没有一点消息。

      我哥大三那年我也顺利的考入了清华大学,即便是这样的喜悦我们都只能埋藏心底无处庆祝,更无人分享椵。

      当我入园时看着别的新生都有人送我心痛不已。

      뀅这么多年我没有一天不期盼着妈妈会突然出现紧紧抱着我对我说以后我再也不用害怕了,她会保护我。

      别说是奢侈的亲情就连友情我都没有得到过,在大学之前我只知道木讷的学习从来没有想过要交朋友也没羡慕过别人三五成群,但到大学以后我突然开始想要结交朋友时她们不知为何全都疏远我。

      心中的压抑越来越多,我想找哥哥诉说可是他所有的精力都在学习上,就在我感觉生活失去希望时宋老师联系到了我,并告诉了我们一切,所以我们才来到这里。

      㪠上次回去时你让我坐你旁边还给我买了甜品我内心无比感动,回去后你每天都会跟我聊天关心我的生活这让我的心逐渐感觉到温暖。当你⒏抱住我的那一刻我真的好感动原来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愿意给我温暖的人”

      说完她又抽泣不止,听完她的经历我们抱头痛哭。

      ﹣ 这个世界上有太多明楷明被父母捧若掌上明珠却依旧觉得自己过着犹如困兽一般的生活,却不知道这世界上还有一些人他们连三冬暖六月寒都没有拥有过。

      我更加坚定我要给她们一个温暖的家的想法。

      我为她擦去眼角的泪水笑着对她说“傻丫头,以后我就是你的姐姐,我的家就是你的家等寒假我就带你回去,以后会有更多的人疼爱你保护你”

      她用力的点点头又拥抱着我。

      心情稍微平ᓡ复片刻我问她“你知道自己的生日是哪一天吗?”

      “不知道,我和哥哥的生日就是被老院长捡到的那一天,7月18号,反正我们也没鍡过过生日这不重要”

      “那你们现在还想找到自己的妈妈吗?”

      퀑 “虽然哥哥再没有提起过但是我们心里都还是想的”

      “那你们身上有什么胎记之类的食吗,我可以和你们一起找쮌线索”

      “没有䂽。我们身上都没胎记。

      我模糊记得十岁那年,我哥十二岁的时候有个男人来孤儿院,院长只把哥哥叫了进去我偷偷在外面看那人不知道跟哥哥说了些什么,ೞ在口袋里拿出一个东西交给了他之后又ߧ说了几句话那个男人就走앥了。

      后来我问哥哥他只说并没有给他什么是那个男☤的想要领养他,我觉得他在骗我趁他不在的时候我偷偷翻了他的床什么都没找到”

      딃 “会不会那个人就是你们的爸爸”

      “我不知道,如果是那可能是哥樓哥的爸爸吧,我们是同母异父的兄妹”

      “既然丢下你们的人没有留下线索为什么院长会知道你们是同母异父呢”

      “不是院长说的是哥哥告诉我的”

      我拉着她ṽ的手说道“没泰关系,不管你能不能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我保证以后你就是我的亲妹妹”“现在心情好点了吗”

      “嗯,好多了”

      “那洗洗脸我带你出去走走吧”

      再出去的时间已经是下午的五点我俩哭哭֥笑笑在宿舍里待了三颪个多个小时,今天再出游已然是来不及了,带着妹妹在学校外不远处的公园里溜达了会,又带她去吃了晚饭。下午六点半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我俩手牵着手回学校,等到校园的时候正好是晚上的七点钟。 䉐

      快到操场时赵储赢已经在㦫门솎口等待,见我俩手牵手说说笑笑的走来他面漏惊讶之色,妹妹看到쵬他后又不自觉的开始变得严肃起来,看来赵储赢给了她不少得压迫感啊。

      ꥤ我紧紧握着妹妹得手示意不用如此放松一点,该紧张得人应该是我才对,她停下脚步柔声道“姐姐,不然我在外面等你们吧,我在旁边会不会影响到你们”

      我安慰道“没事,反正你哥现在也只把我当作普通朋友,不用那么在意”

      到赵储赢面前他依旧诧异得看着我们我对他打趣道

      “赵同学,这么看着我们是槟有什么疑问吗?”

      他这才收起疑惑得眼神转而轻声道“没有,只是你蔦不是说约我跑步吗?这......”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