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9r热视频精品影院

      听到殷莫愁的话后,段玉浑身颤抖,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目光充满了狂喜和激动。

      紧接着,他摇头道:“不,我不配,我不配!我出身青楼,我是贱籍,我怎么配得上你,你不要开这个玩鰈笑,你兄长知道了섙会打死你的。”

      顿时,殷莫愁脸色也一白。

      他的兄长是瀛州太守,长兄如父,在她眼中段玉千好百好,但在所有人眼中,他毕竟只是一个青楼的相公,最卑贱的人。

      兄长怎么可能同意这个婚事,只怕文真的会打驷死她。

      深深吸一口气,殷莫愁道:“玉郎,我这就去和兄长噒说。他如果不答应,我任由他打杀,大不了我带着你私奔,总之我一定不辜负你。”

      段玉道:“我……我信你!但你千万不要和太守大人起冲突,也不要因为我坏了前途,你能经常来看看我,就心满意足了。”

      殷莫愁更加ﳱ爱煞,斩钉截铁道:“小玉,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说罢,她雄赳赳气✺昂昂出门了,仿佛要去打仗一般。

      走到门口,殷莫愁道:“小玉,你等我的好消息,下一次我再来,鲡就是我们成亲的好日子。猨”

      ……………………

      很快,段玉要迎娶殷莫愁的消息웧在仙音阁传开了。

      不管男女,妒忌得眼睛都要炸了。

      自古以来,青楼里面只有女子从良有好下场,嫁给达官贵人做小妾,从来没见过男相公成功从良的啊。

      男子能纳妾,女欄子可不能啊。

      所以段玉这要是和殷莫愁成亲,那就是唯一的丈夫啊,那他可就是副都统的丈夫了啊,成为太守大人的妹夫了啊。

      真正的一步登天,从贱籍变成人궈上人了。

      仙音阁的主人李卜是瀛州城的大人物,神龙见首不见尾,几乎不出现在仙虯音阁的。

      得知这个消息后,连李卜都专门回来仙音阁,与段玉喝了一场酒,亲切地称之为段公子。

      鸨儿临娘见到段玉走路带风,欲言又止。

      “玉儿,有一句话,我不知道该不该说?”临娘柔声道。

      段玉道:“왬你说呀。”

      临娘道:“你若是能够迎娶殷莫愁将军,我当然为你高兴,你也就成为了我们仙音阁的骄傲,甚至打破了青楼界的历史,但是有一些传闻,我觉得你还是有必要知道。”

      段玉道:“什么?”

      临娘道:“都说这个殷莫愁将军喜欢的是女人,但你也知道,两个女人之间的事情是禁忌。所以她需要找一个夫婿,当作挡箭牌。” 뽎

      百合骗婚?

      段玉不由得想起殷莫愁曾经说过,她认识了一个女人,天才女炼金师左野,非常钦慕她。

      甚至谈到这个左野的时候,她的眼睛都在放光。

      而且这段时间来,段玉还没有和盝殷莫愁真的睡过。

      临娘继续道:“小玉,你知道我们这一行最忌讳的是什么吗?”

      段玉道:“投入感情。”

      临娘道:퐻“对,大家都是逢场作戏,谁真投入了感情,谁㨕就输了。”

      段玉陷入了沉默,足足好一会儿道:“干娘,鮬有一句话我不知道当讲否。”

      临娘道:“为什么不敢讲?”

      段玉道:ᡝ“因为讲出来太无耻。”

      临框娘믢道:“你说说觇看。”

      폁 段玉道:“如果殷莫愁是同性恋,已经有了红颜知己,那就更好了。”熷

      临娘愕然不解。

      ꖞ 段玉道:“正所谓鸯鸯相鲍何时了,美妙知多少。三人之行,必有我湿。女女变嫐,善莫大焉!”

      临娘望着段驸玉良久无语᎜。

      “小玉,瞧你这人渣的样子,我真的想要一屁股坐死。”

      ……………………

      但是……接下来。

      一天,两天,五天,十天,半个月时间过去了。

      殷莫愁依旧没有来,没有带段玉去成亲。

      很多人望向段玉的目光越来越幸灾乐祸,越絅来越充满同情。쾱

      你一个青楼的相公,竟롉然还想要迎娶瀛州水师副统领?还想要뜾成为太守大人的妹夫?

      真是痴人说梦啊ꫛ!

      人家女罗刹,就是逗你쭹玩的。

      人家什么身份,你什么身份?还츈妄想一步登天?

      段玉表面上依旧风轻云淡,但内心却慌得一匹。

      殷莫愁你啥意思啊?莫非想要始乱终弃吗?

      我不在乎你㙬是百合的啊,我更不在乎你有红颜知己啊。

      我遫非常乐意我们三人一起生活的ん。

      ឡ 甚至四人,五人,六人都可以的。

      你怎垅么能说话不算数呢?

      仙音阁的那些相公们每一次见到段玉,都会嬉笑道:“段玉,你的女将军啥时候来娶你过门㸜啊?”

      旁边嫰的龟奴打趣道:“就在今天,就在今天。”璽

      临娘不由得过来安慰段玉道:“小玉,我之前就和你说过,这个世界上靠不住的就是嫖客的嘴,不管男女都一样。殷莫愁不要你,我要你。”

      段玉道:“你还不是让我给你当摇钱树?”窐

      临娘娇声騄道:“你这个没娘心的,这些年你才给我赚多少钱?你接客人那么挑剔,要年轻漂亮有钱丰满,你花的钱说不定都比你赚的钱多,我还要贴补你。”

      说罢,临娘拧了段玉脸颊一下,拧红之后又轻轻地揉,吹了一口气,又吻了一口。

      쒌“小玉啊,你要趁着年轻多赚一些钱,我也攒了一些钱。等过几年我们去一个无人认识的地方,给你挑一个年ᲅ轻漂亮的良家女子,你娶过门来好好过日子,那才是正经㧰的。”临娘为段玉按摩,用下巴磨蹭他的头顶道:“那些女将军啊,女膹豪门啊,都是不靠谱的。”

      段玉笑道:“你要跟我一起生活啊?”

      临娘娇声道:“怎么?不行啊?”

      段玉道:“那我们以后怎么称呼?叫你干娘?”

      临娘道:“我才大你十一岁,可没有你㕀这么大的儿子。”

      ………………

      接下来,殷莫愁依旧没有出现。

      仙音阁的人甚至都已䒖经不取笑段玉了,只是偶尔说他一次,什么痴心妄想啦,什么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之类。

      所谓段玉和殷莫愁要成亲㌷一ⅼ事,成为了一个故事笑谈。

      而且临娘这边,也准备开始为段玉安排客人了。

      段玉太挑剔,他的女客人要漂亮,有钱,身材好,所以他的客人实在是很难找的。

      短短几天,段玉已经拒绝了畜七八个女客蚦人了。

      不是嫌弃人家不漂亮,就是嫌弃皮肤不好,或者腚不够大。

      临娘还能包容段玉,但是青楼的掌柜已经쥆很不高兴了,警告段玉不要挑三拣四,如果再拒绝客人的话,就不要怪他们不客气了。

      至于殷莫愁,已经억没人提了。

      那个传说中的婚礼,퍺更是成为了青錴楼薄幸的笑柄。

      ……………………

      这天晚上,段玉被迫接客。

      这个女人长相七十五分,身材七十分,和殷莫愁是差距很大。

      她也是书香门第出身,因为家道中落,嫁给痴쨴肥商人做妾。

      但关键她很讨厌,都偷偷摸摸来青楼叫鸭子了,还装着一副清高的样子。 骣

      明明见到段玉之后,惊为天人。

      因为他长得太帅了,但惊艳之后,又装出一副鄙夷的样子。

      她直接뜷叹息道:“好好一个美男子,竟然堕落至此。”

      所谓嫖客最喜欢做两件事情,劝良家下海,劝妓家从良。

      本以为男嫖客这样,没想到女嫖客也是如此。

      而且她来짩到房间之后,一副正襟危坐的样子,明쳸明对段玉已经垂涎三尺,却装着严肃冷漠。

      女客人道:“段公子,人还是要读쵩书的,书读得多了,才能知道廉耻。”

      这又是在讽刺段ꔾ玉不知道廉耻吗?

      女客人道뢺:“我自小熟读诗书,深知诗书养人。读书出来的人,那气质就是不一样的。你长得极其俊美,但气质却非常低俗,缺乏的就是诗书的陶冶,这样永远也成不了人上人,䴴明明穿着锦衣,却依旧像是㶤奴仆。”

      段玉小道:“姐姐,我也读书作诗的啊。”

      女客人不屑道:“你也能作诗?”

      段玉道:“当然。”

      女客ꪬ人道:“那你就你自己为题,作诗一首,做得好的话,我赏银五两。”

      才五两?

      莫愁用在我身上的银子,都几百两不止了。痔

      段玉沉思一会儿道:“那你听好了,诗名叫《燳我长得太帅怎么욇办》。”

      女客人更加鄙弃,什么狗屁诗名。

      段玉开始吟诗: ꐉ

      “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璋空对夜。

      天生我材必有用,녅千精散尽还复来。

      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睡不复醒。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淫者留其名。”

      䉮 这个女客人先是惊讶,不可꘭思议,因为段玉的诗气势十足,完全是天才之夺作。

      但……偏偏他又在痻毁诗词。

      顿时,她땾猛地站起道:“你是在亵渎诗词,天上的文曲星会ꘔ雷劈了你的。”

      然駋后,她气冲冲地离去了。瞜

      她都不ꘙ知道自己为什么生榮气,是因为段玉的诗才远超于她?

      一个뢁卑贱的青楼相公,竟然比她这个书香门第的小姐还有才华?

      她觉得自己来青楼,都是对段玉莫大的恩赐了,段玉却如此恣意张扬,不去讨好她,亲热她。

      片刻之后,仙音阁的掌柜摳李魋惑怒气冲冲地进来。

      “段玉,你要气走我的几个客人?你还在等那个殷莫愁来㡡和你成亲?不要做梦了,不要痴心妄想了,她是太守之큹妹,你只是一个贱籍相公。”

      段玉笑道:“掌柜,我只是和那位姐姐开一个玩笑而已,谁知道她那么不识逗呢?”

      욷 냉 李惑寒声道:“你摆正自己的位置,你就是卖笑的,你有什么资格和客人开玩笑?你要的就是跪舔客人,你以为你是什么东西?来人啊,将段玉拉䋠出去,请他吃一碗泥鳅面,他大概就知道自己究竟是什么东西了。”

      所谓泥鳅面,就是没有煮熟只的生泥鳅,活生生喂进肚子里面。

      恶心就不说了,关键泥鳅进入肚子里面还是活的,会钻来묆钻去,痛不欲生。

      在青楼,这是非常残忍的惩罚了。

      随着掌柜ﰓ一声令下,几个打手冲了进来。

      而就在此时,外面传来了一声高呼。

      “殷将흲军到!”

      “殷将军来迎接段玉公子,回家成亲。”

      ൤ ……………………

      注:第二更送上了,诸位恩客,픱票票投了吗?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