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人爱人人操

      一句话ﳐ把杨正东直接说懵了,几个孩子也是,一脸蒙圈的看着兴高采烈、容光焕发的老支书。

      萕不知道是啥情况,让他能乐成这样,䊍一嘴烟熏大黄牙上下的朱牙花子都露出来了,跟中了彩票似的。

      “咋了,七爷爷?啥事都双喜临门了?”

      杨正东问道。

      “今天签了这么个大单㬷,肯定算一喜是吧?刚才我接到乡里的电话,上次抽考成绩出来了,你知晫道咋样不?”

      烟 老支书还故意卖了个ຍ关子。

      “成绩不错?”

      蚉杨正东虽然对这帮孩子有信心,但因为时间短,他也不好说能考成什么样子。

      ᶄ“那是相当不错,三年级全乡前五名都是咱们村的。尤其是小茹语文、算术双第鑮一,全都是满分,把乡里那薮些领导랍都给震了!”

      “四年级、五年级前十名里面咱们都占了五个,哈哈……ᥙ你知道我多痛快吗?谁能比咱梦溪村长脸!”

      杨正东接过老支书记下来的成绩和名次,先看的是三年级኎的。

      果然王小茹排在第一名,语文满分、算术满分,双科第一。

      下面四个孩子,都꠻是紧跟着王小茹的成绩,分数也都是相差三四分而已,三年级的试题,基本上拉不开太大的距离。

      四年级这里,孙艳峰数学第一名、语文第二名。语文的第一名是其他学校的一个孩子,但总分孙艳峰是四年级当之无愧的第쬬一。

      然后其他四个孩子总分都在前十名之中,数学成甇绩最低的也是全乡第七,语文最低的全乡第十,都算不错。

      五年级杨晓红语文99分名列第一,数学惨了绎点全乡第五栬,就这样总分也拿了第二名。

      紧跟其后的是孙绍然,数学满分全乡第一,语文正好和杨晓红反过来,第五名,总分却排在第一,压了杨晓红一头。其他几个孩子名次也都在前十名之中。

      杨正东看着成绩单,也是忍不住的高兴,可以说这次篟成绩真的是不错,没给他杨老师丢脸,看来还得加强训练,轻轻松松就碾压了。 漨

      抽考⽇成绩的设置和其他小升䯃初、中考之类的综合考试略有不同,不仅总分会排名,单科也会排名,都会有奖状之类的,这次十五个孩子每人踃起諢码三张奖状,也算是不㗙错的荣誉了。

      老支书真是太高兴了,脸上的褶子都笑开了不少,中午喝的本身就蕜有点脸红,现在更是红扑扑的像个老顽童一样。

      “恭喜你了小茹!老支书,要不用学校的齮钱鯏给孩子们买点奖品?”

      杨正东也很满意,孩子廒们能考出这么好的成绩,他也是与有荣焉,只不过现在只有小茹在,只能先恭喜她了。

      整个屋里,唯一还是那么安静的就剩王小茹了,不过看她眼睛弯成了月牙儿,估计心里也正高兴呢,到底是个不到十岁的笙孩子,这种事沉不住气也属正常。

      看来没有笨学生,只有笨老师,用对方法什么孩子都能教好,杨正东得意洋搌洋的想到。

      “恭喜宿主完成随机任务[学生横压全乡],特奖励万道名师声望200点,绿色福袋一个,请问宿主是否开启?”

      “不开!” 랟

      ꂷ 杨正东用意念干脆利落的拒绝了,不就三个绿色福袋嘛,咱不着急,怎么也得把事情办完,沾点小茹的妖孽运气再开。

      不过听了杨正东的话,老支书立马拍了下大腿,大声说:“必须奖励,还要重奖才行!不用学校的钱,这点儿村푷委会还能拿出来,熒就凭孩子们这么长脸,说什么也要给他们好好的奖励才行!”

      老支书是真高兴,孩子这么好的成绩,不奖励都榆说不过去。

      梦溪村何时能够如此轻松的䕼横压全乡,光凭这个成绩就能让他跟其他村那些人吹牛一年。

      蚟 “还有啊,你们三个小家伙儿,争取都뵏考上一中,到时候我给恁几个发大奖!”

      笑过之后,看ᾗ着王发亮三个,老支书又痛⠟快地许下承诺。

      “谢谢七爷!”

      “我们一定考上一中!”

      ꌳ “没问题的,为了大奖也得考上!”

      三个孩子被老支书的逗乐了,不过能考好又有奖励干嘛不要,连忙的回应道。

      “那就这样,我先回去,⏛买好东西咱开个大会给这帮孩子颁奖。”

      老支书说完就要回去,他这次过来,主要就是分享喜讯的。

      “七爷爷稍等一下,我给공这几个孩子补习完맹,녍有点事儿跟你商量,一会让他们回去的时候给七奶奶带个话,就说你在学校吃饭了。”

      絗杨正东叫住老支书说道。

      “一会我路过,我给带话儿!”

      梁亚辉利索䛎的自荐道。

      “好,亚辉你就带话。不过今天试题一定要完成,在不认真以后你就别上声乐课了!”

      这几天梁亚辉进步也很快,到底也算天才级别的,ඬ虽然天赋是唱歌,但是文化课也都不错,起码接受뵍理解的速度是很快的。

      不过这丫头一直以来心思不在学习上,而且也爱马虎,不靱如王发亮细心。所以成绩也是忽上忽下的,这才有杨正东今天的提醒,也算是对她一个敲打。

      쏉 “知道了,杨老师,我一定认真学习!”

      鬱 “你就是嘴上永远说得好,明天的ݒ测验,算术如果再得不了满分,妜我真的会说到做到的!”

      “不敢了,老师ܤ,我一定考满分!”

      “作为惩罚,今天的声乐课不上了,什么时候考满分什么时候复课。你们两个也是要用心,马上就要考初中了,这是人生中第一个机遇,绝对不能错失!”

      “知道了,老师!”

      三个孩子点头保证道,不过明显梁亚辉的声乐课被停掉,有些闷闷不乐的陙。

      等他们走后,杨正东就带着老支书往菜地䑃走去,五叔整个下午都在这里拔草,如今黄瓜架也已经起来了,豆角正在弄着。

      “五叔休息一会儿吧쇑,弄了脠一下午了!”

      䴅杨正东跟在菜地里忙活的王恩奎招呼道。

      “没事儿,正东,我都不累!咱庄׷稼人,这还算点儿活啊?”

      王恩奎笑着说道,不过还是放下手中的活儿过来地边,洗了洗手,给自个儿老子递了根烟,他知道杨正东不抽的。

      “七爷໥爷,我想跟你们商量的是这蔬菜的事儿,正好五叔也在↜,咱们一块参谋参谋,看看怎么做下去!”

      杨正东和他们蹲在地头儿上,看着这一园子的蔬菜说道。

      鈕 “正东⦙,你有文化,脑子也好用,你说想咋做,七爷爷肯定支持你!”

      老支书吐出口烟说道。

      “今天让您老人家就是把舵的,也是关系咱村的大事儿,还得您拿主意不是?”杨正东也笑着说。

      “这块地是学校的公田표,如今跟红楼签了采购,以后这块地的菜所有收入,都算在学校的账上,钱也都用到学校上面,购买书本啊、教具、学习用品啥的,就不用村里再总是接济了。”

      杨正东指着这片菜地说道。

      “正东这不合适!”

      惱没想到王恩奎蟚先说话了。

      “老五说得对,这不合适!如果没有你拾捯,没有你改良品种,又伺候这些菜,这块地就是荒地,没有任何价值,所以说全给学校不合适!”

      老支书又点了根烟说道。

      “七爷爷,也没啥不合适釻的,都是给学校用!”

      杨正东想着反正他自个儿的钱也得投到学鲗校,还不如给学校弄个挣钱的营生呢,起码自给自足是最好的。

      “公是公、私是私,前面你弄免费早餐的时候,村里确实是没钱支持,还是你把这钱拿出来了,这其实都挺不合适的。

      ે现在这菜地是你一手弄起来的,又要全算到学校里,这成让屶你一个人填坑了,我肯定不能同意!”老支书果断的否定了。 舒

       “那不算学校的也不合适,就算这钱到我手里也得投到学校来,还냬不如直接算到学校账上,以后用着也能说明白!”

      杨正东苦笑着解释,没想到老支书竟然这么强烈的反对。

      “那也得分清楚ᶾ,学校仅多占四成,剩下的算你的。我让会计开了学校的公账,一个月过来核对一遍帐,该谁的就谁的,全村谁也不能说出啥!”

      老支书直接拍了板,把杨正东后面的话堵了回去。

      “六成太多了,我拿四成吧,学校占五㮁成,剩下一成给五叔,他还得继续管着这菜的事儿!”

      “五叔哪能要这分子!”

      “小五就算帮忙就行了!”

      爷俩几乎同时说道。

      “七爷爷,公是公、私是私!五叔出了力气,天天跑大老远卖菜,这后面我还蝠要准备大棚,还要侍弄这块地,我总不能一个人做吧,五叔那一成这是应当的,谁都说不出个啥来!”

      杨正东用老支书的逻ﯡ辑,解释这一成分子,给到五叔的必要性。

      “那也不用一成吧?”

      老支书无话可说,最后只能这么说道。

      “这正是第二件事,我打算把种菜这事儿交出去,先从五叔开始,我来提供菜苗,再教种菜的一些技术。后面如果谁家也想种都可以加入进来,给酒店送䬃、去转村卖、送城里的市场去都行,把咱梦溪村蔬菜的牌子打出去!”

      輣 슪杨正东把琢磨好的规划说了一遍。

      “这……正东,ذ这你也太吃亏‡了,种子是你닝的,技术是你的,受益的是大家伙儿䋻,这……”蔘

      老支书也被杨正东突然的想法,穳弄的有点不知所措,说话也不利索了。

      “这有啥的,咱村好不容易找个路子,要是真能全村致富这是好事儿啊!”

      杨正东笑着宽慰道。

      쭆“郬正东,唉,都怨俺这支书没本事,这么些年儿也没干啥事儿,还得让你给村里操心!”

      “七爷爷你说的这是什么话,咱村谁家没受过您的照顾?谁ጜ家有啥事儿不是您帮衬着?只是咱村基础条㥐件太差,这跟您可没关系。

      聜全黊国农村都贫困,也不是咱一个村的问题,您可别那么想,有机会让大家伙过好,那肯定都要带着一块弄!”

      “说到底都是臢我这领头人不合格,正东,我替全嗅村人跟你道个谢!”

      “可千万别,我可受不起,ᅤ七爷爷,大家好才是真的好!”

      看到老支书情绪躙激动的样子,杨正东赶紧劝慰道。

      “对了,我还有个事儿,要请枴您老帮忙呢!”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