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宝莲眼线膏

      朱天赐실欢喜得上窜下跳。

      经过试빒验,灵眼完全可以内视,而且不受时间限制,随时可以发动,只是会让他疲惫꩕,需要静养才能恢复。

      䍣不仅如此,灵眼似乎解除了某种限制,比之前强了至少十倍以上。

      朱天赐大概能猜到原丑因,想必之前魔族高手把他灵魂从另外一个世界招来,置于一个婴儿体内,灵魂也被法术禁锢,可能禁锢得不完全,每隔两个小时就有所松动,촰灵魂得到一点自由,才能发动灵眼,而一旦发动灵眼,禁锢灵魂的法术就会增强,使他灵魂重新被封禁。

      而如今,换旐了个몳身体,虽然现在他的灵魂仍然被禁锢,但在龙体内他的灵魂是自由的,这样看来,禁锢他灵魂的不是神鸟青羽的法术,而是神龙的血脉,青羽只是将他的灵魂塞进了龙宝宝的身体。 パ

      튋 因此,所谓的灵眼,不是用身体用大脑去感知,是用灵魂直接去感应。

      这样说来ꨛ,别人也ऋ可能有灵眼的能力,只是不如来自另外一个世界的他惈更强。

      也就是됣说,他的灵魂比其他人更强大。

      朱天赐想明白之后,开始对自己进行化形改造。

      ㊭灵眼远比普通内视精细,灵眼增强后更是比囋原来精细得多,对灵气也是驱如臂使,一天一夜的时间就将他长长的嘴巴廝收㔢了回去,已经略有人脸的样子,另外ऋ,他优先将喉咙的声带进行了调整,先说人话,到时候可以与冷掌门进行交流。

      歙 噆为了得到更多的灵气,强行将所有쩰的灵果慢慢塞进自己的小肚皮里,但这造成了一个严重的后ꡌ果:他有了便意。

      龙也需要便便的,冰龙就在北极附近有一个专门方便的地方,冰龙的便便被彭世月彭大村长当成了宝贝,现在可能还在龙香堆里修炼呢。

      随着便意逐渐增篘强,朱天赐越来越为难,难道他要在这干净的房间里随地大小便?

      这是冷掌门的房间!

      ᥊可是,冷掌门吩咐过他,不能离开这个房间。

      L这可怎么办? 普

      朱天赐仔细倾听外面的动静,推开一条门缝观察外面的情形,好咣不容易挨到天色完全黑下来,听了听外面没有人声,轻轻打釬开门,踮着脚慢慢走出房间,正想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便,就听有轻巧的脚步声从䑁远处传来,他心中暗骂,早不来목晚不来,偏偏这时候来人,这不是折磨人么!

      他强忍着便意想退回房间,门已经合上,回身一拉,门板光滑,并没有把手,他怔了一下,往里推去,紧紧的根本推不动,不由心中叫苦,快步藏到屏风角落的阴影里。

      걋 这可怎蘲么办,回不去了!

      先不管这些,清理一下肚혋肠先。

      等了一会儿脚步声走过્去,朱天赐窜到一处花丛中,扒了个土坑,痛痛快快地解完大便,然后再埋上,这些花草得此龙香肥料催发,想必会很茁壮吧。

      他蹑手蹑脚回到冷掌门的屏风墙后,用他的尖爪扒着门缝向外拉了几下,又륝试着推了推,毫无动静,这门似乎被施过法术,非常得牢固。

      这下大条⼘了。

      朱天⩶赐苦恼地挠头,他没想到会是这种结果,他完全嘜没有违逆冷掌门的想法,在他有足够的实力뺋保护自己之前,很乐意安安静静地呆在这个安全的地方。

      可是现在,他回不去了。

      这时,远远地有人叫道:“咦,这是什么味?”

      坏了!

      大便解得很痛快,也已经掩埋,但那种特异的味道却无法完全清除。

      “不能被她们发现,不然解释不清。”

      朱天赐绕过屏风,向声音相反的方向潜去,院子里有花㤷有树,却没有灵豆树,绕来绕去,不久来到一面高高的院墙前,朱天赐听得身后远处已经有颇多人声,而且有亮光传来,他知道再逗留片刻很可能就会被人发现,当即扒着墙上青石之间的缝隙向上攀去,好在他的遶小爪子很尖利,身子也轻,很快攀上墙头。

      墙外是一个小胡同,没有人,朱天赐为了防止发出声音,没有跃下,而是慢慢地攀了下去。

      左右看了看,朱天赐有些茫然,离开灵仙坊,他能去哪儿呢?

      想了一小会儿,他挨着墙边向南行去。

      他决定先离开万䥅坊城。

      焓 按冷柳烟掌门的说法,万坊城里高手如云,他现在还是一条냑小龙,说不定什么时候就被楒人捉了去,还是先离开为妙,找个地方先化形成人再说。

      记得冷掌门带他进城的地⠹方是东南方位,还从那里出去,将来冷掌门找他的时候也容易。

      一路上,朱⊝天赐非常小心,尽量避开人声和脚步声,好在他身子小,容易藏身,而且身上气息并不外泄,就这样藏藏躲躲,足足三个화小时,才頬到达护城河。

      腎 在暗处蹲了一会儿,确认附近没有人,朱天赐快速穿过小桥,钻进草丛中。 漘

      又等了一会儿,才松了口气,顺着草间的空隙,向远处潜去,行了约二三百米,才㱘钻出草丛,沿着小道奔向远方。

      路边越来越荒芜,雾渐起,这里已经是魔族的领地。

      朱天赐停了낗下来。

      是随便找个地方化形,还是去哪里?

      想了想,朱天赐决定到下界去,下界高手濨的实力远比뺜上界低得多,更安全,找个地方藏起来更容易,更重要的是,海里还有冰龙的宝藏,那么一大堆灵豆,足够他淬体了。

      只是,不能通过通天口,那里有魔族的高手把守。 飵  他可以用神角冲破上界的结果,但下边必须是海,否则摔死就太冤枉了。

      췜 只是,如何到达之前的那个结界呢?

      朱天赐记得冷掌门带着他向上飞便到达魔族的领地,看来魔族领ﰮ地也在某个结界之中,为今之计就是找到魔Í族结界的边缘,然后一头撞出去。

      “哼!”

      突然一声冷笑,他面前多出一人。 

      这是一个身材륣非常高大的中年人,在幽暗的夜色里看不太清长相,神情带着兴奋和不屑。Ӑ

      㨳朱天赐大怒。

      胉他已经非常谨慎,还是被人盯上了,看这人的样子分明是想把他捉回去当宠物。

      剠 譎 老子特么这么像宠物么ထ?

      那中年人咦了一声:“这是什么鬼东西,远远地看侃上去像条龙,近看却像只猫!”

      ᪧ “你特么才是猫,你全家都是猫!”朱天赐黭心中暗骂,“什么眼神?”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长相,因为没有完全化形,只是把长长的嘴巴缩短,所以才看起来怪怪的。 שּׂ

      雩 他不想跟这个二五眼废话,纵身窜了过去,直奔那人面门。

      龙体强韧,不怕挨揍,而且眼下这种局面穠,根本无法善了,与其等着这人来捉他,不如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Ԃ 中年人露出讥笑刕,一扬手,面前形成一张盘旋的圆盾,杂着丝丝的烟气。

      他对自己的法术很自信,尤其这是他的地盘,就算是有仙魔界的高手,也僞未必能破开他的烟霞盾。 ꌠ

      朱天赐突然一低脑袋,小小的龙角在前。

      ׇ 塐 圆盾登时碎裂,没有起来任何阻碍的作用。

      中年人大惊,完全没有预料到,急切中伸臂去挡。

      朱天骉赐小爪子在那人手臂上借力,速度更增,脑袋撞在中年人的额头上,那人的前额立时凹了下去,仰天向后摔倒。

      “叫你浪!”

      朱天赐得意地踩在中年人的胸口૫,仔细观۞察,却发现这人仍然有鼻息,只是晕了过岍去,并没有死亡。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这只神角太小了。

      不能让这人醒过来,这人实力必然不俗,只是刚才大意着了道,一旦有了防备,还不知鹿死谁手。

      朱天赐高高地跃起,脑袋向下,再次땳向中年人额头撞去。

      他现在也只能靠这只独角,ꈦ他的小爪子虽利,最多只能挠几道儝伤痕,起不了太多的作用,反而藖会让这人痛枣醒。

      雃 中年人被他一颠,悠悠苏醒,脑子里迷迷糊糊的,刚刚睁眼,便看ꈎ到一只猫头怪物在他眼前放大,然后他再次被撞得昏了过去。

      朱天赐不鷁断地跃起,将中年人脑袋撞出一个个凹坑。

      苞中年人渐渐失去生机。

      朱天赐不放心地探了探倒霉家伙的呼吸和心跳,咧嘴一笑:“看ῦ你还找小爷的麻烦不,弄不死你!”

      他翻了翻中年人的身上,除了一小袋黑色的小石头,什么也燛没有。

      这袋石头放在贴身的口袋里,想必很珍贵,朱天赐握在手中,向远处㯻奔去。 玊

      此地不可久留。

      那人发动了法术,或许会惊动其他人,难说这人没有同伙。

      就算没人察觉,这里离万坊城还是太近,难免没有其他人出来游荡。

      朱天赐认准一个方向急行。

      不久,他遇到了一㢿个怪物。

      这是一具干尸,身上不着寸缕,表皮干瘪地包在骨铒头上,看不到一丝肉,没有这层皮它就是一具骷髅!

      干尸眼窝深陷,一双眼球也是皱巴巴的,似乎被风干了,没有任何⚪水分。

      “哦卖狗的,魔物!”

      朱天赐一看便知这是魔物,很可能是从无望峰攀上来,通过通天口到ⶊ达魔族领地的魔物。

      囂成功进入上层世界的魔物实力肯定很强,朱天赐不愿与其纠缠,转身换了个方向,想绕过去,可是,那魔物已经发现他,速度奇快地一跳就到达他面前,一只枯瘦的大手紧紧抓住他的脖子,凑到眼前观看。

      朱天赐奋力挣扎㍂,却始终无法逃脱这㟿只大手,心中大急。 摒

      那魔物似乎很欢悦,拎着朱天赐,晃荡着飞速向远处奔去。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