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求不满

      若说苦,苦不过当下。

      姮 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嫌人多,神君慢走不送。”

      见她一副캊避之唯恐不及的模样,凤兮只当她是欲擒故纵。

      “我没说要走,今⊱夜我留宿清秋院。”

      话是说鹵给薛玲珑听的,折染却也懂了神君的意思,微微躬身行了礼便要退下。

      薛玲珑急声喊道:“你站住——”

      ⳬ 又看向凤兮,“你看我这小床实在是容不下你伟岸的身躯。”

      “我可以挤一挤。”

      薛玲珑看向折染道:“你去把苏燕婉叫来眗这里跟他挤,我是受不了这个罪。”

      凤兮起身又问了一遍,“你确定不要我留下?”

      罆薛玲珑无语,“我表现得还不够明显?”

      凤兮转身,“如你所愿,折染,去轻燕居。”

      看着他扬袖离去的背影,薛玲珑身体又有些不受控制了。

      豁然起身,薛玲珑只觉不妙,双手抱紧床柱,“콽苏昭——我都被你妹弄成这样了,你给我消停一会儿,我知道你想要报复凤兮,让他后悔,可你这种委曲求全百般讨好的方式对他这种搞事业的不管用,知道荺不?我比你多活了两千多걅年,最擅长的就是赙吊打这种事业咖,相信我,放手让我来帮你。”

      身体被控制的感觉쪗瞬间㜉消失,薛玲珑坐回床榻罅上,闭眼重新翻找脑海中鬜属于苏昭的记忆。

      半晌,她睁开眼来看着自己右手食指上戴着的红玉戒指,“这就是青梧剑诀,可是要怎么开启呢?犖”

      一晃,时间已过三月。

      自那日后,凤兮神君再也没有踏足过清秋院,日日都是留宿在轻燕居,薛玲珑倒是得了三个月的清净。

      鈧玄丘山灵气勌鼎盛,利于修行,虽然薛玲珑无法将这些灵气转化为炁来呛使用,但破损的九张机在这三个月里倒是被这灵气修复≣了大半。

      看着手里越发崭新的檀香扇,心情舒畅,摇着摇椅,晒着太阳,正䢝想着要如何帮苏昭收尾ᩤ,了结她和凤兮的事。

      突然,阴云密布㬜,狂风四起危。

      一股危险的气息临近,她猛地起身,手中扇化为青色长剑,执剑在手,一声雷鸣响彻整座玄丘山。

      值䯁守的弟子神色慌张的冲入院内,护住薛玲珑,又有十多名弟子冲了进来,为首的一人急声对薛玲珑道:“昭君妃,神君有令,让我等护你去铜雀台。”

      “发生了什么事?铜맽雀台又是哪里?”

      豄“凤阁来袭,布下凌云结界,㛏凤雷即将落ﲑ下,再不走就来不及了,铜雀台在玄丘山的山巅,那里有镇山法器撼天钟,凌云结界在那里没用,神君让我等送你过去。”

      音落,已是御剑在前,示意薛玲珑上剑。

      薛玲珑垂下眼,思量片刻,雷声又起,御剑在前的弟子再次急声道:“昭君妃,快上剑。”

      羯薛玲珑再不迟疑,一跃上剑,扶ᡎ着他的肩,由着他御剑飞起。촅

      ꘶ 飞剑刚起,凤雷落下,把清秋院劈出一个大坑来。

      玄丘山巅,铜雀台。

      凤兮身着墨绿神君长袍,立于撼쌿天钟前,山门弟子分站左右列阵在前。

      謲他执剑凤鸣,阴沉着脸看向对面身着紫袍戴着凤凰图案面纱的十三位女仙,这些女仙身后是数十名蓝衣银带的凤阁弟꒎子。

      凤兮沉声道:“凤阁十三仙尽数出动,又在我玄丘山布下凌云结界,是要开战吗?”

      十三仙中手持拂尘的女仙缓缓走出,十三仙中,法兵是拂尘的唯有第一仙凤潇潇。

      她银铃般的笑声响起,“凤兮神君说笑了,你也曾出身凤阁,算起来我该唤你一身师叔才对,都是自家人,不过是奉了掌阁之命,前来玄丘山找一样东西。”

      凤阁是临仙大陆的隐世仙门,甚少露面,凤兮本是凤阁最出类拔萃的弟子,却因争夺掌阁之位擬落败,被现任掌阁逐出仙门,却也因此成就了山主之尊。

      凤阁,是他最不愿提及的桩往事。

      “玄丘山没有你们要找的东西,再不滚,我就让你凤阁的人尝一下撼天大阵的滋味抃。”

      “既然我们十三仙都来了,⹷就没有白来一趟的道理……”话音一顿,伸壡出纤纤玉指指向凤兮身后的素燕窝,“你这位君妃可是青梧庄庄主苏远山的女儿?”

      㠡见他不语,䦌凤潇潇手中拂尘ⵋ化作千万银丝朝着苏燕婉的面门飞扑而去,苏燕婉召出法兵青云剑挥剑朝着拂尘银丝砍去。

      弘凤潇潇轻笑,“不自量力。㔸”

      青云剑断⩳,묓银丝直击面门而来,一道剑光,寒气嵸森然的飞来,银丝落地,凤鸣剑起。

      凤潇潇收了被斩断的拂尘,压下嘴里将要吐出的血,满面苍白,“凤心菩提十二重……你竟和师尊一样修到十二重了……”

      “该留的情面我留了,你既然找铬死,我就成全了你。”

      凤鸣剑再起,剑气逼人珖,赶来相助的十二仙캤被剑气逼退,一剑横扫,势不可挡。

      ઋ 凤潇潇仅凭一个断了的拂尘根本抵挡不了他这杀ଛ意尽出的一剑。 㢿

      轰隆一声,一柄巨剑从天而降,穿透山巅,立于铜雀台。

      凤鸣덁剑被艑这把巨剑挡下,顮一位男生女相的阴柔男子伫立于剑柄之上,紫袍在风中鼓럝动纷飞,眉心处一抹凤尾印,更显阴媚。

      他飞身而下,身后十三仙和一众弟子朝他跪拜,“拜见师尊——”ᦹ

       “멏连个逐出门的弟範子都拿不下,丢人哟。”

      挥了挥衣袖,让쇋人起身,又走到凤潇潇身前,将她扶起,“不怪你,怨我当初没有一掌将他劈死,起来吧。”

      转身将巨剑收回,提在手上,看向一脸阴怒的凤兮,“千年不见,无꘿心菩提修得还算有些长进,可是我要抢的东西,你拦不住。”

      凤阁掌阁凤司战,列封司战神君,曾执手中ᆞ法兵九锋剑与天尊一战,且全身而退,也因此战成名临ꤷ仙大陆。

      当初也是因为他,凤兮才被逐出凤阁,因而对此人,凤兮极为忌탮惮。

      ၰ “司战神君执九锋前来,是要血溅玄丘,向仙庭宣๸战?”

      “凤兮,你先别急着给我扣一个犯上作乱的罪名,我倒想问问你,可知青梧山庄是梵天魔门的暗线,庄主苏远神山的妻子可是魔门使徒,你把他的两个女儿都娶了,难道玄丘山已然入了魔门麾下?仙庭若是知晓,龖玄丘山怕是要易主了。”

      “无凭无据,岂容你来诬陷。”

      凤鸣剑顺势而出,司战冷眼⑉笑道:“凤心菩提十二重吗?今日我就让你见识见识,真正的十二重究竟是凤鸣在天,还是턟九锋归一。”㗟

      他以賚一股执九锋可斩山海之势,迎上訉凤鸣,嘴边对着凤潇潇吐出四字,“杀人取物。”

      凤潇潇一招手,身后十二仙和一众弟子呼엵啸而出,她闪身쑇飞至苏燕婉身侧,挥舞拂尘杀去。

      铜雀台的西南角,一处小山坳后面,以薛玲珑为首的十几名玄丘山弟子,尽皆藏身于此。

      왅见凤阁的人动手了,薛玲珑身侧的一名玄丘椞山弟子拔剑便鞈要冲出,薛玲珑一把㕺将人抓住,“你要干嘛?”

      팒“自然是要去帮忙,守卫我玄丘山。”

      “就你这实力御个剑ﲣ还晃晃悠悠的,现在上去是帮忙送人头쇜。”

      “那也总不能一直龟缩在此吧。”

      “我们ﲔ这叫战略躲避,你们现在冲出去,是能杀了那个带头㐢的还是能打死那几个小娘子?”

      “可若是被神君知晓我们闭而不战,玄丘山的山规也没有我们的活路。”

      ⭮“你没看见那个带头的娘娘腔打성得你譿们神君节节败退吗?往好的方向想,说不定山主大丧,你们的位置都能往前躵挪一挪了。”

      “昭君妃,此言大逆不道,䴽我等从未有过这般叛主的歪念。”

      薛玲珑翻了一个白眼,放开那人,“既如此,诸位就慷慨赴⹔死去吧,请便。”

      就在几人踌躇犹豫之时,薛玲珑体内那ފ股不受控制的感觉再次升ݗ起。

      不好的预婔感涌上心头,苏昭ᖟ,你……你不要冲动……那个娘娘腔我打不䛩赢的……啊……

       同一时间,司战的九锋剑已然逼近凤兮,九锋剑尖抵在凤鸣剑上,眼看凤兮执剑的手腕颤动,就要不敌。

      一股肃杀的青色剑气突至,瞬间弹开了九锋剑的攻势,薛玲珑执剑掠来,挡在了凤兮身前。

      司战杀意凛然的看向薛玲珑,“你又是谁?玄丘山弟子?”

      感受不到薛玲珑的仙力气息,不禁冷笑,“连灵根仙骨都没有的东西,也敢拦我?” ᝟ ㉳ 薛玲珑一脸无奈,“我要说我不是故意的……你信不?”

      九锋剑再次劈砍閗而下,凤兮一把拉过薛玲珑将人挡在身后,却在这时,苏燕婉喊出一声,“娘——”

      凤潇潇ム的拂尘即将打在苏燕婉身上毕时,一簇火焰突然出现将她的拂尘瞬间化为灰烬。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