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紫妍顶楼的大象

      “什么社,旅行社?”阳凡没听清,最近肾虚耳背,加上注意力不集쥔中,越냬聊越迷糊。刚开始还以为这是骗局,但听小萝莉的意思,这家酒店还真存在。

      鵤“哦,没什么。”小萝莉嘟囔一句,才又朗声说道:“阳凡哥哥,你跟我来吧,我带你쭛去,有我在,你不用怕。”

      “不是去酒店吗,有什么可怕的。”

      阳凡都怀疑是不是自己这半年闷头写代码写糊涂了,怎么感觉跟世界脱轨似的,连住个酒店都搞得稀里糊涂的。

      跟着金玉一䫏路走来,阳凡内心愈发忐忑困惑,刚开始两人还裑走在大路上,没多久金玉就带着他峍走进一条小径,再七拐八拐几次,到后面简直就是在树林里穿籎梭,脚下都没有路了。

      好几次,身体虚弱的他都差点跌倒,眼镜也掉下来几次,㒕倒是金玉走得稳稳的。

      “阳凡哥哥,你…是不是太⋽……虚了。”小萝莉看着跌跌撞撞的阳凡,纠结半天还是说出那个字。

      “咳…还好,这几天没休息好,过两天就好了。”阳凡随便找了个借口,内心简直就是一阵吐槽,程序员的生活让他体质下降太多,脚步虚浮,哪里还有曾经制霸篮球场的样子㻓。

      “小玉,你确定这是去酒店吗,不是在徒步穿越?”他赶紧转移话题,说实话,若不是跟着一个小女孩,阳凡鄲都担心被别人暗害,这荒山野岭的,怎么看也不像是有酒店度假村啊。

      꿄放心吧,슱我都走过好几次了,要不是为了照顾你,我们早就到了。”小萝莉到没有责怪的意思,只是实话实说,但꯳这话落在阳凡耳里,却让他一阵心ﮝ酸。

      他曾经在篮球场上可是号隥称“计划粉碎机”啊,体力好,技术强,一人打穿别人一个队的防守,将对手取胜的计划粉碎在摇篮里。

      现在呢,竟然沦落到需要一个十岁小萝莉照顾的境地了。

      “阳凡哥哥,你有没有听说过觉꥙醒者啊?”

      “什么觉醒者?”阳凡皱着眉头,喘着粗气,怎么尽是些没听过的名词。

      “等到了再跟你解释吧。”金玉想了想,这样回答。

      终于,两人好不容易爬上了一座山懘丘,举目四望,周围全是茂密的森林,阳凡也不知道自棒己位于南昆虭山的什么位置,想用手机定位,可惜根本没信号。

      “我们到了。”小萝莉挥舞着双手。

      探“就这?”⋭阳凡目瞪口呆,附琷近除了树就㑼是树,哦,不对,脚下还有几块石头,几米远的地方还露出半截石碑,上面有个“界”字,那字也奇怪,竟然半边黑色半边白色。

      “妹妹,你该不会是整我吧?”阳凡瘫坐在地上,已然是毫无力气,他转头看向小萝莉,这小姑娘该不会是消遣他,带他来爬山了吧。

      金玉也不急,俯身从地上捡起一块石头,便迈步向石碑走去。

      “你干嘛去?”还好不是拿着石头向自己走来,不然得吓死他。阳凡现在是手无ꐆ缚鸡之力,一块石头就能要了他老命,越想越是惊悚,他居然出了一身虚汗,太不争气了。

      只见金玉将那块捡来的石头直接扔向石碑,接쮢下来竟发生了让人惊骇的一幕。

      石头被石碑吞噬,眨眼间消失!

      石碑上像是刯有一个黑白漩涡,居然把扔过来的石头给吸进去了,而且黑白漩涡转动起来,让空间都荡漾起来。阳凡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花了眼,揉了好几下眼睛,眼前依旧是那副景象。

      ︃前方的虚空像是海浪般在起伏,那些景物都虚化了,只剩下波动。

      “我告非,这是什么情况?小玉,到底怎么回事?”这一刻,阳凡觉得自己才是小学生,眼前的小萝莉反而变得神秘无比。

      小萝莉看到阳凡的囧样很开心,捂嘴嘲笑道:“嘻嘻,ᦥ你还真是胆小,都说肾虚的人胆也小,看来还真是。”

      金玉小小年纪,懂的却不少,但阳凡哪有心思跟她打趣,只是紧张问道:“这到底怎么回事?”

      롛“这叫投石问路。”

      “投石问路?!”阳凡一惊,这不是成语吗,跟这个有毛线关系,突然,他回过神来,刚才小萝莉的确投了一块石头,难不成……

      “是啊,快走吧,再不走路就没了。”金玉拉着阳凡的手,想把他拽起来,小萝莉人小力气却很大,有她的帮助,阳凡拖着疲惫的身体向空间波动处走去,顷刻间,两人的身影便消失在原地。

      下一刻,阳빡凡和金玉同时⏟出现在一处山㦟丘上,最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片碧绿湖泊,湖周围密林覆盖,湖边、山坡上错落着好一些木屋别墅,这不正是酒店入住券上的景色吗。

      䘆 霳一模一样!

      “到了,这就是仙湖山居,这个℟湖就叫七仙湖,我就住在那栋别墅里。”小萝莉介绍道,同时用手指了指敧一座靠近湖边的别墅。

      “还真有这么个地方啊!”阳凡感叹,他摘下眼镜,努力揉了揉眼ꉦ睛,想要识别这不是幻觉。

      “这都是真实的。”小萝莉在胳膊上掐了他一下,疼的他直叫唤。ෆ

      “别发偹呆了,走吧,我带你去办理入住手续。”

      “哦哦,好。”阳凡还沉浸在惊骇웁之中,明明在山顶,四周都是树林,怎么就变成湖边了呢。还有那些别墅,到底是从哪里冒出来的?

      “小玉,刚才我们不是在䰯森林里吗,怎么突然就来到这里?而且那块石碑好킢神奇,它是怎么做到的?这应该不是高科技吧?时空之门?”阳凡不断猜测,内心无法平静,在这个陌生且新鲜໭的环境中,他十分激动且紧张,以至于连力气ꚋ都多了些,走起ι路来竟然没篎喘。

      “那叫界碑,可以打开结界,就能到这里了。”

      “结界?这不是游戏和神话里的东西吗,为何出现在现实中。”突然,阳凡想起金玉先前说的投石问路,难道䫒使用石头激发结界ꜧ,然后产生了通往这里的路。

      ﮇ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阳凡有太多疑问,但是小萝莉的回答显然让他不满意ɛ。于是,山坡上出现了奇怪袘的᯵一幕,一个成年男生追着一个小女娃问这问那,小女娃一边下坡一边有一句没一句的回应。

      “不行,小玉,你要是不告诉我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我就不去办理入住了,我就离敇开这里。”快到湖边的时候,阳凡拦住了斲金玉的去路,他是个谨慎较真的人,不弄清楚他深感不安。

      䉕“阳凡哥哥,你怎么婆婆妈妈的,我都快烦死了。”面对喋喋不休的阳凡,小萝莉有些抓狂,她都不想管这档子事了,毕竟阳凡是有入住券的,按理说发放入䏵住券的人应该跟他解释这一切才是。

      但是小萝䛞莉还是于心不忍,阳凡毕竟帮过她,教了ꬼ她《海岛算经》和空间测望法。

      “这个地方太奇怪了,你不说清楚,我哪能淡定。”

      “好ꮕ吧好吧,办理完入䊉住,我就带你去见大叔,他应该能回答你的问题。”金玉心中直呼,带小白萌新太艰难了꾁。

      函……………

      㓆 某处山涧⺘,一个中年男人披着蓑衣戴着斗笠,手里夹着一根烟,正坐在石头上静静地垂钓,他面容略显消瘦,些许络腮鐅胡子,夹杂着成熟稳重的气质,尤其是那双眸子,如鹰隼般犀利。

      突然,水里动了一下,有鱼儿咬饵了。关键时刻,竟有一粒石子飞来,打在水潭中,将鱼儿惊走。

      “申老头,你是成心和我过不去?”中年男人放下鱼竿,看了一眼远处的密林,林中走出一个白发飘飘的띶老人,容貌清癯,看起来颇有一副仙风道骨的样子,只见老者不急不缓的回应道。

      “闻武小儿,世上本无过节,但是你越界了,有的事不是你应该管的。”

      “我只是坚持自己的正义,不想被利用罢了。况且,他不也是在利用你吗?”

      幫 老者笑而不语,摸了摸右手食指,那里明明什么也没有,他却像是在抚摸戒指一般,过了几秒才接着说道。

      “利用,从来都是相互的。”

      “天下虽大,ᴛ若不是觉醒社,何处又有老头子我的ኣ安身之地呢?你不也是为了你那狗屁梦想才来的觉醒社吗,假如他不给你这个平台,你还能收集神话信息写书?恐怕你只能回学校去教书喽。”

      闻武抽了口烟,心想辩不栜过他,只好从另一个角度去劝说:꟥“申暎安,你难道要和你的先祖一样,善恶不分,助纣为虐?”

      “呵呵,世间哪有什么善恶,无非是立场不灎同而已,凭什么阐教就是正义,截教就是邪恶。先祖申公豹学艺于玉虚宫,却因小错被逐出师门,后下山助商,是他恶吗?”申安摇了摇头,继续道。

      ⏥ “无非是元始座下十二金仙犯了红尘之厄,杀罚临身,为了消灾挡厄,才有封神榜,才有善恶之分。你的先祖闻仲,不也是极力维护纣王吗?”

      “我并不会像我的先祖一般,因为我清楚哪怕身为觉醒者,也不能触犯世俗界的法律,这就是我的正义。”

      “狗屁正义,世俗界的法律就是维护一群凡人。要知道,那些人在世俗界的行为⑁可比我肮脏多了。再者,凭什么南天门那些家族就能享受世俗的一切,而我们却只能活在他혛们制定的规则下?”

      “你这老头果然继承了申公豹的优点,巧舌如簧,还真是容易被你蛊惑啊。”

      “觉醒社本就是截教后裔的容䌙身之所,你既然处处看不顺眼,就应该退出觉醒社燏,去加入南天门,去跟他们讲梦想,或许人家连正眼都不会瞧你一眼。”

      一阵沉据默,闻武连嘬了几口烟,然后扔在地上一脚踩灭,说道:“多说无益,打吧!谁拳头大听谁的。”

      论ⱅ口才他根本不是申安的对手,对方能言善辩,再说下去他真担心自己会动摇。

      “呵呵,老头子我也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申安笑了笑,左手不自觉的又摸了摸右手食指,那里显出一个若隐若现的纹路。

      闻武目光深邃,卸下蓑衣斗笠,周身顿时有银色电弧噼啪作响톘,原本成熟时尚的大奔头发型此时也根根竖起。

      他的身体中,似乎蕴含着一股股狂暴的电流,下一刻,就听他平静的吐出两个字。

      “雷来!”

      轰然之间,虚空生电,雷霆炸开,四周如白昼!

      闻武手握雷电,猛地掷出!

      轰隆隆!

      仿佛晴天霹雳,一道闪电从他手Y中延伸겣出去,在空中如蛇形蜿蜒九转,啪地打向申安。申安毫不▤畏惧,不退反进,食指往前一点,舌绽春雷。

      “开!” 

      那闪电犹如实质般,直接襬被一股能量波动切割开,滚滚惊雷皆向四周扩散开去。

      轰!

      周围的花草树木全被撕碎,土石四溅,地面上现出一个个小坑,遍地큒狼藉。

      ㋌ “申家的分水术果然不容䏎小觑。”闻武面色有些凝重5。

      申安咧嘴一笑,道:“你们闻家的雷电也不赖。”,与此同时,他那食指迅速向前一戳,只见指背上显出个红色的飞螡刀图案,转瞬间,那飞刀竟从手指中激射而出。

      纹路居然化作真实的飞刀,并且迎风见长,从一寸大小迅速变得半尺来长,如匹练般射朸向闻武。 巯

      闻武一惊,右脚发力,身形一긙闪,喀嚓一声,身后碗口粗的松树顿时拦腰截断,豁口处光滑平整。

      “挺警觉啊。”申安笑了笑,那飞刀打了个旋,又飞回他手中,入手即化,化作指背上那若隐若现的纹路。

      “你竟有器纹!”

      闻武盯着申安的右手,䤦好似那是了不得的大杀器。

      “呵呵,给你提供点写书的素材,这可是神话文明留下的产物,世间少有。”

      ಲ “这样说,我还得感谢你啊。”闻武讥讽道,眼神愈发犀利,他知道今天必将有场恶战。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