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头的老枪又粗又大

      “不行?” 볥 ⦐ 䪾段闻峥打量譽着温衍的面『色』, 嗤笑道:“为什么不行?队长管得太宽了吧?我这不为了增进队友间的感情吗?还……队长,你想自己来拼这个房?”

      “你?!” 旵 鷕

      “不过想想也渇不会的,毕竟队长一个知道‘男女有别’的人, 你吧队长?”

      “段闻峥!”

      薛澜呆呆的着相爱相杀打得火热的两人,再次感叹他的cp果然进展飞快。

      段闻峥在已经可以极为迅速的在三句话内精准踩雷,惹得᪲平日里冷静自持的温衍炸『毛』了。

      㖆谢知薛澜一同站在大厅内着两人吵架,他也完全没见过这样的温衍,今起来倒……新奇。聼

      л

      两人间的关系剑拔弩张, 一旁两人却竟同时得津津有味。

      好在薛澜及时从嗑cp的梦中쁕醒了过来, 为了他的cp早日终成眷뺁属,薛澜愉快的提议道:“大家都好队友, 既然要相亲相爱增进感情,不……你们两个住一间?”

      “没门。”

      “不可能。”

      两人不约同的拒绝让薛澜尴尬的闭嘴望天, 不过即使这样,他也还觉得这两个人论再怎么⚽吵最后都还会住在一起的。

      可既然早就知道会住在一起,那又何必吵架, 为什么不干脆直接住在一起呢?

      “巧了, 队长, 我也不想你一间뺼宿舍,以我还exist一间吧。”段闻峥着便再次想拉住薛澜。搽

      可他刚蠿刚抬起手◁,就被温衍再次拉住釕。

      “我温队长。”段禄闻峥抬起被藸温衍拉住的那手腕:“你不忘了……我这个人爱好男, 你这样抓着灸我我可会……”

      温衍立刻嫌恶的刷开了手。

      段闻峥悠哉的抽回了手, 叹息道:“你离被我喊『骚』丨扰就差那么一点。”

      “段闻峥。”

      “……”薛澜听得出温衍从牙缝中挤出的恼意, 前一秒明明自己还欣慰着段闻峥终于开始良正经撩夫了,后一秒ꨢ他就又把天聊死了。

      薛澜正在一旁吃瓜吃得津津有味,在一钆旁他一同戏的谢知却忽然打断道:

      “那既然場这样,不你们三个一起住何?”

      薛澜一次吃瓜吃到把自己呛到, 忙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不行!!”

      这一次,三人倒难得的异口同声,将谢知得捧腹。

      “那怎么办,反正在有个选择,⼠你们自己来选。”谢知谓的ꆖ耸了耸肩:“一,你们三个一起。”

      三人一齐斩钉截铁的再次拒绝。

      “二,resetexist…鍤…”

      “不行。”谢知的话还没完温ꚱ衍就曅已经否定了这个答案。

      “三ᆈ,wind你exist……”

      “不行。”段闻峥学着温衍刚刚的语气,同样打断了谢知的话。

      谢知像早ᒺ就料想到会这样的结果,一锤定音:“那就能委屈一下你们两个,住一间了。”

      儃 뱱三人“欢欢喜喜”隆的蓝各自回到房间,虽然段꒪闻峥温衍的面『色』都不太好,可벲深深了解二人的薛澜却知道,他们两个此刻的心里一定都十分雀䫀跃的钀!!

      一个习惯了嘴硬反话,一个又不肯低。

      薛澜两人道别后便向谢刍知为自己安排的房间走去。

      穿过温衍㫦的房间继续向前不远,要再转过一个转角就可以到自己的房间,可还未至转角,薛澜就听到了一阵压低的争执声。

      “……对不起,我也不想的。我原本去世界赛的时候就想这个事,但那时候浩山提出了退役,我就……”

      “怎么?咱们lgw在돊退役都得排队了?原来你在退役,我还要谢谢你多忍了这个月?那青训营开始前你怎么不你要退役?这结束了你要退役算什么?”

      “我……”

      薛澜一下便听出这争执的两人正周青孟棋,他忙停下脚步,自己在这个时候撞见这两人在太过尴尬。

      他怎么总撞上这样的时刻,且,此刻他拖着箱子,当真进也不退也不。

      “好啊,一个青训营lgw换了三名首发,谁听了不得一句牛『逼』?三个首发……孟棋你不隁觉得有ꁟ点好笑吗?퀊”

      ާ“青㎡,你别激动……”孟棋的声音带着愧疚的颤抖:“我知道我在这个时候退役对你们的伤害特别大,可听浩뼱山退役以后,我真的想跟你们再打一ʙ个赛季的。我也知道,战队都需要磨鹰合的,在一下子换了三个队员对lgw的打击太大……这些都我的错。”

      “你的错⠙?你在这些有什么意义?不你的错难道我的错吗?”周青的话虽然字字生硬,薛澜却不难在他的语调中听出一丝哽咽:“我理解你,但谁理解我呢?我有什么错?我错就错在你⋾们‘我们一起打到三十岁’我就信了!ꗡ这五我除了《末日》你们还剩下什么,可你们呢,倒成家立业什么都没耽误,我周青五䆆的青春难道就喂狗的?!”

      薛澜紧紧握住了手中行李箱的把手,周青的话像一块极重的石压在他的心口,让他半点气都透不过来。

      孟棋没有错,周青更没有错。

      孟棋在家庭爱情与梦想薚中选择了前者,周青则正相反,他孤注一掷的赌注又何尝不将有青春都交给了名队友lgw。

      同时换下三名首发队员。

      这在整瞃个《末日》的电竞史上都闻未闻。

      毫疑问的,这lgw最低谷的时刻。

      可原主又在这个时候做了什么呢?在⻓进入lgw后毫不顾忌慍此刻艰难的处境,反对扛着巨大压力的温衍继续死缠烂打。

      也难怪在最后被毫不留情的踢出战队时,得到了有读者的大呼快意。

      “对不起。”

      薛澜想到这心中闷闷,륕孟棋带着哭腔的声音却再次传来。

      “真的对不起,我对不起你们。”

      “你跟我对不起有什么用?你应该去㯑跟阿衍!”

      “对,我对不起你,也对不起阿衍。”孟棋像终于抑ാ制不住自己的眼泪,声音졑颤抖的道:“我没有办法,我不一个好훕队友……但lgw还有阿衍、还有你,我会一直着你们拿下世界冠军的。”

      “不需要。”殔周青冷声道:“你还好好做你的好䭨爸爸去吧。”

      周青罢便兀自转身离开,삓薛澜听见他快步走近,此刻四下已经处可藏,ਿ干脆破罐子破摔的拖上行李佯装恰巧路过。

      刚刚行至转角将,他便与周青迎面对上。

      “一下。”

      薛澜假作事,微微颔首后便要离开,周青却叫住他。

      過薛澜得停下脚步,平静得像没有听到半分他们刚刚的谈话。

      “怎么了?”

      周青绕到薛澜面前,身上还带着刚刚争执的森冷:“我知道你在ᆎ想什么。”

      他的话让薛澜的心因紧张跳得飞快,不知不还被发了的薛澜不自觉的拉攥紧拉杆箱,不动声『色』的迎向他的眼睛。

      “但슗lgw不你动这些歪脑筋的地方,上次的事我不希望再发生二次。”

      周青的话让薛澜目光微凝,他这才意识到周青叫住自己并不发自己听到了他们间的谈话,因为上次半职业邀请赛时,周青孥误以为自己偷拍了温衍的合照并发布到了网上。

      “上次的照片真的不我发的。”薛澜正『色』道:“当时没有机会跟你解释,那个时簶候的꽇照片我也不知情的,也没想到会有人拍了照片丗发到超话,且我来到lgw真的为了好好打职业的,也请你相信我。”

      周青面『色』依旧不善,却没有再什么㈽:

      “希望此。”

      他罢便打算越过薛澜离开,薛澜却再次叫住了他:“那个时候你为什么没有告诉wind?”

      “什么?”周青不耐烦的皱眉道。

      “既然你觉得我偷拍了wind并恶意发布在了网上,那当时你为什么没有直接告诉他。”

      “这种事阿衍会有自己的判断。”周青似不愿多,转便要离开。

      薛澜着他的背影,却忽然想起段闻峥对自己的话——

      那个网吧键盘,周ᶠ青同网吧老板要走的。

      굴 薛澜总在想,从前的“自己”确因为纠缠温衍做了很多诸偷拍、跟车公然宣䑑布自᫋己温衍女朋友这ㅿ样的话,试想周青作为温衍的朋友,一定对这样的自己厌恶到了极致。ࢿ

      或许周青并不像起来的这般讨厌自⛩己。

      或许……周青也并不像起来的这样对很多人秉承着不屑的态度,他的确有时嘴毒,却还会䊮偷偷的袒护被他当做“自己人”的人。

      自己——

      其也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他纳入了“䓑自己人”的行列。

      可惜恐,当初进入战队的“薛澜”不懂。

      鋚他并没有到这些曾经也试图将他当做队友的心思,也最终辜负了众人的信任。䗗

      薛澜着周ਈ青离开的背影,再次叫住了憧他——

      “谢谢。”

      周青一愣,他像怀疑自己幻听,回过神『色』古怪的瞥了一眼依旧㜾站在转角处的薛澜벚,墐见鬼似的快步向房间走去。

      可他鍎没想到,在他正一步三回的打算钻进房间的时候,还撞见了“鬼”。

      “卧槽?!”

      反复回没注意路的周青,一不小心就撞到了一个人身上,惊魂未定的他吓得急忙连退了两步,这才清来人谁。

      “段闻峥,你他妈属鬼的吗?!”

      “我属鬼?”段闻峥懒懒的将手臂撑过脑后:“你心里有鬼吧?”

      “……”

      隿周青着段闻峥好像当真路过一样,没再什么碗就悠哉的打算离开,正松了口ነ气准备开门,便听到身后再次传来段闻峥的声音——

      “哦对了,exis奷tꕗ的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他不会再跟温衍有什么关系ꇐ的,因为——”

      “在,我才他的男朋友。”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