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吃胸边膜下免费观看

      篳 战栗发抖,惊险刺激也就抢了车跑的那一会儿。

      在国道上跑出去上百툒公里,局䬚面基本稳定下来,赵德柱难免开始盘算自己这事儿到底是亏了还是赚了。 哉

      明面上现在搞回来车,就肯定是血赚。

      花了八万块,其中有四万五̾是对方付出来的∯押金。髟

      也就䈲是花三万五,就搞到了六辆破桑塔纳,一辆有手续的小面包车。

      ᐸ虽然是不值钱的破车,桑塔纳更是连手续都没有χ。

      但组成驾校却能源源不断的赚钱!

      驾校那边已经收回这八万块,等于空횓手套駿白狼的凭空多出来七辆车!

      多出来个驾校。

      ꋺ自己还覙净赚了四万五!

      可赵德柱一点都欢乐不起来鞾。

      汽车租赁尦这事儿,算搿是彻底黄了。

      全靠自己警惕性高,甚至带点黑吃黑的落井下石,才能㷕反咬一口。

      之前构想的汽车租赁蓝图,起码탥在这个靠近高原的西南地区,没法展开?

      那自己身边簖鼓动起来学了车的小伙伴们怎⇀么办?

      目前西南城市学院风行的学车潮,除了因为大家都急于掌握这个技能。

      主要还是自己有意无ቡ意都在放风,接下来就能有工作ꔻ赚뫒钱。

      最起码自己那几个小伙伴雕,得给他们找点事情做,才不至于坑人吧。

      这一路上,赵德柱还真是充满了思考。

      直到程脡庭䬏给他打电话:“卧槽,终于能打通手机,你跑到哪里了?” 뚺

      赵德柱不知道啊,周围都青山㓑绿水的:“大概……有三四百公里了,这也没个导航……趦”

      还是程庭教他靠边停车看路桩,上面有公里数,才知道他跑在越野车前面七八十公里。

       约好在前方县城碰头吃晚饭。췼

      其ﲟ实都已经远离之前的事发点两个县了。

      赵德柱在饭桌上把这事儿拿出来请教。

      程庭明显缓解不少高原反应:“基本没得做,几万、十几万的车辆租赁太容易产生犯罪,你可能不知道,我们市局每年都要接到好多起跟车辆租赁有关的报案,越来越多,反正在我们看来,就没有正儿八经租赁的车。”

      赵德柱彻底死心,端茶杯敬奚莲颖:“这趟出来,程警官是公务,您这就是纯粹帮忙,感谢您,㕨这油费过路费我算两千块给您,行吗?”

      本来女设计师说喝两杯压压惊,结果程庭要连夜赶着回江州,赵德柱说喝酒不开车。

      他这种后世已经养成社会共识的习惯性做法,让另外两人都有点吃惊。

      奚莲颖还是把茶杯示意了:“我说了我是来旅游的,至于油费,那关于设计方案敲定这事儿我要不要给你钱?”㒵

      赵德쑆柱也不啰嗦的ᯱ点点头,他只是႐表明个不占便宜的态度。

      程庭有点好奇:“你俩不熟啊。”

      直到饭后上路,赵德柱才给年轻警察解释了自己和设计师的关系。

      ✠奚莲颖确实有性格,就地住下不跟他们回郊江州,准备朝着另外方向去自驾游旅行一番。

      程庭还专门叮嘱她不要在这片区域,这辆红色SUV也太醒目了。

      现在听了也笑:“不得了哦,人家这一年几十上㴌百万的赚,年轻又有钱,才会玩得这么潇洒。”

      㺎这可是03年,赵德柱笑着让警察小哥猛追㛰猛打。

      程庭反过来狐疑他才多少岁,哪里搞来的这种车。

      赵德柱都不稀得说自己院子还停了宝马跑车,只解释自己ᨅ是高尔夫教练,帮着给建筑设计提了点建议就得了使用权。

      小警察哀叹自己没文化,这辈子估计也就这样了。

      感觉自己也没文化的赵德柱䨃,在这个问题上和程庭讨论得还挺深入。

      等凌晨三点过抵达江州的时候,轮到赵德柱在后排睡得正香。

      찜程庭就没叫醒他,默默的去把手续憎办了,又回到忙碌的警察工作中去。

      基层警察真是铁人一样的存在,还随时可能生锈。

      退赵德柱是被手龸机铃声吵醒的。

      岶龙芷羽有올点疑惑:“去找阿姨谈了两天的工作?”

      迷迷糊糊坐ʆ起来的赵德柱,艰难张望车窗外:“我在……”

      就看见䷜外面警署院子里,扎着羊角辫的女ꩇ警带着贼兮兮表情到处转悠。

      才稍微清醒些:“我到高原那边去追车了,这两天……跑了怕有一千多公里……”

      龙芷羽听了他ϕ含糊不清的话语,立刻关注:“人没事ꗹ吧?”

      赵德柱笑了:“你怎么不问我뻀找到车没?”

      听到熟悉的调笑,龙芷羽放心就撇清:“我是看你上课没来,注意安全……这是作为老师的责任,情况怎么样?”

      赵德柱都不觉得车内味道熏人鞗了,舒坦的靠在椅背上:“有点危险,但是和警察一᜕起追回来了,现在已经在江州警署。”

      龙芷羽松了口气,涚态鍎度赶紧严厉:“这种危险的事情交给警察部门去办理不好吗?这次学校盗窃案的事情我觉竵得你处理得还很成熟,怎么又开始不着调了!”

      赵德柱笑眯眯的享受:“嗯,下次不会了。”

      龙芷羽又感觉打在棉花上,郁闷:“好了,赶紧回来,有些款项要交接给你。”

      上一世只有催着赵德柱掏钱的女人,现在他已经有想定居在江州的冲动:“什么款项?”

      龙芷羽公事公办:“驾校你来管理我也不放心,但钱是你掏的,所以纯利润就是你和校方平分,这两天又有两三百的报名,我刨算了下开支,给你留下两࢐万多块,你不要乱花钱……” 矱

      听着这习惯性的管教语言,赵德柱差点笑出声来。霐

      却看见曾警官已经脸贴在车窗上使劲指后面,他点点头:“好,我把这边处理完就回去。”

      龙芷羽还是那句:“注意安全。”

      赵麫德柱都觉得暖洋洋:“知톁道了。”盏

      ᾬ 龙芷땜羽马上挂电话。

      赵德柱还回味了下开门:“怎么?”

      曾警官哪里像个⦯警察嘛,满脸的表情:“你听,你听,什么声音我们找了好久哒。”

      赵德柱勉强凝神,终于听见个若有若无的呻吟哼唧声。

      而且顺着曾警官手指的方向,赵德柱发现居然是从这辆捷达王的后备厢传来。

      顿时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 里面藏了个绑架的人质么?

      要是死在噺里面,自己可脱不了干系!

      手忙脚乱的打开,却㦃赫然发现有个麻布口袋,竟然装着只小狗!

      昨天璺午后抢回车辆时,赵德柱只来得及看了眼后排座上除了脏乱点没什么东惵西,所䤏以开走䮺以后根本没来得及检查。

      曾警官心疼得立刻打开袋子抱出那已经奄奄一息的黑色狗子,还埋悓怨:“你就听不到?”

      赵德柱看她抱着往警署去,还觉得少了叉麻烦:“那就拜托你了,我走先。”

      曾警官跺脚:“站住,我们这里怎么可能允许随便养狗,快点纱过来协助我…ꅕ…”

      赵德柱无奈跟上,听曾警官介绍:“平时也经常有居民、游客把流浪狗訧、走失狗送到我们这里,所以一般照料的东西都有哒,这是干渴饿了,你就不能细心点戹?”

      娺 끪她做事就细致,虽然有点念叨,但确实很麻利⫍的到大厅角落打开个狗笼架子,把狗子放在软垫窝里,要赵德柱倒水在她握成拳头的手心里,指尖变成漏斗,送进小狗嘴里。

      ྎ 忽略她身☭上代表警察身份的制服,扎起来的羊角辫露出白皙的颈项,还有耳后细细的绒毛鬓发,认真的专注的表情。

      都透出一股软萌的美好,明明比赵德柱还大Ꮼ两三岁,却感觉应该照顾保护好她。

      小狗也勉强伸出粉红的舌尖来吧嗒水,眼见着就好像有了精力。

      曾警官也咯咯咯的笑起来,大清早人檼来人往忙碌的㼤警署,经过的人都会驻齔足看两眼:“你男朋友啊?”

      “又抱了流浪狗回来嗦?”

      “再好ⰱ看再温顺,也不쫚能养ﺩ在警署了哦?”

      “这个月你已经捡了六条狗,三只猫了,我们那点伙食补贴ⷄ哪里够哦。”

      曾警官蹲在那长叹气,转头看赵德柱两眼,忽然贼兮兮勾手指示意凑近些。 ɼ

      “你藟去给黑娃买点狗粮、笼子哒,就从这边过去几百米有个宠物市场,然后咧,然后咧……”

      鿨 神秘的压低声音:“৊在宠物市场路边有个字牌店,去做面锦旗哒,感谢警署帮你找回车辆,好不好?”

      赵㗟德柱差点爆笑:“要不要感谢曾警官?”

      女警赶紧摆手:“合嶮影有我就开心ꆅ得很哒,第一次!”㬃

      赵德柱决定做两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