豪门本色

      不过很快,关于报纸的话题便쉪暂且搁置一旁,两人之间的交谈回到了有关乃木坂46本身的事情上。

      “这是有关于接下来的第四张单Ԃ曲的作品,还有一些其他的曲子,我在前几天刚刚修改完毕,不过为了避免秋元桑你过段时间又来催我,索性就趁现在一并带ꐧ来了,您先过目看看吧。”

      쐆 白云ę山说着将几张写满了文字的曲谱一ク一拿䲦了出来,放在了秋元康的办公桌上,上面的线条与文字规整的不像话,如果不仔细看,简直就好像是打印出来的一般,看得賴人啧啧称奇。渫

      斮 饶䃗是已经多少知道阇他本领的秋元康,每次看到这副景象也都忍不住心里暗中惊叹,但随即却又对眼前这个便宜学弟탠刚才的那番话有些不满,一边拿起曲谱准备仔细观摩,一边哼了一声,有些不满道:

      “你这话什么意思?是我催你吗?你既然有这个才能,总不能就这样白白浪费了吧?现在的音乐圈ﰮ里,有松冈这些人压着㧗你,不让你出头,你唯一能够证明自己的,可不就是在乃木坂里?这是对大家都有益的事.䧴.....再说版权又没少你的!”

      “是是是,您说的对——”

      白云山这个时候当然知道不应该和便宜学长争辩,争赢了没好处,争输了还得又要被压榨点剩余价值,他这个咸鱼一口气借着系统写了这么多首歌,图的可不就是一个清净?又哪里会自找麻烦,连忙点头一阵附和。

      见他如此识趣,秋元康也䏗满意的点点头,接着继굚续看向手头上的曲谱,眼睛从一个个名字上扫过——

      《制服ᅰのマネキン》,《君の名は希望》,《指望远镜》,《涉谷BLUES》,《ロマンテ晱ィックいか焼き》,《1╂3日の金曜日渮》......

      曲子的风格并不相同,各式各样的都有,局许多连歌词都写好㼇了,而以秋元康这样专业的水平来看,上面所填的歌词哪怕ᣋ比较起专业的作词家都丝毫不逊蟲色,有些훞部分甚至已经能达到令人惊艳蚩的地步。

      举个例子来说,就比如这首《君の名は希望》的曲子,寥寥数笔,便是壸让秋元康本人都忍不住颔首点头,心下有些吃惊。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不免为此感到有些好콷奇,正准备问问这个年轻人是怎么做到的,却ꏚ听见白云山先一步开口提醒道:“啊对了,秋元桑,这里我有些建议麖,第四张单曲的话,如果要从《制服のマネwキン》和《君栍の名は希望》之间挑一个,还是尽量㜅选择前者比较好——”

      “哦~这是为什么?”

      䍡 秋元康挑了挑眉,顺势问道。

      白㛄云山施施然的解释道:“因为我们前三张单曲的表题曲风格都较为接近——这里面也뺣有我的问题,在第三张单曲时我就应该做些改变了,不过毕鉲竟是第一次写表题曲,也没好意思变化太大,晲所以就这样延续下来ҹ了。”

      “但是第四张单曲的话,就不能一昧的遵循녠下去了,我记得秋元桑你也曾经说过了吧,想要打造一个和AKB48截잖然不同的偶像团体。前三张单曲的风格摸索其实已经证明了如今这种方向的吸引力并不足以脱颖而出,如果不能在第四张单曲,趁着人们还不太熟悉的时候做出变化,一旦人们渐渐适딈应了这个风格,再想要做出改变,톙那可就比前面难多了——”

      秋元康微微颔首,这点自然也是他所清楚的事情,所以他刚才在看见《制服のマネキン》这首曲子뺦时,脑海中也闪过类似⡵的看法藰,只是没有第一时间说出来罢了。

      传统偶像的曲风红利,其实已经差不多被如今如日中天的AKB瓜分的差不多了,乃木᾵坂想要再在这种风格上分一杯羹,无疑将会是走进死胡同,蘏越来越难的。

      所以与其继续让今野延续着他所擅长的传统偶像,倒不如在这一单做出改变,换一种风格来试探大众的反应。

      这也是他一直所希冀着㐈的。훦

      “那就这么办吧,《制服のマネキン》......这首曲子就暂定为第四张单曲的表题曲,正好上面歌词也没写,我到时候拿回去硢填一填就行了,蚹省得你抱怨我侵占你㡺的版权——”秋元康将这几张曲谱一一收起,顺带调侃了他一句。

      白云山只能苦笑。

      不过随即,便宜学长的下一句话,便让他的苦笑渐渐变得凝重了起来。

      “说起来,白桑啊......你有考虑过接下来的目标吗?”

      白云山笑容渐鮘渐消失,道:“秋元桑...什么意思?”

      秋元䉛康轻松的笑了笑,把叠好的曲谱随手一放,想了想后说道:“意思就是......如今可能压制你的松冈自己惹上了麻烦,阻挡你迈进音乐圈的障碍又少登了一层。你一边有坂本桑的帮助,一边有我支持你,加上你自身的本事,照这样的쬨发展趋势ᷪ看下来,早晚都是要离开这里的,不是⩃吗?”萯

      “虽然我自己这样说有些奇怪,但对于现在你而言≘,乃᭵木坂46,却也的确只是一根小树枝而已吧,一根小树枝,是困不住你这样的一ꦽ只苍鹰的,迟早都要飞出去。”

      “那么,这个迟早,有大概是什么时候呢?还是说你打算一辈子待在一根树枝上老死?不过我想即使你有这个想法ၲ,坂本桑应该也不大可能同意吧?”

      白云山沉默了。

       过了好一会儿,他才终于开口唋,缓缓道:“抱歉,秋元桑,我的想法......其实我暂时也没有想好,럍可能没有办法当场给你回答。”

      “那么什么时候大줱概能给呢?”

      “最早......恐怕也要到明年年末吧——”

      白洶云山苦笑了下,微微吁了口气起身,来到大门ꧮ旁拉开门把手,随后微微鞠躬道:“如果没有什么事的话,那么我就先走了,秋元桑。”

      “再见。”

      “嗯,再见。”

      秋元康也不在意,看着他的背影走出办㇟公室,将门合上,久久没有说话,不知道想到了什么。

      片刻后,门再次被㮑打开,进来的却是老熟人今野义雄。

      “秋元桑,你觉得他这样做的目的㗅是什么呢?”

      싂一进来,今野义雄便开门见山的询问道。

      “我也不清楚,不过拐毕竟对我们而言都没有坏处,所以其实不清楚,也是一件好事——”秋元康轻轻摇头,随后忍烱不住笑了笑:“就跟他刚才说的一样。”

      “是这样没错——”

      今욋野义雄点点头,然后便皱着眉头说᲋道:“只不过,我其实也一直都有一个很不理解的地方,怎么都想不明白쬱。”

      “什么地方?”

      “秋元桑,这位白桑年纪轻轻却有如此之高的才华,那么又为什么直到䃈今年才一点点的显露了出来呢?哪怕是说担心有人打压针对,也不至于这么多ᙁ年都未曾展露一点吧?今年之前,凉唯一值得记忆的,也就是秋⛀元桑你所说的关于预测金融风暴的那件事了ᜬ,这也掩饰鹶的未免太严密了点——”

      然而秋樓元康却闻言一笑,并没有急着回答,而是不疾不徐的说찞道:“你不明白也很正常,天才的想法总是不能随便被人拕猜测到的,那样也就不是天才了ᇐ今野。只不过好在在大洋彼岸的天朝的《史记軞》这本书里,记载有一媌个历史故事,这个故事或许能解答你的疑惑。”

      隙 “什么故事?”今野义雄好奇道。

      “故事情节我就不说了,我想告诉你的是,这个故事里有提到一只鸟ᤵ,它三年不飞,三年不鸣——”秋元康说着,声迣音渐渐拉长,停膯顿了一下턋。

      “但这并不代表它不行,因为这只鸟虽然三年不飞三年不鸣,但不飞则已,一飞冲天;不鸣则已,一鸣惊人!”

      “而这位白桑,就是这种鸟嗥。”

      秋元康意味深长的说道。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