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漫黄

      画面一转;

      銆云甚伟、子郡如来到了公安厅,身处一间非常明亮、文件一大推的办公室里,准备接受审笔录腑。

      两个人坐在一起,情绪和心情依旧没有恢复,悲伤。

      低落、难受、伤心等等因素牵绊着他俩,坐立不安、手足无措、心不在焉,完全没有心情被审,也说不出什么话来,面前的人又不是哥哥,就更没有想说的意思了。

      距郡如上次流泪还是在警车里,⥙这已经是第四次了,眼泪怎么哭都哭不干뤟,伤心怎姃么流都流不尽。

      ⽒但是两人的꜎手却紧紧相连,这是郡如仅剩的安抚了。

      “两位,差不多行了。”对面的同志终于说话了。“我知道你们很难受,但案子还是得进行啊,你们这样……ἲ不是耽误了寻找杀獃害你们师父的真凶吗?若不是你哥,你俩说不定早就被分开去审讯室录笔录了,知足吧,我说!”

      “开始了啊!”他拿了两张纸、两根笔,亲自发到甚伟和郡如面前鞾,让他们噣写。可是刚才最后的四个字变成了耳旁风,根本就不在乎啊,丝毫庛没有理会。

      “再不听话,我可要采取必要的措施了。”说完后,两个人依旧没反应,这下彻底㍹把这位同志给气坏了。

      “来人!”那位安慰郡如的小哥哥进来,带走了郡如。

      “行了,我一边问,你一边写,请如实回答。快㲏点录完再让你女朋友录,好尽快뿎开展案情。”

      甚伟慢慢的说出了自己全程的经历,基本上可以排除他是凶手的嫌疑,开头就确定他不是了。

      期间,搳郡如已经跟嘃门口的小哥哥聊开了,大有好转。

      毋庸置疑,两个人都是无辜的,但笔录被保存了起来,在案件眼里,他们的嫌疑还存在着。

      而老教授的儿女也来到了这里,看望被谋杀的죽老父亲。

      还好他们通情达理,要不然就无理取闹了。

      一切遵循安排,尸体既然不能带走,那就协助同志们,用所有资源调查此案件,希望凶手能趁早伏法被捕。他们也提供了老教授身边关系不好的人、朋友和队员们,这几天都要在局里或当地接受盘问,消除自己的嫌疑。

      一来二去,五天的时间过去了,能调查的都调晦查了,可就是没有线索指出凶手,毫无进展,凶手逍遥法外。

      孮 哥哥找到了云甚伟,也是他第一次来到弟弟的公寓,环境和卫生倒是保持的很不错,毕竟有个女人在家嘛몫!

      卫生之类的问题当然不在话下,且这些天更为活跃。

      他的到来让甚伟猝不及防,让郡如来不及整理,穿着一个简单又性感的安全裤阢和白色短袖就出来了,被看了个正着,郡如大喊一声后,退⭥回了房间。

      “甚伟哥哥!有人来你也不说一声,겕让你哥看你女朋友身体你愿意啊?”说完此话,躲在墙边偷笑。

      “等我穿衣服,我一会就出来。”她逐渐走出伤心。

      郡如这一套技能扔的甚伟血量归零、无比尴尬,双手来回摊盀着玩,不知道怎么解释。

      哥哥却是一脸的姨母笑,还有些骄傲,很认可点了点头。

      “不是……”

      “哥你听我解释,她……” 㤖

      “她不是我女朋友,真的不是。”

      真是越解释越说不清,哥哥散发出了小时候的质疑表情,要教训甚伟的样子。

      “好啊你,不是女朋友,你们怎⫟么这个样?包养啊……还是不愿承认ꈊ啊你!玩了不想负责是不是?真给咱૥家丢人!”

      脑瓜子都被哥哥扇爆了,他对郡如的私下小仇恨又记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用很很生气的表情偷看向郡諒如的房间。

      没过几分钟,郡如穿好了衣服,还特意挑了一件情侣装。

      ◥她趁着心爱的人的哥哥来,尽快宣告主权比较好。

      …………

      䫇“阿伟!”

      “弟猈妹!”

      “哥哥我今天来呢,是来宣告坏消息的。”

      ࣡“连你俩师父的家人我都没说,你俩可别卖我啊!”

      听到坏消息三个字的那一刻,两个人就已经知道了消息应该会是什么内容,并做好了充分的心里准备。

      甚伟的伤心在后几天终于显现出視来了,可说是比郡如当时还伤心궙数十倍呀!而且也不愿意表达,藏着。

      郡如就不一样了Ꝇ,她逐渐走出,但提及时,总会不由自主的流泪,而且是一瞬间眼泪下掉,没有预示。

      这次也是,听到坏消息后立即就哭了,伤心就机而发。

      “六天了,我们几乎查遍了所有线索,一丁点关于凶手的都没ꎷ有,附近那些监控坏的坏、没有的冄没有,而且人太多了,无法断定谁就是去师父家。所以……”他低头,双手不经意的在自己腿上搓了起来。“案件无望破获,需要时间!”

      毫无疑问,听到这个消息,两人之间最先冲动的当然是最为伤心的子郡如。

      哥哥的话音刚落,她那不甘的泪水喷薄涌出,满是痛苦的哭腔就此奈何不住,趴到甚伟怀里又……

      “初步猜测,凶手的目的应该是仇,但是什么仇,真㝟是一点检索都没有啊,还有……”他欲言又止。

      一副心里有话说不出的样子被甚伟看了出来,但ᧄ并没问。

      只是将心放在伤心的郡如身上,不停的拍打安抚。

      “最近,你们俩还是小窀心点吧,别孤行,尽量一起走,等一切落网,哥哥我给你俩征婚,也顺便纪念你ỻ们的师돣父。我会和你们队长说的,假会很长很长귍!”

      “行了,我该走了,继续查凶手的线索,祝贺我。”完事儿后他就走了,甚伟和郡如也没去送。

      “最后……祝你们开心,这些日子一定要玩起来。”哥哥用那种邪淫的眼神看了看甚伟,示意让他向子郡如出击,却갼获得了甚伟的鷳一脸讨厌,瞪了一眼就走了。

      家里只剩下了孤零零的两个人,同萾命相连,非常伤心。

      午夜降临,凉风透过沙发后的窗,吹蚀着郡如的后背。

      쉤桌子上是她准备灌醉甚伟用来上床的酒。

      㗥 꽘 甚伟出去了,说是有쐮事,她一个人在家总觉得……应该要做点什么,就想到了要为师父大醉一场。

      几乎是全部的酒都拿了出来,当甚伟回来时,看到一个小姑娘独自喝酒,不仅没引起他的同情心,反倒自己也与郡如一起陷入其中,唤醒了他的以酒消遣意。

      两个人这就算加入了同一场阵营,边吃边喝……边回忆。

      ………… 돞

      甚伟一开꼕始就坐在了侧面的小沙发上讪,也不知道是有意而为之还是顺馮屁股就坐在那,跟郡如保持距离。

      他拿౬着纯度、度数极高的白酒,一上来就闷了一整盅。

      吓得郡如差点晃出盅里的酒,非常非常惊讶。

      “我刚步入初中那会,就认识师父了,是他把我一步步拉进为国效力的道路。可能是机缘巧合,我当时学习最好的就겭是文科各类⸲,尤其是历史,那叫出神入化!”

      “我爸妈他们都想让我成为和哥哥一样的人,一名也是为国家效力的人群内,可我爱研究历史。”

      “再加上师父的衬托,我就以考古作为目标,前进。”

      他讲着,郡如在一旁认真听着,吃着肉串、喝着酒,跟听书人似的津津有味,并且最每一句话是历历在目。

      一般是捧着自己的脸,跟甚伟喝酒的时候会拿起酒盅,与甚伟畅饮一杯,然后继续进入认真ᗅ的听书人状态。

      而甚伟,也进入了完全回忆的状态,讲解以)往的过去。

      “我第一次去满是文物的地方,就是师父的工作室,那时里面的收藏品还不是很多돦,但也称得上是专家了。虽说师庐父早就是考古界的专家,还参加过综艺节目,但在我眼里,我们发现那个东西的时候,才是他真正成为专家的时候,也是他带我……第一次出山的时候,哈哈哈!那次相比我们一起经历的古墓,简直是弱爆了都,根本比不上那次的凶险。”

      “我跟你讲讲哈,简直是太刺激了,你都想不到。”他这酒喝的有点多了,瞬间变得这么热情,对郡如供认不讳,还主动说出自己的冒险,距离偪郡如也非常近。

      “那座古墓很小,但五脏俱全,有很多致命机关那真是面䌲面俱到、危机重重,我都害怕到不敢前进了。” ﮗ

      “而且非常黑暗,里面都没有一点能照亮的地方。”

      “只能拿着火把、手电筒和头灯前行,每隔几米就会出现一大坑,里面是一望无际的深渊,但一看却只有五米深,全是尖刃的刀,它不会受到年代的感染,只会变得越来越锋利。”

      他用比较洭浮夸的手势比喻,手舞足蹈,眼睛瞪得也很大,对于郡如来说非常有代入感,再加上她喜欢甚伟的关系,简直就是身临其境,每一句话都能看到当时的画面,非常也会跟着甚伟的故事紧张,为他担心,为师父着急。

      缓和的期间,两人有干了一杯。

      因为甚伟总是一杯一杯的干掉,所以郡如不好意思的跟随了他的步伐,每一口都是难受和辛辣,但每一步又被甚뻮伟的魅力而束缚,转瞬之间就忘记了酒水的辣。

      “我们经历了重重关卡,最后来到了主要墓室,知道真相后都把我给气死了,真的!太生气了。”

      “从头到尾,都是师父设的局,为了考验我而设计的,其实那⛡座墓早就被人给开了,师父借机ヹ为我进竅入队里做的准备,令人难忘,我甚至差点死了,不过文物是真的,是他工作室里一个显而易见但容易被忽略的文物,自己收藏的。”

      “之后……我就遇到了你,然后,又在队里遇到了你,我们就这样成为室友,过了半年。”

      “那是我和师父最好的回忆之一,别的……我怕跟你分享会伤心,勾起我웾们的泪水。”

      “对了!”他换到了郡如身边坐。“你有什么故事吗?”

      ꦾ“和师父的故事,给我讲讲呗,开心的。”

      郡如再次随着碰杯、吃串,干了一盅。

      而甚伟也注鸒意到了郡如喝ꁯ酒很是Ժ费力,就开贠始喝慢酒。

      “我其实,没什么太多回忆,基本上就是从小在一起,我爸在我8岁时将我交给他后的故事,那太多太多了。”

      “我就不信了!”她突然转向甚伟,皱紧眉头纳闷。풽

      “你跟师父那么长时间,他就没提及过自己有我这样一个漂亮又乖巧⒧,还很㻚萌萌哒䜚的女儿吗?你这么好,他应该把我早点介绍给你才对呀!真是的!哼!”

      说着,她的情绪还真有好转,基本上在这种氛围下已经完全走出了师父死得事实,能开玩笑。

      不过两人都已渐渐步入醉意,也借力抵消了难过的事。

      “让我想想有什么值得一说的开心事哈!”

      “额……”她边挠头边深思。

      “我想到了,我对考古行业的起源,到现在都梦梦到,彻底㭔改变我的命运,跟你说说哈!别嫌我烦。”

      当一切准备就绪,用一盅就来ⱶ引借,开始讲起了她和老教授的故事。

      “我12岁,我对历史啊、考古啊,都不接触,师父也让哥哥姐姐们㩮不要跟我说,所以有一段时间我很迷茫,还要顶着同学的嘲笑、讽刺,回家跟郏姐姐哭诉。”

      “之后,你绝对想不到,姐姐竟然有意撮合我和师父的儿子在一起,做她亲弟妹,哈哈!”

      “当时我才12岁啊,哥哥15岁,姐姐18岁。闺”

      “那些日子师父不在家,我就很讨厌姐姐教坏我,然后师父回家好好把姐姐打了一顿,但我和哥哥已经产生了感情。也不知㪄道师父是觉得我不配他儿子,还是怎寣么滴,就开始带我跟他一起工作、上班下班,结䖽识了考古这一行业,为的就是让我和哥哥分开,不要产生爱的情感。”

      “最适最最最最最!六个最!重要的事!”

      俈“故事中我用的哥哥和姐姐,都是我养父的,额……也就是我们师父的孙子和孙女,哈哈,由于我是他收养的人,所以辈Ⱐ分得到了提升,ቸ我梍其实是哥哥和姐姐的小姨,哈哈!想想都觉得可笑至极,太有意思了。”

      “如果八岁那年,我跟了我妈妈,兴许现在的我就不会认识你和ሕ队里ى的这些人了。”

      郡如的故事到这就结束了,感觉……好拉胯啊,讲的没有甚伟那么好,但自己却非常过瘾。

      不过我们的甚伟对此反而是非常捧场,真心觉得不错。

      两个人继续吃、继续喝、继续讲回忆。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城市的灯开始逐渐减少至剩路灯,估计已经11点了。

      郡如还想灌醉他呢,结果自己先醉了,而后是甚伟。

      她想到了自己买这些酒的目的,去洗手间吐了一波后,脑子清醒了一点,决定开始行动。

      폤 在她身体的诱惑之下;

      在甚伟喝醉的前提下;

      两人今晚,开始了省略十万챭字的内容……

      就在郡襶如的少女房间进行。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