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态视频下载app

      阿瓦兰迦418年5月37日,上午九寻,晴。 䩠

      醺难得的好天气。

      “往那边一点,៾对正。”

      二年七班的学生们正在整理教峰室桌椅,一间五年级教室的桌椅。

      包括隔壁ᗒ和隔壁的줼隔ۄ壁也将是他们整理的范围:

      쳧把贳一௯部分桌椅⓬靠墙叠起来,剩下࠹的按照要求分散摆开,原本能坐50人的教室,在这里即将到来的考试当中只允许坐20人。킒

      这是鳷在给高年级学生准备考试场地。螎

      弛 那些即将进行“学籍升级”选专业考的十年级和十二年级学生,䜂会在经过一大堆严格检查过后才被允许进入这里。

      而检查的内容。

      包括全身金属探测,搜身,强制要求打开【随身空间】,之后还要把所有不必要的物品放下,能进来的只有学生自己和学校统一配发用于考试的笔。

      阿尔伯特站在讲台上,身后延展出半凝固岩浆般的“线条”,在面前构成一个障直薫线。

      ꢐ 葜“让开一塃点。”

      他对正在整理桌椅的学生们说。

      볋뇗接着整个教室里响起有点刺耳的,金属与地面摩擦的声音。

      所有要坐人的桌椅都睜在无形的线条规整下移动,接着整齐划一起来,然后他从【随身空间】里取缇出两ᢂ瓶胶水,扔给两个学生: 늅

      “把姓名座位号贴上吧。”

      “好。”“收到。” ꌙ

      然后他们把一叠纸片像洗牌一样打乱顺序。

      ﺐ 才又挤出胶水。❰

      接着把纸片往空中一扔,它们都从悬浮的胶水团륫里穿过,然后结结实实地被无形的力量拍在各个课桌左上角,剩下的胶水又被塞回到胶水瓶里面去。

      像老师们要求的那样。

      鿂 艩序号在这儿只意味着考生在这里考,而座位号本身的排序,是必须要打乱的。

      这也是惯例。

      “去下个教室。”

      ꌖ 阿ᔌ尔伯特看了下时间,上午九寻,“早干完早休息。”

      然后,仍是一样的流程。

      淙 쐘 ᛻ 剩下两个䰃教室的清理从头至尾只用了不到一刻钟。

      ࡙ 活一干塎完。 學

      뽺大家就촸迅速往楼道口去了,他们都要抓紧时间回去玩儿,各人都有他们打发时间的方式凕。

      他们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说笑着走下去。

      “有点휰事情先走了!”

      唐吉诃德火急火燎地与他擦肩而过,只来得及在从过道扶手上跳下楼的一瞬向他䲿喊了一句Ⱑ,只见其在半空中翻了个跟头,又在落地时滚了一醽下卸去从十米쏿高下落的力量,然后迅速跑进了一片校内的㯔绿化林里。

      “我䙨们也先回了,班长。”

      閬 “嗯。”

      一个学生和他道别。

      然后是塞惻西莉娅同学,她在经过时向他笑了笑:

      “明天见。”

      “...嗯,明天见。”

      最后是课代表们。

      站成一列,像列队经过一样,只是都伸出了同一侧的弞手。

      少年嘴角抽了抽,会意地伸出手。

      维娜,艾琳ꜚ,蒘诺曼,阿斯利康,马尔克斯,默贝特,安格尔...从他旁边经过的时候都与他一一击掌,쫡神态各异地,但表达的意思都很一致。

      “考后再见,老大~”

      “加油。”“说实话这样有点蠢....加油,老大。”“祝惒考试顺利。”

      ㆓“...搞什么鬼。”阿尔伯特终于笑了,“考个试弄得跟要毕业了一样。”

      实“你不是要考符文了嘛。”

      “知道了?”

      “几个老师都在讲。”

      马尔克斯如是说:“我们商量了下....然后就这样了。”

      这些学生们,他们能做到的确实不多,在经过商讨之后,发现能做的也就只有临考前过来给肜他们的班长打个气了。

      “谢谢了。”

      他扶了扶平光眼镜,点头:“安心考䓈试去吧....我能过的。”熴

      “嗯...那我们走了。”

      “回去吧,多复习一下,趁还早。” 鶡

      当目光所及终于真正地安ᤕ静下来,他站在原地看了一会儿,才又返回了教室。

      趁徝着无人。Ꮺ

      他直接躺在了教室讲台上,仰面看着天花板。

      侧头看了一眼学校中央的大钟,睁着眼睛,也不做什么,只是休息而已,ꡀ他要在这里躺半寻,将体䑽内【﹤能量ᶿ循ຼ环系统】的运作加速到最大,补足消耗过多的精神力——他今天凌晨四点就睡不着了څ,爬起来收拾好床铺和自己,去了昉宿舍负一层的某间地下室,在那里做了点个人制作之类的东西。

      然后....耗空的力量一边使用一边恢复,到现在也没补满。

      他确实需要休息。

      好让跟脱缰的哈士奇一样在脑子里疯狂蹦뙰迪的思维平复下孀来。

      릢阿尔伯特感觉到整个脑袋嗡嗡的,思绪也很难控制,简直像是连喝了三瓶白酒啤酒和脉动,然后彻夜嗨歌到天亮又去跑ᢒ了五公里。

      这种状态实在做不了什么。

      他铯计划恢复之后再将力量耗空一次。

      为考级做准备。砜

      【符文等级考试】鼆分为两个部分,分别为笔试和实操,都以百分뽡制计数,最终成绩是两者之和,总分200,及格线120,它要求,参试者必须能够将理论和实际应用相结合,死记뜐硬背在这里行不通。

      阿瓦兰迦人大都奉行实用主义。

      或者说,他们施法的过程就相当于在利用理论向外界展开实践了,当一种ᖖ惯性贯彻下来뽜,他们也自然就会将它带到其他方面。

      群体也具备着“性格”,那是由无数个个ꕹ人组成的集群倾向㘀性,当无数人在面对相似᨝的问题时得到了同样的解答,那么再次面对它时,这群人嫾自然会达成一致,而性格是动态的,变化的,在构成一个完整的系统以前,外部的引导会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

      至少他俠个人是这么理解的。

      而倾䴹向性对这个国家的人的影响,就体现在这里更看重应用。

      这对他来说倒是件好事枛,➙阿尔伯特上辈子也是在搞应用的,在自己的地盘钻了一辈子,一辈子居然就这么过来了.ꮪ...真是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他想,或许在外人看来算得上可怕。

      少年翻了䝾个身。

      面无表情地看着自己在光滑的地板上的倒影。

      这时他想起了许多张面孔,在他的记忆中划过,憎与爱过的,刻骨铭心的..櫓.都残缺不全。

      这时他闭上了眼睛。

      躺在┆地上一动不动。

      过了很久之后,才终于从牙缝里挤出一춠个音节。

      “艹。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