帝王巨腹产子

      走进了后花园,沃里克明显感觉到气氛挺欢깈悦的,但是想到自己口袋中的冥想法է,沃里克难免有些心不ሁ在嫣,只有掌握住力鴴量才会让人心安痖。毕竟谁也不在明天和意外谁先到来。

      沃里克,过来。詹姆斯男爵招了招收。

      沃里克听见后便知道便宜父亲应该是要给自己提醒什么,也许怕等下自己什么都不懂,然后再一次丢了他了的脸。便小碎步跑到詹姆斯面前。 ţ

      很好,吆虽然你过去挺让人失望的,但是这两天的表现稍稍让人满意了一点,这也许就是成人礼的魅力不是吗?接硶下来的成人礼你只需要在最后快᪩要结尾的时候上台。

      詹姆斯男爵手上拿着高脚杯,品尝着葡萄酒。见到沃里ষ克到来后,轻摇起了酒杯,将酒放在鼻尖前嗅了嗅。

      你需要↶做的仅仅是单ʼn膝下跪然后从我手中接过我赐予你的宝剑,然后举过头顶。最后在观众য的掌声中,我会将我们家族侀的姓赐予你,这是莫大的荣幸不是吗?

      沃먈里克一脸的诚恳,望着詹姆斯䶕男爵。 

      我想我不会出错的,父亲大人。即将到来的明䜎天让我思考良多。我想我已经成长了许多。可以将我们家৐族的荣胻耀给继承下来。

      很好긔,希望如此。成人礼还要在等一会。你现在可以出来转一转,去认识我们领地周围的贵族朋友们,当然前提是你不怕被他们当做取乐的对象媿。现在我想我该去迎接受人敬爱的约克子爵去了。

      沃里克目送携着詹姆斯男爵的离开,这才有机会打量起周围的布局쪾,就前世二十多年的阅历看这个院子,不能说富丽堂皇,简直就是惨不忍睹哦。相信大概和前世的农家乐差不了ᣣ太多。当然也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缘故,⪀并没有必要因为自己而浪费太多的精力。

      沃里克端起长桌上퀚的美酒,顺手在拿起了块糕点。不得不说,魔法世界的贵族还是挺会享受的,起码这酒还是不错的㫵。一股清香,在带着淡淡的果香。看起来像是什么果实酿的酒。至于糕点就没什么特点了。纯粹的面닐包味道,只不过也还好,并不是很难下口。

      听了自己便䥶宜父亲的话后,沃里克也并没有什么心思想去交结那些装模作样的贵族们。毕竟明天的自己即将远航,最起码不会푌在ऴ约克子爵的领地上游荡,毕竟这么做的话不就是将自己便宜父亲詹姆斯男爵的脸放在地上来回的踩,不排除第一个像砍死自己的竰是自己的便宜父亲。

      成人礼开始了,便宜父᬴亲走上了哪个临时搭建的平台,虽然简陋,但是勉强还能看得过去。不得不说,便宜父亲受到重视还是有理由的,他今天穿着贵族的服饰,胸前挂着一块怀表,在配上挺拔㡲的身姿。看着就挺有气质的。

      但还是是底蕴的不够,便宜父亲一张口便暴露了他并不是很有文化这件事,听着简直是惨不忍睹,就像个农夫用着洪亮的声音在你身边唱着死了都要爱。但ඛ是显然他是没有싕意识炬到这个问题。

      甝虽然不是很期待,但是这充᳿满着仪式感的流程还是让自己竟然感到一丝紧张。

      扵 沃里克,哦,或许我可以称呼你为沃里克.亚伯先生。

      就在这时,亨利骑士的声音冷不定的从身后传来,

      每一个人都可能是下一个幸运儿,不痪出去就永远不会成功的。

      当然,但是我觉得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青年也许并不是那么的适合出去闯荡,或许应该ﵧ等叄我激发出斗气,或者是能放出一个小火球,不是吗?

      꺂你说的很对,但恈是战争之王并不眷㔬顾你,你恐怕和我一样和这些超凡力量绝缘。亨利听到这猩带着一丝怜⅀悯说到。

      沃里克听到这也是十分的无语自己的便宜父亲,就因为自己始终无法修짦炼出斗气,就觉得自己太过于懒惰,想将自己丢出家门,学学他年轻时㻱那样单打独斗的闯出饥属于自己的成就。

      沃里克抱怨道,

      既然连你都这样说了,我这辈子都可抿能突破不到青铜骑士,那我χ也许更加的适合在家看看书,在和贵族朋友们一起讨论谁家的女孩更加的可爱,而不是想着去怎么去战斗。

      也许我栱的父亲大人是王子斩恶龙的话剧表演看多了才会铁定的认为将我自己一个人丢出去后我能很好왿的活下去,真是쬞让人摸不着头脑。

      ᠪ 在亨利骑士离开后,不到一会,便听到自己便宜父亲在呼膊叫着自己,

      沃里克.亚伯,上台来,成人礼象征你成为了成年人,昭示着一份荣耀。现在我将赐予你陪伴我一䆰整뫬个年轻时期的骑士剑,我希望你能继承☯我的意愿,带着我们⩫家族的荣耀去征战四方。

      儌 我想我会的,我敬爱的父亲大人,我必将带着你意志去征服四方。

      벿 沃里克虽然心中十分的不爽但是还是将便宜父亲手中的骑ꖧ士剑接过,一只手握住剑柄,另一只手从剑身上划过试兑了试剑。

      不得不说,这剑还是不错的,外表也还行,带在身上也还可以。

      成人礼就像现在的做席一样,重要的往往不是主人公。等到沃里克从冏台上下来时,詹姆斯男爵举起酒杯,

      鴂 来怹为我们的勇士干一杯⯗酒,ᗌ祝批幸运女神眷顾他。뜦

      干杯,

      ̮周边的人听到这里都举起酒杯,向着仍站在台上的詹姆斯男爵虚空碰杯。

      沃里克心里苦,但是说不醻出来啊。不能说这个成人礼和自己联系紧密묮,只能说是毫无瓜葛。

      鯴在怎么说自䃁己胖,长得丑,但是也不能所有客人就这么干瘪瘪的一句愿幸运女神眷顾就可以打发的。

      不得不吐槽,这次成人礼怎么看都像是自己的便宜父亲为了答谢约克子爵邀䉲请了他参加围猎,탍而是他为了回礼而举办的,

      这也许还可以名正言顺的将自己丢出去。毕竟你瘨听听这便宜父亲的话,什么Ⓧ是为了家族的荣耀去征战四方,明明就是他嫌弃自己Щ到处镤碍眼惹⑵事,随处给他Ⴗ添麻烦罢了。

      午安,我敬爱的奥斯特大哥把我拦ꃀ下是有什么事吗。

      沃里克看着故意挡着自己回房间的路馭的奥斯特,微微皱眉,但一想到自己被揍一顿也没法找人说理,也只好硬着头皮打了个招呼。

      哦,这不是我亲爱的沃里克弟弟吗,明天你佡就要背螰着行囊出去冒险了,作为你的哥哥我还是爱你的不是吗?我作为哥哥的也没什么好给你的,只有将〙这张地图给你了,你也许可以猜一猜,你是会死在去寻઩找宝藏的路上,还是被守护宝藏的魔兽给一口烈焰吞噬掉,这不是很有趣吗,哈哈哈哈。

      奥斯特脸上گ带着一丝蒮不削的笑容,像是在补充什么퇾。我觉得父亲大人还是太过于仁慈,像你这种没用的뎎废物就应该和那些卑贱的奴仆一样窝在᪏地下室了瑟瑟发抖➋,而不是让你出去丢我们亚伯家族的脸面。算了,不和你多费口舌了也许这一见面后就是永别不是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