顶级人体艺术网

      “好吧,既然如是퀼妹ꩬ妹非要将这一切强加巭在陈大哥头上,陈大哥쥬也根本无从解释,那陈大哥就认下好了。还有,自相见以来陈大哥还没有送过꨾如是妹妹什么像样的礼物,不如就将这首诗送给如是妹妹,当作陈大哥给如是妹妹的定情信物好不好?”对悻于这种无从解释的事,陈坚觉得⿀完全没有强行解释的必要,将错就错吧!

      “谢谢陈大哥!”柳如是开心地道囲,꒦作为才أ女,在柳如是眼中,一首上佳的作品显然比金银财帛之物的价值高得多,何况这还是自己的心上人送的呢?

      正式上路之前,陈坚对坐骑进行了一番改装。首先增加了马鞍的长度,让两个人坐起来更加宽松。其次则是在马鞍上加装了붖柔软的坐垫以增㛲加舒适度,这样១可以ᣕ减少ਊ因长时间乘坐所产生的不适。

      ꏞ 另外,ƻ为了提高安全性,陈坚还用丝绸将柳如是与自己缚ꡎ在一起,为了看起来不那么异样,陈坚还特地买了一件斗篷让柳⵭如是㠼披着,这样看起来就顺眼一点了。

      上路밈之后,陈坚没有一开始就放马疾驰,还是先要让柳如是适䉡应一下,这样一番耽误下来,从苏州到镇江就足足花了三天时间,不过这没有关系,等到过了长江,柳如是也挣应该基本适应了,那时候自然就快了,只要不出大的意外,肯定耽误不了婚期。

      “陈大哥,如是ꮋ想去南京向好姐妹道个别,不知道可不可以?”本運来陈坚是打算直接从镇江过江北鿎上的,柳如是却提出蘈想去南京一趟。

      陈坚默算了一下,现在才八月二十,以来时的路况来看,官道还是比较⫹好走,二十天蓏时间到集宁应该绰绰有余,檫所以,耽误个三五天没有任何问题。

      “没问题,只要如是妹妹不怕吃苦头,耽误几天没有大碍的,那就先去南京玩一两天吧!”陈坚道,心늈里想的却是,南京啊!秦淮河啊!后㑥世多少宅男梦寐以求的地方,陈坚早就想去见识一番了,不过没有机会而已,现在既然有机会,那怎么能错过呢?

      镇江距离南京不到两百里路,马儿在陈坚的真气催动下,大半天时间就赶到춉了。

      南⧐京可不是平常地方,一般人想骑马入城可嬰谓难如登天。但对陈坚来说컐却易如反掌,有从朱由检那里讨来的锦衣卫特使令牌,城门守卫只能乖乖放行。这个令牌就等于覰特别通行证,毕竟陈坚连大明户籍都没有,没有特殊的凭证肯定是寸步难行,陈坚自然也知脝道这个情况,所以来的时候䢾特别向朱由检讨了这方面的东西,由于没有时间特别打制,就用了这个锦衣卫特使令牌将就。ケ

      陈坚没充有问柳如是的姐妹住在哪里,因为这根本不用问,与柳如是姐妹相称的绝对不会是哪个大家闺秀,最有可能的拝只能是秦淮河的某位名妓,说不定还是自己比较熟悉的名女人呢!榆

      果然,在柳如是的引ꗠ领下,没多久,就来到了停靠醒着各色画舫,两岸大红ꖅ灯笼高高挂的秦淮河畔。虽然陈坚不论在后世还是这个时代都没有来过秦淮河,但在不少小说中릀都ꊁ看到过对秦淮河的描写,一眼줙就看出来这里就텃是秦淮河一点都不稀奇。 ๣

      “陈大哥,你怎么不问如是到底斉要找谁呢?”柳如是绝对不相信陈坚对秦淮河一无所知溣,但陈坚一点都不好奇的样岐子让柳朴如是感到㩟奇怪。

      “问不问又有什么ৣ区别呢?反正说了陈大哥也不认识对不对?再说,到了಺地方不就知道了么?就不用打扰如是妹妹耽误时间了。”陈⹨坚一躼副很淡定的样子,但心里却一直在想,会是谁呢?会不会是秦淮八艳之一呢?算算,秦淮八艳除了柳如是,马湘兰早就死了,陈圆圆,李香君,董小宛み,寇白门,卞玉켬京这几个此时还小,应该还没有出道,唯一有可能的就是顾横波了,柳如是的好姐妹会是她羞吗?

      “到了!”柳如是说话间,陈坚已叔经看到了位于秦淮河畔的一座古色古香的小楼,牌匾上写着大大的两个字:眉楼。

      是顾横波没错了,陈坚知道,顾横波又叫顾媚,另名眉,字眉生,其居所就叫眉楼。

      柳如是与顾横波是好姐妹,芨又都是缺女人,也就无需通报,直接往里嬏走就行。陈坚蘴找个地方把马拴好,就跟着柳如是往门口去了。

       有人骑着高头大马上门当然很快就被眉楼里面的人发现,柳如是和陈坚刚到月洞门口,就碰上一个小姑櫚娘出来察看。

      “是莺儿啊?你家小ෑ姐在吗?”出来的是顾横波的쪍丫鬟莺儿,柳如是很熟悉,一见到她就招呼道。

      “我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如是小姐!我家小姐在楼上呢!咦?这位公子是?”莺儿回答完柳如是的问话,突然发现了柳如是身后的陈坚,莺儿能够看出来其与ﳁ柳如是是一道的ౕ,于是开口向柳如是问道。

      “莺儿,这㲦位饀是姐꽚姐的朋友,姓陈,莺儿可以簤叫他陈大哥。陈大哥,这是眉生妹妹的贴身丫鬟躎莺儿。”柳如是为两人简单ᷟ介绍道。ῦ

      “陈大㒍哥好劉!”莺儿略显羞怯地向陈坚问好,见到陈坚这样的大帅哥,莺儿一时还有点不适应。

      “莺儿姑娘好!”陈阍坚笑容可掬屆地招呼了一䁗声。楮

      “如是小姐,陈大哥,两位里面请!”打过招呼,莺儿带着柳如是폊和陈坚进了眉楼。

      퓌 莺儿将柳如是和陈坚带到客厅就座,为两人上好茶,随后煱道:“如是小姐,这几天我家小姐正念叨您呢,没想到您正好就来了,我得赶紧去通知小ꍦ姐,给她一个ั惊喜,两位请稍坐。”说罢向᧍外뾥行去。

      莺儿说的不是客套话,뎜顾横波这几天葉确实经ய常念叨柳如是,主㰤要不是因为姐妹之情,虽鎚然两人感情不错,但彼此都知道对方有淈自ԓ己的事쨷要做,而且时不时地也能见面,쎗因而互相想念的情况一般是不会发生的,顾横波念叨柳如是的原因是因为数天前得知的핁消息。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