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依网站

      賄“簛轰~”

      从天而降的佛骨舍利如同本不该出现在这个谒时代的炸弹一般在⊻人群中炸开,成片的兵傀消散是自然地,那是韦护的主要攻击目标,但ꔪ碎裂的兵器残፵渣溅射出来的威力丝毫不下于强弓劲弩射出的利箭,曹军的伤亡軴也不低。

      壮 正在指挥后军拦截吕布的于禁看到这一幕脸色阴沉的可怕,扭头看向中军方向,咬了咬牙,让副ㄗ将来代替自己指挥,他则策马直奔中军。

      “主公,仙长再这般打下溺去,吕布未必会亡,但我军将士恐怕军心难复!”于禁策马来到曹操的中军帅旗面前,对着曹操一礼道。

      汛“是啊,主公,这仗……”程昱观望着远处的战阵,看了一眼那边施法的韦护,沉声道:“没这般打的,吾观军中将士死在那法宝余威下枅的犹胜过死于吕布铁蹄之下!”

      “仙长!”曹操也觉得今天这뚘韦护有些过于暴躁了,吕布刚出现,就㋇用他那佛珠狂轰滥炸,而且ಾ是不分敌我擹的那种,篥吕布不见有事,反倒是自家将士受了殃及,不会是天命有变,这货改了心思想帮吕布灭掉自己吧?

      吕布手下那些可不是真的兵马,自己被养鸡的那些将座士可都是活生졜生的人呐。

      韦护听得曹操一声沉喝,声音中已经带了几分不满,脑袋顿时一清,本想再度投掷的佛骨舍利停在了觷手中,没有再出手,皱眉看向乱军中带着兵傀左冲右㞴突的吕布,刚才韦护这边杀的兴奋,吕布却是直往人多的地方钻,只是这会儿功夫,死在吕布手中的曹军不多,但间接死在韦护佛骨聾舍利下的曹军却是不⇰少,无边业力朝着韦护萦绕过来,让韦护的面色刹㏼那间难看无滜比。

      自己……入劫了!

      刚刚他对吕布动了杀念,至于为何,韦护此番入南瞻部ﳸ州负责为接下来布局佛法东传做最后的准备,同时也谋求自ᩘ己的好处,跟在曹操身边,助曹操完成他的天命,这一路上收拾的诸侯,只要按照其最佳陨落时机被灭,也就是韦护所谓的天命成ढ功完成,韦护便能自对方身上获ퟫ得大量气运已助修行。

      輳但这一次,吕布挣脱天命,曹操已经不可能再继续ﮄ留在下邳,那接下来,就算吕布最终败亡玄,属于吕布的气运也不可能归韦护,甚至此前谋划所得的气运都可能受损,这些气运配合韦护的菩萨业位,足够让蓩他进入珳更高的境界,可以说,吕헁布逆改天命,受损最大的不是曹操,而是韦护,但就算如此,也不至于让他道心失守!

       量劫之中,不但影响天机,连他们这些仙佛也受到极大影响,一不小心便会受劫气ᬶ影响,如今业力临身,韦护明显感觉到自身法力开Ⲹ始变得滞涩,眼中不禁闪过几分慌乱,他本想待☁吕布这슃边事了ᇭ便回灵山修行,将剩下的事情交给旁人去做,没想到却是入劫了,现在只能留下来借助量劫之力将这些业力化去,否则便是有菩萨果位,此生怕是再难॔有⻼精进。

      “曹公恕罪,贫僧动了嗔念,犯下了杀劫!”收回了佛骨舍利,韦护对着曹操揩行了个佛礼,苦笑道。

      曹操默默地깼点点头,对方一个嗔念,数千将士枉死,这凡人在仙佛面前,还真是脆弱的不堪一击。

      “主公小心,那吕布又来了!”就在众人松口气之际,远处传来曹洪疯狂的咆哮声。

      吕布?

      众人闻言一惊,连忙扭头看去,却见吕布已经杀出了重围,直奔这꼰边而来。

      틘韦护虽然收手,但战场上的曹军可是被韦护这一番动作给杀怕了,哪怕韦护没有再动手,也不敢过份睌靠近吕布,而死在佛骨舍利下的亡魂又被吕布的兵傀令符吸纳,軕虽被佛骨舍利打散了许多,但随后被吕布招来的更多,而且曹军后军混乱,众将不敢前,被ꦘ吕布趁机杀出重围,直奔中军而来。

      战局的变化是在瞬间发生的,事实上,莫说这么明显的混乱,对于吕布来说,郭哪怕只是一丝的混乱被他把握住,也极有ல可能造成极大的破坏,更别说这种大规模军心涣散的情况下,敌军再多,也难挡♎住吕布。

      但…醢…

      吕布想干什么?

      樚 褁曹操有些不理解,这已经是他第几次直冲中军了?明明知道是徒劳,为何还要过来?曹操可不认为吕布是펄想跟自己多见几面所以不惜亲冒矢허石杀到中军。

      曹操已经决定退兵,今日便是能够再胜一阵,无论对吕布还是对曹捈操来说营,都没有任何意义,多死些将士而已,那吕布如此做又是为何? 收

      韦᫏护皱眉웖看向吕布方向,他看到的,却是吕布不断쥲高涨的ꛘ气运,那气运騅隐隐有化龙之相,一旦气惜运化龙,那吕布就算是立稳了诸侯之位,但为何?他能在自己的保护下斩杀曹操?

      不可能的!

      虽是如此想,但韦护还螹是将佛骨舍利一掷,扔到曹䯂操头顶,淡淡的金光护住曹操全身,想了想,犹不放心的将自己๽手中的金刚杵也立到曹操身旁,这佛骨舍利和金刚杵乃是韦护最厉害的两件扂法宝,佛骨舍利能砸人,但뻶更主要的功能是防御,金刚杵也ᔒ是跟随他多年的䵰成道法宝,灵性十足,榇有这两件宝物在,莫说吕布一介⍺凡人,便是得道金仙来了,也难破了这防御。

      쐍 ௒将这两件宝物㷽护住曹操周身,韦护方才放心一些,扭头看向吕布,却见吕布气运헁依旧鼎盛,没有丝毫衰弱之相。

      曹操㟹看着自己둳头顶的佛骨舍利和身边的金刚杵,也安心了许多,只是那边,吕布在突破后阵之祥后已经杀入中军,这一次的吕布杀气更盛,犹如一台绞肉机一般,四周蜂햲拥而至的将士不能阻挡其分毫。

      哪怕安全无忧,但看᩿着吕布此刻那架势,依旧叫人心生畏惧。

      “曹公可集结众将,看是否能将ᴜ此人拦住,贫僧可以撒䕱豆成兵之法,帮诸位挡住吕布道ᮌ兵,只要能够斩杀吕布氘,这웍些道兵自会消散。”韦护看向曹操道。

      “善!”曹操点点头,看向身边众将,夏侯惇和曹仁在后阵与吕布带来的骑兵纠缠,一时囟间自然回不来ᆶ,如今身边可用者,有许褚、曹洪、李典三将᱗勉强可以与吕布过过招,目光不沮由看㢃向刘备:“玄德,今日怕是还需你兄弟相助。”

      䤣 刘韶备默默地ב点点头,心中也知若能斩杀吕布,说不定自己可以借机夺取徐州,当下给关羽、张飞使了个眼色,自己也拔出双股剑,今日,说不得他也得拼拼命了돤!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