恶毒女配养娃记

      “噢喔噢喔!”山。魈头领再뽴次愤怒咆哮。

      那些山魈连忙停耶下逃窜,不过这次不再正面袭击,而是四散而开,在张晨他们周围不⌔断骚扰袭击,鴇寻找机会。

      ꯤ可以看出,山魈的智慧不低。

      “圆桶阵!”张晨沉声一呵。

      ៯ 纸人们将轿子围在中间,形成圆桶状,不给山魈任何袭击的机会。

      有了前앶几次血졺的教训,山魈们不敢轻举妄动,在一旁犹豫不决。

      过了一会,山魈头矶领有些不耐烦了,开始催促手下行动:“噢喔噢喔!”

      ᱄ 뛂在头领的催促下,밳山魈们高高跃起,想要跃过纸人,直接袭击轿子里的张晨。

      “收缩!”

      张晨一嵮声令下,圆桶阵的귬纸人们乖收缩成球,宛如刺猬一般。

      在空中还未落下的山魈意识到不好,发出惊恐的叫声:“叽叽叽……”

      可是空中没有着力点,只能在空中手舞足蹈,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落下。

      “刺!”

      纸人双手如矛,向落下的山魈捅去。

      “叽!”众多山魈被刺穿,挂在纸人手臂上,发出惨ɼ叫。

      手下死伤大半,山魈头领正犹豫是否放弃时,张晨下令道。

      玲 “杀!”

      纸永人不再结军阵,除了四名抬轿纸人,其余的都冲杀向了那些剩余的山魈。

      原来是张晨见山魈只有七八只了,已经构不成威胁,便让纸人主动出击。

      삾 论个体实力,这山魈根本不是纸人的对手。

      之前是顾忌山ð魈太多,怕有漏网之鱼袭击自己,毕弓竟张晨比普૜通人还弱,那怕小伤都可能要了他的命。

      而现在,纸人数量比山魈还多一녕半,能留下嵧一些纸人保护自己,追杀山魈。

      캒一场홴屠杀开始,精怪的实力比妖差诡许多,每次纸人的手臂划过,i便有롚一名山魈发出惨叫,倒地不起ፏ。

      没过多久,纸人们双手滴着血,回到张晨身边,簇拥护卫着轿子。

      张晨抬头看向大树,쨊上面的山魈头领早已见势不妙,跑的无囇影无踪。

      收回目光,看向满地的山魈尸体,张晨露出了丰┢收的笑容,对于山魈头领的逃跑并不在意。

      虽然传言탬山魈非常记仇,但张晨根本不在乎,ᚄ甚膷至巴不得山魈头领带更多的山魈来寻仇,这样就不用费力去寻找䟊精怪了。

      现在妖魔皮瘉和精怪骨有ྒ了,就差鬼ꀪ物的阴气了。

      쥈不过,现在天就要亮了,张晨⬆打算先找一个地方休息,等入夜再寻鬼物。

      让纸机人将周围的山魈抽筋拔骨,携带好后,张晨离开了这片杀戮之地。

      在讙张晨离开后半个时辰,山魈头领又再次出现。

      看着满地的尸体残肢,注视着张晨离去的方向,山胮魈头领发出愤怒的咆哮:“噢喔噢喔!훫

      张晨没ṿ有选择在山林中休息,因为山林中太多毒蛇毒虫了。

      纸人能防备野兽和人,但很可能发现不了那些细小的毒蛇毒虫。

      来他家买棺材的客人,有不少是死于毒蛇毒虫的。

      ᢇ在一个偏僻的荒郊处,张﬉晨一边吃着烤兔肉,一边驱使纸人将山魈骨磨成粉沫。

      只需要再将鬼物加入骨粉中,在妖皮上绘鏇制特定的符文,几日后便能得到特殊的纸张。

      等纸人把山魈骨全部磨好,再用狼妖皮包䷺好,放入轿子后,张晨将只吃了几口的烤肉丢弃。

      ⎦张晨本就不会做菜煮饭,更何况是烤肉댣。

      뢊 烤出註来的肉不是焦了,就是生的㥐,难以下咽。如果不是会饥饿,必须进食,要维持身体机能,张晨根本不想吃。

      这让张晨有些蘣想念家中厨娘煮的菜肴,可随即又摇了摇头,坚定的说到:“还是成为纸人好,不会饥饿寒冷。”

      抱着这样的想法,张晨盖着虎皮沉沉睡去。

      这次,张晨没被人打扰,一直到入夜也相安无事。

      明月高悬,张晨收拾妥当之后,准备启程寻找鬼物。

      漫无目的的寻找太过浪费时间,所以张晨打算再次用《纸人秘术》上뱭的法术。珯

      不过,这次张橞晨不打算用纸人寻踪쇔,而是另一个法术,投纸问路。

       찌张晨从怀中拿出一张纸,割开手指,用自己的鲜血在上面画上符文。

      画好后,张晨单手掐咒,将纸往空中一扔:“去!”

      纸张漂浮在空中,并没有落下。

      ꨦ张晨双手掐印,一脸严厴肃:“路过鬼神留步,弟子张晨,要寻一鬼物,如有所应,以血相酬!”

      不一会,空中纸张上的符文一亮,张晨知道,这是成功슃了,有鬼神回应了。

      但同㘴时心中有些쿣忐忑,不知要多喸少鲜血作为鬼神的报酬。

      这投纸问路的法术憌只要成功,鬼神便会收取施术人伫的血液作为报酬。

      有可能只需要一点点,但也可能是全身血液,具㤢体要看鬼神觉得这问题值多少血液。

      张晨自认为,寻一鬼物下落应该컅不是什么大问题。 ⬰

      并且因为只缺♱鬼物就能制作特殊纸张了,有些迫不及待,想尽快找到鬼物,这才使紛用投纸问路这法术。

      张晨刚刚褀割开的手指伤口处,不断有鲜血流出,在空中形成丝线,接连纸张。

      不一会,鲜血丝线断裂,手指不再流血,张晨有些虚弱的露出笑容。

      鬼神没有收取太多血液,可以接受。

      恸吞噬了不少鲜血,纸张没有丝毫改变。

      不过,纸张在空中开始缓缓移动起来。

      张晨知道,这是鬼神用纸张指引他,寻找鬼物的下落。

      张晨坐回轿子中,΋有气无力道:“跟上!”

      “啪!”四名白色纸人抬起轿子꡻,在其他十余名颜色各异的纸人簇拥下,跟遘着纸张缓㐧缓前进。

      两敠个时辰后,纸张落在了一个规模不小的坟包上。

      纸人停下脚步,张晨有所感应,掀开Ώ轿帘,看了看坟包上的纸,打量四窢周:“看来鬼物就在䅢这了。”

      这坟的主人㚸,生前身份应该不一般,修建坟墓的都是上好的石材。

      涧只是,上面杂草丛生,石碑被青苔覆盖,显然有些年头,并且长时间无人葉打理祭拜。

      有可能是坟主家道中落,也有可能是后代偶不孝。

      但빋不管如댜何,张晨都不在乎ꏉ。

      㦚 “将坟挖开。”

      张晨话音一落,纸人们立马动了起来,开ຫ始挖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